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緋色咬了咬牙,沒有說出拒絕。

因為是她欠king一條命,king既然安排下來,就在告訴她無論她用什麼手段去接近穆夜池,通知關注結果不會在意過程,所以怎麼接近穆夜池,就成了她自己想辦法的事。

江緋色站起身子,柔柔綉眉,把長發散開,在下班前化了一個清新宜人的淡妝,出門招車直奔穆夜池公司。

她不想去思考怎麼接近穆夜池。

穆夜池現在對她很好奇,直接去公司堵住他或者在公司門口等他出來,攔下他的車,就是最簡單粗暴能接近穆夜池的方法。

江緋色到了穆家公司,站在大門邊的她戴上墨鏡,拿出穆夜池給她的卡片,照上面的號碼撥打過去。

「嗯?」

電話一接通,穆夜池低沉的聲音讓江緋色一愣,掐著手才不讓自己把電話掛掉。

他不想浪費是她也不想,直截了當的說道:「我是林陌塵,我現在就在你公司樓下,我想見你。」

穆夜池的所有氣息和聲音聽到她的聲音后,全都啞了。

Ps:書友們,我是夜風情,推薦一款免費App,支持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我在樓下等著,我要跟你拿回來一個人。」不讓他繼續說這些不著邊的話,江緋色把來意說明。

穆夜池沉默。

江緋色沒有掛掉電話,就這樣與沉默的穆夜池在電話里無言。

「這麼主動,現在就上來吧。」

江緋色緊握手機的動作一頓,鬆了口氣,慢慢放開緊繃的手與身體。

她不確定,所以她在賭,賭穆夜池會直接離開還是被她猜中那樣被刺激,叫她直接上去他辦公室。

而上去穆夜池辦公室就是她今天過來見穆夜池的目的,king讓她把留在穆夜池辦公室里的東西收走,她必須想方設法進去穆夜池辦公室。

「怎麼?要去洗乾淨,送上來給我?」穆夜池冷冷沉沉的聲音帶著戲謔,薄情而殘忍。

主動送上門的女人……

江緋色無法反駁。

「我時間有限,你想玩欲擒故縱就留著下次用,給你三分鐘,上不到就走吧。」

江緋色瞬間收走多餘心思,「我進不去。」

穆夜池懂她在說什麼,五秒過後他道:「可以了。」

江緋色不再猶豫,知道穆夜池用權威放她進去找他。

走入公司,果然是一路暢通無阻,江緋色很順利的直接殺進穆夜池辦公室。

穆夜池早就知道她什麼時候到,門都為她留著,輕輕一碰就主動旋轉開。

站在門邊的江緋色愣了一下,被穆夜池叫回神。

「怕我對你怎麼樣?還是我叫你上來有什麼目的?」

江緋色抿唇,淡淡看了眼慵懶靠在辦公桌的男人。

穿黑色西裝的穆夜池真的很迷人,慵懶雅緻,舉手投資之間有種無法形容的貴氣與魅力,成熟男人的味道在他身上越發顯得勾人奪魄。

這幅皮囊,怪不得惹來這麼多女人爭風吃醋,的確有資本。

「你打量人的目光一直都如此火辣直勾?」穆夜池薄唇微勾,給了她一個調侃的冷笑,眼角飄忽的神色曖~昧無比。

江緋色也不慌亂,冷靜收回視線,對他如此的熱情似火正眼也沒給,直接用疏離的態度抹殺掉,「穆總裁撩妹的時候,是不是就用喜歡來這套。

穆夜池綠眸灼灼,昂藏身軀挺直,朝門邊的小女人慢慢走過去。

她眼神里全是戒備,但是她沒有逃避或者打開門直接走掉,而是睜著一雙烏黑烏黑的眸子,冷冷淡淡的看他。

穆夜池站在她面前五十厘米處,緩緩低頭,與她沒有波濤的眸子對上。

「穆總裁,美男計對我來說並不是很高明的手段,你到底要做什麼你直說吧,別總這麼陰險卑鄙。」

穆夜池冷笑,目光里的灼熱減少了幾分。

「林小姐,今天是你有求於我,這個態度是不是太咄咄逼人了。是你說要見我,我便給你一個見我的機會。」穆夜池身姿筆挺,口氣淡漠嚴肅,「當然,除掉私事,林小姐若是對我有什麼非分之想,不妨說出來給我聽聽?」

