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參見藍楓殿下、元帥、眾位主將,」當林玄仲認出趙旭旁邊那人是藍楓時,旁邊那些將軍已經齊齊向來人行禮。跟在他們後面,林玄仲同樣向趙旭等人一拜。

「都起來吧,」接話的是趙旭,然後在眾人的關注下,趙旭引著藍楓走到長桌前,「殿下,你坐這裡。」

「恩,」同樣穿著一身戎裝的藍楓客氣地點點頭,隨即坐在長桌的一頭。緊接著,趙旭走到另一邊坐下,然後是三位主將依次入座。等他們都坐下后,林玄仲與其他將軍才接連坐下。

「根據最新消息,距離兩支聯軍的後援部隊抵達還有將近六日時間,今日本帥召集眾位前來,一是有一些事情宣布;二是商議軍事,」把面前的將軍打量一遍,趙旭直接言明今日舉行議會的目的。

「不出意外,兩支聯軍隊伍將會在同一天先後抵達。基於聯軍後援部隊行軍速度緩慢的關係,等他們到后可能不需休整,可能第二日便會過來攻城,」話鋒一轉,趙旭又接著道:「藍楓殿下提前過來是為觀察軍情,後方的十萬援軍將會在三日後正式抵達,到時本帥會改變現在的軍力布置。」

「藍楓殿下的到來不僅是為振奮軍心,同時還給本帥及眾位帶來一條好消息,」再次打量眾將一眼,趙旭又繼續道:「皇都來信,不久前,君上順利與萊皇達成聯盟關係,那日仇三傑帶兵攻城時,藍月關外,趙武元帥與萊軍統帥徐不凡強強聯手,兵不血刃便將羅天大國領兵統帥仇三傑以及洪、蒙、天宇三國統帥全部擒住,現在正在處理戰後問題。」

「西部危機已解,君上有令讓我等勢必大敗聯軍,以保東境局勢穩定,」在林玄仲與其他將軍非常認真的關注下,趙旭一一把一些情況與諸將說明。

緊接著,林玄仲和其他狼將們一個個面露驚色,對於趙旭用三言兩語道出的諸多消息甚是意外,不過很快一個個臉上便浮現一抹喜色。既然西部的危機已解,夜國本土無憂,他們便可放心地與聯軍奮力一搏,的確是一個好消息。

沒多久,包括林玄仲在內十二名狼將臉上全都浮現濃濃的欣喜之色,只是林玄仲心情與其他人略有不同。西部大勝的消息的確激勵人心,但卻讓林玄仲感覺到肩上的擔子更重,似乎東部的夜軍已經沒有退路,接下來一定要保證獸襲計劃的順利進行。

只有等他們完全擊敗聯軍,東部的情況才能與西部的形勢相稱,所以趙旭的好消息帶給林玄仲是一種壓力,林玄仲無法像其他將軍那樣笑的十分自然。

「君上將西部大勝的消息及時通傳我等,正是想以此振奮軍心,鼓舞士氣,所以會議結束,你等要將夜國擊敗羅天大國的事宣布下去,好讓聯軍統帥知曉我們夜國明君有賢臣,不會輸給他們這些只是被人利用的工具。」今日會議,趙旭要向眾將宣布的正是此事。

近來夜軍的確是一天都沒閑著,但這明顯的防守局面一直在消磨著將士的銳氣。如果將西部大勝的消息宣布下去,一定可以藉此穩定軍心。另外,如果將此事大肆宣揚出去,必能吸引各方注意,他們正好藉此保證獸襲計劃更加隱秘地進行,可以說此舉沒有一點壞處。

「末將領命,」等諸將意識到趙旭是以下達軍令的方式提醒他們時,十二名一等狼將齊齊答應一聲,聲音里充滿著振奮人心的感覺,光是聽著就讓人覺得很是氣勢。 第717章中期會議

受到其他將軍影響,林玄仲的內心生出一種鬥志昂揚的情緒,瞬間不再擔心與聯軍作戰問題。

「林將軍,你先說說獸襲計劃的進度吧,」正當林玄仲感覺有些不一樣時,趙旭的目光看了過來,林玄仲陡然一驚無法再去感受那種充滿鬥志的心情。

「是,」答應一聲,林玄仲把要說的內容從前到后簡單地從腦海里過一遍。說起來,昨夜張九天還沒回來時,林玄仲一直在考慮今日議會的事,所以早已做好準備,只是現在要臨場發揮時多少還是有些緊張。

