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幸福找准幾乎,看準對方防禦有漏洞立刻近身單手結印,無敵的龍印掌正中對方的腹部!

啵~~!

游戲王之我的怪獸是精靈 這個忍者的身體在手掌碰到的一瞬間突然化成一陣粉紅色煙霧,留下了一個草人消失不見了。

「啊。。。被跑了。算了,也在他身上留下了印記,下次遇到一定要抓住他!」 一路上,清風熱情許多。

無關其他,地位不同帶來的效果,僅此而已。

「在青州境內,玉虛觀可以說是頂級大派,執正道之牛耳。」走在路上,清風滿臉自豪的說道。

清風,從小就在觀中長大,算是土生土長的玉虛觀人。

所以,相比於其他弟子,他倒更像是個道士。

清風,是他的道號,至於本名叫什麼,從來都不知道,他也不關心。

每當說到玉虛觀,清風總有一種自豪感,這裡是他的家,而不是如其餘弟子,僅僅把這當做習武之地。

言語間,流露出的是真情實感。

「呵呵!」

對於這種情感,季川並不能感同身受,淡淡一笑。

他來這裡的目的,本就不純,讓他對玉虛觀產生情感,更像是一個笑話。

即便拜師,也只是權宜之計。

唯有變強,才是真理。

或許,清風也察覺到季川對此不感興趣。

清風巧妙的換了一個話題,「顧師弟,我帶你去觀中演武殿、功法殿去轉一轉,這些地方對修鍊都是大有裨益。」

顧名思義,演武殿就是觀中弟子,相互切磋之地。而功法殿中收集的幾乎全是功法武技。

「那就多謝清風師兄。」季川淡淡的道。

如此這般,兩人你一言我一語,淡淡的交流著。

途中,季川倒也見識了許多,比起通天魔宗,兩者天壤之別。

這時!

迎面走來一男一女,男的一身修長的道袍,女的俏皮可愛,身穿道袍,倒是別有一番韻味。

「是他?」季川眼神一凝,迎面而來的男子,正是當日在南陽郡城酒樓上的那個人。

雖然只見過一面,但季川依然記憶猶深。

不過,季川倒也不擔心,如今他改頭換面,對方根本不會認識他。

「羅師兄,蘇師妹。」

當即,清風停下腳步,笑著道。

「清風,這是誰啊,怎麼感覺有些熟悉啊。」

那位羅師兄還未說話,那個俏皮女子跳了出來,指著季川,疑惑的問道。

沒有惡意,只是單純的好奇。

從動作神態上,就能看出,這是一個單純而又跳脫的女孩。

清風年紀不大,卻很成熟。

對於蘇師妹這種性格,早已見怪不怪。

當即無奈道:「蘇師妹說笑了,顧師弟今日才入宗,你們怎麼可能熟悉呢?」

「啊?」蘇櫻的嘴唇,張成『O』字形,可是臉上疑惑更甚,「可是,我就是感覺很熟悉啊。」

當聽到蘇櫻的話時,季川悚然而驚,兩人或許真的見過面。

當日,酒樓之上不就是這一男一女么。

若是被人發現,他改頭換面,來到玉虛觀。恐怕就算再傻,也會懷疑他別有用心。

雖然心中有些吃驚,面上卻依然鎮定,淡然的看向面前女子。

「好了師妹,清風不都說了,你怎麼可能見過。」

旁邊的師兄,拍了拍她的頭,臉上掛滿了無奈和寵溺,說道。

「師兄!!!不是說了別摸我頭了嗎,該長不高了。」

蘇櫻當時就不應了,噘著嘴俏皮的道。

「呵呵……」看著這般神態,羅陽開懷的笑著。

也因此,這件事就這麼被囫圇過去。

蘇櫻也認為可能是搞錯了,畢竟師兄是不會騙自己的。

「呵呵呵……」

蘇櫻這般可愛的模樣,引得清風滿臉笑意。

「你們……」蘇櫻看著兩人無良的笑意,又急又氣,無可奈何之下,只好狠狠地跺跺腳。

「清風,不知這位是?」

言歸正傳,羅陽止住笑意,看向季川,開口問道。

「哦哦,差點忘了顧師弟。」

清風恍然驚覺,有些不好意思,連忙道。

「這位是顧惜朝,顧師弟,是觀主新收的弟子,說來也是羅師兄的師弟。」

清風引出季川,向羅陽介紹道。

「哦?師父新收的弟子。」

聞言,羅陽好奇的打量著季川,眼中充滿著意外,師父可是輕易不收徒的。

「見過師兄!」季川順水推舟的道。

見此,羅陽笑著說道:「呵呵,原來師父新收的弟子,顧師弟。」

說完,羅陽還了一禮。

「喂!喂!還有我呢?還有我呢?」

終於找到說話機會的蘇櫻,立馬跳了出來,指著自己,急切的說道。

很明顯,這是對季川說的。

「師妹,你別搗亂。」羅陽還以一個抱歉的微笑,卻沒有絲毫的責怪之意。

「什麼嘛?」蘇櫻撅著嘴,有些不高興,而後小聲嘀咕道:「人家都叫你師兄了,還沒叫我師姐呢?」

在場都是習武之人,看似很小的聲音,卻能很輕易傳入他們耳中。

「哈哈哈……」

羅陽被這番話給逗笑,可是說的確實在理,無可辯駁。

季川淡笑道:「師姐。」

原本還有些失落的蘇櫻,聽到這聲師姐,眼睛一亮,如同撥浪鼓似的點頭道:「嗯嗯嗯……」

那模樣,似乎開心極了,好似孩童得到糖果后的表情,喜悅之情溢於言表。

也能看出,這是一個單純的女孩。

如今,在這道觀中,倒是沒有破壞這種單純。

然而!

