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然是吃大餐!」蘇韜想了想,笑著說道,「去吃三百一客的自助餐吧,這樣才對得起大家這麼辛苦地加班!」

凌玉走到外面,說出了蘇韜的原話,頓時歡呼聲四起。

蘇韜豁然吐了一口氣,看到並肩戰鬥的兄弟姐妹們,心中說不出的開心。

將熊熊一窩,兵熊熊一個。

相反,有一個很好的帶隊者,對於一個團隊至關重要,燕京分店如此充滿鬥志,與凌玉的勤奮和優秀,密不可分。

(本卷完) 蘇韜其實不討喜歡吃自助餐,作為一個懂得養生之道的人,深知飯要七分飽的道理,所以儘管現在不缺錢,但進了高端自出餐廳,總有種吃不回來,等於被老闆宰了的感覺。

「蘇總,這家的蒸海膽味道不錯,食材是從北海道空運過來,非產新鮮,您可以品嘗一下。」一位長相清秀的女子,主動幫蘇韜和凌玉取來了兩份食物。

她來自於水雲澗,自從蘇韜和柳若晨簽訂了合作協議之後,水雲澗不少大夫,加入到三味堂中。水雲澗絕大多數門人都是女性,這位女性是其中的佼佼者,名叫陳蕊,經歷層層選拔之後,脫穎而出,才成功加入到三味堂的燕京旗艦店。

蘇韜等那女子離開之後,用手拱了拱凌玉,笑道:「剛才那陳醫生,一直朝你拋媚眼呢!」

「別開玩笑!」凌玉臉皮子薄,最怕蘇韜跟自己開男女玩笑,連忙將頭埋得很低,拚命地對付海膽。

蘇韜忍不住哈哈大笑,欺負老實人的感覺特別爽。不過,他倒不是胡說八道,自己觀察了一下,除了來自於水雲澗的陳蕊之外,幾乎所有人都不時地偷偷望一眼凌玉。

沒辦法,凌玉皮白肉嫩的,雖然身材不算高挑,但符合小鮮肉的標準,在一群女人眼中,無疑是唐僧進了女兒國。

「對了,我跟一個朋友聊了一下,準備給你開一個粉絲後援會,後面會跟你聯繫,你得小心準備一下。」蘇韜順勢想起在京都與金崇雅商議好的事情,正好就和凌玉說了出來。

凌玉錯愕地望了蘇韜一眼,苦笑道:「我不太上鏡!」

蘇韜迅速板起臉,道:「這也是工作的一部分,現在這個年代,想要讓中醫成為主流,咱們必須要與時俱進,學會宣傳自己,這樣才能讓更多地人通過你我,了解到中醫。改變以前中醫給人陳舊、封建的形象,咱們作為中醫新生力量,一定要展現出青春活力。」

凌玉微微一怔,若有所思地點頭,道:「那就聽你的吧!」

「就喜歡你這種逆來順受的性格!」蘇韜在凌玉的肩膀上用力拍了一下,凌玉揉了揉肩,沖著蘇韜微微一笑,知道蘇韜這是把自己當成自己人,才會做出的親密舉動。

「中成藥工廠,你準備什麼時候動工?」凌玉關心地問道。

三味堂有什麼大的舉動,都不會瞞著凌玉。在蘇韜的架構中,凌玉也是一個重要的戰略夥伴,等同於夏禹和劉建偉一樣的關鍵人物。

「預計在本月底就開始動工!」 竹馬小嬌妻 蘇韜如實說出自己的困難,「初步資金雖然已經有了,但還得招聘相關的工作人員。不過,問題不大,只要薪水給的足夠高,一定會有不少貨真價實的人才主動前來工作。」

凌玉點了點頭,笑著說道:「我抽空整理了一些中成藥的配方,等會就發給你。你可以借鑒和參考一下。」

蘇韜微微一怔,沒想到凌玉已經主動做了準備工作,他面色變得凝重,小心地囑咐道:「你要學會自我放鬆,雖然現在年輕,但還是注意保重身體。不僅要做一個成功的大夫,而且還要成為優秀的管理者。」

