鴿子搖搖頭:「我個兒小,血也少,大鳥的血多,大鳥來!」

大鳥剛要說話,突然「哎呦」一聲,急忙用翅膀遮擋屁股。此時鹿有角則呲著牙陰邪的笑著,手裡還握著一把小刀,刀上沾著幾根羽毛,血順著刀尖,滴進了事先準備好的瓶子里。

大鳥急了,鹿有角一個箭步跑到了潭邊,將血倒進了深潭裡。不一會兒潭水開始翻滾,黑背豚魚開始騷亂起來。

鹿有角轉身,看著氣氛大鳥道:「事已至此,大鳥你就好人做到底,把屁股對著深潭,假裝受傷,我們藏起來。」

大鳥一百個不樂意,可看到眾人期待的目光也只好忍著疼,屁股朝向深潭,裝作受傷的樣子。

古力等人隱藏了身形,注視著深潭。過了好一會兒,才看到一顆瞪著藍色眼睛的頭顱露出了深潭,長相與猴子差不多,只是沒有皮毛,表面覆蓋著鱗片。水猴子很警惕,從露頭的那一刻就發現了岸邊的大鳥,可是它並沒有急著去捕捉,而是仰頭看著天空,觀察了好一會兒才慢慢的向潭邊游去。

共青從水猴子藍色眸子里看出了它修為不低,再加上長期生活在水裡,如果在水裡與之交戰,自己一點勝算都沒有,如果是在陸地,還有一絲勝算,共青已經做好了一擊的準備。可就在這時,天空中突然傳來一聲嘶鳴,接著一道遮天蔽日的身影忽然出現,向著水猴子的方向俯衝下來。

一隻巨鳥閃電般的自空中沖向了水猴子,尖銳的喙閃著銀光,刺耳的叫聲讓人骨節發酥,頭皮發麻。水猴子突然僵住,而後快速的沒入了深潭,巨鳥則以更快的俯衝速度奔向了水猴子,眼看著水猴子就要被閃著銀光的鳥喙捉住。 巨鳥鋒利的鳥喙已經張開,剛剛沒入水中的水猴子危在旦夕。而就在這時,譚中一個黑影突然出現,一條巨大的尾巴浮出了水面,正好拍打在巨鳥的身上。巨鳥被黑背豚魚的尾巴拍中,摔進了潭裡,又被其他豚魚衝撞拍打變得支離破碎,小豚魚開始吞食巨鳥的骨肉。水猴子則趁機逃之夭夭,早就沒了身影。

這一幕看呆了眾人。斯文感慨道:「生物鏈真是偉大啊!一物降一物,水猴子襲殺幼小的黑背豚魚,龐大的成年豚魚卻拿它沒辦法,只能將小豚魚保護起來,盡量避免被殺死。可是水猴子卻是兩棲的,總要出來呼吸,對於空中的巨鳥卻毫無還手之力,儘管水猴子已經十分小心了,從不離開深潭,可還是被巨鳥盯得死死的,隨時都面臨著危險。巨鳥對於水猴子來說是危險的,可是對於黑背豚魚來說卻是豐盛的食物,也不知道水猴子什麼特性如此吸引巨鳥,寧可冒著生命危險也要啄食它。水猴子吃黑背豚魚幼崽,可是同時又給黑背豚魚帶來了食物;巨鳥按說食物鏈很豐富,可偏偏熱衷於水猴子,最後成了黑背豚魚的餐食。」

鹿有角道:「別感嘆那些沒用的了,這回估計這水猴子是不會那麼容易出來了,得想想辦法怎麼拿到震天?」

古力看了一眼已經坐起來的大鳥道:「大鳥兄弟,不,吞雲鸞雀王子殿下,你再幫幫忙,多出點血,把那水猴子引出來,回頭給你點萬年草藥補補。」

大鳥一聽萬年草藥,活了心思,不就是出點血嘛。它把鹿有角的瓶子拿了過來,蹲在地上擠了半瓶血,遞給了鹿有角,而後趴在了原來的位置上。

鹿有角對著大鳥豎起了大拇指:「大鳥兄弟就是夠意思,血厚啊!」

悍女逆襲:狂妃有點毒 鹿有角將瓶子里的血倒進了深潭,濃烈的血腥味竟然引起了剛剛享受完大餐的黑背豚魚的騷動。過了好一會兒,水猴子的藍色眼睛若隱若現的出現在了潭水裡。水猴子頭並未露出水面,它在那裡觀察了許久,又看著岸上的大鳥,最後終於安奈不住,頭顱露出了水面,向著岸邊緩慢的游來。

