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聯盟的年輕一輩已經慢慢成長起來,成為了各個地區的中流砥柱,相信再堅持一段時間,就能放心將聯盟交付出去了。

「呲——」潛輕笑一聲,對閣老的話不可置否,誰知道他說的是不是真的。

「我這裡來的目的和簡單,聯盟我可以不毀,這裡的人我也都可以不殺,只要你把那個東西給我!」潛臉色一正,伸出一隻手淡淡地說道。

以居高臨下的姿態看著閣老,伸手要東西倒是看起來氣勢十足。

閣老緩緩地搖搖頭,「縱然你將這裡整個聯盟總部摧毀,將在這裡的全部人都埋葬,也不可能得到你想要的東西。」

「老傢伙!值得嗎?!

只要你把那件東西交出來,我甚至可以保證以後不會再出現在精靈世界之中,從此消失。」潛緊皺著眉頭,看起來對他所謂的那件東西志在必得。

在一旁看著的青木也皺緊了眉頭,究竟是什麼東西讓這個神教的主教一定要得到?

現在看來,對方真正的目的似乎並不是摧毀聯盟總部,而是為了得到聯盟總部的一件東西,聽閣老的話好像這件東西,就算這裡的人全部死完,也不會給這個潛得到。

「多說無益,如果你想要拿,不妨來試試,老夫倒是想看看,你消失這麼多年,韜光養晦實力究竟達到了何種程度。」說話間,閣老竟是慢慢懸浮了起來,寬大的灰布麻衣無風自動,將他腰間的精靈球戰術了出來。

青木眼睛一眯,這個閣老應該代表著現在留美最頂尖的戰力,不知道究竟擁有怎麼樣的實力。

「嘿,雖然我這幾年都在努力提升自己,但自知之明我還是有的,知道還不是你的對手,所以我這次給閣老您找了一個相當不錯的對手,估計也能滿足你許久未曾展露的戰力。」潛似笑非笑地說著,伸出左手在空中輕輕一劃。

看著他的動作,閣老皺起了眉頭,他有一種非常不好的感覺。

「吼——」

隨著空間裂縫被劃開,穿過空間裂縫能看到其中一座座倒掛著的浮島。

毀壞的世界!

一道黑影從這道空間裂縫中起身而出,在離開了空間裂縫后,這隻精靈從原本的起源形態驟然轉變成了別種形態!

這是他的戰鬥姿態!

冥王龍! 掌家商女在田園 騎拉帝納!

從毀壞世界衝進精靈世界的這道黑影,正是一直想要將精靈世界收入囊中的毀壞世界的主人,冥王龍騎拉帝納!

看著騎拉帝納的降臨,閣老的臉色終於不再如一開始那般風輕雲淡,現在的有些凝重。

長長地出了一口氣,「雖然我早就做好了準備,也大致猜到了這種情況,但是沒想到最後被騎拉帝納所收服的人,居然是你!」

能看出此時閣老的臉上帶著滿滿的懊悔,看向潛的眼中也帶著難以抑制的惋惜。

「不要用那種眼神看我,既然你知道我的身份,那你應該明白,對於騎拉帝納這種一級神獸級別的龍系精靈,是無法抗拒的,我可不是當初豐緣地區的那個老傢伙,明明知道自己不是騎拉帝納的對手,還自己上去送死,最後把自己弄得不人不鬼!」潛呲笑著。

而且在他看來,自己與騎拉帝納那是各持所需,彼此利用,並不存在誰收服誰的說法。

「是去時空大陸之前吧?去時空大陸之前,騎拉帝納偷偷聯繫到你?」閣老問道。

這個去潛在去時空大陸之前一切都沒有任何的異樣,但是在去了時空大陸之後,回來的人中卻沒有他。

就和不久前的青木一樣,多次尋找未果后,最終選擇了放棄。

後面進入的一些人也並未找到他的蹤跡,從那之後,每次進入時空大陸的人,傷亡比越來越高。

現在看來一切都和這個潛有很大關係。

只見潛的臉上帶著似笑非笑的笑容,並未再多說什麼,反倒是直接轉頭看向青木這一邊說道,「是青木吧?怎麼不出來?不用躲下去了,你在來的時候,閣老早就已經發現你了。」

然後只見潛的左手一揮,包裹著青木的屬於問號未知圖騰的特殊能力驟然消融,顯現出了身形。

青木感知到自己周圍的特殊屏障消融,卻並未將注意力放在這上,而是死死地盯著潛,準確的說是盯著潛的左手。

在他左手的手背處,有一個嘆號模樣的紋身!

