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唐玉的笑,下意識就非常沒有好感,也自然不可能又好話了。

「既然姑娘無意通報,那在下就只好自己上山去了。」唐玉說罷,直接朝著山門走了上去。

「大膽!居然敢強闖我紫霞宮,找死!」

那女弟子手上淡綠色靈氣一閃而過,抬手就朝唐玉襲了過來。

「哼!雕蟲小技!」唐玉對於這種程度的攻擊,簡直不屑一顧。一個側身直接躲開,便不在理財她,而是繼續上前走去。

面對唐玉的如此嘲諷,那守門的女弟子更是怒上心來。

「你個臭男人,強闖山門也就算了,還敢瞧不起本姑娘!找死!」

「哈呀!」

這一次,一道綠色的靈氣直接開始在雙手之中匯聚,隨後朝著唐玉射了出去。

整個過程算的上是行雲流水,還算是熟練。

可也僅僅是在宗門之中算的上熟練,比起唐玉在軍隊里生死廝殺過的這種人來說。那就差的太多了!

唐玉簡單的伸出一隻手,上面精光一閃,那道綠光全部都消失。像是什麼都沒有發生過一樣。

「你你你,豈有此理,本姑娘真的要生氣了!」

若是一般人,明知道對方的實力遠高於你,忍了也就算了。

可如今,面對一個男人的挑釁,她莫名其妙的就是很生氣,想要把這個忽視他的男人打倒。

「看來只能用那一招了!」

守山的女弟子低聲咬牙道。

「鬼柳神刀!」那女弟子雙手合十,嘴裡一直小聲的嘟囔著什麼東西。

然後淡綠色的靈氣開始在雙手間慢慢聚集,逐漸的,那淡綠的顏色,就變得濃郁了不少。

隨著靈氣變多,那綠色的靈氣緩緩的形成一把刀的樣子。刀鋒直指唐玉,刀上流光異彩,看起來有幾分威力。

「喝!死去吧!」

那道刀芒瞬間離開了雙手,朝著唐玉飛了過去。

這道靈氣飛的又快又急,而且威力極大。

若唐玉是一般人,恐怕已經遭遇不測。

「欺人太甚!」

唐玉冷哼一聲,手上金光一亮,金色的靈氣布滿了手掌,單手就直接將那鬼柳神刀捏住。

「噗!」

穿書後大家都成了我的檸檬精 唐玉手上一用力,那團綠色的靈氣,直接爆裂。

消失的無影無蹤,連一點點靈氣的影子都看不到了。

「你既然對我動了殺心,那就休怪我手下無情了!」

那女弟子看著唐玉徐徐走過來,心裡突然升起了一股害怕的情緒。

這一招鬼柳神刀也是她剛剛學會不久,用起來還不是很熟悉,對自己的消耗也比較大。

她現在的狀態可以說是站穩都比較難了,而且唐玉步伐矯健,根本沒有半點受傷的意思。

「不可能啊!看他的年紀,也比我大不了多少,可憑什麼他那麼厲害!」

「一定是有什麼我不知道的東西!」

女弟子心裡泛起各種想法。

而嘴上卻說道:「難道你敢殺了我?在這紫霞宮的門口?」

面對已經走到面前的唐玉,她沒有絲毫懼色,她根本不會相信,還有外人敢在這個地方傷害紫霞宮的弟子。

因為在她心裡,紫霞宮就是最厲害的地方。

「死罪可免,活罪難逃!」唐玉聲音很冷,沒有一點溫度。

「你敢!」

可即便是她再不相信,唐玉還是下手了,當然,面對這樣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姑娘。唐玉自然不會下死手,舉起手掌。

狠狠的落在了那女弟子的臉上。

「啪!」

一聲清脆的聲音過後,一個極為明顯的巴掌印出現了。

「你你居然真的敢打我!」

那女子用一種極為不可置信的目光看著唐玉。

唐玉淡淡一笑,「打的就是你在這種目中無人的!」

旋即,又是一聲「啪!」

「左右對稱了,才比較好嘛!」說完,唐玉也不管這個女人,獨自朝著紫霞宮走去。

作者星河一夢說:昨天今天去了外地,實在抱歉,明天四更補上! 左右兩邊臉頰都火辣辣的疼!