共青全神貫注,做好了準備,勢必一擊將其拿下,其他人也做好了抄水猴子後路的準備。可就在這時,又是一聲嘶鳴。

鹿有角鼻子都氣歪了:「這他娘的,又來!」

水猴子聽到了嘶鳴,打了個激靈,迅速的沒入了水裡。又一隻巨鳥成了黑背豚魚的美餐!

鹿有角接著罵道:「我們折騰來折騰去,毛都沒有,黑背豚魚倒過年了。這回恐怕那水猴子是不會出來了!」

大鳥也站了起來,用翅膀扇掉了身上的泥土道:「怎麼叫毛都沒有?我的毛是真白掉了,血也白流了!」

狐女呵呵一笑道:「也不盡然,從猴子的表現來看,確實是餓的不輕。人類有句俗語:熙熙攘攘皆為利往。想要猴子出來就看誘惑大不大了!巨鳥如此不惜生命的要吃水猴子,水猴子身上一定有他們想要的東西,且寧可拿命去賭,水猴子也一樣。咱們當中有一個傢伙的血是很多凶獸都無法抗拒的,想當初在神風門,被費錢和費男追趕…….」

「哎呦!」鹿有角屁股一疼,縱身一躍,躍出了大老遠。鴿子拿著一根銀針放在鼻子上盡情的聞著,針尖處還有一滴血!

鹿有角揉著屁股指著鴿子破口大罵:「你個慫鳥,數你最壞,你竟然坑我!」

鴿子嘻嘻一笑:「我這是為我大鳥兄弟鳴不平,大鳥的血都出了,也該你放放血了。針尖上的這點血太少了,用你的小瓶再擠點,多裝點。我是怕你自己下不了手,先幫你破了皮。」

鹿有角又瞪了一眼狐女道:「狐女,你也不是好人,出餿主意。我出點血也沒啥,不過也沒用,巨鳥一來,那猴子照樣跑路。」

古力道:「大哥,這個你放心好了,剛才通過觀察,所來的巨鳥修為並不是有多高,隱樵完全能夠應付片刻,只要水猴子上岸,共青就會將其抓住。你就再放點血,成敗就靠你了。」

鹿有角無奈,轉過身去,呲牙咧嘴的擠了幾滴血裝進了瓶子里,而後丟給了古力:「你們去倒吧,我看著心疼。」

古力來到了潭邊,將瓶子里的血倒進了深潭。儘管黑背豚魚溫順,但聞到了鹿有角的血星之氣,還是被攪擾的不斷翻騰,深潭彷彿成了大海,不斷翻滾著巨浪。空氣中血腥味向遠處傳播出去,吸引了無數的凶獸,還不待水猴子出來,巨鳥已經三五成群的向這邊飛來。

古力看著鹿有角道:「大哥,麻煩你再出點血,出去兜幾圈,把這些趕過來的凶獸和巨鳥引開。」

鹿有角搖搖頭:「我這輩子就倒霉在你身上了,你就能坑你大哥。」說完一狠心在屁股上又擠出幾滴血來,穿上了機甲,將血塗抹在機甲上,向著遠處奔去。

水猴子終於還是沒有扛過誘惑,慢慢的露出了頭。等了好一會兒也不見有巨鳥,才開始慢慢向岸上游過來,疑惑著看著趴在那裡的大鳥,用鼻子嗅了嗅,又退了回去,用藍色的眼睛盯著岸邊。

