梔子:「梅花鹿~好漂亮!」

許南梔很開心,雖然她沒有一起去動物園,但元嘉給她分享了自己的所見,她就也覺得自己跟他一起去了動物園那樣了。

梔子的願望很小,小到常人都能輕易做到,她一遍又一遍地看著元嘉發來的照片,覺得特別滿足。

元嘉:「還在院子里坐著啊?」

梔子:「沒有啦,剛剛才回房間休息了,我準備繼續畫畫,把你發來的照片都畫出來,然後我晚上要寫日記,記錄今天的心情~」

今天是許南梔開始努力的第一天,她感覺自己過得特別充實。

早上畫了雲和山,午飯也吃得很滿足,最關鍵的是她成功地將自己的領地擴張到了台階處,還有還有……元嘉一整天都有陪她聊天~

梔子開始畫畫去了,元嘉便不打擾她,牽著卉卉繼續逛動物園。

「哥哥,明天我們去看海豚吧!」

兄妹兩從動物園出來的時候已經五點鐘了,元卉小朋友也是心滿意足。

「那得等你成績進步再去。」

「為什麼呀……」

元卉撅起小嘴,擺明就是不想帶我去,哼!

「海豚很聰明的,你肯定沒它聰明。」

「我也很聰明的!我肯定比它聰明!」

元卉充滿信心地說著,描繪著自己到底有多聰明,還說班主任最近總是誇她呢。

元嘉眨眨眼睛,心道還不是靠你哥哥出賣色相。

「那海豚比喬珊珊聰明嗎?」

「當然了。」

元卉滿意下來,果然喬珊珊<<海豚<媽咪<伊卡<機智的卉卉=哥哥

回去的時候,卉卉說還要坐公交,元嘉便只好跟她一起玩個夠了,只要不拉著他去玩海盜船就好。

這會兒正好是下班時間,車上人也多了起來,元嘉便抱著妹妹,空出個位置給別人坐。

公交車走得很慢,磨磨蹭蹭地到了二中學校站,元嘉倒也沒留意上來的乘客。

反倒是有人先注意到了他。

元嘉看著窗外,耳邊響起一個驚訝的聲音。

普通話標準,吐字清晰,好似還帶著不太確定的語氣。

「元醫生?好巧……」

元嘉回頭看去,是一個模樣清秀漂亮的女孩子,他愣了愣,想起了這熟悉的面孔……

「趙老師?好巧。」

.

.

(又是三千五百字的大章,正在上推薦,大家的追讀和投票超級重要,秋梨膏~新書期只能偶爾偷偷更個大章了~>_<~) 漂亮的女孩子總是讓人印象深刻的,哪怕沒見過面。

跟元嘉打招呼的是趙詩茵,老媽前幾天催他加的『相親對象』,只是元嘉又不主動跟人聊天,也不約人家出來吃飯,沒想到第一次見面居然是在公交車上。

趙詩茵是在二中當語文老師的,模樣在老師裡面算是頂尖的好看了,又年輕又有氣質,很陽光的一個女孩子。

按理說這樣一個女孩子應該有個對象才是吧,可她也依舊單身了二十四年,有些像是元嘉昨晚直播里提到的那個相親問題一樣,父母越是催她結婚,她就越感到壓力,每每遇見來相親的男生,總是不由自主地用審視的目光去看人家。

然後看著看著,就覺得不合適,其實就是潛意識在找茬,不想談戀愛、不想結婚。

那天元嘉加了她微信之後,她原本也沒放在心上的,最好是對方不來找她,她也不去找對方,兩人不聲不響地應付一下家長就好了。

但有些事啊,還真就說不準。

她翻看了元嘉的朋友圈,看到了他的模樣、看到了他的生活、看到了他的過去,不由地就對這位相親對象感興趣起來了。

嗯,趙詩茵很誠實,始於顏值。

可惜元嘉好像並沒把這事放心上啊,作為一個女孩子,男生都不主動的情況下,她還真沒什麼經驗。

因為劉媛的考試綜合症,兩人這才找到了話題,她想試著接觸元嘉,然後發現自己原來認為『單身就挺好的』這個念頭,不知何時變成了『習慣單身,只是因為沒有遇到喜歡的人而已』

不由地,她就想跟元嘉相親了,或許可以……試一試?

