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

軒轅明恪剛剛出了宮門,年和便趕了過來,「主子事情辦妥了。」

「是嗎?那去看看!走著~」

年和和年風也是無奈一笑,他們家主子這些年還真是一如既往呢,很閑,就沒事兒找點事情做做!

長街,官家小姐閑來無事那就去月老廟求求姻緣,找找良人。

「月老廟還真是什麼時候都很熱鬧呢!」沈玲瓏看著不遠處的大樹,寫滿了姻緣的紅絲帶隨飛飄揚。

那樹,可真美!

「畢竟,對於庶民來說,許願是不需要銀兩的。要多少有多少不是嗎?反正許一個是一個。」鳳思穎掩了掩鼻子,更是皺緊了,看樣子嫌棄寫滿了臉。

沈娉婷自然跟著來了,「看來世人都很相信有緣千里來相會啊~是吧思思。」慕思思被強行拖了過來,原本是要去找葉筱柔的她。

「額~我比較喜歡青梅竹馬那種感情。」說實話,她身邊還真是不少都是的。聽說了也不少的。

沈娉婷咯噔了一下,「是嗎?」

而沈家姐姐似乎也深受感觸。

鳳思穎問道,「那思思有喜歡的人了嗎?之前那個舞家少爺似乎你就很喜歡呢!」她挑了挑眉,「聽說你們小時候也是有過一面之緣的,不過到底還是輸給了人家真正的青梅竹馬呢~怎麼……思思莫非你還沒有死心?」一副看好戲的表情。

這事兒鬧得大,誰都知道。

慕思思漲紅了臉,「我才沒有呢!不過是被沖昏了頭,而且再說了要不是郡主你慫恿我去,我也不會丟人現眼了。」她仔細想過了,那日的衝動依舊是被鳳思穎教唆了的,想想真是後悔啊~她的許多事情都是被這個郡主給鬧出來的。

那時候她還怪過筱柔也讓她去的,可是現在記起來那還是舞舜粲和藍若昕成婚前幾日的時候。那時候怎麼就那麼蠢呢?

哼~現在她可不會再被這個鳳思穎給牽著鼻子走了。

不過這個時候她還真不想和這群人在一起呢,這個沈娉婷也是半斤八兩的。她還要求得筱柔的原諒呢,那有什麼閑工夫和她們閑逛啊~

「你怎麼和本郡主說話的!你敢責怪我!」鳳思穎這眼珠子瞪得,後邊那兩個侍女也是忠心,和主子同款瞪眼珠子。

「不敢不敢,最後不是我丟人現眼了嗎?」虛假到不行的笑容呢~不過她還真是不管她鳳思穎看不看得出來了,她也懶得掩飾多少了。若非母親叮囑她,大哥也叮囑她。

沈娉婷暗道,這慕思思是不是腦子不好使,她慕家再大大得過親王嗎?當面不給郡主面子啊。

「走吧,去廟裡吧。」

星火香燭,叩拜月下老人,她們都顯得那麼的虔誠。不過除了慕思思,「之前和筱柔來的時候這裡的人可是更多的。怎麼感覺…感覺…人越來越少了…」她起了身,手裡的香火隨手插進了燭台中。

後面吵鬧的很,更有爆炸的響聲,但求姻緣這等事情對女子來說都是頭等大事豈會不專註呢?

「解簽的人也不在,廟裡面的道長也不在,大家……」

「怎麼了?」鳳思穎白了個眼,起身後,「天哪~」

還真是空無一人呢!

「還剩下幾個小娘們啊?」也不知道哪裡出現的粗衣布衫且流里流氣的,不過看起來打扮得略顯蹩腳,,不過也是真的嚴嚴實實。,而且款式也差不多倒是可以辨認出來是一夥的人,這標誌性的大鬍子確實稱得上團伙了,人皆有之!

