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再回想起,當初在雍關城的日子,心裡都是冷笑的。

呵呵,那種荒涼邊疆,也不知道自己當初腦子進水了是不是,怎麼會想去那裡啊!

現在在皇城之中,多好啊!要風得風,要雨得雨!

不過,這封漠、公孫婉兒與那個華北笙的仇,我楊玉寰是永遠不會忘記的。

這紅衣女已經是帶著程循墩回到了皇城。

程循墩已經是內心與身體都受到了摧殘。

他現在暴瘦了快兩百斤了。

這短短的十幾天內,是程循墩人生最為黑暗的日子。

每天清湯寡水的,還要跟在馬車後面奔跑,這簡直是要弄死他啊!

幸好他命硬,還是活下來了。

程循墩雖然是一個紈絝子弟,但是他還不傻。

他知道紅衣要是想弄死他的話,是一件輕而易舉的事情。

只要紅衣勾勾手指頭,他的命可能就沒了。

所以,紅衣並沒有想殺死他。

至於折磨的話,也不算是折磨。

因為,在一次夜裡,程循墩倒是聽見了紅衣與她的對話。

「紅衣姐姐不折磨他?」

「他殺人?」

「並沒有。但是他卻欺凌弱小了。」

「第一,這是他從小生活的環境造就了他今日的三觀。他家裡人或者周圍的人,給他傳輸過權貴至上的觀念。第二,當他欺負別人的時候,而別人卻對他妥協了。這使他覺得爽快,往後也覺得這權貴欺壓弱小是一件理所當然的事情。所以,說到底,就是這教育出了錯。」

「紅衣姐姐說得太深奧了,我聽不懂!」

「這都是婉兒說的,她認為,程循墩還有得救。只要好好教育,他便可走上正途。人知錯能改,又何嘗不可呢?婉兒轉告我李醫師的話,說這個程循墩實在是過於肥胖了,身體出現了問題,往後這壽命恐怕是不長了。所以,婉兒讓我好好幫幫他減肥罷了!」

這些話,程循墩都是聽見去了。

他自然心裡一點也不痛恨公孫婉兒與紅衣了。

反而是她們心存感激的。

此後,程循墩開始重新做人了。

他常常帶著一堆家僕在神安街掃地。

此時,紅衣正站在玉瓊樓上看著這底下的一切。

諸天紅包聊天群 嘴角露出了一絲難以理解的微笑。

似乎開心,卻又顯得有些心機。

「紅衣姐姐真的是好計謀啊!」

誇獎道。

原來,那日程循墩聽到紅衣與的對話,都是有紅衣提前安排好的。

這個程循墩,紅衣現在還不能殺他。

畢竟這帝位之爭的事情,還沒有解決。

要朝堂的事情也是千變萬化。

要是往後樊山王爺突然得勢了,而紅衣卻殺了這個程循墩的話,往後的事情可就不好辦啊!

紅衣是一個運籌帷幄的女子,要是讓她是一個男子的話,將她扔在戰場上,那她一定是可以成為一位優秀的軍師的。

所以,紅衣編排了那對話,是想讓程循墩受苦,卻又讓他對自己與婉兒懷有感激之心。

這招是在是高啊!

婢女都不免佩服紅衣的智商了。

難怪她會成為大洲王朝當中權力媲美皇后的女子的。

要是她出生好點的話,現在這個皇后之位,肯定就是她的了。

紅衣笑笑,走進了自己的房間之中。

她望著這茶杯之中的水,發愁著。

也不知道這個水公子怎麼樣了?

就在這個時候,水神終於下凡來玉瓊樓了。 水神在萬靈神的手上已經被折騰得精疲力盡了。

他已經是身心俱疲了,曾經也想過要去死,化作這銀河之中的一顆星星,可能就沒有任何煩惱了。

但是他不能死!

