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想到最後還是小瞧了你。」最終沒能忍住的還是古加,只見他一臉嚴肅地說出了這句話。

原本認為整個試煉中沒有人能夠與他相比,擁有著絕對自信的他也配的上他如今的成績,如果沒有青木干擾的話,他確實會平步青雲地走向人生的巔峰,就算火箭隊的幹部,也不是不可能,前世他也只是差了臨門一腳罷了。

對於古加的想法,青木也有所了解。本來以為會是主角的他,如今卻被自己超越了,想必內心的憋屈絕對不會只有表現出來的那一點。只是就算知道了古加的想法,青木也不會做出什麼改變,如今的他幾乎都要沒有資格成為自己的對手了。

「然後呢?」青木面色不變,淡淡的說道。

古加的臉色逐漸陰沉了下來,青木對他淡漠的表現,讓他覺得是一種輕視。

隨著古加表情地變化,他的手下們都低下了頭,裝鴕鳥。

原本如果碰到這種情況,作為狗腿子的他們自然會立刻有人跳出來,指著鼻子訓斥。但是面對青木,他們卻是不敢。能夠將古加都壓一頭的人,他們可不敢惹啊。大神打架,小鬼遭殃

對於手下的行為,古加一下子就明白了,旋即臉色更加陰沉。

喜形於色的古加,青木並沒有抱有太大的敵意,就這麼靜靜地站在他的面前,等待著他接下來的動作。

臉色陰晴不定地變換著,古加的內心也不平靜,因為他突然發現自己如今最大的依仗居然是自己擁有一名大隊長的哥哥,作為一心想超越哥哥的古加,並不想用哥哥的名頭來壓服別人。雖然就算說出來,也不一定能夠將青木嚇到。

「哼!」最後什麼話也沒說,冷哼了一身就轉身快步離開了,再站在這裡他怕自己會忍不住動手。對於現在自己能不能打贏青木,古加自己也不確定。

隨著古加的離開,他的手下們也緊跟著他的腳步離開了,不帶絲毫猶豫,好似再留下這裡會被青木吃掉一般。

在古加帶人離開之後,又有一波人朝青木走過來,領頭的正是測試的第五名索羅斯,也就是那個笑的陽光燦爛的青年。

皺著眉頭看著一步步走近的索羅斯,相對於索羅斯這種偽君子,青木反而更看得上古加那種真小人。

索羅斯爽朗地笑著走來,「哈哈,青木兄弟可是了不起啊,一下子奪得魁首,可是驚呆了好多人。」說著就要動手去拍青木的肩膀。

看著索羅斯的動作,青木眉頭再次緊湊,腳步微微往後挪了一步,避開了索羅斯拍過來的手。

索羅斯拍了一個空,臉上帶著一絲尷尬,以他的城府,一瞬間就又恢復過來,再次展露了笑容,只不過在眼神深處,一道冷芒差點沒有掩飾住。

心中冷笑了一下,青木說道,「什麼事?」

「哈哈。」笑著掩飾了一下尷尬,平時只要保持著這張笑了,所有人都會給他一點面子,比較伸手不打笑臉人,沒想到在青木這裡吃了癟。

繼續說道,「沒什麼重要的事情,就是想問一下青木兄弟,在下不久前剛剛接了一個報酬不菲的任務,怕一個人難以完成,想問一下兄弟有沒有興趣一起?放心,得到的積分兩人平分。」

任務?心中微微一動,對於試練者來說,也是最好的積分來源了。至於需要兩個人才能完成的任務,非要找自己么?心中冷笑了一下,不過是想將自己納入他的隊伍中罷了,低劣的手段。

「沒興趣。」話不投機半句多,青木頭也不回地轉身離開,留給索羅斯一個後腦勺。

看著青木毫不猶豫地離開,索羅斯的笑容立刻就僵住了,背對著他的手下,臉色陰沉了下來,旋即又恢復到了原來的笑容。

「既然青木兄弟沒有興趣,那還是我們自己去做吧,畢竟我們還是要靠自己。」索羅斯轉身對著手下們說道。

瞬間,他的手下們感慨道可惜,沒能將青木拉進團隊。但是對自己的隊長又信服了幾分,其實這樣的任務不就是索羅斯帶著他們做,然後讓他們能夠分享到積分么,吃虧的還是他。 在青木轉身離開的時候,眼睛微瞥了一眼索羅斯的瓦斯彈。