沒多久,林玄仲從前到后將獸襲計劃涉及到的各個方面進度有理有序地敘述出來,從藥材準備,到選人潛入聯軍大營,再到何時執行計劃,一條一條與眾人說明。

從前到后,幾次說錯,但好在每次都能及時調整過來。不管怎樣,經過一段時間努力,林玄仲把其想表達的意思都說的非常清楚。林玄仲把關鍵的地方說明白正是讓趙旭和三位主將滿意的地方,至於過程中的不足之處,他們可以理解,畢竟現在的林玄仲還處於進步階段。

「相信諸位都已聽明白林將軍所說的內容,自從制定獸襲計劃一直到今日,整個計劃一直處於正常運行狀態,諸多準備工作有的已經完成,有的還在進行之中,」等林玄仲表示已說完后,趙旭把林玄仲說的那些內容做個總結。

「幾日來,三位主將一直在協助林將軍完成計劃,不知可有什麼要補充的地方?」簡單概括林玄仲想表達的意思后,目光一轉,趙旭又看向其身旁的三位主將。

「用於吸引凶獸的藥品方面,原先我方軍餉有限,而且許多行動一直在敵方的監視之內,因此要在不被人知的情況下短時間裡很難收集到足夠的引魂香,」停頓一下,李劍然又繼續道:「不過因為林將軍的關係,起先我們已找到能夠幫助我們煉藥的人,並且現在已經煉出足夠的藥品。雖然中間出過點小問題,但正如林將軍所說,藥品方面已經準備妥當。」

做為林玄仲的直繫上級,在林玄仲順利完成煉藥一事的情況下,李劍然在稱讚林玄仲的功勞時,語氣中帶有一定的自豪之意。

「本將派去潛入聯軍大營的人手,一共九人現在最後兩人都已在進入聯軍大贏的路上,」接著李劍然的話,張大膽不甘其後的說道:「計劃執行當晚那些要負責駕馭翼鳥的人員已經全都選好,而且所有翼鳥狀況良好,時機一到,我們可以直接對聯軍執行獸襲計劃。」

「樊城內部局勢已經穩定下來,近日投誠我們夜軍的人士,本將已做好安排。一旦開戰,那些人會成為我方的助力,」現在說話的燕南天,近來燕南天便是負責樊城方面的問題。

此次獸襲計劃是分成幾個方面由林玄仲與幾位主將共同負責,在一些具體事項上,其實三位主將比林玄仲更加清楚,所以他們說明情況時反而不需要用很多言語,簡短几句便可概括他們想表達的意思。

等三位主將依次說明現在的情況后,一直擔心自己考慮不周的林玄仲慢慢靜下心來,因為三位主將所說的內容基本上都是其之前說過的。

「林將軍與三位主將已說明白,獸襲計劃的進度非常可觀,接下來要做的是保證山裡凶獸聚集情況,以及儘快加固城防,當然天氣方面的問題諸位都要關注。以上事情便是接下來我方需要認真關注的重要問題,為防止敵軍察覺,一切與獸襲計劃有關的信息都不能泄露,否則一律最高軍法處置,」打量一眼面前的眾位將軍,趙旭想到此次中期會議要表達的意思都已言明,接下來便是去處理那些剛才提到的問題。

當然關於獸襲計劃的問題雖已說明白,但他們還有候補計劃需要商議。如果最終獸襲計劃並未能順利執行,到那時如何應對便是接下來趙旭與眾將商議的問題。關於獸襲計劃不能執行的情況,在場的將軍或多或少都考慮過。

根據目前雙方的情況來看,即便夜軍的十萬援軍比聯軍的後援部隊提前趕到,他們依舊無法採取主動進攻的方式向聯軍發起進攻。一來、聯軍目前一定對夜軍有諸多防備,二來,近日有那麼多翼國人士加入聯軍已經成為一個問題,所以能做的只有繼續守城,畢竟在兵力懸殊下正面對決始終不是夜軍優先考慮的作戰方法。

大殿里,會議還在往下進行著,從前到后都少不掉林玄仲的參與。從以前能不說話便不說話到現在必須說話,一場會議直接體現了林玄仲在軍事能力方面的進步。值得一提的是,在趙旭召開戰前中期會議時,聯軍那邊同樣召開一場中期會議。

從之前的戰後一次,到現在的中期會議,再往後自然是雙方決戰前的最後一次會議。此次中期會議對於聯軍來說是他們調整計劃的階段。那一間中軍大帳里,除了兩國的領兵統帥餘下全是雙方的各營主將,加在一起將近二十人。在他們面前同樣放著一張地圖,上面內容甚至比夜軍用的地圖上內容還多。

「施元帥,本帥近日收到消息,東西兩面重山邊上已有凶獸出沒,為此夜軍與樊城兩方還特地派人去保護住在山下的村民,相信施元帥應該知道此事。」

「只怕他們保護村民是假,防範凶獸攻城是真,」施江川臉上閃過一絲冷笑,十分肯定地道:「據說昨日有一群凶獸闖到山下一個小山村裡,其中還有高階凶獸,看來他們快擋住不山裡的凶獸了。」

