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卧槽,什麼情況?」張超現在已經懵了,他感覺今天發生的事情已經超出了正常的範疇。

青鹿撫子咬著下唇,抬頭髮現不遠處可以看見路易斯和依文潔琳對峙的背影,顯然,他們已經逃不了。

「大瞬移術,十階禁咒,而且連空間一起轉移,這已經涉及到空間法則,精靈女王依文潔琳,實力比傳聞中的要強很多。」看著四周圍陌生的環境,路易斯神色不禁一沉。

眼前的少女,恐怕就算是他全盛時期也不見得可以戰勝,更何況他還有舊傷在身。

「這個地方應該可以了。」依文潔琳對眼前這片原始森林非常滿意,接著抬起兩隻手,驀地,一個燃燒的火球和一個雷光纏人的光球同時出現在她的手中。

「嗞嗞!」

兩個不同元素構成的球體飛快瘋長,眨眼變成直接十米的大小,接著又急促收縮,最後定格在直徑一米左右,跟剛才的風刃差不多,這兩個球體內的火元素和雷元素被高度壓縮,威力已經不下於普通的八,九階魔法,堪比現實中的導彈。

「我不想浪費時間了,一起消失吧!」

依文潔琳輕輕地說了一句,然後無情的把兩個恐怖的球體扔出,雖然它們的速度並不快,不過以它們爆炸的威力,大概跑到哪裡都是一樣,換句話說,根本沒辦法迴避。

既然比不了,那麼只能擋下來。

火焰和雷光照在路易斯的臉上,他眼中閃過一抹的厲芒。

「轟隆隆!」

兩個球體互相碰撞,發出巨大的響聲,不遠處的青鹿撫子他們只來得及閉上眼睛,人跟著被巨大的衝擊波吹飛。

火雷交錯,天空被照亮,大地被撕裂,那些樹木要麼被火光雷光吞噬化為灰燼,要麼被衝擊波颳得連根拔起。

這種恐怖的現象不知道持續了多久,高高的飛到天空去的依文潔琳眨了眨一雙明眸,低頭看著下方濃煙滾滾的巨坑,「不錯嘛,居然還沒死,而且把大部分的威力扛了下來,不然他們幾個應該死了。」

遠處,距離巨坑邊緣數百米外一個輻射狀的淺坑中,大量的碎石和木頭壓著一個青綠色的光幕,待光幕散去,青鹿撫子滿頭大汗跪坐在地上,看了一眼身後只是昏迷沒怎麼受傷的柳姿妤,張超和鎚子,她重重呼了口氣。

還好,風之屏障的冷卻剛過,要不是路易斯擋下大部分的攻擊,並且及時支起魔法防護,剛才爆炸的餘波足以殺死他們了。

「這個女孩究竟是什麼人?」看著空中神情輕鬆的依文潔琳,青鹿撫子心有餘悸,剛才一擊,足以說明眼前的npc少女擁有遊戲中最高級別的戰鬥力,青鹿撫子不禁苦笑,「自己該不會要死在這裡吧?」

念及至此,青鹿撫子又捂住了胸口,她想起林岳,心道,假若真的要死,我至少想再見你一面。

還好,現在依文潔琳的注意力還不在他們的身上,此時濃煙覆蓋的巨坑中突然傳出一聲怒吼,濃煙被一股憑空出現的紅色罡風吹散,露出站在巨坑中心的某人。

路易斯此時形象已經大變,他赫然變成了頭頂羊角,背生蝠翼的惡魔形態,相比起馬尤的魔化,路易斯的魔化更加徹底,下半身赫然變身四腳牛蹄的魔獸姿態,身上覆蓋著一層如血液般粘稠的光芒。

「完全魔化?看來你在魔族的地位不低?」看到路易斯的形象,依文潔琳不但沒有吃驚,反而露出一個非常感興趣的表情,好像碰到好玩的事情一樣。

事實上,她這次來凈靈湖禁地原本的目的只是為了打發漫長歲月中產生的寂寞而已。難得碰到這麼有趣的事情,她決定好好的玩一下,權當餘興節目吧。 青鹿撫子聞言,沒有猶豫,她知道自己留下來根本發揮不了什麼作用,反而會拖累路易斯,於是當機立斷,和柳姿妤,張超一起扶著受傷的鎚子一起離開。