小精靈:瓦斯彈(深黃色)

性別:雄性

等級:17級

屬性:毒系

特性:漂浮

攜帶道具:無

遺傳技能:蓄力

基礎技能:毒瓦斯、撞擊、濁霧、煙幕、惡意追擊、清除之煙

傳授技能:黑霧

技能學習器:無

還算是實力比較不錯的瓦斯彈,雖然資質稍微低了一點,但是相對等級比較高。從培養狀況來看,也鍛煉的不錯。

「果然還是有點能力的。」青木嘀咕著。

這麼有城府的人,只要不被人拆穿,一般都可以混的不錯。

再次來到了兌換所中,剛剛測試完,所以兌換所中人還不是很多。

青木剛進來的時候,那個昨天幫他兌換技能的兌換工作人員一下就認出了他。與他對視了一眼,在他疑問的目光下,青木無聲地點了點頭,示意讓他帶自己去見神秘人。

一個簡單的眼神交流,工作人員立刻帶著青木走向暗門。

說實話,他比青木還要急,要知道那位大人早就回來了,青木卻遲遲未到,內心焦急的他有心表現,卻無從下手,直到青木進來,才稍稍鬆了一口氣。

環顧了一下四周,沒人注意到這裡,才用手指關節,在暗門上敲了一個有節奏的暗號。

「卡擦。」隨著一聲微弱的脆響,暗門打開了。

伸手示意青木趕緊進去。

一腳跨過暗門,後面是一條長廊,點點燭光給了長廊一點微亮,不至於連路都看不見。

超品小農民 與黑暗鴉一路無語,沿著長廊走了幾分鐘,終於到達了一個寬敞的房間。

房間中一半的空間都擺放著書架,粗略一看,估計有上萬本書。不禁令青木暗暗咋舌,能在試煉島這種地方,弄這麼多的書籍,也是十分不易。

只見房間正中間的一張書桌上,擺放著一盞檯燈,穿著黑袍的神秘人正坐在書桌前,認真的閱讀著。對於青木的到來,好似沒有察覺一般。

青木可不會天真的認為,自己的到來,他不知道。示意黑暗鴉落到地上,恭敬地走到書桌前,等待著神秘人閱讀結束。

注意到青木的動作,隱藏在黑袍下的神秘人嘴角微微上揚,旋即又投入到了書籍之中。

時間飛快地流逝,就當黑暗鴉要忍耐不住的時候,神秘人才緩緩抬起了頭。

看了一眼青木,和黑暗鴉,嘶啞的聲音慢條斯理地響起,「幫我去取一個東西,回來后給你一萬積分的酬勞。」

說著,從懷中取出一張地圖,放在桌上,慢慢地推往青木面前,也不問青木是否接受這個任務。

當青木看到黑袍下第一次露出的只剩兩根手指的手時,瞳孔驟然收縮。

對於這種傷口,青木再熟悉不過了,毒系傷害造成的後果。

能夠讓至少天王級強者的神秘人,受到這樣不可避免的傷害,而不得不切除中毒的手指,難以想象對手究竟有多強。

迅速收斂表情的變化,將神秘人遞過來的地圖拿在手中,仔細地看了起來。

不得不說,相對於火箭隊做的粗製濫造的藏寶圖,這一張地圖實在是精細到了極致。路徑上的每一處特徵,每一個細節,都詳細地畫在了上面。

沒有讓神秘人等待很久,青木點了點頭,將地圖收進存儲腰帶中,隨後說道,「是。」

不可查地點了點頭,神秘人揮揮手,示意青木可以離開了。

沒有猶豫,青木帶著黑暗鴉準備離開。

突然,神秘人低著頭說了一句,「我叫,影。」

聽到影的話,青木抬起的腳再次放下,恭敬道,「是,影大人。」

看到影沒有再別的指示之後,青木和黑暗鴉才緩緩離開了這個神秘的房間。

當從暗門中走出的時候,強烈的光線讓眼睛不太適應,長時間處於黑暗中,回到光線下,眼睛會適應不了這種突然的變化。

閉上眼睛稍微緩和了一下,黑暗鴉也用翅膀擋住了眼睛,那模樣讓人忍俊不禁。

「影,暗影。」出來之後的青木,趁著沒人注意,離開了兌換所,行走的時候忍不住地嘀咕著。

回想起前世的一個流傳於火箭隊內的傳聞,火箭隊暗影組兩位副組長,分別叫做,暗與影。據說,是坂木親自從外帶回來的兩個孤兒,並賜名暗與影,而暗影組名稱的由來,也是因為他們兩個。