剛上公交車的時候,趙詩茵就發現了坐在窗邊的這對兄妹,妹妹趴在窗子上時不時指著外面問他,哥哥就溫柔地給妹妹解釋著各種愚蠢的小問題,沒有一丁點兒的不耐煩。

而且他的側臉超級好看,黃昏的夕陽光斜斜地落在他的臉龐和眼眸上,勾畫出一種讓人移不開目光的好看。

本來還想著今晚再給元嘉發個微信,約他明天中午一起吃個飯的,沒想到沒有一點點防備,他就出現在眼前了。

趙詩茵沒法裝作不認識,就整了整衣衫,扶著肩上的包包帶,上前一副頗為自然、微訝地語氣問道:「元醫生?好巧……」

元嘉的目光從窗外移了回來,看著面前這位清秀漂亮的女孩,愣了愣神,也是驚訝道:「趙老師?好巧……」

元卉眨眨大眼睛好奇地看著趙詩茵,然後禮貌地問聲好:「阿姨好。」

趙詩茵:「……?!」

本來已經打了五百字的對話草稿瞬間被元卉的這聲問話噼里啪啦地打得粉碎,趙詩茵下意識地摸了摸臉……

阿姨好……

阿姨好……

誰來救救我!

元嘉:「……」

元嘉臉上滑下幾條黑線,沒好氣地拍了拍元卉的小屁屁,板著臉道:「要叫姐姐好,或者叫老師好。」

元卉很奇怪啊,就說道:「可是……可是老師不都是阿姨么……」

「好看的老師不一樣,好看的老師要叫姐姐。」

「姐姐好!」

元卉重新甜甜地叫了趙詩茵一句。

趙詩茵總算從巨大的尷尬中找到北了,她捂嘴笑了笑,和藹可親地說道:「沒關係、沒關係……」

元嘉跟趙詩茵的緊張不一樣,他倒是沒什麼不自在的,跟好看的女生說話多了,自然就不會緊張局促,只是能在這遇到趙詩茵,還是蠻讓他意外的。

「趙老師剛下班么?你坐吧。」

元嘉站起身來,這個時候公交車已經沒位置了,他抱著元卉坐著,趙詩茵在他旁邊站著,這種姿勢跟人說話總是不好的。

重生全能學霸只想種田 「不用不用,你坐。」

趙詩茵連忙擺手,只是元嘉也沒有坐下去了,座位留給卉卉自己坐,他陪趙詩茵站著。

「高二現在周六要補課嘛,然後我今天也來上課了,這會兒剛下班準備回家。」

趙詩茵說著話,目光偷偷瞥了瞥站在她身邊的元嘉……

他好高,說話的時候得抬頭看他才行……

「元醫生,你和妹妹去哪兒來?」

「帶她去動物園逛逛啊,看看獅子老虎大笨象,你平時不住教師宿舍嗎?」

「唔,中午有時在宿舍休息,家裡離學校就幾個站,晚上就回去住了。」

沉默少許,趙詩茵有些不知道怎麼找話題,微微不自在。

元嘉笑了笑道:「你平時很喜歡打羽毛球吧?」

總統先生,你被挖牆腳了! 「咦,你怎麼知道……」

元嘉才不會說之前禮貌翻你朋友圈時看到你打羽毛球的照片,他能察覺到初次見面的對話中,趙詩茵還是有些緊張的,元嘉很擅長聊天,化解這種緊張只需要聊對方感興趣的話題就可以了。