「的確如此,近來還有不少凶獸闖入我們的營地,不過數量太少根本無法對我們造成影響,」鐵心點點頭,同樣語氣肯定地接道:「如果在我們的軍械部隊還沒到前,夜軍先經受一場大規模的獸潮。想必等我們再出兵時,樊城一定是唾手可得。」

「鐵元帥說笑,本帥雖然有與你一樣的想法,但是話說回來,趙旭既然已經派人監視山裡的凶獸情況,想必一定不會讓他們的軍隊直面危險,到時候若真發生獸潮,依我看真要遭殃的還是那些普通城民。」

「施元帥說的也是,以趙旭的能力應當不至於犯下這種錯誤,不過我倒有一計可以讓趙旭不得不犯這樣的錯誤,不知施元帥可有興趣聽聽?」鐵心點點頭對施江川的話並不反駁,隨即眼前一亮頗有深意地看向施江川。

「鐵元帥有話請說,」見鐵心似乎有什麼好計,施江川同樣眼前一亮。

「當初夜軍與翼軍在獸嶺關決戰時,阮啟靈費盡心思地將山地中分佈散亂的凶獸匯聚一起,然後又引到夜軍營地,給夜軍造成巨大損失。現在重山裡的凶獸緊挨著夜軍營地,或許我們可以學習阮啟靈的辦法將山上的凶獸往夜軍營地方向引,如此夜軍便避不開與凶獸相遇。」

「鐵元帥的辦法的確是一個好辦法,要是在幾日前提出或許能對我們攻下樊城有著莫大的好處,但是現在重山周圍都已有人嚴密監視,我們的人要在不被夜軍察覺的情況下將凶獸引到夜軍營地的可能不大。」

停頓一下,施江川又接著道:「況且藥物方面是個問題,引魂香不是普通的藥物,即便在翼國都是有價無市,我們想在短時間內買到足夠的引魂香恐怕並不容易。」

一顧傾城:絕世女相 「近來有哨探彙報說看到過翼鳥從山上飛過,興許我們可以利用翼鳥在夜間拋灑藥粉,那樣被發現的可能便會減小,」藥品問題,鐵心心裡清楚,但一想到若是此計執行成功,一定對他們大有好處,鐵心還是不想輕易放棄自己想到的計策。

「我方的探子同樣看到過翼鳥蹤跡,而且還有人說那些翼鳥可能是從夜軍營地飛出,」語氣一變,施江川接著說道:「早先還有探子彙報消息南部的諸多城池已有夜軍混入,正在四處查看情況,想必那些夜軍人員正是趙旭用翼鳥送去。」

「那些夜軍密探出現在南部諸多城池,不管那些夜軍密探是不是為了查探那些城池的情況。如果我們現在派人出去買葯很可能會被他們的密探發現,一旦計劃泄露,反而使得夜軍更加謹慎,趙旭一定會想辦法解決凶獸問題。到時候我們占不了多少便宜,與其如此大費周章的表示我們不敢與夜軍正面對決,我們不如多花些時間商討如何攻城。」

生活系大佬 鐵心要用翼鳥拋灑藥粉將凶獸引到夜軍營中的辦法的確可行,或許他們可以在短時間裡買到翼鳥,但對收集藥品,施江川根本不抱希望。在施江川看來,他們多在那些投誠聯軍的翼國人士身上下點功夫都比鐵心大費周章的準備對付夜軍的獸襲計劃更有意義。 第718章兩方議事

聯軍在對待那些投誠的翼國人士方面和夜軍之前查探來的消息一樣。起初只有少部分人來投誠聯軍時,飛、揚兩方都是抱著警惕的態度,甚至還抽打拷問過其中一些人,但在後續派出人手查明那些來人的根底,以及隨著投誠聯軍的人員增多,兩名統帥漸漸放下對那些翼國人士的猜疑。

現在因為那些人的整體實力不斷壯大,不管是施江川,還是鐵心,雙方都對那些翼國人士越發看重,近來還為其中的高階武修安排更好的住處。而且正如之前林玄仲與張大膽的推測,現在那些翼國人士的確是在聯軍大營前方中部位置。雖然根據實力高低分成兩個部分,但其實依舊是在一處位置。

「既然如此,施元帥全當本帥沒有提過此事吧,」嘆了一口氣,鐵心最終放棄了用凶獸襲擊夜軍的想法。 神醫凰后 不僅是因為藥物難尋,而且他們連現成的翼鳥都沒有。如果現在著手準備,他們的行為很可能會被散落在翼國各地的夜軍密探發現,更重要的是現在天氣如此陰沉,隨時都有可能因為天氣讓他們的計劃擱淺,鐵心不得不因為這些問題放棄計劃。