暗影中的兩位副組長,還有一些蛛絲馬跡可以查出有這兩個人存在,但是所謂的暗影組的組長,除了坂木之外卻從未有人見過。甚至流傳著,因為沒有人實力達到坂木的要求,所以組長之位也一直空缺著。

輕鬆搖了搖頭,苦笑了一下,這些東西都離自己太遠,還是先考慮一下,暗影組的測試任務怎麼辦吧。

雖然在影的眼裡青木並不知道那枚勳章的意義,青木也一直掩飾的很好,可是,這並不代表他真的不知道啊。

對於進入暗影組,青木並不排斥,雖然面對的危險會更多,但是相對的,機遇和資源也是成正比的,這並不違背青木的初衷。

只是,暗影的測試任務是那麼簡單的嗎?

苦笑了一下,「這僅僅只是個開始啊。」青木想到。

將各種外出需要的物資都準備齊全,老實說,一平方的存儲空間,青木都覺得有些不夠用了,放上各種藥物和食物。

換上一身火箭隊的白色隊服,帶上專屬的腰帶,活脫脫一個火箭隊成員。

青木和黑暗鴉的離開,沒有引起別人的注意,順著影給的地圖上畫著的路線,一人一精靈消失在了森林之中。

試煉島屬於半開發的森林地區,作為火箭隊的重要資源之一,並沒有因為各種資源而過度開發,秉著以細水長流的政策,森林還是保護的很好的。

森林中的樹長得都十分高大,而且都長得非常枝繁葉茂,也正是因為茂密的樹葉遮蔽,在頭頂太陽的照射下,地上只留下了星星點點的光斑。

也正是因為如此,所以森林中的光線也不是很好,偶爾出現的雲朵遮擋住了太陽,森林就略微顯得有些陰暗。

因為環境良好的緣故,所以森林中的小精靈也十分的多,長時間的活動下,在森林中留下了各種獸道,如果能夠找到合適方向的獸道,在森林中行走,將會輕鬆很多。

隨著不斷的深入,小精靈的身影也逐漸多了起來。隱藏在草叢中的草系精靈,在看到青木和黑暗鴉之後,紛紛進入了偽裝狀態。

零散的獨角蟲,綠毛蟲慢悠悠地在樹上爬著,或者勤奮地啃著樹葉,以期待早日進化。甚至有時候還能看到幾隻圓絲蛛,芭瓢蟲。

然後是一些隱藏在樹冠上的波波,烈雀不時地出動,與樹上的蟲系小精靈,上演著生死追逐。

當然,除了小精靈外還有著很多野生動物,頻繁地出現在青木的面前。

隨時注意著周圍的青木,晶元一直開啟,每一隻到達他探測範圍的精靈,都躲不開晶元的掃描,就算那些掩飾的很好的草系精靈們,都暴露在晶元的掃描下,形成一張張詳細么數據圖。

因為現在還處於森林的外圍,所以出現的小精靈實力並不強,就算數量龐大,對青木和黑暗鴉都沒什麼威脅。沒看到好戰黑暗鴉對這些小精靈,都提不起一絲戰鬥的興趣么?

由於出發的時候就已經是下午了,而且看地圖的距離,明顯不是一天就能夠到達的地方,所以青木的計劃是先找到一個有水源的地方,露宿一晚,明天再繼續趕路。

運氣比較好的是,在天黑之前青木成功地找到了一處小溪,雖然溪水很小,但是十分清澈,從小溪旁周圍濕軟泥土上密布的小精靈腳印就能夠知道,這是一處安全的飲水區,周圍也不會出現實力強大的精靈。

離著小溪十米遠的地方,青木開始生火搭建帳篷。沒錯,在這次出發之前,青木準備了一個帳篷,加上一些零零碎碎的生活用品和醫療用品,總共花去了青木200點的積分。當然,主要貴的也是醫療用品和一些解毒劑。

不作不死 既然有條件能夠讓自己在野外過的舒服一點,青木也不會介意稍微花費一些資源,畢竟,沒有一個正常人,想一直過野人一樣的生活不是?

