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羅文問出這句話的時候,心裡已經確定對方會一口回絕,畢竟這法陣價值太高了。甚至高到可以向國家交換一座城市的地步!

可沒想到這少年竟然就這麼輕描淡寫的同意了?

以他的實力肯定不會不明白這陣法的用處,可仍然這麼隨意的就答應了自己的請求?

一瞬間,羅文只感覺這少年的身影異常高大,

在深深的向王炎垂下了頭之後,老頭才滿懷著欣喜,如同看待自己的孫子一般,激動的走向了這個法陣。

總裁表示:夫人夠社會! 而游光,本來一直在吼鍾漢,經過羅文這一提醒,他也突然想到,

既然這法陣被王炎知道了,而且還在江南省,恐怕以後那鍾漢也說了不算吧?

想到這裡,他連忙鬆開鍾漢,然後一臉訕笑的走向王炎:

「龍天先生,那個,商量一下把這塊地賣給我吧?」

說完這句話,他忽然想到自己既然都感受到了這法陣的強大,王炎怎麼可能感覺不到,恐怕自己就算拿出再多錢他也不會賣吧?

所以思索了一下,他改口道:

「那個,我是說我租可以吧,只要讓我能在這裡修鍊就行,我出十億!」

王炎還沒說話,尉遲虎突然沖了過來,他一步擋在王炎面前,笑著道:

「哎呀,游光,你看看我們這關係,既然你想出十億在這裡修鍊,龍天先生怎麼可能會不答應呢?游光你果然大方,我替龍天先生答應了,十億一年!」 看到尉遲虎的強大,游光心裡也是暗罵,

他本來的意思是十億買下這個法陣的永久使用權,可這尉遲虎生生的給他改成了十億買一年的使用權?

那豈不是說他這要在這修鍊一輩子,起碼得花的幾百億?

尉遲虎可不管游光的視線,就從這個法陣被王炎解開之後,他心裡立即有了一絲明悟。

武力上,游光不是這少年的對手,而學識上,拿這法陣毫無頭緒的羅文顯然也不是對手,

這王炎,當真是神秘的很。

要知道,在座的,只有他明白王炎的底細,洛家大小姐曾經的心上人,也是洛家大少爺洛軒的心腹之敵,

再根據這王炎此時完全不輸於那些頂級家族的實力,他無疑也是同等人物。

能夠跟著這樣的人物混,他還有什麼可顧慮的,他又何必再巴結別人?可以說,這個面色淡然的少年,就將是他最大的靠山!

每年十個億,他不是給自己要的,甚至這裡面他一分都沒打算私藏,

他明白,王炎若想發展自己的勢力,是需要錢的,而這個什麼仙陣的發現,絕對是最重要的一環,

看看游光和羅文對待這個仙陣的神情,尉遲虎就明白單靠這個陣,一年絕對幾百億!

這樣下來,絕對能為王炎提供一個龐大的勢力作為後盾!

可惜,尉遲虎不明白,

王炎確實想創建一個勢力,不過只是為了保護家人,

而他自己,顯然並不需要什麼勢力,或者說尉遲虎心中的勢力根本幫不上自己。

既然這仙陣對自己沒什麼作用,王炎也就不打算待了,

所以他只是給了尉遲虎一個眼色,便獨自離開了。

看到這個眼神,尉遲虎微微一愣,隨即狂喜。

龍天先生這是要把這事全權交給他處理?果然,他未來將是他最大的幫手!

待到他飛黃騰達之時,自己也絕對是雞犬升天啊。

而看著王炎這樣洒脫的離開,游光也是驚訝無比,這仙陣對於一切修為不到玄級的修真者來說,都絕對是最佳的工具。

哪怕這仙陣已經算是他的所有物了,可竟然能忍住這裡濃郁的真氣離開,這王炎著實讓他感到不可思議。

至於羅文,則更加震撼,相比於游光,他更明白這仙陣在陣法方面的意義。

尉遲虎也好,游光也好,都遠遠低估了這仙陣的價值。別說百億,就算是一千億一年,都絕對有大把的頂級家族願意掏!