「如果天氣不變,五日後,我們的軍械部隊便會抵達,那第七日便是我們一舉攻城的時候,希望此次你我可以一舉拿下樊城,」施江川的注意又回到眼前的軍事上,對於接下來的一場大戰,施江川早已等到期待已久。

上次攻打樊城,揚軍輸得太慘,以至於施江川迫不及待地想要一雪前恥,可惜著急歸著急,施江川同樣很清楚還是要等軍械部隊到后,他們才能一舉攻破樊城。

「夜軍近日正在加強防禦,竟然要把一面石牆改城鐵牆,夜軍的想法還真是過於大膽,」見施江川說到攻城的事上,鐵心直接接著現在的話題說。

「此事倒不用過太擔心,本帥覺得夜軍還不至於將城門完全封住,只要他們留下一扇門,不管他們的城關被改造的有多堅固,我們雙手聯手依舊可以破關。」

語氣一轉,施江川又接著道:「本帥一直擔心的是夜軍士氣強盛,想必鐵元帥同樣已收到消息,前些日子羅天大國已經派人親自討伐夜國。雖然集合四國兵力人數眾多,但恰恰更襯托出趙武的威名驚人。一直以來,趙武的名聲一直影響著夜國東部的局勢。」

「的確如此,」鐵心不可置否點點頭,想起趙武的厲害又繼續說道:「原本在我們雙方的威勢下,困於城中的夜軍士氣不斷降低,為此,趙旭還趕快派來了援軍。可因為夜國西部的情況,夜軍的士氣不僅大大回升,而且軍心比之前穩定,恐怕來日攻城時並不會像之前我們預期中那樣容易。」明白施江川想表達的意思后,鐵心跟著說明自己的擔心之處。

「那倒不至於如此,我們揚國素來擅長製造兵器,後援部隊帶來的攻城器械可不是平常的攻城器械。到時候鐵元帥盡可安心看看本帥是如何擊毀那面鐵牆,然後又如何擊潰夜軍的士氣,」一段話說完,施江川冷笑起來,言語之間充滿自信。

「有施元帥這句話,本帥再放心不過,」鐵心笑笑想起揚國的軍械的確精良,於是直接附和一聲。接下來,兩名統帥又議論些別的事。原本重要的中期會議除了前一段時間一些主將彙報各方情況外,后一段時間完全變成施江川與鐵心的主場,兩名統帥一人一句根本沒有其他人說話的份,當然兩人的話一直代表著雙方的意見。

根據聯軍方面的會議內容不難看出聯軍都沒有想過夜軍會用獸襲計劃的可能,之所以沒想到夜軍會用這樣的計劃,原因與他們放棄獸襲計劃的原因多少有些類似。不過最可惜的還是他們放棄了獸襲計劃,否則當他們派出人手四處尋找藥品時,很有可能發現夜軍在搜尋藥品方面的蛛絲馬跡。

一旦對夜軍的動向有所察覺,兩名主帥很有可能發現夜軍的獸襲計劃,從而讓林玄仲他們近來的努力付諸東流。可惜他們對許多信息都不夠專註,一味地專註於他們想要關注的信息,所以即便有時能發現一些異常情況,最終還是被雙方當成是簡單的消息來看,誰都沒有深入追究。

聯軍的中期會議沒有持續多長時間,會議的主要內容是接下來他們雙方要時刻關注夜軍的動向、為迎接後援部隊的到來做好準備、用好那些送上門來的有志之士,以上三個方面便是聯軍接下來要做的事。

值得一提的是在天氣方面,聯軍甚至比夜軍關注的更多。因為他們的軍械部隊之所以行進緩慢,正是因為一些器械過於笨重,否則早在幾天前後援部隊便能趕到大營,而對於兩支後援部隊而言,不管是下雪還是下雨都會影響到他們的行程,所以聯軍高層都希望最近天氣不要發生變化。可惜天氣非人力所定,一切全看天意。

在雙方的中期會議都結束后,接下來與戰事有關的似乎只剩下時間問題,雙方要做的同一件事都是等待時間。

夜軍那裡會議結束后,林玄仲沒有隨其他將軍一起離開,而是被趙旭單獨留下。趙旭把林玄仲單獨留下其目的便在於考驗林玄仲的應變能力,所以趙旭要問林玄仲一些問題,例如早先若是凶獸干擾到他們煉藥該怎麼辦,又或者獸襲計劃被一部分不該知道的人知道該怎麼辦,諸如此類的問題極多。