那守山的女弟子從未受過如此大的侮辱。可偏偏又打不過唐玉,簡直難受的厲害!

正當此時,從山下又上來一個女子。

乃是青鸞殿的弟子吳曉。

「師妹,你怎麼了!」

「唔唔……我被那人打了!」女弟子一指正在上山的唐玉,抽泣著說道。

「豈有此理!他是何人,竟敢擅闖我紫霞宮?還敢打傷我守門弟子!」吳曉一聽這話,已經有了四五分的怒意。

「說是來尋人的,我都說了讓他等等,可他卻根本不搭理我!還打我……」

看著哭兮兮臉上還有掌印的女弟子,聽著她的一番解釋。

在吳曉心裡,唐玉已經是那種強闖山門的惡人,還不聽勸阻擅自打傷人。

「惡賊休走!」

吳曉大喝一聲,身子一躍,朝著唐玉就飛奔而去。

「哼哼,吳曉師姐可是近年來少有的天才,一定能夠好好教訓這個姓唐的一番!到時候我要還你一百巴掌,才泄恨!」

唐玉聽見惡賊休走的時候,轉頭一看。

果然又有人提劍追了上來。唐玉眉頭一皺,心道:「這裡到底是什麼地方,怎麼一言不合就動手!簡直是一群潑婦!」

吳曉可不是一般人物,年紀輕輕,已經有武士五重的修為。在紫霞宮年輕一代中,也算的上是翹楚!

青色的靈氣在長劍上蔓延,已然是逼近唐玉。

唐玉早有準備,並不慌亂。直接抽出「冶金聖尺」隨意一揮,吳曉的長劍應聲而斷,沒有一點點意外。

吳曉原本勢在必得的一擊,卻落得了寶劍斷裂的下場。

看劍柄劍身的工藝,此劍絕不是一般的東西。

而實際上,這柄劍對於吳曉來說,算是非常重要的一把劍了。是她先前奪得了弟子試煉的好成績之後,她的師父青鸞殿主親手為她打造的。

「流鶯!」

吳曉大喊一聲,都不顧唐玉還站在面前,就俯身下去,拾起那斷劍。

流鶯這把劍,對於吳曉來說,不僅僅是貼身的兵器,更有著重要的意義。

「惡賊!還我寶劍來!」看到流鶯已經徹底的斷成兩截,吳曉怒火中燒!提著那手中的辦把短劍,再度朝唐玉沖了過去。

唐玉臉上滿是厭惡的神色,完全理解不了為什麼會又如此不講道理的一個宗門。

門下的弟子先是一言不合就動手,這個更好,連話都不說,直接就動手!