「大哥,您剛剛出來那麼一嚇,這附近的姑娘都跑得差不多了,哪裡還有人啊?不過別說這裡面剩下的幾個人倒是都長得不錯啊!」一副小色胚的聲音。

「看什麼?」鳳思穎雖然有些害怕可是面對這種赤裸裸的眼神還真是有些不舒服,可頂回去的聲音弱了些,「你們可知道是什麼人?我可是瑞王府郡主,對我們不利你可知道自己會有什麼下場?」這時候只恨自己怎麼自帶了丫鬟來。

「這種時候就不要出來賣弄你爹是誰了!現在叫你爹又聽不見。」後面一夥小弟都在嗤笑,惹得鳳思穎滿臉的有火無處發更多是害怕,把丫鬟給推到前面去。

「再說了對你這種潑辣刁蠻的潑婦沒啥興趣!」

豪門遊戲:契約已過期 這夥人眼裡的好色樣惹得幾個女子戰戰兢兢也不敢抬頭,生怕做出些什麼來。

其他幾個人眼裡也都充滿了些驚慌,不過程度不同。慕思思可謂是小女孩子怕的只讓沈娉婷想要趕緊甩開她,弄得她手臂痛死了。而沈娉婷唯一的流露的真正情緒則是不耐煩,還是對慕思思的。

「思思,先別怕!」沈玲瓏倒是一副大姐模樣安撫小妹妹,隨即挺身而出說道,「各位若是要錢的話,好商量,我們姐妹幾人也算是身上帶了不少的,若是不夠也可讓我家丫頭去取來也好。光天化日之下,這事情若是鬧大了立馬就會有人過來的。幾位這麼煞費苦心把這裡弄得空無一人也不想什麼都撈不著吧?」

思思隨即換人緊緊地貼著沈玲瓏身後,也不是她還有多少理智,不過是人家沈娉婷把她推開了,人家躲得更加後面了,滿目都是楚楚可憐啊!

為首的大鬍子說,「你都說了這裡除了我們就是你們了,外面有大財主辦喜事都去湊熱鬧去了,我們哥幾個也不過是在這廟宇裡面湊湊熱鬧放了幾響炮竹,倒是一個人都不見了!」也不知道怎麼的,不像旁人摸著的大鬍子,倒是拿著手指像是女子拍胭脂一樣輕拍鬍子。

「哈哈~」滑稽模樣也是逗樂了慕思思,可是也立馬捂嘴不露笑。

「真的有人能及時來嗎?」小弟立馬搭腔。

大鬍子拍拍胸脯,「我們也不過是來廟宇看看姑娘的又不會做什麼的!我們可都是老實人!」

老實人?大白天裹得嚴嚴實實的?這小弟們可都去搜刮香爐錢了啊!不怕斷了緣分孤獨終老啊?

點點身邊的小弟,「既然姑娘開口了,我們哥幾個也不是想要犯事兒的人,看幾位都是體面的大家閨秀不是?把錢都給交出來吧。」

慕思思有些想笑,這大鬍子老大還挺搞笑的。感情就是來要錢的吧!

幾個人也是配合都把錢給了,鳳思穎還佯裝了一下威嚴,可是大鬍子一橫,乖乖地把手鐲都給脫下來給人家了,縮頭縮腦的可真是有些慫包樣。

「大哥,你看這個姑娘長得還不錯呢!」小弟抱著一大堆銀子站在沈娉婷邊上,「這受驚嚇的樣子倒是像個小白兔啊!不過看著挺眼熟啊!」

大鬍子霸氣推開跟前的一個小弟,「我瞧瞧。」一副湊熱鬧的心態。

「呦?這不是沈家二小姐嗎?不就是這陣子穿的沸沸揚揚的哪一位嗎?是錦皇陛下的相好呢!」流氓地痞的口吻。

「不會吧!」小弟實力白眼,「原以為是什麼傾城傾國的大美人呢!叫的咱們陛下神魂顛倒的,也就是長得稍微好看的人而已,還沒有我家隔壁阿花漂亮。之前看見過和陛下在一塊兒的,近處一看,額~~~」

