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囹羅想撞擊籠子,但鐵籠子她也撞不開啊,想用手掰,可現在是爪子啊也不行啊。

只能不停用牙齒咬……

咬得她牙齒都快斷了,籠子還是沒咬斷啊,只能不停在籠子里轉悠……

現在總算明白,小狗被關在籠子里的感受了!

造孽啊!

也不知道到了哪裡,籠子被卸下來,擱大街上……賣。

花囹羅眼前一黑,有想暈倒的衝動,趕緊更加使勁跟籠子較勁。

「這隻小白狗很精神,賣多少錢啊?」有人來問了。

你瞎了狗眼了,說誰是狗呢?

賣主也不在乎她是狗還是別的,只說:「這隻特別機靈,賣三十兩銀子。」

你大爺,我才值三十兩銀子啊?啊呸,現在不是計較她值多少錢的問題,而是她不是動物她是人,是人是人是人!

她這麼一著急……

買主蹲下來看了:「這狗是挺機靈的,不過感覺很難馴養,給小孩帶著玩估計不行,不過……」

花囹羅嚇得炸毛了,大叔你這此處省略N個字該不是要改成宰了吃的意思吧?

賣主看了看買主,笑著說:「這小東西還真的只能養,不能殺。」

「為何不能?」

「它是只狐狸,東越國獵殺狐狸可是大罪。」

倘若夏日有情 不過,花囹羅倒是非常意外,她居然來到了東越國?

開什麼國際玩笑……

也是,是國際玩笑了,她都跨國界了不是嗎? 「它是狐狸?」那人袖子一甩,「狐狸那你還敢拿來賣?」

「也有家養的狐狸啊……」

因為東越國的狐狸特別有靈性,所以會有很多人偷偷在家飼養狐狸。所以即使是有點違法,賣家也會偶爾把狐狸帶出來黑市叫賣。

賣花囹羅的賣家一心想著掙錢了,但一天下來,也沒人買走她。

花囹羅還以為能鬆口氣,結果遭罪才剛剛開始,因為沒人買她,沒幾天賣家就認為她是滯銷品,對她不管不顧了。

雖然他要是管她,不過丟點肉,可就往那臟盤子里丟的那生肉誰吃啊誰吃啊!

花囹羅要瘋了。

一連幾日都是飲水為生,她立即變得瘦不拉幾,就更加沒市場,賣家就更是連水都不餵了。

花囹羅咬鐵籠子的力氣也沒有了。

真沒想到,自己會淪落到今天這個田地,要是此刻餓死,還會啟動鎖命令么?

要是清嵐看到自己變成了一隻瘦不拉幾的臟狐狸……

悲催啊……

「今天最後一次把你帶上街,要是還沒人買,那國家保護動物也得有意外死亡的時候了。」

王八蛋,你這說的是人話嘛!

「你也是在難伺候,給肉都不吃,誰買你也養不了啊。」

你吃生肉啊,還丟那臟盤子里,我家的狗碗還天天洗呢!

嘴裡無數的抗議,都不能表達出來,花囹羅氣急敗壞,可結果還是在餓得前胸貼後背……不對,餓得肚子都貼一起了被拉上集市去賣……

大半天過去,她還是無人問津。

賣家腦子是廢的,把她養成這樣,當然沒人買啊,怎麼看都是一隻瘦不拉幾的臟狗……

花囹羅正昏昏欲睡,忽然街頭起了大騷動,動物販子們大喊。

「官兵來了,官兵來了!」

「籠子里有狐狸的,趕緊跑啊!」

有幾個人連忙連籠子也不拿了,直接就跑。官兵一見到跑的人,立即追上來抓,整條街頓時雞飛狗跳。

花囹羅的籠子也不知道什麼時候被人踢飛,反正她感覺被踢了好幾下,也不知道飛到了哪裡,她一直頭冒金星著,忽然就被人從地上提了起來。

「小東西,居然被折磨成這樣……」

這聲音……花囹羅努力張開眼睛,眼前這傾倒眾生的臉,不就是九千流么?

忽然有種熱淚盈眶的感覺。

九千流!

花囹羅大聲喊卻只發出「嗚嗚嗚」的聲音。

「你不會說話?」九千流好看的眉兒揚起,「眼神倒是熱切,可惜不會說話啊。」

我一直在說話啊!

花囹羅發出當然又只是嗚嗚嗚的聲音,九千流嘆了口氣:「罷了,既然你飛到本宮的馬車裡,本宮就勉為其難收留你這小啞巴。」

誰小啞巴啊……

啊,該不會九千流懂獸語吧?但是她不會說獸語,所以他說她是啞巴?

不帶這麼玩的好吧。

杯具……

不過,總算是被九千流所救,也算是死裡逃生了啊。

九千流把籠子打開的那一刻,她忽然渾身是力量朝他撲過去。誰知,她的身體就停留在撲的姿勢上不能動了……

九千流用法咒定了她的身體!

就像以前他定小丑蛋是一樣一樣的,花囹羅想破口大罵,可是心有餘而力不足啊,她不會說人話也不會說獸語。

九千流卻十分「善解狐狸意」,悠悠說道:「本宮知道你很想撲倒本宮,可不管是女的還是母的,本宮一概要遠離。」

他將她捻起來往座位旁一擱:「不要對本宮抱有任何幻想,本宮的身心只屬於我家丫頭的……」

花囹羅欲哭無淚啊,這個時候還能聽到九千流的肉麻話感覺真不錯,就是這變身也太禍害了……

九千流的馬車繼續前行,接著進入了一個豪華宅院當中:「如畫,把這小狐狸帶過去弄乾凈了。」

「是。」

如畫把硬邦邦的她抱起來帶去了清洗,九千流自顧朝前走,他一進屋,她身上的法咒就解開了。

如畫非常認真的將她洗得乾乾淨淨,然後帶進了九千流的房間。

桌上擺好了飯菜,花囹羅噗啦跳了上去,看著一桌子好吃的,伸手就想拿筷子……

當然她是拿不起來的,只能可憐兮兮看著九千流。

九千流:「你想跟本宮一起吃飯?」

重生之影帝大叔的小嬌妻 廢話廢話,花囹羅指了指面前的大蝦,九千流莞爾,給她夾了一直蝦,花囹羅搖搖頭,指著蝦……她不愛吃蝦殼!