「你包包上面掛的那個羽毛球掛飾很好看啊。」

「這個啊……之前參加友誼賽的獎品。」

「哇塞,我以前也想學羽毛球的,可惜連發球動作都做不好,手腕是……這樣用力嗎?」

「嗯嗯,這是反手發球,手腕可以再稍稍低一點……」

趙詩茵漸漸地就不緊張了,之前還挺擔心不知道該怎麼找話題的,卻沒想到元嘉也對羽毛球很感興趣。

元嘉其實對打羽毛球並不擅長,但他非常擅長聊天,在不擅長的領域中聊天時,他會很認真地傾聽,然後給與對方肯定,對方就會侃侃而談了。

整個溝通下來,哪怕元嘉是個菜鳥,但趙詩茵也能聊得非常開心。

在與情商和知識都低於自己的人聊天時,只要元嘉願意,他可以跟任何人做到心有靈犀的程度。

並非有意這樣做,而是已經成為了元嘉與人溝通時的本能,畢竟讓對方陷入聊天的尷尬當中,是一件極其失禮的事情。

像現在,趙詩茵已經完全進入了元嘉的聊天節奏當中,只覺得元嘉跟她超級投緣。

她熱情地教導著元嘉打羽毛球的小知識,還跟他分享自己打羽毛球時候的趣事,然後就能看見元嘉的表情回應,認真、驚訝或者陪她一起輕笑幾聲。

這種聊天實在是太舒服了。

也許是聊得太過投入,公交車一個剎車,趙詩茵沒站穩,晃了個踉蹌,元嘉保持著距離,伸出手穩穩地將她扶住。

「沒事吧?」

「沒事……沒站穩,謝謝元醫生了。」

看著元嘉穩穩地站著,還有剛剛扶她時的力道,趙詩茵驚訝道:「元醫生應該也有經常鍛煉吧?」

「這段時間比較少了,不過之前連續一年每天都跑三公里。」元嘉一本正經地說道。

「好厲害……」

趙詩茵就很佩服他了,又想起約他吃飯的事,她便說道:「那你明天中午有空嗎,因為之前說好要請你吃個飯嘛,也順便請教一下一些關於學生的心理問題……」

趙詩茵的手輕輕拉著衣角,目光不敢與元嘉對視,這還是她第一次當面約異性一起吃飯,而且是相當願意的那種。

只是元嘉跟別的男生不太一樣啊,你喊其他男生出去吃飯,對方答應了,可能是對你有意思,但你喊我元嘉吃飯,我答應了,並不是因為你長得好看,而是我真的很喜歡吃飯。

「烤肥腸、香煎豆腐、肉末茄子、醬汁杏鮑菇、小酥肉、椒鹽蝦、紅燒牛腩煲、蒜香雞腿兒、排骨蓮藕玉米湯、紅燒花生豬蹄……?」

元嘉好笑道:「我跟你說,我吃飯可真的是吃飯的啊。」

趙詩茵愣了愣,在他的玩笑下,開口約飯的局促被無形化解,於是也笑著點了點頭:「都可以啊。」

正在座位上無聊打坐的元卉好像聽到了什麼不得了的東西。

「仙女姐姐!我也想吃!」

.

. 在卉卉的熱情參與下,原定於明天中午的約飯,就乾脆換到了現在了,剛好也快到飯點了。

「媽,今晚不用做我和卉卉的飯了,我們在外面吃。」

「外面吃啥啊。」

「就跟一個朋友一起,晚點我們再回去,就這樣哈。」

他沒敢說是和趙詩茵一起,否則就得面臨回家后的審問了。

元嘉抱著卉卉,跟還沒回過神來的趙詩茵一起下了車,這片剛好是商業中心,吃飯的地方還是挺多的。

「趙老師平時喜歡吃啥?」

元嘉看著琳琅滿足的餐館,走了一下午,現在肚子也確實有些餓了。

「我都可以啊……」

趙詩茵笑了笑,跟在元嘉右邊落後小半步跟著。

從她的站位和肢體動作來看,元嘉也知道她不是個特別有主見的人,這也是大部分普通女孩子的共性。

你要是問她今晚吃啥,她會說聽你的,等帶她走進麵館,她又嘟著嘴說想吃披薩。

所以遇到這種情況的時候,一定要換一種問的方式,就問她:你今晚不想吃啥。她確實不知道自己想吃啥,但不想吃啥還是知道的……

「趙老師有什麼忌口嗎?」

「唔,不要太辣就行。」

那就是最好一點辣都不吃。

元嘉打開美團,快速排除掉附近口味偏辣的餐館,然後選了一家粵菜館。

蘇菜跟粵菜差不多,都是清淡系的,但稍微偏甜一點,都是蘇南人,口味不會差太多。

確定好餐館,元嘉便帶著趙詩茵一起過去了,不遠,走十來分鐘就到了。

女生跟男生的思維方式有很大差別。

通常男生請女生吃飯,會主動地確定約飯的時間和地點,如果關係不一般的話,還會帶上身份證,計劃好吃完飯之後是去散步還是看電影,行程精確到電影播放完后宿舍關門了沒有,如果宿舍關門了該怎麼辦……安排得妥妥噹噹的。

次元法典 女生請男生吃飯呢,會問你吃什麼、去哪吃、遠不遠、怎麼去,最後結賬付款,問你接下來我們該幹嘛。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