凌玉卻是搖了搖頭,笑道:「可能是我胸無大志吧,我只適合當一名大夫。」

蘇韜沒有繼續說什麼,知道凌玉受到道醫宗追求無為之境的影響,淡泊明志,沒有太多的野心,也就不再勉強。

蘇韜暗嘆了口氣,其實凌玉這種心境,也是一種人生態度,如果等自己七老八十了,或許就會學習這種心境,但他現在很年輕,沒法做到清心寡欲。

不遠處傳來一聲嘈雜聲,蘇韜順著聲音望去,只見剛才給自己和凌玉送海膽的陳蕊,臉上露出焦灼的表情,站在她身前不遠處是一個身材高挑,妝容很濃的女子,她正在不停地抖著自己身上的衣服。

「你知道我這一身衣服要多少錢嗎?」那女子上下打量了一下陳蕊,從頭到腳沒有一件名牌貨,完全就是個女吊絲。她不停地抱怨道,「早知道就不來這種低檔次的地方吃飯了,遇到的儘是一些低素質的人。」

站在女子旁邊的是一個高個男子,年齡在三十五歲左右,帶著黑框眼鏡,看上去比較沉穩。他淡淡道:「事情算了吧,這位美女也不是故意的。剛才你盛湯的時候,不也是沒注意避讓嗎?」

那女子見男子這麼說,頓時氣不打一處來,瞪了陳蕊一眼,怒道:「你必須要賠我清洗費!」

這女子將怒火直接遷移到陳蕊的身上,讓旁邊的男子也是哭笑不得。

說來也巧,這女子正是古洋,男子是燕隼的老戰友舒浩楠,兩人今天招待舒浩楠的親戚,所以就選擇了這家餐廳。剛才取食物的時候,陳蕊在裝湯的過程中,一不小心碰到了古洋,因此發生了衝突和糾紛。

古洋原本打算去高級酒店,請舒浩楠的親戚吃飯,那樣顯得有檔次,舒浩楠對自己親戚了解,去了那種場合反而不舒服,所以決定來到這個在他看來,還算中等檔次的自助餐廳吃飯。

古洋現在發脾氣,也是因為之前的舒浩楠違逆了她的決定,間接發泄內心的不滿。

「我可以給你清洗費!」陳蕊連忙道歉,「你說開個價吧!我給你錢!」

「喲呵,沒想到穿得這麼砢磣,還挺有錢的啊。」古洋不屑地忘了一眼陳蕊,「我這件衣服是今年剛買來的限量款,如果你關注巴黎時尚周的話,應該知道它的創作靈感來自於哪位設計大師。原價八萬美金,為了防止衣服在清洗的過程中出現殘損,所以得郵寄到國外才行。收你個五千美金清理費,不算過分吧!」

陳蕊頓時傻眼了,五千美金折算成華夏幣大約是三萬元,自己的工資不過一萬多一個月,這顯然是一筆天價數字。

「算了吧!」舒浩楠暗嘆了口氣,勸著自己的未婚妻道。

古洋原本就是跟舒浩楠置氣,如今更是變本加厲,極為刁鑽地諷刺道:「你如果一下子拿不出這麼多錢,也沒事兒。給你分期付款吧,一個月還我三千塊華夏幣,這樣十個月就能還清了。」

陳蕊沒想到吃個自助餐,竟然還遇到這種事情,頓時眼眶泛紅,硬是忍著不落淚。

「不用十個月!我現在就還給你!五千美金是嗎?我正好身上有,現在就給你!」蘇韜見自己員工遇到麻煩,氣不打一處來,直接掏出了錢包,將去島國攜帶的美金,抽了一疊出來。

古洋沒想到有人來替陳蕊出頭,淡淡地看了一眼蘇韜,道:「你替她出頭?」

蘇韜笑著說道:「她是我的員工,今天員工聚會,出了問題,當然是我這個老闆來解決。」

「蘇總!」陳蕊委屈無比。

蘇韜朝她微微一笑,道:「你站到我後面去,這件事現在跟你無關了!」

古洋冷笑了一聲,不悅地掃了一眼蘇韜,道:「既然你願意付清理費,那這件事就算了,以後讓你的員工外出吃飯,注意一下自己的狗眼,不要視力不清,到處亂撞,惹上不該惹的人。」