如果青木沒有預料錯的話,這個嘆號的紋身,想必就是所有未知圖騰中,最特殊的兩隻之一,嘆號未知圖騰!

與自己此時手腕處的的問號未知圖騰屬於一對。

在剛剛潛隨手撕開空間的時候,青木就注意到了他左手上的紋身。

上次太過匆忙,青木並沒有注意到,但此時看到,心中的震驚卻是難以抑制。

「青木小哥,想必你在來之前就已經做出選擇了吧?助我聯盟一臂之力如何,事後老夫必有重謝!」閣老並未看向青木,但他的聲音卻是傳到了青木的耳中。

正如潛所說,在青木來之前,閣老就感覺到了他的存在,只不過青木沒有展露自己,閣老也不知道該如何讓他顯露出來,倒是神教的潛擁有這樣的能力。

看來是出自於同一處。

本來青木的注意力還在潛的左手上,聽到閣老的話卻是微微一愣。

助我聯盟一臂之力?

聽起來閣老並未將青木當成是聯盟的人。

這麼說來,其實閣老早就知道了青木的身份,只是因為某些原因,並未將青木的身份公布出去。

要麼是覺得青木的實力不足以影響到整個聯盟,或者是覺得青木至今都未對聯盟的利益造成巨大的損失,又或者是看上了青木的某種品質或是能力等等…

總之,閣老知道青木的身份,卻並未揭露他的身份,必然是有著深意,就連出現在青木耳畔的聲音,也只有他一個人能聽見,並未讓下方的聯盟眾人聽見。

雖然不知道閣老的目的是什麼,也不知道閣老為什麼要這麼做。

但就如他所說的,青木在來之前就做出了選擇,在聯盟與神教兩方,他必然是站在聯盟一方。

現在要是聯盟這個龐然大物倒塌了,卻又沒有能代替它的勢力出現,整個精靈世界就又要變成各自為政的情況,這對青木來說,並沒有太多的誘惑力。

還是聯盟好好地存在著,相對而言更合適。

而且青木和神教之間的仇怨並不小,這次他們傾巢而出,要是能把他們留在這裡就最好,要是讓他們得勢,青木恐怕又將走上東躲西藏的日子。

再加上神教與騎拉帝納為伴,青木的精靈,和騎拉帝納的仇怨也不小。

輕輕地點點頭,表示知道自己該怎麼做。

雖然沒有看著青木,但閣老卻能感受到青木同意的點頭動作,臉上不自覺地浮現出一絲笑容。

有青木在的話,就代表豐緣地區的人都知道了,那麼別的地區的人也就都知道了,只要拖延一段時間,所有人都回來,必然是神教的覆滅之日。

潛顯然在知道青木在場,就想到了負責豐緣地區的華萊士應該是被解決了,只是沒想到會這麼快。

不過沒想到歸沒想到,他並不是很在意。

荒野幸運神 「閣老,你的對手來了,祝你玩的開心!」

只見別種形態的騎拉帝納扇動翅膀朝著閣老衝去,絲毫不在乎對方是一個人類,完全就是將他當成了一隻精靈。

因為在閣老的身上,他感覺到了讓他最不喜歡的氣息,那屬於阿爾宙斯的氣息。

閣老看著衝過來的騎拉帝納,神色一凝,腰間一枚精靈球解下,朝著騎拉帝納的丟出。

「戾!!!」

噼里啪啦——

一隻渾身帶著金色閃電的巨鳥從精靈球中衝出,和衝過來的騎拉帝納撞在一起,讓原本平靜的天空驟然間變得電閃雷鳴起來。

這隻閃電鳥相比於之前青木所收服的火焰鳥,看起來更加神俊,那威風凜凜的模樣以及他凶戾的眼神,一看就知道是一隻戰鬥經驗豐富的精靈,絲毫沒有因為閣老的年齡而是疏於戰鬥。