只要想起紅衣,他便有了活下去的勇氣。

他更相信,只有自己有天能從這個牢獄之中出去,他就一定可以復仇雪恨。

最期待的是,還可以見紅衣一眼,哪怕是遠遠的望著好。

他看著從自己身體流出的鮮血是紅色的,他都可以聯想到紅衣。

她是他魂牽夢繞的人,她是他生存下去的唯一希望。

終於,風華頌帶著神帝給的旨意來救他了。

當水神一出這牢獄,立馬就回水神打理好了自己,便來了凡界。

紅衣聽說水公子來了,她更是十分的欣喜。

坐在了鏡子面前,打扮起自己來。

紅衣長得傾國傾城,沉魚落雁。可是,這個時候,她卻覺得自己長得一點也不好看。

偏偏要再抹一點口脂,才覺得自己這樣可以去見他了。

水神與紅衣面對面而坐。

異口同聲地說著:「你還好嗎?」

隨後,又是羞澀。

「你好,我便好。」水神甜甜笑著。

「你好,婉兒好,我便好!」紅衣應著。

紅衣不想說違心話。

「看來,只有婉兒姑娘好,才能你我都好!」水神笑著回答。

現在,他心裡很是暢快。

因為這月宮已經是被毀滅了。神帝再也沒有辦法滅了公孫婉兒的七竅。

這冰晶,風華頌也沒有能拿到手。

紫淵劍又要順利取到一萬個神魂之心了。

這些都在壓迫著神帝一定要把蘇婉從凡界接回去。

這也離他與紅衣的好事越來越近了。

紅衣的心,是愛慕他的。

他都清楚的。

此時,華北笙正在戰場上廝殺著。

劍過飛血,敵人倒地。

如今的他,再也不是以往那個華北笙了。

對於敵人殺伐果斷,不再害怕。

對於自己的戰友,敢以命相救。

他知道,如果自己對敵人手軟的話,就會讓自己的戰友死去,所以不能猶豫。

此戰,是與傾城王朝的蔣軍師的直接對決。

他更是要努力,拚命。

郁文將軍更是把這戰的謀事權交給了他。

如果,他要是稍微有一絲不理智,這整個軍隊都會跟他一起滅亡的。

在未出征的時候,就有一個領軍問郁文先生:「你信他?」

「信!」郁文先生更是非常肯定地回答道。

「一個殺敵人都會手軟的人!你信他。」領軍問道。

他難以置信,也不服從華北笙的調配。

「信!如果是淮北群主之女得罪了你,你會怎麼做?你敢不敢殺了她?還是忍氣吞聲?」郁武將軍直接問出了這麼一句話。

「我……真話的話,當然是能忍就忍了!」領軍低頭說著。

「可是,他卻做出你們都不敢為的事情。這樣的人,有勇也有謀。只是,平日他生活的環境壓迫了他心中的熊性罷了。如今,這戰場就是他人生的一個轉折點。」郁文先生說著。

他心裡是自信滿滿的,不然他也不敢讓華北笙帶領軍隊打仗。

華北笙在上戰場之前,就已經布置好計劃了。

郁文帶領一對人馬先與敵軍廝殺,然後郁文假敗,逃至龍山嶺。

此處,有郁武將軍進行接應。

蔣狗賊知道自己中計后,就會逃離龍山嶺。

這從龍山嶺逃往敵軍老巢的路,只有兩路。

一大道,一小道。

蔣軍師此人生性多疑,他一定認為小道有設埋伏。

所以,他會走大道。

就在此大道上,再設置一對人馬進行伏擊。

要是,這伏擊沒有抓獲蔣軍師的話,他還會跑。

他會往東跑。

這路上又有兩道,一大道,一小道。

蔣軍師開始時候,他會想我們一定會在小道設置了埋伏。隨後,他想走大道。

但是,蔣軍師不傻,他一定覺得我們會猜想到他的心裡活動,所以他認為這個大道不安全。

於是,蔣軍師這次還是會選擇走小道。

而我們這次在小道上設置埋伏。

此時,郁文與郁武可以敢來這處支援。

爭取在這道,把蔣軍師抓住。

這便是華北笙的計劃,郁文覺得可行。

所以,在這第一仗中,郁文假裝敗降。

可是,蔣軍師卻不傻,他也怕郁文會再哪裡設置埋伏。

他並沒有立馬去追郁文。

郁文皺著眉頭,他往身後望去。

蔣軍師依然站在原地,沒有一點要追趕的意思。

華北笙的內心也很亂。

他沒想到,這個蔣軍師是這樣的小心翼翼。

蔣軍師要是不追上來話,那麼他們布置的陷阱都是白費了。

被迫成婚:陸太太越來越甜 就在這個關鍵時刻,幾支飛箭朝郁文射了過來。

郁文本可以躲開的,但是他選擇不躲。

他砍了幾支箭后,隨後的一支箭自然而然地插入了郁文的背後。

「啊……」郁文痛忍著。

他稍微回頭,果然看到蔣軍師得意的笑容了。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