這可是讓人穩定提升的東西,而且效果遠遠超出一般的天材地寶,甚至利用這仙陣修鍊,極有可能突破自己原本根本無望的玄級境界!

這種功效難道還不值個千億?

而最讓他不可思議的,卻是這少年竟然毫無芥蒂的讓他免費研究這法陣。

看著王炎的背影,羅文一時間竟然忘了去研究這驚世的仙陣。

天河市其他的大佬們,他們即不修真,也不研究古法陣,尤其是見識到了這法陣的價值后,大家已經明白這東西根本不是自己能夠染指的。

包括鍾漢都明白,雖然這地以前是他的,不過今後肯定是要改名了。

可當他準備離開的時候,尉遲虎卻喊住了他。

「虎哥,您什麼都不用說,我明白,這塊地明天我就提交申請,賣給您,價格還是原價。」

愛如潮水,染指首席總裁 「鍾漢老弟,你別這麼說,你要明白,這塊地也不屬於我,而是屬於龍天先生。雖然他人不在這裡,但是他肯定也不會讓身邊的人吃虧,這樣,我也知道你的夢想是開個聞名的大醫院。」

尉遲虎想了想,然後道:

「這樣吧,我出五十個億,給你投座新醫院!你看怎麼樣?」

聽到尉遲虎的話,鍾漢差點把眼珠子瞪了出來,五十個億!那規模得有多大?

沒等他千恩萬謝,尉遲虎又接著道:「而且你放心,以後這仙陣,也有你一份。」

「什麼!這仙陣,有我一份!」

這下鍾漢已經結巴起來了,這仙陣是什麼東西他不懂,但是剛才只是租給游光用就一年十億,而且顯然,不是游光一個人用。

這意味著什麼?也就是自己就算什麼都不幹,這一年也能有個近千萬的收入啊!而且未來恐怕還要更多。

這條船,他上定了!

因此,鍾漢直接把心一橫,直接跪了下來:

「虎哥,您放心,我以後一定為您上刀山下油鍋,絕不含糊!」

「是為龍天先生。」尉遲虎笑著糾正了一下,

然後沖滿臉羨慕的房華等人道:「在座的各位也不用羨慕,只要各位也願意誠心助龍天先生,這仙陣,自然也有大家的一份。」

這下誰還聽不出來尉遲虎的意思?紛紛學著鍾漢跪了下來表忠心。

尉遲虎滿意的點點頭:「各位都起來吧,鍾漢你別起來。」

鍾漢還沒明白什麼意思,卻聽到尉遲虎劈頭蓋臉的喝道:

「你說說你乾的好事,我看龍天先生對你私自篡改醫院測試一事很在意,該怎麼做我想不用我多說了吧?」

鍾漢一聽,恍然大悟:「虎哥,我明白,明天我就把我那小舅子踹出去!您務必放心!」

他還以為是什麼大事,原來還是為這事,他自然連忙保證。

而他小心翼翼的嘴臉也無疑讓眾人都善意的笑了起來。

等大家笑完,游光忽然走到了尉遲虎身邊,小心的沖他說了幾句話,

尉遲虎一邊點頭一邊欣喜,然後也回給他了幾句悄悄話。

而游光,聽到這話之後立即輕聲呵斥了他兩句,卻也沒多表示。

從今天起,聞名江南省的黃級高手游光,便投入了龍天先生的旗下!

不過這事已經快回到家裡的王炎卻毫不知情,他此時正一臉疑惑,

為何,這地球上竟然有那個組織的印記?