不過這隻閃電鳥雖然看起來實力非凡,但卻依舊不是騎拉帝納的對手,僅僅只是最攔住了他的衝擊后,立刻就落入了下風。

閣老神色不變,再次丟出兩枚精靈球。

「戾——」

「戾——」

一紅一藍,兩隻看起來與閃電鳥差不多的鳥類精靈衝出,都不用閣老多說,徑直朝著騎拉帝納衝去。

火焰鳥!急凍鳥!

在這一刻,關東地區的三大神鳥齊聚!

與冥王龍騎拉帝納戰鬥在一起。

在三隻神鳥的合力下,才終於是勉強將騎拉帝納阻攔了下來,並且這三隻神鳥好像是非常刻意地,將騎拉帝納朝著毀壞的世界轟去,絲毫不在意那裡是對方的地盤。

閣老跟在幾隻精靈身後,也朝著毀壞世界慢慢飄去,在抵達空間裂縫邊緣處的時候,還朝著青木說了一句,「青木小哥,堅持一段時間,援軍馬上就到!」

說完,一步踏入空間裂縫,和三神鳥以及騎拉帝納一起進入毀壞的世界。

「…」

青木看著消失在空間裂縫處的閣老,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什麼。

原本還是閣老與這個潛的對峙,青木在一旁看戲,壓力並不是很大。

畢竟在他看來,兵對兵將對將,對付神教主教這個一個能在一定程度上和火箭隊坂木相媲美的大佬,怎麼也不是自己這樣一個後起之秀能對付的。

自己的任務只是加入到下方的戰鬥中,將那些神教的幹部和神教的普通成員解決,緩解聯盟一方的壓力。

可是現在閣老與騎拉帝納一起進入毀壞的世界,將神教主教和自己留在這裡對峙,怎麼看都感覺自己是被賣了。

青木環顧一下四周,發現空蕩蕩的,除了自己和面前似笑非笑的神教主教外,就再也沒有別人了。

孤零零的讓青木覺得有些瘮得慌。

「看樣子就只剩下我們兩個了,青木!

雖然我不怎麼來精靈世界,可是也經常聽別人說起你的存在,現在聯盟年輕一輩中的翹楚,數一數二的頂尖高手。

讓我神教最高幹部華萊士等人在時空大陸吃盡苦頭,甚至還用計策讓我神教眾人互相攻訐的存在。

上次沒有時間細細交流,現在看來,倒地區是聯盟年前一輩頂尖高手的模樣,就是不知道具體的實力如何。」潛似笑非笑地說著。

青木表情一僵,當初的驚鴻一瞥,他可是看到了這個神秘的神教主教實力的冰山一角,雖然自己現在擁有冠軍級第二道關卡的達克萊、班吉拉,應要算的話還有超進化后的超級耿鬼,以及剛剛強行按在地上摩擦后收服的火焰鳥。

但青木估計自己這麼多精靈加起來,可能最多也就阻擋對方一兩隻精靈。

至少當初那隻擁有超進化石的拉帝歐斯,一旦超進化就能抵擋住自己那麼多隻精靈。

「呃,如果我說我就是路過,還有人相信嗎?」 我是趙一腳 青木表情尷尬。

哪知道潛攤攤手說,「信啊,既然你是路過,就不要摻雜到這次的事情里了吧,你現在離開我絕對不阻攔!」

「…」

看著他那信誓旦旦的樣子,青木差點就信了。

「不過…難道你不好奇我手上特殊的未知圖騰嗎?不好奇我原來的身份是什麼?不好奇聯盟內究竟有什麼東西讓我一定想想要得到嗎?」潛繼續說著,話語中滿是誘惑和戲謔。

青木看了看他的左手,老老實實地點點頭,「我說好奇,你會告訴我嗎?」

潛點點頭,「會啊,打贏我就告訴你!」

「…」

——————————————

感謝愛書者痴狂大佬再次的三個萬賞!成為本書的第十四個盟主!萬分感謝!當然還有眾多書友的打賞,還有你們的月票!推薦票!