古力暗叫:「壞了,這傢伙可不傻,這可怎麼辦?」

正在為難之際,遠處連跑帶顛的跑過來一頭大黑驢,在大鳥身邊停了下來,屁股對著深潭扭著,用舌頭舔著大鳥屁股上的傷口。

再遠一點的地方,已是塵煙四起,空中黑壓壓的一片,各色凶獸一齊奔來。水猴子終於按捺不住,竄出了深潭,躍向了鹿有角和大鳥。

遠處的隱樵大喊道:「快,我要頂不住了!簡直是要我的命了!」

共青見機,一道青紗障目封鎖了水猴子的退路,跟著縱身一躍前去捉拿水猴子。水猴子雙目一瞪,舉起震天刺向了共青。共青手指輕彈,利用巧勁震開了震天,一把將猴子的脖頸抓住,另一隻手在猴子的腦後用力一敲,猴子被打暈了。

隱樵狼狽的奔向眾人,「完事就快跑路!」鹿有角撒腿就跑,大鳥一個軲轆縱身躍起,雙翅一展跟在鹿有角後面飛了起來。古力將飛行舟取出,眾人鑽進飛行舟,砰的一聲飛離了原地。 眾人又回到了廢墟之上。鹿有角站在廢墟上不停的嘔吐,大鳥在一旁安慰著。

鹿有角邊吐邊嘮叨:「大鳥你多久沒洗澡了,屁股怎麼這麼臭?這挨千刀的水猴子,也太賊了,真是不見兔子不撒鷹,我要不過去,那傢伙就不會出來。我的血啊……」

共青手裡拿著震天仔細觀摩著,不斷嘖嘖稱讚:「真是神器啊!雖不是先天材料打造,可卻堪比先天材料,一體鑄造,內藏乾坤。風中嗡嗡響,搖晃可自鳴,雖無鋒利音,但超高科技,真是神奇!」

這時葉子突然驚叫一聲:「不好,巨鳥追來了!」

古力抬頭一看,遠處黑影綽綽,鋪天蓋地飛向眾人。眾人趕緊躲進了飛行舟,將艙門封閉。巨鳥不停的在空中盤旋,最後才慢慢離去。

古力看著昏睡的水猴子,喃喃道:「這猴子到底有什麼特別之處?引得這巨鳥如此遠的距離都能嗅到他的氣味。」

隱樵道:「剛剛我與這些巨鳥打過交道,攻擊力確實強大,還有那些陸地上的凶獸也都不是善類。這些凶獸不同於其他荒野地區的凶獸,這裡的凶獸等於生活在巨大的牢籠里,周圍都被智能機器人圍著,出出不去,外面的進進不來,且有大片的廢墟,生活條件十分艱苦。猴子本身雖然強大,但並無特別,我估計這些巨鳥惦記的與我們一樣,是猴子手裡的震天,它們也想出去,只是不知道是怎麼知道震天的作用的。」

斯文點點頭道:「很多鳥類大腦對一些特殊頻率或者物質有著感應,就好比科技儀器一接近震天就會被干擾一樣。我估計這巨鳥能夠感應到震天。」

鹿有角道:「不管這些巨鳥了,震天也得到了,一會兒回去難免還有一番苦戰,震天雖好,可畢竟影響的範圍有限,光靠我們自己還是出不去,外面的那兩位大王肯定還得拿子孫拚命。要是我們不從原路返回,從荒野區智能機器人守衛相對薄弱的地方出去,那之前的損傷肯定會怪道我們頭上。」

斯文也很無奈道:「只怪我當初考慮不周,一直認為震天在廢墟核心區,從這裡進入距離最近,早知在荒野區,當初就從荒野區邊緣進攻,獸王他們的損傷也會小一些了。」

古力道:「如今也只能將錯就錯,還是原路返回。我們有了震天,出去會更容易一些,獸王的損傷也會少很多。這水猴子很是奇特,我們還是把他放了吧,解碼系統我們也沒有發現,再找下去也沒有意義,我們現在就給獸王發信號,準備衝出去。」

共青手握震天,率先出發走在了前面。古力按照事先約定給兩位獸王發了信號。震天在共青手裡簡直成了活物,共青單手輕揚,震天快速的旋轉著,發出嗡嗡的蜂鳴之音,智能機器人瞬間獃滯,被穿著烏黑機甲的鹿有角擊打的支離破碎。