趙旭問的問題都是林玄仲之前沒去想的,因為林玄仲一直在往正常的方向想,並沒去想這些可能出現的異常情況,因此在趙旭提問時,原本對於自己今日表現還算滿意的林玄仲很快又意識到其實自己有很多沒做好的地方,所以一邊向趙旭搖頭,一邊慶幸趙旭問的及時。

另一邊,在確認林玄仲尚有許多地方需要磨練后,趙旭又悉心指導林玄仲一番,傳授林玄仲為將之道,讓林玄仲明白接下來的幾天時間並非是等待時間那麼簡單,林玄仲還是有很多問題需要解決。

簡單點說,現在像是到了鞏固計劃的階段般,林玄仲不僅要保證有關計劃的各方面準備工作進展順利,還要保證能解決在計劃完成過程中可能遇到的任何問題。對於林玄仲來說,趙旭的那些教誨又是一種挑戰,只不過現在林玄仲比之前更有信心接受這些挑戰。

從議事大殿離開后,林玄仲在李劍然那裡見到多日未見的韓璇。過去的幾天里,林玄仲想過韓璇的事,只是每次都沒有多想。現在在李劍然這裡看到已經穿上一身戎裝,英姿颯爽的韓璇后,林玄仲的第一反應自然是非常意外。

當林玄仲在為韓璇的表現意外時,李劍然則不停說著關於韓璇的事。原來過去幾天里,李劍然已經安排韓璇跟隨兩名狼將後面做事,李劍然想交給自己一名合格的副將。基於對那兩名狼將的了解,得知韓璇一直跟隨他們學習后,林玄仲高興地想著以韓璇的聰慧一定能在兩名狼將那裡學到很多東西,比跟著張九天學習要好的多。

要帶韓璇離開時,林玄仲直接向李劍然說起關於雪吟入軍的事,希望李劍然能給雪吟安排一個合適的職位,同時將雪吟安排在自己身邊。

另一邊,當李劍然得知林玄仲將雪吟請到軍中后大為高興,不僅爽快地答應林玄仲的請求,還稱讚林玄仲又立了一功,現在軍中正缺可以信任的人才。如果之前軍中有他們可以信任的馴獸師,或許在收集引魂香的事上大有幫助,所以像雪吟這樣人才在李劍然看來越多越好,所以李劍然還有意將雪吟引薦給趙旭。

不管怎麼說,雪吟在趙旭身邊肯定比在林玄仲身邊更容易發揮作用,只是李劍然的熱情態度已超出林玄仲的接受範圍。原本林玄仲是打算把雪吟帶在自己身邊,雖然按照李劍然的說法雪吟會在軍中獲得更高的身份,但想來想去林玄仲還是不能接受李劍然的觀點,所以最後再次表明要將雪吟留在自己身邊的意思。

在林玄仲著重表達自己的要求時,李劍然不免有些失望,不過林玄仲要將雪吟留在其自己身邊的說法說的過去,所以最後李劍然只能答應林玄仲盡量滿足林玄仲的要求。

得到李劍然的保證后,林玄仲才放心地帶著韓璇離開。現在韓璇已被認命為自己的副將,林玄仲知道接下來的問題是讓韓璇得到部下信服。 第719章最後會議

韓璇不僅尚無資歷,而且還是一介女流,軍中目前還沒有女性將領,韓璇可能很難被下面士兵接受。如果像當初自己被認命為將軍時那樣,韓璇當副將一事很可能會適得其反。

另外,韓璇雖然是高階武修,但林玄仲很清楚下面一些部下都殺過敵將,他們未必會把年紀輕輕的韓璇放在眼中,不管怎麼想,林玄仲都覺得讓韓璇當自己的副將沒有原先想象中的容易。

在遲遲拿不定主意后,林玄仲的注意慢慢集中在韓璇身上。韓璇的聰明無可厚非,既然已經跟著兩名狼將學習后,那一定已經對軍中的事情有所了解,所以林玄仲想把韓璇的問題交給韓璇自己處理,最後韓璇能不能成功全看韓璇自己。

在有這樣的想法后,林玄仲乾脆把有關韓璇的事情放下,然後又去想雪吟的事。不知道上面的任命什麼時候能下來,在此期間,林玄仲覺得自己應該多去看看雪吟。

似乎因為藍楓帶來的那好消息,今日的天氣與往日相比有很大變化,刺眼的光芒令人無法直視,氣溫更不像往日那樣嚴寒,軍營里到處都充滿著生氣。城關那邊的敲打聲下,校場上那些正在接受訓練的士兵發出的聲音越來越有氣勢,軍中一切似乎都在朝著好的方向發展。

一邊感受著軍營里的變化,一邊忙著自己的事,不知不覺間幾天過去,轉眼到了兩支聯軍軍械部隊抵達的那天。揚國的軍械部隊率先趕到,那些大型攻城器械即便隔著很遠,潛伏在營中的方青等人都能看到。另外,揚國的軍械部隊一到,許多揚國士兵便歡呼雀躍起來,顯然援軍的到來提升了揚軍的士氣。