「長相過得去,身材過得去,咱們還沒有做什麼呢就嚇得一句話不說了,還不如那個姑娘呢!」另外一個小弟說著,指了指沈玲瓏說。眾人都在嗤笑。

「就一句話…過得去!」

鳳思穎和慕思思都在憋笑。也不知道是無意還是什麼,慕思思竟然發現那本該柔弱如柳枝的女子卻發出如野獸般兇狠的眼神。但一晃眼后,依舊那副楚楚可憐。大概是她看走眼了。但是自己身上起來的雞皮疙瘩也不知道為哪般了?

可是大鬍子眼眸深邃了起來,盯著沈娉婷絲毫不放。

「你最好小心你的嘴巴!」沈娉婷開口,旁人所見不過是個忍受不了言辭侮辱的大小姐,雖然柔聲細語但其狠意全在眼中,一閃而過,但大鬍子所見全部,不敢漏掉。但是女子戰慄的身子讓沈玲瓏趕緊去護著妹妹。

「放心,看準的不過是小姐們穿的金貴趁著外面亂七八糟我們此等只為劫財。」大鬍子冷笑,「小姐放心,對你,我們沒有絲毫興趣。」那是男子對一個女子赤裸裸地不屑和輕視。「瞧瞧這副身子骨弱的~」

那意味深長的一眼卻讓女子燃起無名之火。 663

「弟兄們,也該走了,外面煙霧也散了。」掂量著手裡的銀兩倒像是個愛財之人。

首席的騙婚新娘 一開門,外面就湧進來一股子黑灰的濃霧,別說人了,就是對面來了一頭熊估計也是逃不了的。看樣子這炮竹——真的很是「致命」啊!怪不得人都跑了。

不過真的是散了很多了,也漸漸來了香客。

「我們也快些走吧。」沈娉婷一副驚慌口氣,「我害怕他們再來,趁亂趕緊走出去再說。」忙不迭要走,也一副不堪受辱的模樣。

「妹妹,你先別慌啊~」沈玲瓏喊著,可是迷霧挺大,掩著口鼻也抓不住人。

不一會兒,煙霧散開,「怎麼人都不見了?」也就慕思思這小傻子老老實實地呆在原地了,只是半睜不閉的樣子還像個河豚。

可熱鬧的另外一處,「我說這位小姐,是,我是不小心撞了您,可是您也不能這麼做啊!」大鬍子和一個女子糾纏上了,不過情況不妙,「我也道歉了,我只是人長得不太好看而已,也不至於被您這麼打斷手吧。」

便是剛剛的大鬍子,只不過這邊的小弟似乎也沒剩下幾個了。

的確是女子擒住了男子,而且姿勢一看就會知道誰是處於劣勢的。

大鬍子真的沒有想到這個女子居然會追出來對他下手,儘管他也是故意的。

「你們評評理,看看我這手臂……」大鬍子晃了晃似乎真的斷了的手臂,「好疼啊,啊啊啊疼死我了。」似乎真的很痛,大鬍子還能可見的臉皮還真是盛滿了水珠。

「我倒是要看看你長得有多好看!」他一把扯下女子的面紗,表面意氣憤怒實則乾淨利落,而女子顯然也沒有想到。

「原來是……」大鬍子勾起的嘴角也看不見,「沈小姐?」

沈娉婷似乎沒有想到這個大鬍子會把她的面紗給弄下來或者沒有反應過來那手速,現下心裡一陣咒罵,只想著如何逃跑。

「還真是沈家二小姐!」「真的是她!」「是她,我見過的。」「不是說沈家小姐身體不好嗎?怎麼還會拳腳功夫了?」「在外療養身子,會點功夫強身健體倒是也正常啊!」「不過把一個七尺男兒給打斷了手也太可怕了點吧?看起來那個人的手真的斷了!」「還真是狠心的女人!」「瞧著平時柔弱的模樣啊?」「怕不是長得相像而已?」「應該只是長得查不到吧?」

