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小冬點頭。

趙偉強說道:「對了,你養豬場的事怎麼樣了?」

羅小冬說道:「現在正在餵養,八十天出籠吧,可以上餐桌,八眉豬要長一點,可能需要三個月時間。」

趙偉強說道:「那挺好的,到時候可要讓我嘗嘗大肥豬的豬肉啊?」

羅小冬點頭,說道:「那是自然。」心想,這自己餵養的第一批豬,不但要給關老闆和趙偉強每個人一頭豬,還要給那些黑道兄弟,就是蘇炳昌和鐵明通兩頭豬,分一分這是必須的,另外公司的員工們,每個人呢分五斤肉,這也算是正常的情況。

吃過飯,聊了一會,又吃了一個果盤,然後,趙偉強走掉了,去警局錄口供,主要是被馬大海騙的錢,看看能不能要回來。

下午四點半,關老闆來了,老遠就笑呵呵的和羅小冬打招呼,羅小冬說道:「你沒和趙偉強老闆一起來嗎?」

關老闆說道:「他給我信息了,說是一會就來。」

說起這馬大海,關老闆說道:「我差點就被,差點就被騙了百萬塊錢,幸虧這趙偉強幫我試水當先鋒官。我才沒上當,他都是請私家偵探,然後摸清人家底細,再佯裝給人算命的。」

羅小冬說道:「我看過報紙上介紹的,的確是這麼回事。」

關老闆說道:「對了,趙偉強給你說過嗎?他在金海市還遇到了歐陽小西和夏璇大明星。」

羅小冬點頭,說道:「我聽他說了,說是那個一億的人蔘,就是讓夏璇買去了。」

關老闆點頭,說道:「夏璇大明星童星出道,出身演藝世家,後來父親去世了,得了癌症,現在母親重病,大手術之後,需要滋補,夏璇是個有愛心的人,所以就花了一億多,買了這個人參。」

羅小冬奇道:「她真有錢啊?」

關老闆說道:「最要緊的是,這馬大海還想騙夏璇的這個人參,目前這個人參還沒被服用呢,所以有增值的可能性。夏璇提高警覺,報了警。」

羅小冬點頭,說道:「原來是如此啊,原來這夏璇居然是因為這個原因報警的,那也就是說,這個一億多的人蔘,目前還沒有吃掉?」

關老闆點頭,說道:「這個人參其實誇張了講,是最近幾年人蔘界出產的前三名的人蔘,是無價之寶。」

羅小冬大驚,說道:「那我賣吃虧了?」

關老闆搖頭,說道:「我做中藥材生意這麼多年,你信我,沒吃虧,為啥呢?因為錢到手才是錢,沒到手,只是空虛,明白嗎?」

羅小冬點頭,表示明白。

關老闆說道:「現在人蔘的高級市場,是指兩百萬以上的市場,就算是高級市場了,再往上,就是上千萬,上億,而從兩千萬開始,到過億,基本就是有價無市,你賣可以,但是要有人買才行,如果只是買來吃,根本上來說,這是真正的有錢人才能吃的。」

羅小冬說道:「那這個大明星夏璇,是真的有錢。」

關老闆說道:「她的片酬最高達到了一點五億人民幣,也就是她拍一部電影,三個月,就可以賺出你的人蔘錢來。」

羅小冬驚愕了。

這時候,趙偉強來了,看到羅小冬在和關老闆談話,也插口,說道:「你們說什麼呢?」

羅小冬說道:「我們在說現在大明星真的掙錢,一年好幾個億。」

關老闆說道:「比如夏璇吧,她去年的收入可能是三個億以上。這還不算票房分紅什麼的,現在拍電影真的賺錢。最近有個男明星,拍電影的預算是四個億,他自己拿走一半,兩個億人民幣。」

羅小冬驚呆了,關老闆說道:「沒辦法,誰讓他擁有票房號召力呢?這就是票房號召力啊,粉絲買賬,這是沒辦法的事,製片方非要用這個人不可,因為這個人身後幾千萬的粉絲,每個人掏三十塊錢的電影票,這錢就賺回來了!」

趙偉強說道:「對了,你有空可以泡幾個二線三線小明星,騙上床,是沒啥問題的。」

羅小冬說道:「別啊,我和演藝圈有啥關係呢?」

趙偉強說道:「你可能還不知道吧?金老二投資電影啦!」

羅小冬說道:「啥電影?」

趙偉強說道:「神話故事,大投資,說是什麼小說改編的,光是小說版權就賣了一千多萬,然後請了一些明星,現在的大明星還好,小明星,為了上位,跟導演啊,製片方上床什麼的,也不算什麼稀奇事了,以前,過去十年前,曝出個潛規則什麼的,驚呆眾人,平地驚雷,現在呢,根本大家已經見怪不怪了。」