外圍已經殺成一片,智能機器人的超級武器爆炸聲再次響徹天地,只是還沒發射幾個,就被共青的震天給鎮住了,古力等人以最快的速度將智能機器人消滅,很快就跳出了機器人的封鎖,回到了荒野的凶獸禁區。

渾淀和火王哈哈大笑,各自帶領手下排成兩列迎接古力等人。斯文走在前面,手裡捧著震天,造物主的事迹早已傳遍了荒野凶獸大軍,不明所以的軍士恭敬的注視著斯文,甚至有些軍士不自覺的跪了下來,期待著造物主給他們更好的恩賜。

渾淀和火王見此情景眼皮跳了跳,二人相對而視了片刻,急忙走上前,伸出雙手攙扶著斯文的雙臂,幫著斯文拖著震天,一步一步走進了火王的議事廳。

火王和渾淀盯著斯文手裡的震天,火王道:「造物主閣下,你手裡的就是震天嗎?」

斯文點點頭,渾淀道:「果然與眾不同,一看就是神器。只是不知道如何使用,才能將智能機器人震懾住。」

斯文道:「其實這震天……」還不待斯文說下去,鹿有角被狐女捅咕了一下,向前邁了一步。

鹿有角反應很快,打斷了斯文的話道:「其實這震天不但是神器,更是造物主的頂級高科技,大多數人一時半刻是掌握不了它的使用方法的。我們這些人學了好久都不成,就共青老頭學會了操控方法,今後要想要震天發威,還得靠共青。」

斯文聽了也意識到了一些問題,支支吾吾得道:「是啊,就共青能使用,就連我也是知道操控的方法,沒有千年的頂級修為是駕馭不了震天的。」說完將震天交給了共青,共青一伸手,將震天放在了儲物袋裡,震天在眾人眼前消失不見了,驚得兩大王嘖嘖稱奇。他們並不知道儲物袋的存在,還以為是震天的無窮變化呢!

火王道:「那接下來我們怎麼辦?」

古力道:「我們先把智能機器人的工廠和維修基地摧毀,斷了他們的再生之路,剩下慢慢對付就行了,消滅智能機器人就是一個時間問題而已。」

斯文補充道:「消滅了工廠和維修廠我們就該離開了,伽馬星球等著我們回去解救呢。」

火王和渾淀再次相視片刻,而後點頭陪笑道:「這是自然,自然!那我們休整一晚,明早就出發!」

古力等回到了安排的住處,狐女瞪了斯文一眼道:「斯文,你說你不是畫蛇添足嗎,要走便走,古力話已經說的很清楚了,你非要做個解釋補充,提前告訴人間你什麼時候走,我看到時候你怎麼走!」

斯文剛要為自己辯解幾句,可是經過腦子一思索,自己剛才所說的話的確有些不妥。可事已至此,只能到時候再想辦法了。

鹿有角從外面走了進來,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埋怨道:「斯文,你也是伽馬人,長了那麼大的腦袋,怎麼說話做事不過腦子,這下好,外面增加了好些高手。」

古力道:「不論如何先要把工廠和維修廠先破壞掉,否則怎麼也不會讓我們走,離開辦法我已經想好了,我們現在需要研究一下怎麼能儘快將工廠和維修廠拿下。」

鹿有角道:「有什麼好研究的,用震天一個一個的震暈,那些凶獸去拚命唄,難不成好要我們去拼啊?」

大鳥道:「要是震天能將大片的智能機器人都震失靈就好了,這樣獸王他們損傷會少一些,我們也能快一些回去。」

斯文聽完一拍腦袋道:「對啊!我怎麼沒想到呢,或許可以一試!」 大鳥的話讓斯文想到了一個能夠大面積將智能機器人全部干擾的方法,能否成功還需要實驗。震天之所以能夠對高科技產生干擾,是因為其在震動時發出了一個特殊的頻率,這個頻率不同於所有伽馬人所發現的聲波。理論上只要將震天發出的這種特殊頻率放大,就能夠實現大面積的干擾。