依文潔琳冷哼一聲,玉手一抬,一道風刃射向他們,不過下一秒,路易斯已經擋在他們的面前,把槍一橫再次擋下依文潔琳的攻擊。

「討厭,你想幹什麼?」依文潔琳目光一寒,她有些生氣了。

「黑髮的半精靈,你是光明聯盟的領袖,精靈女王依文潔琳?」路易斯忽然道。

「你知道我?」依文潔琳有些意外,恰好忘記去追青鹿撫子他們。

「黑髮的半精靈,如此顯眼獨特的特徵,整個艾德拉斯大陸恐怕只有一個,我認出來並不奇怪。」路易斯搖了搖頭,接著又道:「他們幾個只是接受我委託的冒險者,真正想要闖入你們精靈族禁地的人是我,如果你有什麼不滿,可以沖我來。

「別自以為是。」依文潔琳撇撇嘴道:「不管是你還是他們,一個都別想走。」

極品辣媽 「這麼說我們非要打一架?」路易斯輕嘆一聲,接著目光變得銳利起來,他單手持槍看似一動不動,但實則已經做好戰鬥的準備。

「也罷,先幹掉你再追那幾個傢伙。」依文潔琳好像不把路易斯看在眼內,素手一抬,連續揮出三道風刃。

她的風刃可不是普通的風系魔法,而是利用魔力聚合超高濃度風元素構成的空氣刃,比一般低級的風刃威力要大數百倍。

路易斯看出其中的奧妙,當下不敢大意,身上跟著爆發出一股赤紅色的光芒,大喝一聲,舉槍迎上。

「噗噗!」

連續數聲悶響,三道風刃被路易斯挑開,殘餘的風刃落在兩旁的地上宛如驚雷落地一般炸開了幾個數米深的大坑。

依文潔琳皺了皺眉小聲道:「在這裡打架會弄壞這裡,讓老爸知道肯定會生氣,還是換個地方吧。」

說罷,依文潔琳突然雙手合十,當她雙臂再次展開的時候,以她身體為中心出現了一個白色的光環,這個光環迎風漲大,很快覆蓋了整個凈靈湖的上空。

「這是?」

路易斯還在驚訝中,下一秒,他只覺得眼前景物一花,反應過來的時候,眼前的地方已經變成一個樹木茂密的原始森林。

與此同時,青鹿撫子他們四人好不容易走到小島的碼頭,準備乘坐小舟離開,可是他們同樣感到眼前景物一花,反應過來的時候,眼前哪裡還有什麼小舟,什麼凈靈湖,分明是一個原始森林。

一孕三寶:夫人別想逃 「卧槽,什麼情況?」張超現在已經懵了,他感覺今天發生的事情已經超出了正常的範疇。

青鹿撫子咬著下唇,抬頭髮現不遠處可以看見路易斯和依文潔琳對峙的背影,顯然,他們已經逃不了。

「大瞬移術,十階禁咒,而且連空間一起轉移,這已經涉及到空間法則,精靈女王依文潔琳,實力比傳聞中的要強很多。」看著四周圍陌生的環境,路易斯神色不禁一沉。

眼前的少女,恐怕就算是他全盛時期也不見得可以戰勝,更何況他還有舊傷在身。

「這個地方應該可以了。」依文潔琳對眼前這片原始森林非常滿意,接著抬起兩隻手,驀地,一個燃燒的火球和一個雷光纏人的光球同時出現在她的手中。

「嗞嗞!」

兩個不同元素構成的球體飛快瘋長,眨眼變成直接十米的大小,接著又急促收縮,最後定格在直徑一米左右,跟剛才的風刃差不多,這兩個球體內的火元素和雷元素被高度壓縮,威力已經不下於普通的八,九階魔法,堪比現實中的導彈。