總裁老公,好難追 沒錯,剛剛那聚靈仙陣上,竟然有王炎前世知曉的某個大組織的標誌。

雖說以前世的實力根本無視這個勢力,可這世不同,萬一被那組織的人盯上,他現在確實不好對付,所以他才匆匆離開了那洞窟。

遠在地球另一端的某個密室中,突然有一對紅色的瞳孔一閃而逝。 王炎走進班上的時候,感覺氣氛有些微妙的變化,不過從轉學到現在來的兩個遊戲狂還是依舊沉浸在自己的小世界。

「昨晚上我玩DY模擬戰,竟然贏了一局,嘿嘿,厲害吧」班裡的遊戲狂人王寧同學熱情的炫耀自己的成績。

「66666,你運氣真好,那可是一般人都沒什麼機會贏得啊。」另一個同學附和著,看了王炎一眼繼續討論他們的遊戲。

王炎走到雲含晴面前,輕描淡寫的說道:「你父親的事已經解決了。」

對方此時目光錯愕的看著他,還沒等她開口,一旁的大雷切了一聲,滿臉不屑的說「喲,王炎,厲害了,這不要臉的功夫日漸增長啊。」

「可不是,平時什麼是都不做,搶個功反而賊積極。」他身旁另一個人跟風。

此話一出,班上在忙其他事情的人,都忍不住紛紛側目。

大雷看到同學都被自己吸引住了,想到之前追尋蕾被這小子破壞,忍不住諷刺道「其實我還是挺羨慕你的,畢竟聽說臉皮厚的人在社會上吃得消,你看看我,就做不到你這樣。」

其他同學聯想到王炎之前誇下的海口,有些也面露譏諷。

雲含晴作為班委,自然要維持班級紀律,打斷了大家想要起鬨的意思。

等到大家安靜下來,她走到王炎面前,想了一下措辭,慢吞吞開口:

「我希望你能將注意力放到學習上,不要把心思放到其他地方。」

雲含晴對王炎沒有什麼惡意,但她聽說過一點王炎的事,對方怎麼可能會解決這麼棘手的問題呢?只當他是不分場合的吹牛。

王炎無所謂的撓撓頭,畢竟自己之前幫對方也是順手的事。

雲含晴還想說什麼,忽然她兜里的手機響了。

「喂,爹爹」

「晴兒啊,你同學是真的很厲害,那天院長拍桌子說要把我辭退了,結果因為你同學的介入,非但沒把我辭退,反而還升了一級。」

讓父母唉聲嘆氣了好半天的失業問題就這麼解決了?雲含晴激動的落了淚,她轉了個角度,控制著自己盡量不要被大家看到,小心翼翼的問道,「真的嘛爹爹」

雲照也是沒有想到會有峰迴路轉的餘地,忍不住磨叨了兩句:「晴兒啊,你同學幫了咱家一個大忙,又那麼年輕有為有錢有勢,你可得好好感謝下人家啊」

雲含晴點點頭,和自己父親又說了兩句,掛了電話。

雖然大家並沒有聽到班花說什麼,但是距離班花較近的大雷可是聽了個清楚啊。

班花父親的問題解決了,對方又是年輕有為有權有勢的人,這說的可不是班長汪陽么?當下忍不住陰陽怪調:「果然吹牛還是不要吹得太圓滿的好,你看能解決咱們班花問題的,還不是咱班長汪陽么?」

此時,汪陽恰好背著書包走進了教師。聽到這事先是一愣,畢竟昨天跟自己父親說起這事時,父親嘆了口氣說這事並不好辦。此時大雷已經過來將事情經過添油加醋的說了一番。

雲含晴此時也上前,紅著臉跟他說:「汪陽,謝謝你,要不是你,我爸還不知道下半輩子要怎麼過呢。要不這樣,下午放了學我請你吃飯吧。」

汪陽看了一眼王炎,這種只會吹牛的人肯定不可能辦成事,八成是父親把事辦好了還沒跟他說。當下看到自己喜歡的人要約自己吃飯,忍不住心花怒放,飄飄然起來,看著王炎趾高氣昂的道:「王炎,像你這種人,還是多看看書,少說些大話,也不看看自己什麼身份,有些話說了做不到,很打臉的。」

