黑羊:「……」

這個,他暫時還沒有想好對策。

他原本是想著,傅芊芊蒙上了眼睛之後,戰力就會大大下降,可是,她蒙上了眼睛之後,整個人的戰力卻還是這麼強悍,不管他的人想怎樣偷襲她,她都能輕易的化解攻勢,並且瞬間反敗為勝。

這個女人,簡直太可怕了。

聽不到了黑羊的回答,傅靈月的聲音又從電話的另一端傳來:「既然你這麼沒用的話,那我就只能自己出馬了。」

說罷,傅靈月便掛掉了電話。

黑羊臉色難看的低頭望著手裡的手機。

呵,她一個女人而已,能做什麼事?

黑羊的目光往眼前的空地上望去。

他的人有十人戰敗,就只剩下十多個人。

如果他們再戰敗的話……

黑羊冷笑了一聲,突然向其他的十多個人打了一個手勢,那十多個人便一同朝傅芊芊攻擊而去。

場中的傅芊芊,聽著四周的聲音,眉頭也沒皺一下,冷靜的應付。

自己的手下一同攻上去的有十幾個人,按照黑羊的預想,他這十幾個手下一同攻擊傅芊芊,傅芊芊總不可能應付得了了吧?

可是,當他看到自己那十多名手下一個一個被傅芊芊撂倒的時候,黑羊便無法再淡定了。

黑羊沉下臉,迅速朝傅芊芊逼近。

當他的手掌即將即中傅芊芊的後背,傅芊芊好似腦後長了眼睛,一掌對上了黑羊的手掌。

重重的一掌,迫的黑羊一下子後退了幾步遠,五臟六腑也似在瞬間受到了重創。

黑羊不甘心想要再一次逼上前,煉油廠中突然有人尖叫:「不好了,起火了。」

黑暗的煉油廠出入口處,大火已然燃起。

因為廠中的地面和牆壁上遍布油污,油最易起火,所以,在大火燃起后,整個廠房內都迅速的燃燒了起來,而且,火勢漫延的非常快,眼看,那火已經迅速的燃燒到了廠房中央。

黑羊的手下們見狀,一個個都傻了眼,迅速四散逃去,打算找出口。

仙道長青 但為了囚住傅芊芊,所有的門窗全被焊死了,他們根本無法逃出去。

傅芊芊拿掉了蒙眼的黑布,看了一眼四周的環境。

火已經朝這裡漫延,不超十秒,整個廠房內都會變成一片火海,她的眼睛一下子便瞅到了牆上的一處氣窗,她立刻腳踩著一個油桶,借力朝氣窗躍去。

就在傅芊芊即將從氣窗鑽出去的時候,她的腳被人一把拉住。 因為有人拉住了自己的腳,傅芊芊的身體迅速的往下墜,幾乎就要從氣窗里掉下去。

最後關鍵的時刻,傅芊芊抓住了氣窗的一處斷桓,阻止了下墜的身體。

在這個當兒,火已經漫延到這裡了,而沒有逃出去的黑羊手下們,已經有十數人被大火吞沒,大火將人吞噬時,一個個變成了火人,他們不停的尖叫著四處不停的奔跑。

還沒有被火吞噬的人,害怕的不停的閃躲著,尋找避火港灣。

可煉油廠中到處都是油,哪裡有避火的地方。

不過半分鐘的時間,那些人便全部都陷進了火海中。

網游之菜鳥很瘋狂 整個煉油廠中,沒有被大火吞噬的,就只有傅芊芊和抓住她腳的那個人。

可是,火也在往他們這邊漫延。

因為那個人墜著她的腳,導致她無法輕易脫身,她試圖將對方從自己的腳上踢下去,大約是因為求生的本能,令對方將傅芊芊的腳抓的很緊,即使被傅芊芊狠踹,對方也沒有鬆開。

無耐之下,為了可以儘快逃脫,傅芊芊只能拼盡全力往上爬,連對方一起,從氣窗鑽了出去。

當傅芊芊和抓住她腳的人一起從氣窗邊上逃走之後,傅芊芊他們逃出來的那個窗子便被火焰吞噬,火苗甚至從氣窗漫延至窗外。

傅芊芊剛落在地上,便迅速的逃往了旁邊的安全處。

因為抓住她腳的人抓的她很緊,傅芊芊移動的時候,也帶著那個人一起。

當到了安全的地方,傅芊芊方鬆了口氣,一雙眼盯著廠房裡面的火海,裡面還不停的傳出痛苦的尖叫聲,漸漸的,那些聲音也開始弱了下去,再過了幾分鐘之後,裡面一點聲音也聽不見了。

對方二十六個人,除了她腳上的那個人,其他二十五個人,都沒能逃出來。

那些人全部都是窮凶極惡之徒,所以,傅芊芊對他們沒有半點憐憫之心,也沒想過要想辦法去救他們,更何況,她現在還有其他重要的任務。

她抓起抱住她腳的那人的衣領:「說,我爺爺被關在了哪裡?」

那人因為之前被傅芊芊踹了幾腳,現在被傅芊芊突然抓了起來,頭一晃,竟然直接昏迷了過去。

傅芊芊皺眉盯著昏迷過去的人,嫌棄的將對方甩在了地上。

旋即,她站起身來,閉上了眼睛,集中注意力到大腦。

很快,傅芊芊便找到了目的地所在。

找到了!