放大震天發出的頻率不同於放大普通聲音,只需一個揚聲器就可以,用揚聲器只有聲響,產生的聲波不同於震天發出的頻率。斯文要做的是一個頻率傳導設備,將震天發出的頻率放大,傳播的更遠。要想實現這一點,介質很關鍵,與其說是造一個設備,倒不如說製造一個特殊介質空間更加準確。

斯文通過多次實驗,利用不同介質觀察震天震動頻率的大小和傳播的距離。通過實驗驚奇的發現:在真空狀態下,震天的頻率傳播的最遠。這與伽馬人的科技理論完全相悖,任何頻率的聲響都需要介質作為傳播媒介,可是震天卻完全相反。

斯文的疑惑,共青給了他答案。共青的解釋是:所謂真空,只是伽馬人認知的真空,「無」不等於沒有,只是未曾發現而已;宇宙一氣,氣聚則生,氣散則亡,氣之無形,卻被有形之人加以利用。本來是無,卻化而為有;本來有最後又化為無。

不懂修鍊的斯文很難理解共青的話,但「未發現不等於沒有」他十分認同。真空是伽馬人創造出來的一種特殊環境,自然界中和宇宙中都未發現過,真空是不是真的就什麼都沒有,通過震天的表現,斯文不敢妄言。但有一點可以肯定,當周圍環境達到真空狀態時,震天震動發出的頻率能夠實現最大化。

斯文依據理論,趕製了一批真空催化劑,催化劑能夠跟周圍的物質發生反應,形成短暫的真空狀態,而投放真空催化劑的重任落在了鴿子和大鳥身上。它們作為誤闖生物,迷惑智能機器人,在智能機器人發動超級武器前,投放催化劑,而後共青快速進入到真空區,晃動震天,智能機器人被干擾后,凶獸大軍攻上去,將機器人解決掉。

天亮之時,斯文利用自己隨身攜帶的百寶箱,已經製造了一些真空催化劑,分別交給了鴿子和大鳥,並且制定了詳盡的進攻計劃。

火王和渾淀起的早,很早就派人請古力等人到議事廳用餐。餐后,凶獸大軍已經整裝待發。大軍分成了兩個陣營,一方為禁區凶獸,一方為連夜趕來的荒野凶獸。雙方大軍直奔智能機器人的維修工廠。從遠處觀察維修工廠,只見前日大戰傷殘的智能機器人正陸續的進入工廠,還有一大批已經修復的機器人再次向著自己的崗位奔去。工廠周圍有著無數的智能機器人把手,這些機器人按照既定的線路不停往複的行走,數量之大,密度之強,根本不留一絲縫隙,要想攻進去,根本就不可能。

古力一擺手,鴿子和大鳥飛了起來,分作不同方位飛向了智能機器人守衛的空間,光束騰空而起,直奔鴿子和大鳥襲來。鴿子和大鳥迅速將催化劑投向下方,而後沿途相對飛行,將催化劑投成了一條直線帶,立即形成了一條廣闊的真空領域。真空領域與其他地域形成了完全不同的顏色,真空領域如同被一個巨大的肥皂泡包裹,外圍在微風的吹拂下顯出了抖動的漣漪。

共青找準時機,躍向了真空領域,搖晃震天,震天的蜂鳴聲傳遍了整個真空領域,真空領域內的智能機器人如同石化一般獃獃的站在那裡一動不動。凶獸大軍沖了上去,很快將真空領域的機器人全部摧毀。遠處的智能機器人迅速趕來,可還沒到跟前,就已經被肥皂泡包裹,跟著一陣蜂鳴后,都成了機器模型,一動不動的等著凶獸大軍拆解。

兩個時辰后,維修工廠被徹底摧毀了。摧毀后的維修工廠不再有智能機器人前來維修,只是陸陸續續的來也一些新的智能機器人,這些機器人都是從製造工廠新製造出來的,前來補充這裡的空缺,只不過來一個被消滅了一個。