可,吳曉的實力,比起唐玉來說,還是差了太多。

唐玉身形一閃,已經將「冶金聖尺」架在了吳曉的脖子上。

「想死就明說!」

脖子上那種冰涼的觸感和靈氣的波動,加上眼前唐玉眼神中的兇惡和眉頭的不悅。

讓吳曉本來都要燒著了的怒意,瞬間冷了不少。

吳曉此時命懸一線,就是有再多的話想要說,嘴上也有些說不出口了。

「帶我去找侯輕語,不然……」唐玉說到最後這個字,手上的「冶金聖尺」又朝著吳曉的脖子上用了一點力。

吳曉似乎能夠感受道「冶金聖尺」的無比鋒利,好像唐玉只要稍微一用力,自己的脖子就會被輕易割開一樣。

雖然紫霞宮有所規定,擅自帶外人進入紫霞宮,算是不小的違規,可對比起生命來,自然還是生命要更加重要一點。

「唔……好!」

這個結果,唐玉甚是滿意,有了內部的人帶路,相信接下來的行程,一定會順利很多的。

唐玉收起「冶金聖尺」,示意吳曉走在前面。

吳曉既然嘴上已經答應,自然也不會再拖拉。

唐玉剛剛給了一大棒,自然還要給一點甜棗。

「如果我順利找到人,這柄劍,我幫你修復,而且一定比你現在的更強!」唐玉居然是露出了一點笑容。

「可惡!你以為你是誰,這柄劍可是我師父用了三個月的時間,幫我煉製的……哼,不過你居然敢讓我帶路,看你待會怎麼死!」吳曉想到這裡,強擠出一絲笑意。

山路慢慢,兩邊更是風景秀美,紅花綠樹簡直是人間仙境一般。

而此時,陽光正是一天之中最好的時候,既不會太曬,同樣的也不會太刺眼。

漫天的金光灑在整個山腰上,並排而走的唐玉和吳曉,一男一女好像令人艷羨的情侶一般。

可只有吳曉知道,自己身邊這個惡賊很快就要被紫霞宮中更厲害的人打殺了。

經過蕩氣迴腸的一段山路之後,二人終於來道了宮門面前。

紫霞宮先前一個牌樓之上,紫霞宮三個大字行雲流水,卻又透露著幾分娟秀。

一看就知道書寫之人,必定是個極有氣度的女子,很不平凡。

看到唐玉留意了這紫霞宮三個字,吳曉說道:「這三個字,乃是我紫霞宮第一任宮主所留下的。」

「哦?想來也是一個奇女子啊!」唐玉從三個字的細節里,似乎能夠感受到,那第一任宮主的非凡氣質。

「你還懂書法?」吳曉有些好奇,她只是聽說過祖師的厲害,卻並不能夠從這字里看出來什麼。

「略懂!」唐玉笑了笑,面帶笑容的說著。

吳曉心裡自然是一陣鄙視,「哼,你這小子,年紀不大,吹牛倒是厲害!我紫霞宮第一任宮主那是何等的人物,你也能夠看的出她的厲害?」

御侯門 可吳曉忘記了,剛剛她這個紫霞宮的優秀弟子,在唐玉一個回合走沒有走下來。

宮門前。

又有弟子在守門。

「吳曉師姐,這是?」對於男人,紫霞宮的弟子都很是驚奇,因為紫霞宮裡也不是完全沒有房客,而是幾乎沒有男人。

平時就算是一百個訪客中,都未必有一個男人。

「這是來找侯輕語的。」

「侯輕語?」

「就是那個前幾天來的女人!」吳曉擠眉弄眼的說著。

「哦!原來她就是侯輕語!」守宮門的弟子露出恍然大悟的神色,隨後看向了唐玉。不禁面露鄙夷之色。

「那請學姐進去吧!不過,可要多多小心啊!」

「放心吧,不會有什麼問題的!」

吳曉笑著說道。 唐玉看著眼前這兩個女人說話神色有些不對,可又說不上為什麼。

因為唐玉還沒有認識到,遇到的所有人都針對他,是因為他男子的身份,和來尋找的侯輕語出於何種的一個特殊情況之下。

「走吧!」

吳曉輕聲說道,繼續帶著唐玉朝這紫霞宮裡走去。

紫霞宮正宮的地方不小,整個山頂上,都是各種各樣的建築,可總體上看來,少了幾分宗門的大氣和威嚴。但是卻多了幾分山水園林的巧妙。

好像無時無處的不在說明著,這裡非常的符合女人的審美。

整個紫霞宮猶如仙境一般,上空雲霧繚繞,到處都是鮮花綠草,美不勝收。

此時,侯輕語在後山外門弟子住的地方里,正對著一大堆各種衣裳發愁。

而唐玉卻被吳曉領著,來到了青鸞殿前。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