揚軍的士氣變化令已經潛伏在營中幾日的方青等人大感不適。按照上面的交代,幾日來,分散著的九人一邊打聽關於兩支援軍的具體情況,一邊若無其事地同其他人一起修鍊。

自從潛入聯軍大營,到他們被安置在林玄仲與張大膽之前推測的位置后,每日方青他們能做的便是與實力相近的其他人鬥武,又或是獨自練功。聯軍為他們安排的居住地方很大,雖然始終無法與正規的聯軍接觸,但在有限的空間里,他們可以隨意走動。

另外,自從混入聯軍大營后,方青他們便不需要再擔心各自身份暴露問題,因為在來大營的路上,關於他們的身份疑慮已經被那些翼國人消除。進了大營后,因為被區別對待,那些翼國人與他們更是團結。

對於現在聯軍所給的待遇,其實那些翼國人已經非常滿意,因為他們本來並沒打算活著回去,所以真有一點委屈根本不算什麼。在相互寬慰后,只要聯軍給他們一個棲身之所,不讓他們在戰時衝到最前面就夠了。

多日來,匯聚到此處的翼國人已有三千數,實力高低不齊,但總體比同樣數量的普通士兵自然強很多倍,聯軍方面不會讓他們做為衝鋒人員,因為那樣過於浪費。基於諸多考量,近日聯軍高層還特地對這些人明說會給他們復仇的機會,只要他們服從安排即可。

聯軍對那些翼國人的態度變化以及翼國人本身的想法,方青他們都有所關注,可惜他們無法改變什麼。總而言之,混入聯軍大營的這幾天,方青他們都沒有生命危險。

因為控制著他們的行動範圍,不允許翼國人與士兵接觸,聯軍甚至不用再擔心翼國人中混有夜軍密探。等到戰時,那些翼國人全都要上戰場,即便真有夜軍密探也無法起到作用。

在明白聯軍方面對他們的態度后,方青等人每日要做只有與人鬥武或者找人攀談,儘力獲取他們能夠打聽到的消息。雖然無法將消息傳遞出去,但知道的越多對他們保護自身安全越是有益。

今日聯軍的軍械部隊會先後抵達,按照約定今晚便是夜軍執行獸襲計劃,他們完成任務的時間。時機一到,生死全看他們個人命運,不管有無實際做為,只要能活著回去,一個個都是大功一件。當然為確保夜軍的勝利,方青他們早已做好赴死的準備。

距離晚上已沒有多少時間,對於幾人來說一分一秒都是煎熬,在那片區域里,方青和其他人都有些緊張。與他們相比,那些翼國人的精神狀態並沒好到哪去。一想到明日便要奔赴戰場,一些原本沒想清楚生死是怎麼回事,只有一腔熱血的人臨陣膽怯,越來越無法堅持他們之前的決定。

在相互議論后,有些人竟然想組成隊伍一起離開軍營,最後還真的去做此事。只是當他們聯合向聯軍高層表示不願參戰的想法后,聯軍方面卻以防止其中混有夜軍間隙的說法將所有人都趕回來,不讓一人離營。不管那些被趕回來的人明日在戰場上表現如何,按照聯軍的意思,他們一定要參戰。

在一連幾十個人被趕回來后,剩下那些同樣有離開軍隊想法,但又一直都在觀察情況的人,一個個只能調整他們的怯戰情緒,從而做好應戰準備,亦或是做好明日一定要在戰場上活下來的打算。

事實上,想要臨陣脫逃的人只佔極少數,即便讓他們離開都不會影響大局,但把他們趕回來同樣是聯軍的明智之舉。那些被趕回來的人回到他們的區域后,一個個只能低著頭,不然便要面對來自各處鄙夷的目光,在他們一個個選擇低調后,由他們造成的鬧劇很快平息下去。

不管怎樣,經那些人一攪和,營地里又多出許多心情比方青他們還要沉重的人,氣氛不再像起初那樣激進。那些翼國人的轉變令方青同其他人甚是高興,因為方青他們覺得這些敗類的存在對於己方的獸襲計劃很有好處。

簡單點說,那些怯戰的人像是傷口腐爛的地方,如果不及時清除只會讓傷勢持續惡化,而不會讓傷勢轉好。可想而知,一旦聯軍營地遭遇凶獸突襲情況混亂,那些人一定會第一時間逃跑,從而造成更多的混亂,如此自然更有利於夜軍的獸襲計劃順利進行。