羅小冬一想,覺得對啊,這事兒應該說,變得越來越稀鬆平常了,這是人性的浮躁還是什麼?不知道。

說不清楚。

趙偉強說道:「這金老二年輕的時候,也是個色鬼,但是老了,腎部開刀了,所以就不能再行房事了,就收斂了許多。」

羅小冬驚奇不已,說道:「你咋知道的這麼多?」

趙偉強說道:「我們當時,二十年前,聽父母一輩講的唄?那時候金老二五十來歲,男人五十來歲,雄風猶在,所以每日,夜夜笙歌,後來五十八歲那年,金老二宣布收山了,不再玩女人,他的十三個情婦,每個人分了一千萬,遣散了。」

關老闆說道:「這十幾二十年前的一千萬,那可值錢了!」

羅小冬點頭,這時候,關老闆說道:「這現在不但有潛規則,還有些導演為了刺激,一夜御兩女,都司空見慣了,我曾經見過一個導演挑選演員,一排的演員,穿比基尼,讓他隨意摸,隨意挑選,美其名曰,看身材。」 趙偉強說道:「對,還有那種,就是照片牆,整個照片牆上,都擺著每個女演員的照片,和出場費,他根據自己的資金,隨意挑選,一個臉蛋一個價,就跟那什麼一樣的。」

羅小冬皺了皺眉頭,關老闆做了個手勢,說道:「也不是完全一樣的,但是挑選的過程,就跟你在夜總會挑小姐是一模一樣的,甚至看看胸,看看是否豐滿,走走路,看看體態如何,然後讓她表演一段,尤其是拍吻戲,讓她和男主角現場試戲,看看是否放的開等等,還有表演試戲的整個風格氣質,都要完全呈現出來。」

羅小冬說道:「你們懂的真多。」驚奇不已。

趙偉強說道:「總之呢,當導演和製片人,是很有福的,想玩什麼女人就玩什麼女人。」

關老闆問道:「羅小冬,你猜猜,這導演和製片人投資人等等,誰的權力更大,誰更能潛規則?」

羅小冬很聰明,雖然沒經歷過,第一次聽說,但是想了想,說道:「天下人,無非為了權和錢來來往往,這當然是權力最大的人最有艷福了,我估計是投資人吧?」

關老闆點頭,說道:「聰明。」

趙偉強說道:「這權力最大的人,自然是投資人了,我手中有錢,在電影界就有權,我決定誰當男主角,就誰當男主角,相反,編劇什麼的,是最沒地位的,投資人說要給哪個男二號女二號加戲份,那就要加戲份,連夜你編劇也要搞出來,否則炒掉你。換其他編劇來,也是一樣的,尤其在我國,編劇是最沒地位的,在美利堅好像編劇工資還蠻高的,地位也蠻高的,他們可以罷工,等等!」

羅小冬點頭。

關老闆說道:「所以,很多人誤解,說是導演要潛規則女演員,實際上投資人可能更加多,比如金老二吧,他就是投資人呢,當然,金二爺現在老了,腎臟也有毛病,所以根本不可能潛規則了!」

羅小冬說道:「那金老二,金二爺身邊,有人可以利用這個關係潛規則嗎?」

關老闆說道:「這我就不知道了,金老二最信任的助手什麼的,很可能是去潛規則女演員的,另外也有富婆投資者,潛規則男演員帥哥的。」

羅小冬差點一口水噴出來,說道:「這,這也太誇張了吧?」

趙偉強嚴肅的說道:「當然不誇張了,這都是事實,你見識的太少了。」

做了個手勢,關老闆說道:「對了,你說夏璇這種大明星,是否有被潛規則過?」

趙偉強深思了一會,說道:「這倒是不太可能,為什麼呢?因為夏璇的名氣太大了,如果被潛規則了,可能早就被狗仔隊給曝光出來了,現在依然沒什麼信息,也就是說,狗仔隊反而對夏璇這種大明星起到了一定的保護作用。」