也正是因為這個帳篷佔了青木存儲腰帶的一半空間,所以青木才覺得空間不夠用了。

就在青木開始搭帳篷地的時候,黑暗鴉也不閑著。一直帶著負重的它,隨時隨地都在訓練,只不過平時的訓練比較平和。

快速飛來飛去的黑暗鴉撿著一根根枯樹枝,速度提升到極致,好似折返跑一般,真的是完全將訓練融入了生活之中。

很快,太陽已經落下,帳篷也搭好了,火堆中噼里啪啦輕微的爆鳴聲不斷地響起。

黑暗鴉的食盆也是鳥槍換炮,從原本粗製濫造的木盆,變成了如今銀光流轉的金屬盆,其中放著的能量方塊散發著淡淡的清香,有些像檸檬的味道。

青木喝著剛剛燒開的水泡成的麥片,和著飄著奶香的麵包。一人一精靈的生活,與幾天前,簡直是天壤之別,直接從山頂洞人期到了八九十年代。 夜晚沒有太多事情,在蟲鳴和窸窸窣窣的樹葉聲中,青木和黑暗鴉在帳篷之中陷入了夢鄉。

在睡覺中,時間總是在不知不覺中流逝,再次睜開眼睛的時候,太陽已經在天邊冒出了一個紅撲撲的臉蛋。

再次生火,做飯,訓練,一切就如每個早晨一般。青木鍛煉身體,黑暗鴉訓練技能,他們始終相信,在持之以恆的鍛煉下,總會有所回報的。

人們都說,一年之計在於春,一日之計在於晨,在早晨的訓練,總能取得事半功倍的效果。

黑暗鴉剛剛通過技能傳授器學會了惡波動、守住、替身和刺耳聲四個技能,一下子學會四個技能都需要好好地去練習和掌握。除了守住技能不能正常鍛煉外,其他三個技能都需要經過一定的訓練才能夠熟練使用,只有熟練掌握的技能,才能夠在戰鬥中發揮作用。

尤其是守住和替身兩個保命技能,可是在野外活下去的關鍵。而作為如今黑暗鴉最主要的惡系技能,惡波動同樣是黑暗鴉訓練中需要鍛煉的技能,或者這樣說,這四個技能都是需要熟練掌握的技能,因為每一個技能都能夠在特定的場合發揮特殊的作用。

除了這四個技能外,前幾天剛剛升級學會的翅膀攻擊同樣需要鍛煉,只不過因為一直帶著負重的緣故,也算是無時無刻都在鍛煉著翅膀的力量,自然而然的,翅膀攻擊的威力也會有不錯的提升。

「黑暗鴉,對著前面那棵大樹再次使用惡波動!」青木對著黑暗鴉指揮道。自己身體鍛煉結束之後,便開始幫助黑暗鴉進行針對性的訓練。

聽到青木命令的黑暗鴉點了點頭,然後對著一個一般粗細的大樹使用了惡波動技能,一時間,一股充滿極端惡意的氣息從黑暗鴉身上猛地暴漲,漆黑的惡系能量逐漸匯聚於周身,隨著惡意的擴散,惡系能量好似一道波浪,猛地撞向大樹。

霎時間,黑暗鴉前方的小樹林開始搖晃起來,在惡波動的攻擊範圍內,「沙沙」的樹葉聲響起,在黑暗鴉主要針對的大樹上,留下了幾道漆黑的划痕。技能結束后,大樹的划痕上散發著「嘶嘶」的聲響,這是惡系能量自帶的一絲附加效果。

「你也看到自己剛剛惡波動的傷害了吧?這種威力的技能,根本不能夠對敵人造成多大的傷害,就連這棵樹都只是破了一些樹皮,恐怕除了一些超能力系小精靈會受到一些比較大的傷害外,對於別的小精靈效果都不會很明顯吧。不過沒關係,畢竟你才剛剛學會這個技能,只要好好鍛煉,努力控制好技能的擴散範圍,使技能能夠集中輸出,還是會有很大的威力的,到時候一些強大的超能力系精靈和幽靈系精靈,都會敗在你這招之下的。」對著剛剛釋放完技能的黑暗鴉,青木針對技能的一些不足,對著黑暗鴉說道。

聽著青木的指點,黑暗鴉連忙點了點頭,作為一隻惡系小精靈,怎麼能夠打不過超能力系和幽靈系小精靈呢?對於自己這個剛剛學會的技能,黑暗鴉還是能夠感覺到它龐大的威力的,只不過現在的自己無法很好地使用罷了。對於馬上就要掌握一個威力強大的技能,黑暗鴉就鬥志昂揚起來。