「我不想浪費時間了,一起消失吧!」

依文潔琳輕輕地說了一句,然後無情的把兩個恐怖的球體扔出,雖然它們的速度並不快,不過以它們爆炸的威力,大概跑到哪裡都是一樣,換句話說,根本沒辦法迴避。

既然比不了,那麼只能擋下來。

火焰和雷光照在路易斯的臉上,他眼中閃過一抹的厲芒。

「轟隆隆!」

兩個球體互相碰撞,發出巨大的響聲,不遠處的青鹿撫子他們只來得及閉上眼睛,人跟著被巨大的衝擊波吹飛。

火雷交錯,天空被照亮,大地被撕裂,那些樹木要麼被火光雷光吞噬化為灰燼,要麼被衝擊波颳得連根拔起。

這種恐怖的現象不知道持續了多久,高高的飛到天空去的依文潔琳眨了眨一雙明眸,低頭看著下方濃煙滾滾的巨坑,「不錯嘛,居然還沒死,而且把大部分的威力扛了下來,不然他們幾個應該死了。」

遠處,距離巨坑邊緣數百米外一個輻射狀的淺坑中,大量的碎石和木頭壓著一個青綠色的光幕,待光幕散去,青鹿撫子滿頭大汗跪坐在地上,看了一眼身後只是昏迷沒怎麼受傷的柳姿妤,張超和鎚子,她重重呼了口氣。

還好,風之屏障的冷卻剛過,要不是路易斯擋下大部分的攻擊,並且及時支起魔法防護,剛才爆炸的餘波足以殺死他們了。

「這個女孩究竟是什麼人?」看著空中神情輕鬆的依文潔琳,青鹿撫子心有餘悸,剛才一擊,足以說明眼前的npc少女擁有遊戲中最高級別的戰鬥力,青鹿撫子不禁苦笑,「自己該不會要死在這裡吧?」

念及至此,青鹿撫子又捂住了胸口,她想起林岳,心道,假若真的要死,我至少想再見你一面。

還好,現在依文潔琳的注意力還不在他們的身上,此時濃煙覆蓋的巨坑中突然傳出一聲怒吼,濃煙被一股憑空出現的紅色罡風吹散,露出站在巨坑中心的某人。

路易斯此時形象已經大變,他赫然變成了頭頂羊角,背生蝠翼的惡魔形態,相比起馬尤的魔化,路易斯的魔化更加徹底,下半身赫然變身四腳牛蹄的魔獸姿態,身上覆蓋著一層如血液般粘稠的光芒。

「完全魔化?看來你在魔族的地位不低?」看到路易斯的形象,依文潔琳不但沒有吃驚,反而露出一個非常感興趣的表情,好像碰到好玩的事情一樣。

事實上,她這次來凈靈湖禁地原本的目的只是為了打發漫長歲月中產生的寂寞而已。難得碰到這麼有趣的事情,她決定好好的玩一下,權當餘興節目吧。 相比起依文潔琳的輕鬆,路易斯雖然已經完全魔化,並且暫時恢復全盛時的實力,不過他自己十分清楚,這種狀態只是暫時,如果不能在完全魔化結束前打敗眼前的少女,迎接他的只有死亡。