傅芊芊剛要收回自己的精神時,突然有什麼力量以極其霸道的姿態竄到了她的大腦中,令傅芊芊的腦中瞬間一片空白。

傅芊芊在感覺到了對方霸道的入侵之後,雙手握拳,驟然睜眼開雙眼將那股侵到她腦中的力量驅趕了出去。

當她把那股力量驅趕出去之後,傅芊芊才感覺到腦中舒適了許多,就與之前一樣,好像什麼都沒發生過,可是,傅芊芊知道,確實有一股力量在剛剛入侵了自己的大腦中。

她試著集中精神想去探一下四周,但是,什麼也探不到,也沒有了那股入侵她的力量。

那……到底是什麼?

傅芊芊來不及多想,煉油廠的火還在繼續,很快就會漫延出來,如果延伸到傅老爺子那裡就不好了。

想到這裡,傅芊芊舉步離開了原地,朝傅老爺子所在的位置而去。

在傅芊芊離開之後,一道人影從不遠處的拐角中走了出去,遠遠的看著傅芊芊離開的背影。

在他的手中,拿著一個如同晶元一樣的物什,看著手中的晶元,他的嘴角勾起意味深長的弧度,握緊了手中的晶元,轉身離開了原地,消失在了夜幕中。

在對方消失之後,傅芊芊轉身往身後看了一眼,但是,身後仍然未看不到半點人影。

消失的還真快。

傅芊芊很快找到了關押傅老爺子的地方。

撂倒了看守傅老爺子的人,傅芊芊找到了被綁在椅子上的傅老爺子。

傅老爺子的臉上本來露出了驚恐之色,看到是傅芊芊,他臉孔的驚恐變成了驚喜。

「芊芊!你終於來了。」

「爺爺!我來救你出去。」傅芊芊闖了進去,為傅老爺子解開了身上的繩子。

傅老爺子和傅芊芊倆人從房間裡面出來的時候,傅老爺子狠狠的朝倒在門外的兩名看守踢去,連踢了好幾腳也不解恨:「你踢了我兩腳,你踢了我三腳,我踢,我踢!」

以前走幾步路就覺得累的傅老爺子,在踢了那兩人各十幾腳之後,依然臉不紅氣不粗,好似有使不完的勁似的。

傅芊芊便站在旁邊看著傅老爺子踢人。

等踢的差不多解氣了,傅老爺子才涎著臉走到傅芊芊面前:「芊芊,我們可以走了。」

傅芊芊瞪了他一眼,然後往前走去,傅老爺子趕緊跟在了傅芊芊的身後。

當傅老爺子和傅芊芊倆人快要走出煉油廠之後,一道纖細的人影悄悄的拐到了他們後方的不遠處。

那人不是別人,便是傅靈月。

她之前在煤油廠里放了一把火之後,以為傅芊芊一定會被燒死在廠房裡面,後面她只需要找到傅老爺子,告訴傅老爺子自己也被他們抓了,沒有了傅芊芊,傅老爺子自然會把她當作自己是好孫女兒,以後只疼她一個,她就會是傅家唯一的千金小姐。

沒想到的是,傅芊芊竟然活著逃了出來。

以傅芊芊的能力,很快就會知道,是她將傅老爺子引出來的,傅芊芊一定不會放過她。

想到這裡,傅靈月手裡舉起一把槍來,這把槍是她從與傅芊芊一起從煉油廠中出來的那人身上搜出來的,對準了傅芊芊。

只要傅芊芊死了,她今天所做的事就不會敗露,傅芊芊……一定不能活。

此時此刻,傅芊芊恰好背對著自己,根本就沒有發現自己躲在這裡,正是下手的最佳機會。

她死死的盯著傅芊芊的後腦勺,猙獰著臉,一字一頓:「傅芊芊,今天就是你的死期,你到了地獄之後,千萬不要怪我,這都是你自找的。」

「去死吧!」傅靈月扣下了扳機,子彈瞬間從槍口射了出去,直衝向傅芊芊的後背心口處。 傅靈月手中的槍是加了消音器的,雖然不能全部消音,但是,射槍的聲音並不大,從傅芊芊的那個位置,應當是聽不到的,而且,子彈的速度那麼快,傅芊芊也是不可能躲得掉的。

她的雙眼死死的盯著傅芊芊的方向,盼著下一秒便看到傅芊芊中彈身亡的畫面。

可是,她盯了半天之後,傅芊芊仍舊站在那裡,一點事兒都沒有。

怎麼會這樣?