羅小冬點頭。

這時候,關老闆說道:「對了,說人蔘的事吧?之前我們就說過,羅小冬的狗屎運真是好,或者說我們幾個人的狗屎運真的好。」

羅小冬奇道:「怎麼說呢?」

關老闆說道:「我當然是指這個人參了,基本上,不能說幾十年難得一遇,也是十年難得一遇啊!」

羅小冬驚呆了,說道:「有這麼厲害的嗎?」

關老闆說道:「怎麼沒有?你去網上搜一搜過去的人蔘拍賣行,成交價最高的是兩億,然後就是一億多點的,就是你的這種,去年沒有,前年有一個,再往前,每隔幾年,才有一個過億的人蔘。平時一千萬的,就已經似乎了不得的了。更何況,你這還不是出產自長白山的,這概率更加低,應該說,你是中了大獎啊!這概率比你中五百萬體育彩票差不多,而且你是一個億啊!」

羅小冬反覆回憶,的確是如此啊。

關老闆說道:「所以說羅小冬,你是個有福之人啊,你甚至是一個充滿奇遇的人,充滿奇迹的人。」

說到奇遇,這一下子,就提醒了羅小冬,羅小冬心想,我的確是有奇遇,我這仙力,不就是奇遇嗎?

另外,再聽那關老闆和趙偉強先生一說,那這人蔘,四百年人蔘,也自然是奇遇了。

這一下子,羅小冬集合了兩大奇遇於一身啊。

再加上,第一次冬獵,那人蔘賣給趙偉強先生的媽媽治病了,這兩顆人蔘,就是一般人一輩子遙不可及的。

羅小冬頓時覺得,運氣這回事,真的是太有意思了。

正在這麼想,這時候,趙偉強先生接到了一個電話,趙偉強一看,激動的不行,說道:「這個電話我必須接,夏璇打來的!」

大家都驚了,趙偉強離開飯桌,去打電話了。羅小冬也不好意思用過人的耳力,去聽取信息,就沒偷聽。

過了一會,趙偉強喜滋滋的說道:「羅小冬,關老闆,今晚你們有福氣了。」

羅小冬奇道:「什麼福氣?」

趙偉強說道:「是夏璇和歐陽小西,要來吃一頓飯,羅小冬你請客吧?」

羅小冬奇道:「怎麼回事?」

趙偉強說道:「他們邀請我去吃飯,說是為了感謝我上一次賣人蔘的事,再加上我們都是馬大海案件的受害人,所以溝通一下,我說,我給你們引薦一個大名人,那就是羅小冬飯館的主人,白老大的半個弟子,九幫十八派的傳人,金海市乃至全國數一數二的武林高手,羅小冬!」

羅小冬見趙偉強把自己吹噓的那麼厲害,頗有點不好意思了。

趙偉強還在吹,說道:「我又說,你見過羅小冬,就知道天下英雄誰敵手,是什麼樣子的!那夏璇說道,她在網上看過羅小冬你和東方夜還有東方上,陳北冥,羅達,羅光決鬥的視頻,覺得你身手很好。」

羅小冬心想,她沒覺得我土氣了點嗎?

果然,那關老闆問道:「她夏璇,還有歐陽小西小姐,沒覺得羅小冬是個土包子嗎?」

大家哈哈大笑,那趙偉強說道:「的確,的確有點土氣,但是沒辦法,這是羅小冬羅總啊,如果是別人,大家可能會笑話,但是羅小冬今日的武功和今日的江湖地位,誰敢動?」 羅小冬說道:「太抬舉我了。」

關老闆擺擺手,說道:「其實,人是衣裳馬是鞍,你為什麼不擺弄一下自己呢?讓白珊珊給你買兩件好衣服,也算是,嗯,改頭換面,打扮的洋氣一點,還能多吸引妹子的注意力呢。」

羅小冬笑道:「我都習慣了。」

其實羅小冬以前是個瘦猴子,不足百斤,也是餓的,但是現在,隨著和胖子在一起,每天吃油吃肉,身形也完全有了變化,以前的舊衣服都穿不上了,買的都是新的牛仔褲還有帆布鞋,但是羅小冬可能穿衣服比較隨性,都是在夜市或者普通服裝店裡買的,所以根本就不足以改變他小農民的形象。如果說真要打扮起來,羅小冬也不醜,反而帶著一股子沖淡之氣,那就是淡定。

羅小冬經過這兩年的大風浪,變得沖淡起來,這似是道家的一種狀態,但是羅小冬沒入道,卻也有了這種狀態。

而且,羅小冬雖然也有吃驚的表現,但是大多數情況下表現的都十分淡定,即使吃驚,也不會一下子拍案而起,坐立不安。

這就是羅小冬的進步,羅小冬從一個普通的毫無見識的有點小聰明的小農民,在經過兩年的鍛煉之後,變成了成熟的大人樣子了。

應該說,這種成熟,這種每件事的歷練,對於羅小冬來說太重要了。

羅小冬也感受到了自己的進步,變成了一個堅毅的男青年。

雖然沒有一臉英氣,但是卻是有那麼一股子韌性勁兒!