蘇韜淡淡一笑,等古洋接過了紙幣,伸手拾起手邊的湯罐子,對準古洋的頭,直接給淋了下去。

古洋頓時被蘇韜的舉動給震驚到了,其餘人也是目瞪口呆。

蘇韜還么有結束,他隨後拿起旁邊的調料,準備朝古洋潑過去,舒浩楠率先反應過來,將古洋拉到了一邊,才將將躲過。

「你!你怎麼敢這麼對我?」古洋眼中噴出怒火,歇斯底里地咆哮道,「浩楠,你必須幫我教訓他。」

蘇韜暗嘆了一聲可惜,沒能將醬料也潑到古洋身上,作品就沒那麼完美,從舒浩楠的身手看出來,這傢伙有些功夫,不是那麼容易能對付。

「衣服髒了一塊地方,跟弄髒全部,按理說清洗起來,價格應該是一樣的。」蘇韜從錢包里又取出一張百元的美鈔,補充道:「對了,剛才那一下弄髒你的身體。一百美元應該可以讓你去洗浴中心洗一個最貴的澡了。我建議你不僅要洗洗身體,還要仔細洗洗自己的那張臭嘴!」

太惡毒了!

古洋被氣得渾身直打哆嗦,從小到大,她什麼時候受過這種惡氣。

太解氣了!

所有站在不遠處的三味堂員工,都在為自己的老闆鼓掌,這樣為員工出頭的老闆,才是華夏好老闆,所有人願意為他賣命。

古洋用力推了舒浩楠一把,眼圈泛紅道:「你還是不是男人,是的話,就替我出頭。」

舒浩楠警惕地望了蘇韜一眼,沉聲道:「小夥子,你身上的戾氣太重了。現在道歉的話,我就當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過,畢竟在這件事情上,她也有不對的地方。」

「不好意思!我不會向她道歉。」蘇韜聳了聳肩,「你想替這個潑婦出頭的話,儘管放馬來吧!」

舒浩楠面沉如水,解開了自己衣領最上端的兩粒紐扣,活動了一下筋骨,眼中變得冷漠,整個人彷彿突然之間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蘇韜從舒浩楠身上嗅到了一股很強烈的殺氣,他對這種氣息有點熟悉,卻是想不出來從哪裡感受過,總而言之,蘇韜能感覺到舒浩楠並非太平盛世養尊處優的紈絝少爺,絕對經歷過生死沙場,表面看上去彬彬有禮,但此刻的眼神中,透出一股森然的戾氣。

蘇韜突然想起來,舒浩楠身上的這股氣息和元蘭、黑金的很相似,他們應該屬於一類人。

燕京果然是卧虎藏龍之地,隨便吃個自助餐,也能遇到高人。

蘇韜不敢大意,小心地擺出了守勢,眼神警惕地掃視著舒浩楠,心中暗自一驚,全身上下沒有絲毫的破綻。

舒浩楠也在觀察蘇韜,雖然蘇韜的身體不算健碩,但從體型來看,應該屬於靈巧型的對手,他往右前方走了兩步,蘇韜沒有往後退,也向前移動了兩步,從這個細節來看,蘇韜也是一個練家子,竟然能看破自己的試探,在行動上給予反應。

兩人又向前小心謹慎地移動了兩步,當彼此的手臂幾乎要靠近的瞬間,舒浩楠突然迅速擺動手臂,拳如雷電,轟地一拳沖向蘇韜的面門。

蘇韜下意識地感受到危險,身體重心往後傾斜,拳鋒幾乎擦著蘇韜的額頭掃了過去,舒浩楠暗叫了一聲可惜,小腿迅速擺動,朝蘇韜的小腿部位用力橫掃,這一腿踢下去,直接就能將人的正常腿骨踹得粉碎。

