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還以為他們根本沒在一起,這麼長時間,壓根沒人發聲啊。」

「誰特么說她是段公子養的小情人?如果真的有這種不正當關係,還會這麼高調?」

「都是胡說八道的。」

……

畢竟是本校學姐,他們私下討論可以,但是如果有人攻擊了許佳木或者暗諷母校,學生都不會抱團一致對外。

就好比,我們學校再差,也只有我們能吐槽,你們外人沒資格說一樣。

許佳木是確定會來參加畢業典禮,只是大家沒想過段林白會出現,原本還準備一窩蜂衝過去的記者,呆在原地,不敢亂動。

「你過去坐吧。」段林白拍了拍她的後背,讓她回自己位置上,「我和傅三他們一起。」

「嗯。」許佳木看到幾米遠的傅沉等人,心頭一顫。

目光從京寒川、傅斯年、許鳶飛身上一一掃過,笑容略顯尷尬,怎麼都來了。

「那個余主播沒來?」 國民老公帶回家:偷吻55次 許佳木偏頭詢問。

心底覺著她是這群人中,唯一不愛看熱鬧的。

「在那邊啊!」段林白指著另一端,她與兩個扛著機器的人站在一處……

原來她今天是以記者身份來的。

她果然還是太天真了。

「行了,你別擔心,就算出了什麼事,有我在。」段林白不大會安慰人,僵著手腳,揉了下她的頭髮。

這種舉動,做出來,按理說非常溫柔非常撩的……

就在周圍不少女生髮出一聲驚呼聲,繼而是一陣爆笑聲。

因為……

他把許佳木的頭髮給搞亂了!

別人摸頭殺,就是稍微撫摸一下發頂,他是認真在搓頭髮!

「這是段公子本人了,這特么談個是什麼魔鬼戀愛!」

「如果我的男朋友,把我精心打理的頭髮弄亂了,我會和他拚命的。」

「突然覺得咱們學姐好可憐啊,她好無奈,她現在手上若是又把手術刀,怕是能卸了他的手。」

「卧槽,我以為是摸頭殺,結果……哈哈,笑死了,看學姐那一撮炸毛。」

……

而這個畫面恰好被鏡頭捕捉,投放在屏幕上……

【段林白的摸頭殺】迅速登上了熱搜。

差點把人給笑昏厥,段林白可能是魔鬼!

他的春風和煦 許佳木羞赧,自己伸手按了按頭髮,將被他挑起的頭髮撫平,「你別動我頭髮。」

「……」

段林白蹙眉,這特么第一次兩人高調出現,就被媳婦兒嫌棄了?

「我先過去了。」許佳木垂著頭,臉爆紅,飛快的竄到自己同學旁邊。

周圍幾乎都是男生,都忍不住笑出了聲。

原本緊張的氣氛,瞬間就被緩解,大家原本還想著和段林白談戀愛,那肯定是各種神仙愛情操作啊,現在看來……

好像不是那麼回事!

許佳木這輩子都沒在這麼多人面前出糗,羞憤難當。

在心底默默腹誹了段林白幾句,不停扒拉著頭髮,臉紅耳熱。

段林白本就臉皮厚,大大方方的坐到了傅沉身邊。

「你的摸頭殺絕了。」傅沉偏頭,沖他笑著。

「我是第一次這麼摸她頭髮,我以前……」

段林白話說到一半,戛然而止。

京寒川補充:「他以前只摸過狗頭。」

傅斯年:「傅心漢的狗頭。」

宋風晚和許鳶飛低頭笑著,這幾個人是什麼變態魔鬼,這話要是被許佳木聽到,怕是要氣昏了。

而此時段林白的助理小江彎腰小跑過去,附在段林白耳邊:「許醫生爸媽正從一側往舞台走,估計還有三四分鐘就到這邊了。」

段林白臉上笑容凝卻,「我知道了。」

畫面從段林白身邊一帶而過……

眾人深吸一口涼氣,他們怎麼覺得鏡頭裡,晃過了許多大佬?