在期盼著有更多的人生出怯戰情緒時,方青還在關注今日的天氣。一連幾日晴朗之後,今日的天氣終於發生變化,一早便是陰天,而且尤其寒冷。

冷風吹的人瑟瑟發抖,空氣還不像往日那樣乾燥,看起來今日很可能會下雨或者下雪。對於方青而言,只要天氣一直陰沉著挺過今晚,一切萬事大吉,否則那就是問題不斷。如果今晚不能完成任務,那麼之後的情況,他們便無法預料,所以在天氣方面,方青比平日更加關注。

時間緩緩過去,午後不久,飛國的軍隊順利趕到營地。安排一些將軍負責援軍駐紮的事務后,兩名聯軍主帥再次召集諸將議事,雙方要舉行戰前的最後一次會議。如果今夜不會下雨,明日他們會按照計劃全力攻城。

以正常攻城為前提,雙方會議所討論的內容便是如何攻城。早先雙方已商量過攻城方法,現在只是再做最後的決議而已。那一間大帳里,除了兩名聯軍統帥與諸多主將外,還多了一些新的面孔,正是雙方帶領援軍過來的將領。

那些人不僅帶來攻城需要的軍械,還帶來了各自國主要傳達的信息。在這方面,飛、揚兩國君主傳來的信息內容一致。既然他們已佔據絕對的兵力優勢,兩國君主都希望兩位統帥能合力儘快攻破樊城,以便他們可以儘快給青元大國一個交代。

當然兩國君主傳達的信息不止如此,還有一些內容與翼國有關。一旦聯軍打敗夜軍,如何攻佔翼國便是兩位統帥需要面對的問題。當然在議事時,兩位元帥暫時並未提到這個方面的信息。現在軍械和援軍都已到位,施江川與鐵心可以全力去做攻城打算。

聯軍方面的戰前最後一次會議進行的十分順利,對於聯軍而言,只要天氣變化不會影響到他們明日攻城,那明日攻城便是鐵定的事實。

與此同時,夜軍那裡,在先後收到聯軍軍械部隊抵達的消息后,趙旭同樣召開戰前的最後一次會議。十日已過,有關獸襲計劃的一切準備工作都已完成。

在不受聯軍干擾的情況下,六百米長的鐵牆已經築好,那一寸寬的鐵板上端都由鐵鎖連接著每一個垛口,中間以及兩邊還有幾根鐵鎖連接著固定在城內的鐵樁上。十萬新軍都已布置在軍營前方,如果獸襲計劃成功,那與聯軍的一場大戰將是鍛煉新兵的最好機會。

封仙 算上十萬新兵,城內一共有二十五萬兵力,早先那些加入夜軍的樊城人士已經被編製成一部,由一名將軍統領,等在大軍出戰時留守大營,夜軍的糧草與其他物資便是今晚他們需要保護的東西。 第720章大戰前夕

出戰方面,夜軍已做好充分準備,接下來全看天意。如果在入夜前下雨,那麼今晚他們很可能無法執行計劃,如果是下雪依舊值得一試。不管怎樣,天氣都不是他們可以決定。最後的戰前會議結束后,散去的眾將各司其職都在為晚上的一場大戰做著準備。

城關距離聯軍大營有三十里路,在急行軍下普通士兵至少需要一個時辰時間才能趕到那裡,但是騎兵行軍速度快,不用半個時辰便能趕到,所以騎兵可能要最先參戰,而他們需要做的是繞道聯軍大營後方,不惜一切代價攔住聯軍。

只有擋住聯軍的退路,後面趕來的夜軍才有盡數參戰的機會,夜軍的獸襲計劃才能從真正意義上取得一場大勝。兩方交戰期間還有許多需要他們考慮的因素,那些因素便是所謂的變節,不在獸襲計劃之內,而且需要臨時應對。

從議事大殿回來后,林玄仲一直在自己住處來回踱步。多日的準備之後終於迎來決定命運的時刻,內心的忐忑只有林玄仲自己能夠體會。幾日前,十萬援軍抵達后,軍營里的情況並未發生太大變化,只是多了些人而已。

不到獸襲計劃成功,夜軍營地里所有士兵將一直表現平常,只為掩人耳目。說起來,在獸襲計劃保密方面,林玄仲一直都覺得很不容易,因為要瞞住的人太多。不僅如此,還要時常鼓舞軍心,以免士氣低落。

幾天前,按照趙旭的提醒,林玄仲一直致力於對異常情況的處理,期間多多少少發現一些問題,好在都已經順利解決,計劃也一直都在朝著正確的方向發展,所以過去的幾天雖然都很勞累,但林玄仲的收穫同樣有很多。

拋開自身情況不提,那日把雪吟的是交給李劍然後,沒過兩天,趙旭便給雪吟下達任命,稱其為「大藥師」。其意是讓雪吟擔任軍中藥師之首一職,今後領導下面眾位藥師。之所以用這樣的稱呼,一來是根據雪吟對完成獸襲計劃的功勞,二來是以敬稱凸顯雪吟的能力。