蘇韜反應極快,往後空翻,漂亮地躲過了這一殺傷力極強的連招。從你來我往之間,蘇韜充分感受到了舒浩楠的實力,他的拳頭沒有任何花哨之處,但簡單有效,用最直接的方式,給人最大的傷害。

不過,在旁觀者的眼中,蘇韜防守的姿態,顯得更加飄逸和瀟洒,尤其是那反應極快的後空翻,給人一種驚艷之感。

舒浩楠深吸一口氣,後腿用力蹬地,整個人也飛身而出,朝蘇韜的胸口飛踢,這是鑽心腿的姿勢,能練到舒浩楠這麼熟練和自然,至少要十多年的功夫。

蘇韜覺得對方氣勢很足,只能暫避鋒芒,再次一個空翻之後,藉助身後的牆壁,輕輕地往上踩了兩下,又是一個空翻,直接縱身一躍,來到了舒浩楠的身後,也是一氣呵成,彷彿電視劇里武林高手展示卓絕的輕功。

蘇韜這一連串的防守招術,並沒有專門訓練過,是在危急關頭的本能反應,也顯示出了他身體良好的柔韌性和爆發力。

舒浩楠連續兩次進攻未果,他並沒有泄氣,反身一個橫掃,再次朝蘇韜進攻。

腿上的罡風擊中放在旁邊桌子上的湯罐,瞬間罐身碎裂,裡面的湯汁淌得到處都是。

蘇韜沒想到舒浩楠的反應如此快,進攻如此剛猛,只能伸出雙手,硬接了這一腿。

舒浩楠發現自己的腳踝彷彿陷入一團棉花之中,知道蘇韜用卸力的辦法,有擋住了自己這一招,他下意識地皺眉,暗叫不好,只覺得自己的重心失去,被蘇韜借力打力,拽著他的腿,往有後方用力一送,舒浩楠就只能根據慣性順勢沖了過去,他腿上的力量十足,只是噌噌走了幾步,就止住了去勢,準備折身再次猛攻,突然身前閃過一個人影,擋住了他進攻方向。

舒浩楠看清楚此人,深吸一口氣,站穩了身體,沉聲道:「葉少,你是什麼意思?」

站在兩人中間之人,正是葉家的葉盛,他淡淡笑道:「浩楠哥,看在我的面子上,今天的事情就這麼結束,如何?」

蘇韜也有些意外,葉盛怎麼突然沖了出來,看樣子和舒浩楠還挺熟,由此可見,舒浩楠在燕京也是有頭有臉的人物。

葉盛面露苦笑,道:「我難得來自己的店裡吃個飯,就遇到衝突,還都是熟人。有什麼問題,我來負責協調。」

舒浩楠用手整理了一下凌亂的頭髮,開始衣領的紐扣,知道今天這場架打不起來了。

他也有些意外,沒想到這家自助餐廳竟然葉盛開的。

這家自助餐廳歸於五星級酒店,能在燕京擁有豪華酒店,實力自然不可小覷,老闆另有其人,只不過葉盛以入伙的形式,在其中摻了一些股份。

葉盛本來就是個喜歡惹事的人,聽說餐廳有人打架,立即就趕過來。等認清楚兩人,葉盛趕緊攔住他倆。舒浩楠雖然還沒有和古洋結婚,但早已是古家重點培養的年輕才俊,至於蘇韜前不久剛在燕京掀起一陣風雨,對於葉家有大恩,葉盛潛意識是想幫著蘇韜。,

古洋站到了舒浩楠的身前,指著自己滿身都臟污的衣服,抱怨道:「既然葉少出面調解,那我不得不說幾句。這個傢伙把我的衣服弄成這樣,還用言語羞辱我。衣服髒了,我無所謂,關鍵他的態度,實在讓人氣憤。」

葉盛皺了皺眉,古洋在圈子裡是出名的難伺候,也難怪舒浩楠與她談了這麼多年戀愛,還沒有下定決心與她結婚。他淡淡地掃了一眼古洋,道:「事情恐怕沒有那麼簡單吧?人家弄髒你的衣服,不僅不道歉,還各種羞辱你?這顯然邏輯不對。而且,我對蘇大夫很了解,他是一個極為有修養的人,除非出了特殊的情況,絕對不會向一個女人動手。」