她明明已經射了傅芊芊一槍,傅芊芊怎麼還會沒事呢?難道是剛剛的那顆子彈打偏了?

一定是這樣!

傅靈月直接再一次舉起了手中的槍,朝傅芊芊射去。

這一次,傅靈月並沒有瞄準傅芊芊的心臟,而是瞄準了她的頭,頭部是人體最重要的組成部位,只要子彈入了頭部,就算是大羅神仙來了,也沒得救。

她噙著危險的笑容,重新扣下了扳機。

當她扣下了扳機之後,詭異的一幕發生了。

原本被她射出去的子彈,竟然懸在了半空中。

是的,那顆子彈懸在了半空中,她使勁的揉了揉自己的眼睛,想看清楚一些,待揉了眼睛之後,她發現,自己並沒有看錯,那顆子彈……確實懸在了半空中,怎麼會……發生這種事?這顆子彈……

傅靈月的心裡生出了一股恐怖的感覺,下意識的往後退,退到了拐角處,舉著槍的手擋住了自己的臉不停的往後退。

就在這時,那顆被射出去的子彈,突然以射出去的速度,迅速往槍口的方向反射了回來,並鑽進了傅靈月手中的槍膛中,伴隨著『砰』的一聲,傅靈月手裡的槍瞬間爆炸了開來。

傅靈月還來不及發出一聲尖叫,便被炸暈了過去。

聽到槍爆炸的聲音,傅老爺子下意識的想要去看看怎麼回事。

「想再被他們抓,你儘管回去!」旁邊傅芊芊的聲音冷漠的傳來。

傅老爺了立馬收了回去的心思。

「咱們還是回家吧。」

傅老爺子和傅芊芊倆人離開了原地,傅芊芊便開著之前帶她來煉油廠的那輛車子,載著傅老爺子離開了煉油廠。



在傅老爺子和傅芊芊倆人離開后,裴燁身後跟著數人走到了煉油廠中。

看著眼前將整個廠房都吞沒的火焰,裴燁的眸子里也似燃起了兩團火焰。

那些欲傷害芊芊的人,都該死。

不一會兒,裴燁移步到一個建築拐角處傅靈月所在的地方。

此時,傅靈月的手臂和臉部已經被炸的血肉模糊一片。

裴燁淡淡的看了她一眼,目光向後示意了一下。

旋即有人上前來,往傅靈月的嘴裡塞了一粒藥丸。

嘴裡被塞了葯的傅靈月幽幽的醒來,剛醒來,身上的痛楚便令她痛的尖叫了起來。

她偏過頭來,看到了站在一旁的裴燁,瞧見了裴燁那張如同地獄噬血修羅般的臉,令她渾身一驚。

可是,隨後不久,她的臉便感覺開始發燙,身體里更是仿若有一團火在灼燒一般,亦仿若有萬隻螞蟻在她的身上不停的啃噬,令她心癢難耐,她一邊扒著自己身上的衣服,嘴裡一邊發出難耐的輕吟。

她的這個反應,不太正常。

她感覺到自己身體的不正常,有些驚恐的看向裴燁:「你……是不是給我餵了什麼葯?」

裴燁沒有回答他。

不一會兒,裴燁的手下又帶來了兩個人,那兩個人同樣面色潮紅,而且,嘴裡不停的吟出聲。

裴燁下巴努了一下示意,手下便將那兩個人扔到了傅靈月的面前。

一看到那兩個人,傅靈月便意識到了什麼。

她一邊害怕的往後縮,一邊朝裴燁害怕的求救:「裴總,你救我,我是芊芊的親妹妹,你不能這麼對我,你快把他們弄走。」

裴燁冷冷的看著她。

「親妹妹?可是,你又是怎麼對待自己親姐姐的?」裴燁的嘴角噙著殘忍的弧度:「你放心,我……是不會讓你死的。」

只會讓她生不如死。

裴燁的話,令傅靈月一下子便絕望了。

而被拖到傅靈月身邊的那兩個人,便是之前看守傅老爺子被傅芊芊撂倒在地上的人,他們看到身上衣服被扯得凌亂的傅靈月,兩個人低吼著朝她撲了上去。

在身體被入侵的瞬間,傅靈月是屈辱的,她不停的哭喊著抗拒,可是,當那種感覺可以緩解身體里的藥性,她便不再反抗,甚至……享受這種感覺,身體便由推拒變為迎合。

片刻后,這一方拐角,便開始不斷的發出曖昧的聲響,久久不歇。

當從煉油廠離開的時候,裴燁的手機響了起來,看到手機上『老婆』兩個字在跳動,裴燁森冷的面容仿若瞬間冰雪消融,泛起了陣陣暖意。

他接起了電話:「喂,芊芊。」

傅芊芊很平穩的語調:「我和爺爺已經平安到家了。」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