接下來就要對付智能機器人製造工廠了,真空催化劑已經用完,斯文需要時間再造一批,而且凶獸大軍也需要修整,震天發揮了作用,但不等於全部,凶獸大軍還是有不少的傷亡。

但這樣的傷亡在兩位獸王的眼裡不算什麼,這是他們與智能機器人交鋒付出代價最小的一次,更是唯一的一次勝利,而且是大勝。二人很高興,只要再過一些時日,消滅了製造工廠,他們就再也不懼這些機器了。

對付智能機器人製造工廠不同於維修工廠,維修工廠守衛的智能機器人數量遠不及製造工廠,而且製造工廠外圍屬於智能機器人的空間更大,需要從外圍一點一點的進攻,同時還要應付其他區域趕來支援的機器人,弄不好就要腹背受敵。

斯文整整用了三日的時間製造催化劑,他讓兩位獸王組織了一隻飛行敢死隊,需要大範圍的製造真空領域,同時安排鹿有角做共青的坐騎,以便以最快的速度進入到真空領域發動震天,制住真空領域內的機器人。

三日後,總攻開始,大戰持續了整整一日。凶獸大軍損失慘重,製造工廠被徹底摧毀,不再有新的機器人補充。是夜,被摧毀得破敗不堪的維修工廠廢墟成了大軍慶祝的殿堂,凶獸們踏著殘碎的機器人載歌載舞,它們看到了徹底消滅智能機器人的希望。

火王和渾淀與古力等人商議接下來的進攻策略。斯文道:「剩下的事兒就簡單的多了,二位的大軍也需要休整一段時間,按照約定,我們也該離開了,祖星球就是你們的了。」

渾淀道:「還望造物主幫人幫到底,送佛送到西,你們一走,沒有了震天我們要對付這些機器人難免要付出巨大的代價,你也看到了,如今有震天我們都傷亡慘重,要是沒有震天,我們的傷亡簡直不敢想象。」

火王接著道:「是啊,渾淀說的在理,我也有這樣的擔憂,還望造物主閣下多留幾日。」

斯文還要說話,被古力打斷了。 一品醫妃:王爺請息怒 古力道:「既然兩位大王盛情,那我們就留下,幫著消滅了這些機器人,我們再走也不遲。」

斯文無奈只好點頭應允。一夜無話,大軍休整幾日後,再次踏上了征途。卻不想總是打打停停,消滅整個祖星球的機器人竟然用了半年的時間。這裡面有一半以上時間是凶獸大軍有意拖延造成的。古力等很無奈,對方明顯就是不打算放自己走,如今機器人都已經消滅,兩位大王再沒有借口和理由挽留了,終於可以離開了,只是能否順利離開?古力有一些擔憂。 智能機器人被消滅了,原本合作的禁區凶獸和荒野凶獸突然變得界限分明。諾大的一座祖星球到底歸誰,雙方都在做準備。在與機器人大戰時雙方就在默契的布局,每下一城就會有一方派兵留下來駐守,最後導致出現了你一城我一城,混雜的局面。若是向以前有容部落與有毀部落那樣,一南一北還好一些,畢竟各自擁有一方,如今的局面卻很難處理,都各揣心思,祖星球的歸屬可不是斯文這個造物主說的算了,一場大戰在所難免。

古力可管不了他們的內戰,如何脫身是他關心的事,凶獸之間的內戰在一定程度上是自己脫身的最好時機。古力又有意耽擱了一段時間,並未提出離開的請求,他一直在等待時機,等待雙方布局完成,準備大戰的前夕在提出離開。

如今,雙方修養生息完畢,大軍基本恢復,各自的軍事部署也都完結,就等著開戰,而開站的導火索將會是斯文這個造物主關於祖星球歸屬的定奪。無論斯文把祖星球歸屬讓給禁區凶獸還是荒野凶獸抑或是由雙方共同管理,雙方都會有借口發動戰爭,只不過看誰更名正言順。而斯文的決定雙方早已猜測的到,一定是讓他們自己協商。如果這樣的話,誰擁有造物主,誰就會明正言順,就好比挾天子以令諸侯。斯文很難脫身,這是古力擔心的,包括他們自己脫身也很困難。