陳蕊這個時候鼓足勇氣,站了出來,道:「事情是這樣的,我在拿食物的時候,不小心弄髒了她的衣服,結果她跟我要五千美金的清洗費,還各種奚落和諷刺我。我們蘇總覺得看不下去,所以才出手維護我的。」

蘇韜暗嘆陳蕊還是有點情商的,如果自己跟古洋這個潑婦較勁,反而顯得自己掉檔次。

「原本只是弄髒了一點,結果這傢伙直接將一罐子湯淋在了我的頭上!」古洋氣急地說道。

葉盛聽到此處,忍不住笑出聲,因為蘇韜的行為太有意思了,這樣做也挺解恨的。葉盛跟古洋擺了擺手,淡淡道:「怎麼說呢,出現矛盾不可怕,退一步海闊天空,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看在我葉盛的面子上,今天的事情就算了。至於古洋姐你的這件臟衣服,我等會讓我姐送你一件全新的款式,你看如何?」

葉盛的同胞姐姐葉靈,是京都圈子內有名的時尚人物,一般她穿什麼衣服,其他人都會紛紛效仿。古洋雖然年紀不小了,但也喜歡跟風時尚。她一方面也是忌憚葉家,吐了口氣,道:「既然葉少你都這麼說了,我只能打碎牙齒往肚子里吞了。」

舒浩楠與蘇韜交手之後,就知道這個年輕人絕不簡單,再加上葉盛對他高看一眼,心裡更是不願意貿然得罪一個有背景的人,見未婚妻嘴上服軟,淡淡道:「今天多有冒犯之處,還請葉少不要介意。如果知道這自助餐廳是你的產業,我絕對不會輕易惹事。」

葉盛暗嘆了一口氣,這舒浩楠還真如傳聞中一般,善於隱忍,別人都這麼羞辱自己的女人了,還能如此興平氣和,再看蘇韜一眼,心想你這下可是惹了個難對付的敵人。

舒浩楠臨走之前沒有再看蘇韜一眼,這也讓蘇韜頗為意外,因為按照正常人的心態,如果出現矛盾,雖然經過人調解,暫時讓步,但絕對不可能會這樣表現得彷彿任何事情都沒有發生過,唯一的可能是,他將所有的憤怒全部藏在心中,只等以後再來複仇。

蘇韜倒也沒太在意,他的朋友多,敵人更多,多一個舒浩楠,也沒什麼大不了的。

等舒浩楠帶著古洋和自己親戚離開之後,葉盛拉著蘇韜,笑道:「沒想到咱們這次見面竟然這麼戲劇性,我和我姐一直想好好謝謝你上次救治我父親,不過後來得知你回了漢州。」

剛才礙於舒浩楠和古洋在場,所以葉盛也不好表現得太過熱情。

蘇韜對葉盛的態度倒也不意外,當初葉盛的父親被人設計中了毒,如果不是自己及時救治,恐怕早就一命嗚呼,葉家遭遇那場災難,雖不至於就此沒落,但肯定要大亂一場。

蘇韜從容平和地笑道:「對不起,給你似乎惹了不少的麻煩。」

葉盛擺了擺手,輕蔑地說道:「剛才那對男女是古家人。女的名叫古洋,在古家的地位只能算是一般,只不過那個男人,也就是他的未婚夫舒浩楠,倒是一個非常厲害的人物。他曾經是特殊部門的精英,後來專業進入公安系統,一路平步青雲,雖說有古家大佬的重點培養,但他這個人能力很強,在華夏俊傑榜上排在第五位。」