不過大鬍子倒是被路人給扶去了醫館治療,贏得了一眾人的可憐。

可大鬍子卻跳進了巷口拐角處,「主子!」

大鬍子拿下所有的裝束,接過年風遞過來的外套,「這齣戲還真是越來越好看了。」

「香爐錢屬下已經放了三倍有餘的錢進去了。」這種虧心錢拿不得,他還指望有生之年娶個小媳婦,生個小崽子呢!「主子,您的手?」

「脫臼而已!」軒轅明恪反手就給自己接上去了熟練的很,這癥狀裝得像是斷手了而已,「該是去好好查查這個沈家二小姐了。這下子倒是有些好玩的了!」

「主子,您是準備在京都多待些時日了嗎?」

軒轅明恪說,「有何不可?」

「北國那邊,銀川還有……」主子真的就不著急嗎?

「夠了!」他一手就把撕下來的大鬍子黏在了年風的臉上,「把這些好好地燒掉,不然你一輩子戴著好了。」

下手之快,年風立馬扯下來,「屬下這就去辦。」他家主子沒什麼毛病就愛喬裝打扮,對了,令狐家那個當家少爺也是喜歡的!不過算了,也是經歷很多次了。

他深呼吸一口,當然衚衕口這裡沒有什麼好聞的,只是今日的天很藍,藍的就像是曾經銀川的那一日,「沒有我,她一定過得很好才是……一定是啊~」

可為何身後的年風卻不這麼想,可他也沒有資格說些什麼。

————————————————————————————————

小方桌之前,青衣男子對坐著黃衫女子,有那麼些不忍外人打擾的念頭。好比一閃而過的慕家二少爺,便望而卻步了。

「你現在想要怎麼辦?」葉筱柔的字一直很是精緻,來了一字閣多日讓她真的長了不少見識,關於這一切一字一句地她都想要記下。

慕狄乖巧地在桌子上托腮,「我想……去沈家……偷東西!」眼睛一眨不眨似乎在求得呼應:當然是——求得同意。

落了個大墨點,「你…想好了嗎?」葉筱柔實在是沒有想到他慕狄會做出這個決定,因為他可是慕狄啊!

「要不去沈家問問?也許借一點點出來就好了。偷…還是算了吧。」

「筱柔啊,你難道不知道這個葯在記載裡面還是存在皇宮某處沒有被給別人嗎?」慕狄向原先漪瀾殿的老人打聽了,「那漪瀾殿的人和我說了,說是太後娘娘當時先斬後奏的,你說這我還能光明正大去找沈家夫人去要嗎?」

「可是就你連三腳貓的功夫都談不上的人。」這打量的視線,葉筱柔可毫不顧忌的鄙夷。

「哼~」信心的確有點受挫,稍稍紅臉的慕狄又說,「這種事情又不是一定是要靠身輕如燕,靠別的同樣可以!」

女子輕輕蹙眉,「你要幹嘛?」

第二日,「還真是風水輪流轉!」葉筱柔忍不住吐槽,前段時間人們的談資都是她葉家她這個葉家的餘孽,在一段時間是那被冷落又盛寵又傳出冷落的北國長公主,如今,這主人公已經換成了那個沈家二小姐了。