這種韌性,實實在在的,羅小冬不會因為某些挫折而屈服。

而對於穿衣服來說,羅小冬很聰明,能夠預料到自己的衣服是稍顯寒磣的,但是卻不換,因為羅小冬想藉此來記住過去,記住自己過去過過的苦日子。

趙偉強又閑聊了幾句,說話道:「這夏璇和歐陽小西,也該來了,我出去迎接她們。」

羅小冬說道:「我讓廚房多準備菜,對了,她們兩個喜歡吃什麼?粵菜可以嗎?」

趙偉強摸摸頭,說道:「應該可以,對了,還有保鏢和助理,還有工作人員,你要多準備一個包廂,給她的手下的工作人員。」

羅小冬奇道:「一起吃不行嗎?」

趙偉強想了想,說道:「也行,我看行。你一向是喜歡和老百姓同吃,不知道夏璇這個大明星會作何選擇,到時候看她的意思把。」

過了一會,果然,趙偉強的手機響了,趙偉強邊打電話,邊出去。

羅小冬也站起身來,出去。

這時候,看到門口擁簇了好多人,包括十幾個記者,都圍聚過來。

羅小冬知道,是夏璇過來了。

這夏璇,果然是大明星啊,居然身份如此尊貴,有這麼多的記者跟著,遠處可能還有狗仔隊。

羅小冬之前在網上看過一個電影,好像似乎歐洲的一個國家的電影,講的就是男主角是一個普通的書屋的老闆,平時就是賣賣書籍什麼的,而女主角則是一個國際影星,最後這個國際影星愛上了這個男主角,過著平凡的日子,這是夢一般的劇情啊。

不知道為何,羅小冬看到夏璇從車子上下來,忽然想到了這個劇情,那麼,這是否預示著羅小冬希望這個劇情會發生在自己身上呢?

羅小冬不敢確定。

但是顯然,趙偉強先生和夏璇還有夏璇的經紀人、助理,都有過一次飯局,所以比較熟悉了。

領著夏璇過來,然後介紹給羅小冬,說道:「這位就是羅小冬了,你們在網上都應該看過羅小冬的武功身手,而這位呢,就是歐陽小西小姐,這位是夏璇小姐,你們都看過她演的電影,不需要我多介紹了。」

這時候,正是飯點兒,羅小冬飯館里,大量的人,都起來圍聚過來,拿起智能手機拍照或者錄像。

羅小冬說道:「你好你好!」

然後上前握手。

這時候,只見那歐陽小西和夏璇,兩大美女近在眼前,羅小冬也不禁心裡有一點激動,分別握手,但是手感是不同的,歐陽小西的手偏熱,而夏璇的手有點涼。

這時候,歐陽小西說道:「我們不是第一次見面了吧?羅小冬先生!」

羅小冬說道:「對啊,那次在機場,在超市,我們相遇兩次了!」

這時候,胖子忙活完了,過來。

羅小冬急忙介紹胖子,然後問郭大路哪裡去了。

胖子說道:「郭大路不知道今天有如此重要的晚餐,去看車去了。」

羅小冬奇道:「他要買車子嗎?」

胖子說道:「上次賣人蔘,不是賣了一千多萬嗎!」

這時候趙偉強接過話題,邊走邊說:「這賣人蔘的就是羅小冬,而買人蔘的,就是這位夏璇小姐!」

胖子說道:「哦哦,原來如此啊!」

然後,一堆人進了一號包廂,這裡最大的一個包廂。

趙偉強暗地裡問經紀人,這些保鏢和助手,都一起吃飯嗎?

經紀人說道:「行吧,那就一起吃,晚飯準備好了嗎?」

趙偉強說道:「我們這裡有三種菜系,一個是本地菜,一個是川菜,川菜的種類比較少,因為這邊受眾少,另一方面是新進來的四個粵菜師傅,普通的粵菜比如燒鵝和白切雞什麼的,都有,可以馬上做,材料也很充足。」

經紀人說道:「這行吧。人多,就一起吃了吧!」

然後,經紀人對羅小冬說道:「感謝羅總請客!」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