這種性格,在江湖上,或許會被吞的連渣澤都不剩。

極品銀行小桂圓 誰又能知道呢?

隱婚100分:神祕老公不見面 或許會有這麼一天。

又或許,終有一日,她會明白這個江湖的殘酷。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看著臉上洋溢著笑容的蘇櫻,羅陽寵溺的看了一眼,而後看向季川道:「顧師弟可願與我們同行?」

「對啊,對啊。」蘇櫻在一旁猛點頭。

這一聲師姐,倒是讓她對季川好感大增。

單純的人,永遠如此。

哪怕只是簡簡單單的事,也會讓她如此開心。

只要她認可你,她就會毫不保留與你相處,甚至更好。

從來不會想到,江湖上種種爾虞我詐。

季川淡笑一聲,道:「固所願也,不敢請爾!」

「師弟,我跟你說說觀中好玩的,雖然我來這也不久,不過這裡我可都逛遍了。」

聽到季川肯定的回答,蘇櫻清脆悅耳的聲音,一路倒豆豆般說個不停,臉上更是笑意滿滿。

瞬間,羅陽額頭冒出幾條黑線,有些不好意思捂著臉,實在是太丟人了。 ?小幸福打跑了矮個子忍者之後又拿到冰胺,自然就沒有留在這裡的理由,用晶卡導航去到最近的一處空間傳送陣法的地方,學園星和四系星一樣都有這樣專門傳送到各個地方的傳送陣法,已經建立了龐大的交通樞紐。

只要給錢,只要你給得起錢,那麼不管學園星的哪個地方你都可以去,當然了一些禁地那肯定是不行的,那隻能去到附近的地方自己再過去。

一瞬間的功法小幸福就回到了天武大學附屬小學的校門口。

「你們看,哪個女的是不是這一次的考生?」

「是,我記得她,就是當初和另外三個人一起的四人組中的其中一個。」

「看她的樣子應該是拿到冰胺。」

「靠,那玩意她是怎麼拿到的,我們好不容易打聽到這玩意是一種新型毒品去到黑市人家根本不賣,就算我亮出家族標記暗示,人家更加警惕,搞得我們無功而返。」

冰胺可是一種新型毒品,而且還是被學園星命令禁止的。別說這些小傢伙了,就算他們的長輩去了也買不到,這種交易是需要有推薦人的,沒有推薦人你再多錢人家也不會賣給你。一般是靠偷,靠搶,靠騙。沒有其他辦法。

而且學院入學考試也不允許家長參與,真要靠打真不一定就能把商販打敗。

這些毒販不說各個身懷絕技,但是保鏢肯定有一兩個,對付這些修為只有一級剛出頭的小屁孩,沒什麼問題。

有一些參加者僥倖獲得了情報,能不能拿到也是一個難關。

小幸福那是特例。。。。

「就她了,現在只有她一個人,估計另外三個人還沒有回來。馬德,搶她的!」

話音剛落,就有四五個人包圍住了小幸福,年齡都不大,還比較稚嫩,只是臉上帶著凶光,表情惡狠狠的樣子。

「喂!小矮妞!」

鳳鳴帝王閣 !?

「小矮妞!!!」

雖然小幸福的確比較小隻,但是現在對方也不比她自己高多少好吧,憑什麼說自己矮小!!

小幸福立刻就扭頭走了,連說話的心情都沒有。

「站住!」

「嗯?有什麼事嗎?」

「把你手上的冰胺交出來!」

小幸福明白了,原來這些人知道了情報沒有能夠得到冰胺,所以就打算守株待兔,等待一些得到冰胺的人回來,在交物品之前打劫,搶到冰胺,畢竟白帽子都說了,只要能得到,什麼方法他都不管,只要最後能交到他手上就行。

所以也有不少人打起了小幸福的主意,這五個人只是出頭鳥而已,還有不少人在暗中看著,等待機會,就等著開打的時候會不會有機會。

「哦,你們說冰胺啊。」小幸福拿出一小包結晶體,冰胺一塊只有指甲蓋大小,和丹藥差不多,但是冰胺是片狀的所以裝在一個透明小塑料袋裡面。

冰胺如其名就是如冰塊一樣的結晶體,透明,精美。只看外表誰有能知道這是一種比致命毒藥還可怕的藥物。

裡面一小袋有五六塊的樣子,而且小幸福早就已經把四塊冰胺藏了起來,這六塊冰胺其實是多餘的,她也不想要。

「想要?」

「給我!!」

其中一個長得瘦瘦的男孩立刻衝過來,右手往小幸福手中的冰胺一抓。

抓了個空。

咚!

小幸福轉身一個迴旋踢就把他踢飛十幾米遠。

「可惡。。。」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