為了不再浪費時間,路易斯決定搶先出手,四蹄重重踩踏地面,地面好像紙糊一樣被恐怖的力量撕裂,下一秒,路易斯的人化作一道血色的殘影眨眼來到依文潔琳的面前。

將全身的魔力集中在一點,裹著紅色光芒的魔槍就好像一條巨大的蟒蛇猛地刺向依文潔琳纖細的嬌軀。

重生寶妻送上門 「嗤!」

原本依文潔琳已經快速在身前凝結出一道風盾,不過仍然擋不住灌滿魔力的魔槍,風盾被撕裂,尖刺狠狠地刺入她的腹部。

「怎麼會?」

依文潔琳露出一絲詫異的表情,對上路易斯充滿血色的眼睛,接著被一股巨大的力量狠狠拋飛。

「天崩地裂!」

路易斯揮動魔槍,交織成一片血色的網狀,「轟」一聲的巨響,依文潔琳宛如流星般狠狠墜落地面。

還不行,必須讓她沒有還手的機會。

路易斯心裡一凜,背後的蝠翼猛地一扇,緊握著手中的魔槍俯衝下去,身上的血色光芒一路狂閃與他的身體化成一道急速旋轉的龍捲,最後狠狠撞入依文潔琳墜落的地方。

「轟隆隆……」

地面在巨大的衝擊力下成了紙糊一般脆弱,就好像被一個巨大的鑽頭鑽開一樣,所有東西被絞碎打爛。

「贏了!」

目睹路易斯以輾壓般的實力打倒依文潔琳,青鹿撫子臉上露出一絲的笑容,可是下一秒,她的笑容卻凝固在臉上。

「砰!」

一陣猶如打在車胎上的悶響從滾滾的濃煙中發出,只見路易斯以比剛才俯衝下去更快的速度倒飛出來,接著狠狠撞入青鹿撫子身後的叢林中。

再看被路易斯鑽開的地面,那個螺旋狀的深坑中一個纖細的身影緩緩升到半空,青鹿撫子抬頭看去,那身影自然是依文潔琳,只是她的身上竟然毫髮無損。

「轟隆隆!」

一路不知道撞斷了多少樹木,路易斯才勉強停下來,他抬頭看著天空中的依文潔琳,神情越發凝重。

「不錯,居然可以趕在我施法前攻擊到我,要不是我的身體屬於元素之體,剛才那一下可能對我造成不少的傷害。」

依文潔琳放開捂住腹部的左手,只見哪裡有一個圓形的傷口,赫然是剛才路易斯一槍刺出去造成的。只是那個傷口十分奇怪,它並沒有流血,反而傷口表面好像覆蓋了一層樹皮一樣的物質,並且在一陣快速的蠕動中恢復,待那層物質如潮水般褪去后,便露出原來雪白的肌膚。

輕撫那宛如新生般光滑的腹部,依文潔琳笑道:「我的元素之體能夠讓我無障礙地吸收自然界中的自然之力,擁有比一般植物快上萬倍的修復能力,除此以外,我還能夠掌控植物,就譬如你們腳下這片原始森林。」

路易斯聞言暗道一聲不好,難怪她會把他們傳送到這片原始森林,一開始還以為隨意為之,沒想到當中還隱藏奧妙。

「轟隆……」

毫無徵兆地,地面突然傳來一陣抖動,這片廣袤的森林中生長的花草樹木彷彿一下子擁有自己的意識,它們從泥土中抽出自己的樹根,露出一張人臉,揮舞著樹枝變成一個個樹木的巨人。

「去吧,守護這個森林的樹之靈,給我討伐這個可惡的魔族,送他回去深淵地獄。」

隨著依文潔琳素手一抬,這些樹人向路易斯一擁而上,組成龐大的樹人大軍。雖然路易斯每次揮舞魔槍都能夠把它們輕易的擊碎,但是這片原始森林實在太廣袤了,那些樹人簡直殺之不盡。

相反,隨著揮舞魔槍的次數越來越多,路易斯逐漸體力不支,他本來就是用某種禁術透支生命力換取短時間內恢復原來的實力,若繼續這樣下去,無須依文潔琳親自動手,他就會力竭而死。

依文潔琳似乎真的沒有到繼續動手的意思,任由樹人大軍淹沒路易斯的身影,然後好整以暇的降落到地上,緩緩走向一臉不知所措的青鹿撫子。

都市修仙大劫主 青鹿撫子咬咬牙,拿出自己的魔杖,一臉戒備的看著她。

現在路易斯自身難保,能夠保護身後昏迷不醒的柳姿妤他們三人的,只剩下她一個人。

依文潔琳歪著頭打量眼前的女人,忽然道:「你可以走,不過他們三個要留下來。」

青鹿撫子知道她口中的三個是誰,雖然有些意外對方為什麼會單獨放過自己,但是青鹿撫子明白自己絕對不能走,斷然拒絕道:「我不走。」

依文潔琳皺了皺眉,有些不高興道:「小女娃,別不識抬舉,我是看在你擁有真理碎片的份上才放過你,別以為我不敢殺你?」

表面上看上去只有16,7歲的依文潔琳竟然稱呼年紀近30歲的青鹿撫子做「小女娃」,感覺很是怪異。

但實際上,依文潔琳的真實年齡相當的嚇人,至少遊戲中的設定來說,她至少上千歲。

青鹿撫子並不在意對方對自己的稱呼,她深吸口氣,目光堅定道:「我不會後悔。」說著,她忽然又盯著依文潔琳,把心中的疑問說出來,「你究竟是什麼人?真的是npc?為何會知道我的身份?」