伽馬祖星球是被遺棄的,可對於祖星球內的凶獸來說這是他們賴以生存的地方,這裡就是一處寶藏。如今外人來了,雖然這些外人幫著自己開發了寶藏,並且分文不取的就準備離開。這些外人不取寶藏,可這裡有寶藏的消息難免會傳出去,不代表其他人不來奪取。再或者這些外人只是眼下沒有實力奪取寶藏,所以假意幫忙而不索取,等回去籌集足夠的力量后就會回來奪取。

對於祖星球的凶獸,古力等人永遠留在祖星球上對於他們的未來來說是最安全的,他們可以好生相待;可一旦離開,之前的承諾也好,不在意也罷都有著無限的不確定性。禁區凶獸與荒野凶獸如今已經劍拔弩張,但在對待古力等人的離開上卻是相同的一致,如果不是顧忌著這些人尤其是斯文將留在哪一方,恐怕早就對古力等人下手了。

古力與斯文商議,決定三日後離開。鹿有角有些不解,他認為要走就趕緊走,對方明顯是不想放大家離開,趁著還沒有被軟禁,抓緊跑路。古力只是笑而不語,拉著斯文去找兩位大王辭行。

火王和渾淀正在議事,他們商議的正是如何將斯文等人留下。爭吵的很是激烈,這時有人通報,說斯文來訪,連忙把斯文和古力讓了進來。

斯文開門見山道:「二位大王,我們在祖星球上已經呆了大半年了,回去的路途還十分遙遠,我們不能再耽擱了,伽馬星球還等著我們回去救援,所以我們決定三日後離開,還望二位大王多行方便。」

火王和渾淀相視后,面帶微笑道:「本來我和渾獸王還想再留造物主一行多留幾日,既然造物主急著回去拯救伽馬星球,我們也不便強留。只是在你們臨走前,我們要歡送一番。方才我還在與渾獸王商議相送事宜,那就這樣,明日我們舉行一場盛大的歡送儀式,一來慶祝清除了智能機器人,二來為諸位踐行。不知道意下如何?」

斯文道:「那我們就卻之不恭了,我們這就回去準備,待慶祝結束后我們就離開。」

渾淀和火王起身,恭敬的將斯文和古力送了出來,而後二人回了議事廳。

古力和斯文回到了住處,鹿有角正在酣睡。古力拍了拍鹿有角道:「大哥,起床,收拾東西!」

鹿有角睡眼惺忪道:「你腦子被驢踢了,大晚上的收拾什麼東西,不是三天後走嗎?」

古力呵呵一笑:「那你等著三天後吧,我們可先走了!」

鹿有角一骨碌從床上站了起來,睡意全無,瞪著兩隻大眼睛十分有神,呲著大板牙道:「行啊小子,有一套啊!跟你大哥沒白混,腦袋瓜很靈光嘛!趕緊收拾東西跑路。」

葉子道:「咱們這麼多人怎麼走啊?太扎眼了。沒看我們周圍已經加強了戒備,千年修為的不下十人。」

古力嘻嘻一笑:「你啊,就是頭髮長智商低。我們已經告訴獸王三日後走,他們倆個估計正在研究怎麼留我們,留下來歸誰呢,不會想到我們今晚就走。而且一會你們都進錦盒裡,由我大哥帶著出去。找到空曠處,我們乘坐飛行舟離開。」

葉子嘟嘟嘴:「你怎麼說怎麼是,反正這次是跟著你出來的。」

眾人很快收拾好了行囊,鑽進了錦盒。鹿有角懷揣錦盒,背著手哼著小曲走了出來。一位凶獸守衛見了問道:「鹿將軍這是要去哪啊?」

鹿有角搖頭晃腦道:「呆著憋悶,找渾魂喝酒去,兄弟要不一起去,人多熱鬧。」

守衛向鹿有角的身後望了望道:「我就不去了,今夜我值夜,不得閑。」

鹿有角一路搖一路晃,見人問就說找渾魂喝酒。一個人出來的鹿有角,並未引起別人的注意。他悄悄來到了一處空曠之地,見四下無人,將錦盒掏了出來,剛要放出眾人,就聽見後面有人說話:「聽說你找我喝酒?」