華夏俊傑榜,蘇韜曾經聽過好幾次,知道這雖然是非官方的榜單,但還是有一定的參考意見。

蘇韜笑著說道:「還是得謝謝你!今天造成的損失,全由我來承擔。」

其實,他早就認出了舒浩楠和古洋。

至於舒浩楠認沒認出自己,他就不知道了。

剛才兩人針鋒相對,默契地將對方當成了陌生人。

蘇韜的記性很好,這兩人都是師父江清寒的朋友,但剛才古洋那麼羞辱陳蕊,蘇韜自然要扳回場子,所以就佯作不認識兩人。

葉盛皺眉,露出不悅之色,「這是什麼話?不是寒磣我嗎?不就打壞了幾個破罐子,能值幾個錢。還有那個古洋,穿的衣服,都老掉牙了,隨便讓我姐從衣櫃里挑兩件淘汰了的九成新衣服,就能輕易打發她了。」

「那就按照你的意思來安排吧!」蘇韜知道這種紈絝大少的心態,如果你這個時候跟他磨磨唧唧,反而會讓他看不起你。

雖說自己和葉盛當初干過一架,但也算是不打不相識,他的性格比較直爽,倒也不那麼讓人討厭。 古洋坐上車后,見未婚夫面沉如水,嘆氣道:「對不起,今天讓你難堪了。」

男人要面子,她現在冷靜一想,剛才在酒店大鬧一場,對舒浩楠來說,並不是一件特別有面兒的事情。

「沒事,我早就習慣了。」舒浩楠淡淡道,他自從依附古家之後,從來就沒想過尊嚴是什麼。他雖然和古洋還沒結婚,但其實就是個上門女婿。整個古家都認為自己是靠著古家的幫助,才走到現在這一步,所以言辭之中經常有漠視自己的行為。

舒浩楠早就習慣了這種感覺,他心裡憋了一股勁,只是暫時還無法表現出來而已。

古洋嘆了口氣,望了一眼坐在後排的親戚,心中暗想,等他們回老家的時候,多準備點禮物和錢,這樣就能間接地讓舒浩楠開心了。

坐在副駕駛上,望著街邊的路燈,古洋突然問道:「剛才那個年輕人,究竟是誰?葉盛在圈子裡是個有名的暴脾氣,但對他卻是異常的客氣和謹慎。」

鑽石契約:首席的億萬新娘 舒浩楠暗嘆了口氣,古洋很多時候挺精明,但在某些方面又會如同什麼都不懂的花瓶,「我們曾經見過一面。」

「見過面?」古洋努力回想,「我怎麼沒印象了。」

舒浩楠不耐煩地按了兩下喇叭,語氣淡淡地說道:「一個多月之前,你還跟我說過,他可不是普通的中醫,年紀不過二十齣頭,已經是中央保健委員會的國醫專家。之前,在俄羅斯幫蕭副總理治好了病,因此獲了大功。而且,他和倪家的關係非常緊密。他在燕京的醫館,其中有倪家的股份。」

古洋聽到此處,嘆了口氣,眼前一亮,道:「原來是他,江清寒的徒弟?」

舒浩楠沉默,下意識地摸出一根煙,用點煙器引燃,深吸了一口。

其實,一開始舒浩楠並沒有認出蘇韜,等交手之後,他才想起蘇韜是誰!

之前,江清寒前往俄羅斯尋找燕隼,舒浩楠在暗中一直關注,後來得知她是跟著俄羅斯訪問團出國,這個過程中,蘇韜一直跟著江清寒。

得知蘇韜是江清寒的徒弟,舒浩楠對蘇韜的履歷進行調查。讓他感覺意外的是,蘇韜的所有資料,完全如同一張白紙,彷彿從石頭縫裡蹦出來的一樣。

面對這個結果,舒浩楠對蘇韜來歷的判斷是,他的資料要麼限制層級很高,要麼就是之前真的沒有任何經歷。

這也是為何,舒浩楠最終選擇退讓的原因。

舒浩楠是一個善於進退的人,他知道什麼時候該做什麼事,符合自己最大的利益。

沒想到清寒身邊竟然還有這麼一個厲害人物,這樣自己也能夠放心了。

舒浩楠心中始終對江清寒難以忘懷,如今她知道燕隼還活著,應該能放下心中的執念,追尋自己的幸福吧?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