不過在獸襲計劃完成之前,趙旭的任命並沒有傳訊三軍,目前只是一些知曉獸襲計劃的人員而已。等到今晚的戰事結束,夜軍取得大勝,到時趙旭便會表彰雪吟的功勞,然後傳令三軍讓雪吟得以實至名歸。

值得一提的是三日前,雪吟曾為林玄仲進行一場占卜,得出的結果是凶、凶、吉,簡單點說前面兩日林玄仲都有可能遇到不好的事,但今日林玄仲遇到的一定是好事。目前雪吟的能力有限,只能算出一個人在未來三天的運勢。

同樣因為能力有限,雪吟能算出來的只有凶吉,不能具體到某件事上,所以占卜結果的可信性因此大大降低。不過出於對雪吟的信任,過去的兩天里雪吟還是讓林玄仲很是擔心,現在終於等到第三日。

雖然無法確定自己的運氣好在什麼地方,但林玄仲可以以正常的心態面對今日之事,所以林玄仲通過來回踱步來緩解內心的焦慮。一個人在屋子待了將近一個時辰,期間其他人都在忙著別的事。

一個時辰后,張九天帶著韓璇過來找林玄仲一同過去吃飯,同行的人中還有雪吟。根據趙旭的說法,雪吟的職銜不屬於軍職,不能與林玄仲等人比較身份高低,所以雪吟在軍中的地位連林玄仲他們都不好描述。

在雪吟的功勞還沒有被宣揚出去的情況下,下面的士兵只是好奇雪吟的身份,但每次見到雪吟都不會行禮。而韓璇經過幾天的努力已經深得人心,不僅把本部的大小事務辦的妥妥噹噹,與別部溝通方面同樣沒有問題,當然在這期間受了多少冷眼也只有韓璇自己知道。不管怎樣,既然已選擇走上了這條路,韓璇必須為此付出相應的代價。

今日晚飯和平常一樣,沒有什麼花樣可言,營中士兵依舊是分批吃飯,只不過每個人的口糧都有所加大。按照上面的說法是明日敵軍可能早早過來進攻,所以讓他們多吃一些。事實上,此舉只是為了讓那些士兵有力氣在晚上戰鬥。

因為軍中可能有敵方人員滲透,所以獸襲計劃的事還在瞞著下面的普通士兵,不到執行計劃時,晚飯過後,下面的士兵還會像平常那樣該守崗的守崗,該休息的休息。

吃完晚飯,冷風吹的更加強勁,刺骨的寒意凍得許多士兵縮著脖子找地方休息。那些負責警戒的人一個個在寒風中抖動著身體,即便如此,他們還是不能離開各自的崗位。

時間一點一點過去,入夜之後,天氣越發惡劣。當距離執行計劃只有一個時辰時,天上終於飄下片片雪花,對於聯軍而言下雪不是一個好消息,但並不是太過糟糕,只要今晚雪下的不大,明日他們依舊可以過來攻城。

對於夜軍而言,下雪對他們執行獸襲計劃並沒影響,因為飛雪隱藏不了巨魂香的氣味,況且現在的雪下的並不大,甚至可以說對他們的計劃一點影響都沒有。

時間已經不多,林玄仲沒有再在住處來回踱步放鬆心情,此刻是同趙旭等人待在一起。大戰之前,趙旭要最後的交代。由於趙旭想把指揮作戰一事全都交給林玄仲,林玄仲將一次性取代燕南天與李劍然的地位統領步營與箭營將士,至於騎營士兵則由張大膽繼續統領。

大體的作戰計劃早已商量完畢,按照趙旭的意思,等到戰場上,林玄仲要做的是在正確的時間下達正確的命令。對於林玄仲而言,無疑又是一項挑戰,不過近來接受的挑戰太多,在準備充分、目的明確的情況下,林玄仲已經不介意再多一個挑戰。

既然讓林玄仲做兩營的領兵統領,那李劍然與燕南天要做的便是儘力輔佐林玄仲。當林玄仲犯錯時,兩人要給與提醒,當林玄仲需要幫助時,兩人要給與幫助。按照趙旭意思,今夜他們要一鼓作氣將林玄仲培養成一名合格的主將。

接受趙旭的任命后,林玄仲在軍中的身份再次攀升,其位已經臨近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大將軍,權利已然超過幾位主將,所有肩負著的責任相應增大。

今晚的戰事極其龐大,趙旭會親自到場,至於夜軍後方則由藍楓與方曲音帶人留守。無論如何,當夜軍大舉出戰後,後方營地不容有失。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