雲照坐在辦公室里哼了一首小曲,想想今天早上碰到院長對方和善的樣子,跟正要打開電腦上的文件時,才想起來,還沒告訴自己閨女恩人的名字呢。當下掏出電話撥了號。

教室里人基本上都到了,雲含晴看到聽到自己電話又來了,找了個角落,去接電話。

尋蕾經過王炎的班,聽到這件事皺了皺眉,猶豫半天忍不住走上前插嘴,「表哥,你跟雲含晴不合適,但你實在想要追她,我幫你。」

王炎既沒有搭理汪陽,也沒回復尋蕾,走到自己的座位上。

汪陽哪裡肯放過這麼好的機會,走上前去,將王寧的桌子往後推了推,一屁股坐到他的桌子上,也不管會不會影響到對方,居高臨下的看著王炎:「喲,平日里不是挺能說的么?怎麼不繼續說了?」

「人哪能與畜生計較?」

王炎也不多話,拿出書本靜靜看了起來。雖然他不太喜歡上課,但是感覺那個歷史書還是挺有意思的。

汪陽當下就怒了,他當班長這些日子,不管是看不看得慣他的,都沒有跟他當面撕破臉的。這個王炎算什麼東西,竟然敢這麼說自己,看來今天得好好立下規矩了。

他剛打算說些什麼,看到雲含晴走了過來,當下立馬從桌子上下來,換上笑臉:「含晴,你有啥事招呼我一聲就行,不用特地走過來的。」說著,故意擋在了雲含晴和王炎中間。

雲含晴搖了搖頭,面色古怪的看了一眼汪陽,繞過他,走到王炎面前。

在大家好奇的目光中,不好意思的開口:「王炎,那個……謝謝你」

一石激起千層浪,這下子,哪怕是剛來不清楚狀況的人也知道了,合著幫助班花的人,不僅不是班長,反而是班長冒領了別人的功勞。

尋蕾也是滿臉愕然。

這個前段時間還因為經濟困難不得不借宿在自己家的表哥,現在竟然能幫助別人辦事了?她滿臉複雜的走進自己教室。

王寧本來就對班長做到自己桌子上的事不滿意,看到這個情況,忍不住提高了幾個音量反駁:「班長,不能仗著自己的身價好,就各種攬工,畢竟長江後浪推前浪,前浪容易死在沙灘上。」

「就是就是,班長,您作為全班的表率,犯了錯,起碼得道個歉吧?」

班裡雖然大多數人以汪陽馬首是瞻,但是還是有小部分人不滿他平時的作風,忍不住落井下石。

汪陽感覺臉上火辣辣的,沒想到,竟然真是王炎幫雲含晴的忙,早知道他就不攔下這個功了。 「你們——」

班裡的同學有的低著頭忙自己的事情,有的像王寧這種的,不願意巴結他,只有少部分跟自己玩的開,有求自己的同學,才會小聲的反駁。但也因為這種事並不光彩,並不敢高聲反駁。

汪陽臉色一僵,他在班裡維持了那麼久的好名聲,竟然被這幾個人一下子就給狠狠破壞了。他忍不住看向雲含晴,但是對方在知道幫她的人不是自己后,就沒有再看自己一眼。

「我……對不起」

汪陽憋得臉色都發青了,他灰溜溜的說了一句,立馬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王炎笑了笑,並沒有說什麼。

並不是他大度,遇到別人挑釁也無所謂。 巨星養成攻略 只不過原來見過的大人物太多了,要是因為一個無名小卒的就讓自己生一肚子氣,那他這些年得活的多累啊。

他目光看向雲含晴,只見對方面色緋紅,雙手局促的絞著衣角水汪汪的大眼睛裡帶著歉意,內疚。

王炎笑了,不似之前敷衍性的微笑,他只是發自真心覺得對方這個樣子很可愛。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