------題外話------

我覺得浪浪求生欲為零,你這個摸頭殺,真的……

段哥哥:怪我嘍,我很認真的在撫摸她。

三爺:你是以為那是狗頭,那麼用力搓。

段哥哥:……

**

月底啦,有票票的別忘了支持月初呀(* ̄3)(ε ̄*) 醫科大體育館內學生和一些老師領導都要笑瘋了。

這段公子八成是有毒的,哪有人摸頭殺把人頭髮搞瘋掉的,還被拍了,此時已經傳到網上。

原本網上一堆吃瓜群眾等著看今天的畢業典禮,無非是想看一下許佳木的真人近照,猝不及防吞了口狗糧,還是特么帶毒的,都笑抽了。

「這不是我理想中的段哥哥,他不是這樣的,我不聽我不看!」

「你見過摸頭殺,把手指插進人家頭髮里使勁搓的嘛!你看到那個姑娘絕望的眼神了嗎?」

「我敢確定他是第一次談戀愛,手腳僵硬,還一臉認真,直男沒錯了。」

「我單方面宣布,同意他倆在一起了。」

……

其實網上充斥了很多段林白的女友粉,不過她們心底也清楚,與段林白那是不可能的,只能自己yy一下。

如果許佳木是以正宮娘娘的氣勢登場,高調又強勢,一副天下我有的模樣,怕是要被噴子罵死,可是這兩人的互動已經把他們笑瘋了。

這醫學生分明羞憤得要撞牆了,大家樂了,自然不會計較別的。

網上居然有人說要開始磕cp,估計他倆在一起肯定歡樂多。

許佳木本來還不知這件事,是后側有同學拿著熱搜照片遞給她,她才有些崩潰。

全網都是她炸毛的照片。

「你們真的在談戀愛?」同學低聲詢問。

許佳木抿嘴笑了下,算是認了。

「你男朋友需要好好調教。」

大家都以為段林白花心風流,此時算是明白了,他對戀愛這回事,一竅不通。

*

眾人熱烈討論著,有人戳了戳許佳木的後背,她轉頭,那人就伸手指向某處,她一打眼就看到自己父親過來了。

眼神剛好撞上,氣勢洶洶。

頗有一副來複仇的模樣。

許佳木深吸一口氣,伸手解開了學位服上的扣子,將衣服脫下。

「木子,學校有保安在,你別過去。」有熟悉的同學,還是拉住了她。

畢竟這麼大的場合,與自己鬧得不可開交,傳出去可不好聽,影響更惡劣。

「沒事。」許佳木起身,將衣服收攏正好放在位子上,轉而走出了位置。

最近許家人在電視上曝光度很高,一出現,就吸引了眾人的目光,都在小聲討論,卻不敢發出太大動靜,都在等著接下來事態的發展。

許沛民此時的距離,距離主席台,還有幾米遠,這邊原本是預留給上台學生準備的,地方還算空曠。

大家設想過,許佳木家人會過來,只是沒想到會挑著這時候,完全可以等典禮結束啊。

許佳木剛出現在他們面前時,許沛民二話不說,直接衝過去,一把扯住了她。

此時天熱,加之她要穿學位服,裡面只著一件輕薄的襯衣,被他猛然拉拽,衣服差點撕裂,身子也是虛晃趔趄,險些摔倒。

周圍師生顯然沒想到,見面就如此火力十足,偌大的體育館,居然出現了瞬間的死寂。

此時鏡頭好死不死的切到他們身上,兩人互動原封不動被還原到了屏幕上。

「這個……」校領導想阻止,卻發現此時掌鏡的居然是余漫兮。

她來湊什麼熱鬧?

「我還以為你這丫頭裝死不敢出現了!」許沛民滿腔怒火,終於找到了一個宣洩點。

這段時間他急速消瘦,此時張牙舞爪的模樣,帶著點面目猙獰。

段林白剛要站起來,就被傅沉和傅斯年同時按住了:

我去,這傅家叔侄有毒吧,我家媳婦兒有危險,你們搞挾持呢,還特么一邊一個?

尤其是傅斯年這廝,臂力太大,死死按著他,是準備把他捏死嘛!

「急什麼,看她如何處理,你再幫忙。」傅沉說道。

如果許佳木突然怯了,慫了,或者妥協,段林白此時衝過去,只會成為一個笑話。

「我知道怎麼做!你們當我是智障嘛,我肯定要看她態度行事,我就是想離得近點,你們別拉著我。」

段林白這話說完,一排人齊刷刷看過來……

眼神活像在看智障。

卧槽!你們……

段林白氣得沒話說,就差雙手掐腰表示不滿了。

*

此時的許佳木伸手準備掙脫他的鉗制,可是男女力量懸殊,她咬著牙,父女兩人手腕抵著,無聲較量。

「我人就在這裡,這麼多人在,我跑不了。」

「居然讓那小子派人抓我進去,你真是我的好女兒!」

許沛民手指越發用力。

「爸——」許乾急了,這麼撕扯下去,他姐衣服都要壞了,他伸手阻攔的時候,許佳木猝然用力,她清楚人哪個地方更加脆弱點,直接把他手臂揮開。

許沛民猝不及防,瞳孔微縮。

兩人分據兩側,頗有種敵我對壘的模樣。

「好啊,你這臭丫頭!你現在膽子真是大了,還敢推我!」許沛民本就大男子主義,原本想在這麼多人面前找回面子,卻不曾想……

一開始,許佳木的反抗,就打了她的臉。

而且這是許佳木第一次如此正面反抗他,他震驚之後,眼底泛紅,就好似被滔天的火焰給吞噬一般。

眼神兇狠,那模樣,完全不像個做父親的。

「爸,咱們出去吧!」許乾拉著他就想往外走,「媽,你幫個忙啊。」

許母性格很怯懦,站在邊上,畏畏縮縮,沒敢近前,此時原本按兵不動的記者,也都朝著那邊圍攏過去。

在鏡頭面前,許沛民更不可能往後退了。

他已經被人拱到了這個位置上,此時往後縮,別說回老家會被人看不起,就是全國人都瞧不上他吧,連自己孩子都制不住。

他呼吸越發急促,猛地抬手,揮開拉扯他的許乾,掄起手臂,衝過去就是一巴掌。

眾人驚呼之餘,段林白已經蹭得從椅子上跳起來,離得近的男學生,更是想要上去勸架,可許佳木這次沒站著挨打,而是往後退一步,躲開了。

許沛民一巴掌落空,就準備第二次。

「呵——除了打我,你是不是沒辦法能證明你還是一家之主,是不是除卻打女兒,就沒辦法來證明你的權威!」

許佳木聲音不算大,沒有任何歇斯底里,卻絕望透頂。

「如果你覺得打我幾巴掌,能證明你是個父親,你就打我好了!我不躲了。」她說著,居然真的往前走了一步。

許沛民的手,距離她的臉,也就五六公分距離。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