要是票票啥的再多一點就好了,哈哈! 雖然和神教主教調侃,青木感覺膽戰心驚。

不過他的確很好奇對方手上的嘆號未知圖騰。

為什麼自己和對方的身上都會擁有未知圖騰。

還有這個名叫潛的神教主教原來的身份究竟是什麼,居然是曾經與坂木同等並列的存在。

要說現在精靈世界中,有哪些人是現在的青木都要敬畏的存在,排名第一的絕對是聯盟總盟的這個會長閣老,不知道活了多少年的老怪物,自身的實力也是強得恐怖,從現在能憑藉三隻精靈就抵擋住騎拉帝納的衝擊就可知一二。

第二位則是關東地區的隱藏強者,一直以精靈學博士自稱的大木博士,大木雪成,雖說他的確是精靈學研究界貨真價實的博士,而且還是最頂尖的那一小撮中的一個,但他的實力也是幾十年不顯,當初就擁有成為關都地區冠軍的能力,只是最後自己放棄了。

第三就是現在火箭隊的首領坂木!大地坂木最強的大針蜂,以及他的大地精靈群們,絕對是非常恐怖的,再加上現在超夢初創,這段時間可以說是坂木人生實力最巔峰的時刻,因為現在的坂木是能完全操控超夢的存在。

作為一級神的超夢,其戰力會有多麼恐怖,比較一下同樣是一級神獸的騎拉帝納就知道了。

雖然現在的超夢還並未取得神職,只有在離開坂木的控制后,和夢幻戰鬥一次,他才會找到自我,找到自己真正存在的意義,但就算沒有神職,他作為一級神獸的底子還在那裡。

而現在自己面前有一個能和坂木並駕齊驅的人,這讓青木怎麼能不心驚。

倒也不是說青木經歷了這麼多,到現在心境還不行,遇到一些超出他預料的東西總是一驚一乍的,丟了他作為豐緣地區頂尖高手的氣度。

這完全是因為他知道的東西太多,青木的世界觀和百分之九十九的精靈世界中人的世界觀是不一樣的,就因為他知道的東西層面和這些人是完全不一樣的。

青木知道很多精靈世界的人都不知道的秘辛,這是他的先天優勢,也是他可以利用的地方,迄今為止他運用的也還算不錯,為自己牟取了不少的好處,也算是他能在這麼短的時間裡將實力提升到現在這一程度的關鍵。

但有時候知道的越多,並不代表就全是好事。

知道得越多,對這個世界看得也就越透徹,所以每當做計劃的時候,大局觀都比較出色。

可是一旦出現一些他了解範圍之外的東西,對他的計劃就會影響比較大,知道得多了,看東西也一下子就能看到本質。

如果換一個人,現在面前的這個神教主教一隻精靈都沒有召喚,不知道具體實力如何的情況下,恐怕就會無所畏懼地直接衝上去,可是青木卻知道自己一旦衝上去,可能會讓自己完蛋得更快。

就因為自己知道對方的一部分實力,就因為自己知道對方是一個能和坂木媲美的人,就連坂木都要小心的人,由著對坂木的畏懼,這股對強者的敬畏之心也就會到這個人的身上。

所以如果可以,青木寧願一直和對方這樣尬聊下去,等待援軍的抵達。

可是此時神教的主教顯然不會就這樣如青木的意,雖說他是在等待著什麼,但現在先和青木戰鬥一下,也未嘗不適不可以。

而且像青木對他手上的未知圖騰進感興趣一樣,他也對青木手上的未知圖騰很感興趣,他很想知道如果將青木解決掉,那些未知圖騰會做出如何的選擇。

想到自己手上嘆號未知圖騰的能力,如果再加上問號未知圖騰的能力,哪怕沒有別的特殊手段增減,單單就現在的能力翻一倍也是相當不錯的。

想到這裡,潛終於是拿出了自己的精靈球丟出,召喚出了他的那隻拉帝歐斯!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