不斷地惡意氣息出現在黑暗鴉的周身,惡系能量也伴隨著惡意的出現而出現,只不過技能沒有直接釋放出去,黑暗鴉開始控制惡系能量,減少能量的擴散,爭取將能量能夠匯聚起來,使技能打出足夠的傷害。過了片刻,當黑暗鴉覺得惡系能夠足夠凝聚的時候,再次對著那棵使用了惡波動。

「砰!」周圍的樹沒有再像之前那樣晃動了,除了輕微顫抖了幾下,並沒有太大的動靜,但是被黑暗鴉集中攻擊的樹上,出現了一個一根手指深的黑洞,上面冒著黑煙,明顯比第一次的威力大了很多。

看到黑暗鴉再次使用惡波動明顯有所提升后,滿意的點了點頭,不得不說,黑暗鴉對於能量的控制天賦是十分優秀的,這種天賦無法在精靈的資質上體現,只能在不斷的接觸和訓練中了解。

「只要控制好能量的集中,減少不必要的損耗,技能的威力就能夠得到提升,這次的威力明顯比剛剛要大很多了。不過這樣技能的釋放還是太慢,需要提升凝聚的速度,這是水磨的功夫了,只能在不斷的嘗試中進步,你已經做得很好了,黑暗鴉。」青木對於黑暗鴉的進步表示肯定,這種枯燥且辛苦的訓練,訓練家只要給與一定的肯定和讚揚,小精靈們都會加倍努力地。

沒看見在青木的表揚之後,黑暗鴉興奮地點了點頭,更加努力地開始訓練了么。

微微一笑,青木對於黑暗鴉的努力是發自內心的肯定,能夠被這樣的優秀的小精靈信服著,對於訓練家來說也是一種榮耀。

大約過了一個小時,青木就帶著黑暗鴉繼續踏上了行程,雖然出來的主要目的是尋找到影交代的東西,但是一些基本的訓練還是不能夠落下的,否則就是浪費生命,浪費時間。

訓練了這麼久的黑暗鴉原本有些疲憊的身體,在吃了好一些能量方塊之後,體力迅速恢復到了巔峰,甚至身上的氣息都有一絲隱隱的增強。這就是能量方塊在無形之中發揮的作用了,原本起碼需要兩三個小時才能夠恢復的體力,在能量方塊的幫助下在十幾分鐘就恢復到了巔峰。而且疲憊后的身體就像乾燥的海綿,能量方塊中龐大的能量就像海水,會瞬間被海綿吸收,並且比一般的恢復時吸收的能量更多。

只要能夠不斷地使用能量方塊,黑暗鴉與別的精靈之間的差距就會越來越明顯。正是因為能量方塊有如此的功效,所以每一名能夠製作能量方塊的培育家,都是各個勢力瘋搶的對象,哪怕是一名只能夠製作初級能量方塊的培育家。

培育家的實力或許不是最強的,但是培育家是絕對不能夠得罪的,因為你不知道,每一個培育家的身後,有多少複雜的關係,有多少欠對方人情的強者,只要培育家使用這個人情,就能聚集一幫實力強大的訓練家。

所以培育家就像馬蜂窩,不能輕易的去觸碰。

昨天為了尋找水源,所以稍微偏離了一點原定的路線,因此現在要做的事情就是先回到原本的路上。

隨著太陽逐漸的上升,森林中的溫度也逐漸升高,白天活動的精靈們也逐漸現出了身影。在一縷縷陽光的照射下,整個森林散發著一種朝氣澎湃的感覺。

不斷地深入,周圍出現的精靈實力也在提升著,不過相對的,精靈的數量沒有之前那麼密集了,等級提高了之後的精靈開始有了底盤的意識。 近身狂兵 不過偶爾還是能夠在路上或者樹上看到一些受傷的精靈,或者乾脆是一些精靈的屍體。

對於這些東西青木和黑暗鴉自然是視而不見,不過隨著不斷的深入,青木和黑暗鴉的警覺性也越來越高,黑暗鴉小心地防備著周圍,隨時做好出手的準備。

也幸好是因為隨時開啟晶元掃描的功能,所以沒有精靈能夠在不被發現的情況下接近青木。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