呸,這話說得可真不好聽,她江緋色還能對他一個前夫前任有非分之想?得了吧,她又不是他那些鶯鶯燕燕的地下小情!人。

「林小姐,你有求與我,眼睛都不敢看我,與我溝通說話,是不是太失禮了。」穆夜池眼睛盯著那張精緻小巧的臉,一字一頓控訴她。

跟他之間,早就沒必要,禮尚往來的眉目傳情更不可能有。

「我又把你惹到了?」

對她一副興師問罪的眼神,穆夜池總算收起讓他自己都噁心的表情,認真的望著她,他是真的不明白她對他的敵意為什麼這麼明顯。

她從第一次與他見面就一副同他有不共戴天的敵意與抗拒。

即使這一整天他不過問蘇城任何事,但印象里他們並不認識吧?這一點他很確定,除掉他也不能理解的熟悉感?

或許吧,她身上有江緋色的某一個特點……

他有想過她是那個人,但他很快就否定了。

這種借口實在太荒謬。

除了讓他萬分不解的那種感覺之外,其他的他基本不可能把她跟江緋色聯繫在一起,即使他一直堅信江緋色沒有死。

至於今天這個他主動邀請挖卻一口拒絕,忽然主動找他的女人。

穆夜池綠眸危險的慢慢眯了起來。

「你沒有惹到我,我只是單純的不太喜歡你這個人。」

「哦,這麼討厭我還主動送上門找我,你是不是看上我哪一點了?」

「對。」江緋色走過來,主動靠近穆夜池,烏黑的眸子亮光璀璨。

穆夜池沒有退,就著女人大膽的舉動他站在原地,有種欲拒還迎的曖~昧,「那你看上我哪一點了?我帥氣的外表,我的錢財?還是……我的某個地方?」

江緋色小臉一熱,暗罵不要臉。

「對不起,我沒有看上穆總裁什麼。」她就是純粹有事沒事過來找他,故意跟他鬧,趁機會取走她放在這裡的東西。

所以,她不能跟他講道理,就是鬧,尋找機會取東西。

「你注意力不在我身上。」

男性溫熱的呼吸佛在江緋色眼皮上,有點痒痒的。

她抬頭,看到穆夜池滾燙的眼神落在她身上,心尖像是被什麼電到,刷起了一片雞皮疙瘩。

「是,你說對了。」

穆夜池懶懶的靠在牆壁上,反問她,「那你的注意力都在看著誰,你來見我卻不想見我?不想跟我解釋一下嗎?」

「沒有什麼好解釋的。」

穆夜池不說話了,用眼神直勾勾的看她。

「你把我朋友怎麼了!」

穆夜池皺眉,「你朋友,你哪個朋友?」

江緋色臉色動怒,氣勢洶洶的朝穆夜池發火,「你不知道? 邪王溺寵,王妃野得很 你竟然不知道,你還想跟我裝到什麼時候?穆總裁私底下都這麼陰險狡猾,殘忍冷血嗎?」

面對她的指控,穆夜池挺拔身軀沒有折彎,也沒有移動。

她的指尖都快要戳到他胸肌,他屹然而立,傲風不減,更不見半點心虛與不安。

「不要再裝了,我朋友不見了,從上次你碰見我們在餐廳里吃飯回來之後,他就消失不見人影,不是你冷血報復他是什麼——」

「你男朋友?還是你未婚夫,你老公?」

「我朋友,你耳朵還是不是聾了,聽不到我的話還是故意曲解我的意思,你要是把他抓起來就別跟我裝。」

江緋色氣憤不已,已經靠著書桌,對穆夜池字字句句都在討伐。

「裝?我跟你裝什麼,女人,你最好把話明白點。」

「我說的還不明白?我朋友被你而已傷害,或者被你傷害或者被你囚禁起來,我這還說不清楚明白嗎?」

江緋色怒火高漲,雙手把桌子上無關緊要的東西『嘩啦』全掃在地板上。

地上全都是紙張,凌亂不堪,看起來就像他們在房間里大戰三百回合的場景。

「女人別鬧,說清楚。」穆夜池抓住江緋色的領子。

江緋色用力甩開穆夜池的手,冷笑,「說清楚,還要我說幾遍?把我朋友放掉,我跟你也不認識,你這人怎麼這麼壞,我跟你跟他之間都不是親密關係,卻被你這個的霸道惡魔殺死,你良心不會痛嗎!」