沒想到眼前的女人居然還有心情問這些,依文潔琳微微一愣,半響輕嘆一聲,搖頭道:「小女娃,有些事情就算是我,都要遵守遊戲規則,所以呢,你的問題我不能回答。」

青鹿撫子聽到這話,心裡感到微微的惋惜,不過很快又覺得對方這樣說無形等於透露了一個很重要的信息。

眼前這個叫依文潔琳的npc,掌握著這個遊戲的秘密。

「好啦,雖然該說和不該說的我都沒說,既然你不願意走,那麼你就留下吧。」彷彿對青鹿撫子拒絕自己的「好意」感到失望,依文潔琳說完,一個帶電的火球憑空出現在她的身前。

感受到那個火球蘊含的恐怖威能,自知無路可退的青鹿撫子認命地閉上眼睛。

然而,等待了數秒,身上卻沒有感受到半點被攻擊的徵兆,相反,她聽到依文潔琳發出了一聲驚呼。

青鹿撫子條件反射張開了美眸,恰好看到一個熟悉的背影,他手中抓住一把金色的劍刺向依文潔琳。

青鹿撫子又驚又喜,脫口而出叫道,「林岳?」 相比起依文潔琳的輕鬆,路易斯雖然已經完全魔化,並且暫時恢復全盛時的實力,不過他自己十分清楚,這種狀態只是暫時,如果不能在完全魔化結束前打敗眼前的少女,迎接他的只有死亡。

為了不再浪費時間,路易斯決定搶先出手,四蹄重重踩踏地面,地面好像紙糊一樣被恐怖的力量撕裂,下一秒,路易斯的人化作一道血色的殘影眨眼來到依文潔琳的面前。

將全身的魔力集中在一點,裹著紅色光芒的魔槍就好像一條巨大的蟒蛇猛地刺向依文潔琳纖細的嬌軀。

「嗤!」

原本依文潔琳已經快速在身前凝結出一道風盾,不過仍然擋不住灌滿魔力的魔槍,風盾被撕裂,尖刺狠狠地刺入她的腹部。

「怎麼會?」

依文潔琳露出一絲詫異的表情,對上路易斯充滿血色的眼睛,接著被一股巨大的力量狠狠拋飛。

「天崩地裂!」

路易斯揮動魔槍,交織成一片血色的網狀,「轟」一聲的巨響,依文潔琳宛如流星般狠狠墜落地面。

還不行,必須讓她沒有還手的機會。

路易斯心裡一凜,背後的蝠翼猛地一扇,緊握著手中的魔槍俯衝下去,身上的血色光芒一路狂閃與他的身體化成一道急速旋轉的龍捲,最後狠狠撞入依文潔琳墜落的地方。

「轟隆隆……」

地面在巨大的衝擊力下成了紙糊一般脆弱,就好像被一個巨大的鑽頭鑽開一樣,所有東西被絞碎打爛。

「贏了!」

目睹路易斯以輾壓般的實力打倒依文潔琳,青鹿撫子臉上露出一絲的笑容,可是下一秒,她的笑容卻凝固在臉上。

「砰!」

一陣猶如打在車胎上的悶響從滾滾的濃煙中發出,只見路易斯以比剛才俯衝下去更快的速度倒飛出來,接著狠狠撞入青鹿撫子身後的叢林中。

再看被路易斯鑽開的地面,那個螺旋狀的深坑中一個纖細的身影緩緩升到半空,青鹿撫子抬頭看去,那身影自然是依文潔琳,只是她的身上竟然毫髮無損。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