鹿有角回頭一看不是別人,正是渾魂。鹿有角暗想:「真他娘點背,怎麼世上有如此實在的人,我只是說說要找他喝酒,結果他到自己找上門來了。」

鹿有角無奈道:「哎呀,可不嘛,我正找你呢,聽人說你來了這裡,果然遇到了!」

渾魂道:「哪個挨千刀說我在這?我在帳里睡得好好的,聽說你找我喝酒,口裡正渴著難耐,才出來尋你,不想在這遇到了。」

鹿有角哈哈大笑:「看來你我有緣,來坐下喝酒。我給你變個戲法,先助助興!」說完將共青放了出來。

共青一出現嚇了渾魂一跳,瞪著眼睛看了半天,突然張大嘴巴道:「不對,不對,你有藏人的東西,你們,你們這是要走!」

鹿有角嘻嘻一笑:「看來你也不傻啊!」共青手起,將渾魂打暈。可是渾魂在暈倒前,放了一個臭屁,屁聲就如同一道悶雷,並且臭氣熏天,傳出去老遠。

古力等人此時已經出來了,古力大叫一聲:「不好,渾魂這是給渾淀發了消息,大家快走!」 渾淀與火王正在商討三日後慶祝時如何將古力等人軟禁,為了萬無一失,除了現有的十幾個千年修為的高手外,又調集了三十名高手。至於斯文的歸屬則是採用了折中的辦法,就在此地建一座石城,由雙方共同監管,祖星球的最終歸屬雙方再真刀真槍的一決雌雄。

二人正在研究具體的細節,突然聽到一聲悶響。渾淀大吃一驚:「不好!造物主他們有動作。」

二人先是來到了古力等人的住處,見空無一人,隨即憑藉著渾魂放出的臭屁氣味,帶領十個高手直奔荒野空曠之地。

古力等人已經登上了飛行舟,飛行舟緩緩升起,飛到空中后,隨著能量的燃燒,砰的一聲向著天空飛去。渾淀和火王趕到時只看到了飛行舟的影子。飛行舟靠能量推進,在出祖星球之前,還未到太空無法進行瞬移模式,其速度雖快但畢竟有限。

渾淀和火王一躍而起,追向飛行舟,在脫離祖星球之時他們趕上了古力等人的飛行舟。只是跟上來的高手只有寥寥幾人,此時已經無力阻擋飛行舟的離開。

渾淀大聲道:「造物主閣下請留步!」

斯文將飛行舟飛行速度降了下來。斯文道:「渾大王不知有何事?」

渾淀道:「不是說好三日後才走嗎?怎麼如此之急,我們有什麼招待不周的地方還請造物主閣下指出,我們定當改進,還望造物主閣下在盤亘幾日,讓我們儘儘地主之誼!」

斯文道:「渾大王、火王,你們的好意我心領了,實在是我心懷伽馬星球,更是心急如焚,實在是一日都等不得,所以才提前離開。不過你們放心,之前承諾你們的我們一定做到,伽馬祖星球今後就是你們的了,我們不會再回來。」

火王道:「造物主閣下,我們信任你,此時離開我們也不阻攔,如果想回來我們隨時歡迎!」

斯文道:「我們不會回來了,此去我會將伽馬祖星球的一切資料都刪除,即便我們想回來也不知舊路,恐怕究其一生也無法找到,你們就放心的居住吧,伽馬祖星球永遠屬於你們。」斯文說完加快了宇宙飛行舟的速度,將渾淀和火王遠遠的甩在身後。飛行舟一進入太空,瞬間消失在了原地,不知所蹤。只留下了火王和渾淀嗟呀長嘆!

古力等人進入了返回的路途,回城路線熟悉,比來時快了許多,這一日終於來到了伽馬星球的外太空,此時伽馬星球外圍防禦系統已經全部閉合,並且密不通風。當初分離出來的巨型飛行舟不見了,其他的飛行舟和伽馬人也都不見了。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