「你想讓本王把蝦殼給你剝了?」

花囹羅連連點頭,雖然她也可以試著用爪子扒了蝦殼,可想到那樣的動作好影響自尊心,只能指揮他了。

完全沒靈力的小狐狸,居然這麼有靈性。

「如畫,給它剝蝦仁。」

「是。」如畫拿走盤裡的大蝦,剝好殼之後遞給她。

花囹羅雙手……倆爪子捧住送嘴裡咬了一段,哇,太好吃了!接著又把剩下的那一截蝦仁送進嘴裡。

然後看著如畫,笑眯眯地又指著盤裡的蝦。

「我還要吃……」

九千流持筷子的手停頓在了半空,凝眸注視了小狐狸半晌,迷離的眼睛忽然閃過一道光芒,嘴角微微揚起。

「如畫,你去告訴曲颯,把今天黑市上的販子全部帶回來。」

「是。」

如畫退了出去,花囹羅憂桑了,如畫走了,不得表示她得用兩隻爪子剝蝦殼啊?好慫的動作啊……

難道她能指望九千流給她剝蝦殼?

「有何不可呢?」九千流輕撫袖子,修長的手拾起盤子里的蝦剝了起來。

不會吧,剛才還拒她千里的九千流居然真的動手給她剝蝦誒。

大哥,咱剝蝦能別這麼美不呢?

銀色的髮絲垂披在肩上,依舊是火紅的長袍,低垂的眼眸因為她的長久注視忽然抬起來,雖然只是淡淡的相望,還是勾魂攝魄的效果……

尤其他忽然對她溫柔笑開時。

吱吱吱吱……

一股電流,直擊得花囹羅的小心臟啊,她趕緊別開頭。

他卻把剝得乾淨的白白內內的蝦仁送到她面前,聲音溫暖:「來,吃吧。」

花囹羅看那胖胖的蝦仁,雙手就要去拿。

「誒誒,別動,我喂你。」

為什麼忽然感覺到一種無事獻殷勤的氣氛?但是……民以食為天,花囹羅將他手上的蝦仁一奪嗚啊就吃了下去。

「好吃嗎?」

花囹羅一邊細細咀嚼,一邊頻頻點頭。

「還要吃嗎?」

要的要的……

然後九千流用他那漂亮的手剝了整整一盤蝦子,又餵了她一小盤牛肉,花囹羅終於心滿意足的包了。

所謂溫飽思yin欲……呸呸呸,她的意思是,吃飽了之後發現九千流看它的目光特不得勁,難道他看出來她是誰了嗎?

他將手弄乾凈了之後,朝她伸出手:「小東西,到我這兒來。」

聽他這麼說,花囹羅很容易就想到了帝淵說的,小東西到我手心裡來。

不過九千流,你剛才不剛說了,除了你家丫頭只要是女的都不能靠近你么?

似是看穿了她的想法,九千流笑道:「放心吧,我家丫頭非常通情達理,你不過就是一隻小狐狸,她不會吃醋的。」

切,就算不是小狐狸她也不吃醋好吧!

就他這花心大蘿蔔,要吃起他的醋來得酸到何年何月?

不過他說這話的意思,應該還不知道她是誰吧?

「看來,你喜歡我主動。」他彎腰就把她撥到手裡,送到懷裡抱著。

九千流真不是第一次抱她,但還是第一次敢雙手抱她的全身啊有不有?而且他摸什麼啊摸什麼啊……

那是她的肋骨的。

花囹羅渾身起了雞皮疙瘩,雖然渾身毛地也看不到。

九千流臉上出現了一絲戾氣:「居然敢把你養得那麼瘦。」

靠,難道他剛才摸來摸去就是為了摸她的胖瘦么? 當時明月照彩雲 大哥,我是女的……雖然現在暫時可以用母的這一詞,但你摸得也太徹底了吧?

花囹羅特別彆扭地掙紮起來,九千流忽然伸出手摸摸她的頭:「我會把你養回來的,不過在此之前,你乖乖睡一覺。」

他笑容盈盈著說:「且讓我去把養你那傢伙的皮給扒了。」

雖然他笑著,花囹羅卻聽到了他的怒意,差點蹦起來,爪子撓了撓他,還沒到扒了皮的地步了,真的沒有!

「難道你不生氣?」

花囹羅點頭,又搖頭,生氣也不能隨便把人給扒皮了啊?

死神的墳墓 「獵殺或販賣狐狸是東越國的大忌,絕對不能姑息。」尤其是這次……

應該狐狸就是東越國的國家保護動物吧……

獵殺珍稀動物是要受到法律制裁她明白,既然這樣那就交給國家法律啊,最多判他坐幾年牢,沒收他的財產就好了吧?

現在她是喪失了語言能力,也不知道做什麼好,只能在他手上蹭起來,討好地貼著他的脖子蹭了蹭。

九千流愣了一下,眼中柔情似水。

「你想讓我不要殺他?」

是啊……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