「你一來就問罪,總得告訴是什麼罪吧?你朋友?抱歉,他還不夠格讓我大動干戈,我不稀罕也完全沒有動他來威脅你的癖好。」穆夜池看她氣得小臉鐵青,一口咬定他做過什麼罪惡深重的事一樣,便緊緊皺著墨眉,英俊迷人的臉上寒氣肆意。

「你還不高興了?是不是因為被我把你表皮撕破你就死活不承認,我跟你說,你今天要麼給我放人,要麼把我也抓起來好了。」

江緋色現在很激動,情緒怎麼控制也控制不住,對著穆夜池就是一頓恁。

「女人,我最後一遍我警告你,別踩我的底線玩刺激,別以為給你放肆一次的機會,你就得寸進尺一踩在踩。」

穆夜池高大的身軀挺起,居高臨下的望著憤怒倔強的女人,深邃幽暗的綠眸正壓抑著他的怒氣。

「放人!把人給我放了或者把我一起抓起來——」江緋色被他靠越近的看著,憤怒高漲。

「放什麼人,我不明白。」

穆夜池撐回身軀,對她的話有極大的不悅。

她這麼生氣,照理來說的確發生了什麼事情,只是他可沒記得他綁了她什麼朋友,他們認識很深嗎?

這麼著急快哭了,不是愛人就是戀人吧。

穆夜池的臉色比剛才還要冷漠上幾分,這樣的畫面讓他更不舒服。

「穆總裁,都到這個時候你就別裝了行嗎?你不累我累,你把陸北霆放了,你要我做什麼都可以。」

江緋色撫著額頭,煩躁鬱悶,有些疲憊的樣子,無力靠著書桌。

她靈巧的另一隻手正借著機會快速摸索。

還有一點點,就差一點點,在過去一點點她就能拿到東西,然後著急口跑出去……

一年前這麼對峙已經夠累了,沒想到現在還要這麼對峙,真的很累人,累人累心。

這一刻的她,沒有在演戲,沒有故意要鬧,而是忽然覺得這就是她和穆夜池之間的現狀,這錯覺讓她很不舒服。

那天晚上的那個男人?

穆夜池總算是聽出來她什麼意思了,她是在指控他把她的男人囚禁,抓起來了?

男人不見,都找上他這裡要人呢。

穆夜池眯起眼眸,原本這樣的男人他根本不回去注意,但這個小女人竟然眼巴巴跑來跟他著急,那就……

不可能!

穆夜池瞳孔猛然收縮,忽然想起了那天晚上回來時顧瀾無意間說的話。

顧瀾說,那個男人長得很像小叔叔——

Ps:書友們,我是夜風情,推薦一款免費App,支持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顧瀾都說像。

這個女孩跟那個男人靠的這麼近,走得如此親密無間。

穆夜池綠眸深深。

他想否認一些可能,可那個男人真是非常像……

像?

不!如此一想,身上的影子簡直是一模一樣。

穆夜池猛的轉身,一伸手,冰涼的大手捏住她小臉,表情咄咄逼人的兇狠,「告訴我,你跟江緋色是什麼關係,你到底為什麼故意接近我!」

冷淡的話,陰沉的眸。

連同他的呼吸,都叫人心跳加速。

江緋色心跳漏了幾拍。

聽到穆夜池質問的一瞬間,她腦袋當機,差點就不打自招。

她尖尖的下巴上是他微涼的掌心。

腹黑總裁寵嬌妻 涼意令她清醒,她不動聲色,只是抬起眼角看著他,譏諷的笑了。

面對穆夜池的指控,她毫無畏懼的對上他可怕的冰冷雙眼。

坦坦蕩蕩的,沒有一絲一毫假裝或者心虛,這不是一個說謊者該有的姿態,尤其江緋色這麼敏~感的話題。

「回答我,你跟那個人到底有什麼關係——」穆夜池迫使她轉回視線看他,無法逃避掉他穿透人心般厲害的眼睛。

江緋色嗤笑,好笑的反問他,「莫非又是穆總裁養在外邊的哪位紅顏嗎?穆總裁真是風流多情的人,處處都讓女人甘之如飴為生為你死,好偉大的『情~操』,我很佩服。」

面對她的冷言諷語,穆夜池緊捏著她下巴的手忽然鬆開,轉變成輕輕撫摸。

江緋色小腳繃緊,身子瞬間僵硬了起來。

該死的,他這是想幹什麼,難道她說的表現的還不明顯?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