「怎麼說?」慕狄問。

葉筱柔搖搖頭,「沒什麼。」

「不過……咱們不是要去葉家嗎?在這裡呆著做什麼?在等人嗎?」難得的休息,留在家裡美美的睡上一覺卻也招架不住她娘親的哀怨,算了!倒不如陪慕狄來這一趟。

「筱柔~」慕思思這大嗓門已經在一條街開外朝她喊了過來。

慕思思她倒是還好,可是為什麼連慕淼也在?說起來她原本對慕淼調整好了心情,但是因為娘親的關係,還是免不了對他有些抵觸。

「慕狄,誰讓你擅自做主的?」

這聲調冷的,唉~

「別生氣,去沈家就咱們兩人估計有些困難,而且思思最近和沈家也好些,有她在也好辦事不是?至於慕淼…不請自來!」

她輕嘆,慕狄還是知道她性子。

「筱柔!」慕淼這一過來眼睛恨不得貼在葉筱柔身上。

「慕淼。」葉筱柔回聲,也不好拂了其他人。好在慕思思蹦蹦跳跳到她跟前,「筱柔啊,哥哥求我辦事我還是考慮三番的,但是他一說你也回來我就立馬答應了的。」

慕狄笑笑,「妹妹,這話也該是哥哥來說的,這麼急可別嚇壞了筱柔,以為你對她有什麼企圖。」

慕思思還不太敢抱著筱柔手臂,只敢拉著而她的手,「筱柔,你沒有被嚇到吧?我就是想要……」作為過錯方還真是一副委屈小媳婦樣子。

葉筱柔拍拍她的手,「我知道,我知道!」

「走吧!」慕狄說,「待會兒去沈家別生事端,按照我囑咐的事情去做,明白嗎?」

「知道,大哥!」

「慕淼?」

「我會安守本分的。」

這話慕狄是信的,畢竟人家眼裡只看得到葉筱柔。現在慕狄是多了不少的愧疚,「筱柔,走吧,記得到時候配合我,可別惹麻煩也別瞎晃。」

她瞪了眼慕狄,好在這傢伙還記得拯救她一把。順道就跟著他齊肩走著,「不如我們詳談一下,以防一會兒露馬腳。」

思思看了眼後面默默跟著的二哥,心裡只有自求多福,他和她一樣都是做錯事的人。

雖說是突然造訪不過也算是有個由頭,「聽思思說,沈小姐在廟會的時候倒是神勇,被我家這個妹妹說得神乎其神的,特地過來說要謝謝。」慕狄的確認為這個沈家大小姐是可交之人,這次讓他這妹妹看清楚也好。

沈玲瓏溫婉一笑,「是思思誇大其詞了,哪裡來得什麼神勇一詞!」

思思摟著葉筱柔的手臂對沈玲瓏說,「絕對沒有,那氣勢都把那幫小混混給嚇住了,立馬就對我們不敢放肆了。不過轉而說起來……」撅著嘴巴,「玲瓏姐姐你那個妹妹還真是藏的深,聽說她會武功的,那日把我往外推也就算了,居然連你都見死不救的。好在那伙人最終目的就是劫財的。」

葉筱柔看了眼慕思思,聽這話當日定是不簡單吧!雖然已經傳開,不過沒想到這種事情慕思思居然忍住沒有向她訴苦,而是自己藏起來了,而且還自我消化了!還真是長大了!她反握住了慕思思的手,好似往日。

慕狄看著葉筱柔的舉動,稍稍欣慰。

要說護短,沈玲瓏還真是找不到由頭護短了,那日她那妹妹也確實是把思思往外推的。

「我想也許是認錯人了吧,我家娉婷自小體弱多病的,靜養才回來也不會什麼拳腳的,而且幾日前的事情讓她受驚不少也病了,我估計是認錯了吧。」沈玲瓏有些懷疑可還是不信的,整個沈家也都是不信的。

「說不定是認錯人了呢,思思你也別信市井之言,長得相似的人這世上多得是。」慕狄雖這般說著,可心底裡面卻信了一大半。不過這事兒和他沒關係,但是他需要去提醒陛下才是。

可是沈玲瓏沒有鬆了眉頭,反倒是吃了一驚。

「誰長得相似啊?」

來人把沈玲瓏的吃驚和疑慮統統打斷了,「鳳思睿?」其實也不是多麼驚訝他回來,只是自從他回來后,來她家的次數實在是太多了。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