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幹嘛?干不掉噓委衣昂就自殘啊,雪無痕才沒那麼笨。

「相信我,」迪拜沒有多做解釋,「如果你真的是羅德里格斯的弟子的話。」迪拜可是直到,羅德里格斯所在的羅林家族的一些秘密。

雪無痕用雙手駢指截向左右期門穴,雖然沒有了鬥氣,但是要破肉出血並不難,一指下去,皮開肉綻,血馬上流了下來。

薩安看不懂了,「無痕,你幹什麼聽他的蠢話,不要這樣。」

雪無痕沒有回答,過了大約一分鐘,雪無痕把沾血的手指向嘴邊一送,伸出舌頭在手指上一卷一舔,「原來,我自已的血也是這麼好味。」

說話間,雪無痕的頭髮從綠色轉為了褐色,眼中的光芒從幽藍變成了慘綠色,他手虛空一抓

,長劍飛回了手中。

「你怎麼可以用鬥氣?」噓委衣昂不信自已的眼睛。

「原來異化后不能馬上復原,但還可以再次異化,」迪拜笑了,這次是真笑。

「無痕這孩子除了你所說的神脈血統以外,還有嗜血狂戰的血統,這可以是羅林家族血脈的明證。」

「什麼是嗜血狂戰血統?這種異化有什麼用?」雪無痕面部表情冷酷的問道。

「什麼,你在問我?」這下是迪拜吃驚了,嗜血狂戰異化后除了還能分清敵友以外,不會問任何問題的,只會一味的攻擊敵人,直至殺死敵人才停手。

雪無痕居然還能問題?「嗜血狂戰異化,是可以提高鬥氣最大上限百分之五十的異化,而且身體具有超強恢復力,失去疼痛感,不過不能使用魔法。」

噓委衣昂乾脆替迪拜說了,反正自已怕是在劫難逃了。

「不對啊,」嗜血狂戰異化后的雪無痕異常的冷靜,「我覺得現在的鬥氣與住常差不多,而且,」雪無痕一揮手竟又是一道凈滅之焰飛出,「魔力也和原來差不多啊。」

「這是怎麼回事?」迪拜的腦子開始打結了。

噓委衣昂也看不懂,「為什麼可以用魔法,而且還是只有在神血異化中才能用的本體幻相?」

事實上是雪無痕同時發動了兩種異化后,使得異化效果中和,結果既沒有增強魔力也沒有增強鬥氣,和沒異化時一樣,但是異化中可以使用本體幻相和身體具有超強恢復力並失去疼痛感的特雙重性則保留了下來,形成雪無痕獨有的異化方式。

異化的雪無痕性格明顯的與原來不同,他將長劍在手中反覆把玩,許久才用貓看老鼠的目光看向噓委衣昂,「噓委衣昂先生,你好像動不了了是吧?」

自從雪無痕鬥氣恢復了以後,噓委衣昂就又嘗試了用魔法活動,但是不行,正如薩安所說的一樣在星雲守中除了光明系魔法外沒有別的魔法可用,普通的身體活動倒行,其實上鬥氣也可以用,不過噓委衣昂不會。 但是即使死亡如此的迫近,噓委衣昂也一點也不怕,「小朋友,我能不能動不是問題,你能不能幹你想乾的事,還是個疑問。m.」

「是嗎?」雪無痕一點也不急於殺死噓委衣昂,反而靜靜地問薩安,「薩安,你的這個魔法可以維持三十分鐘是吧?」

「是的,無痕。」

薩安覺得眼前的這個雪無痕很陌生,是不是過度異化燒壞腦子了,不過一向宛如會走路的兇器的雪無痕還能異化提升戰鬥力,實在太可怕了。

「那我們還有許多時間,」雪無痕冷冷的說道,轉而又問迪拜,「迪拜大叔,嗜血狂戰異化只能用手點期門穴嗎?」

「這倒不是。」迪拜搖頭道,要是嗜血狂戰異化這麼麻煩,還有什麼用,「用手點期門穴是不能用鬥氣時的不得已的辦法。事實上只要運氣沖向期門穴就可以了。」

「原來是這樣,我明白了。「雪無痕又看向了噓委衣昂,「噓委衣昂先生,你快去了,不過有個問題我還想請教你。」

「你是要問神血異化的方法,」噓委衣昂當然猜得到現在雪無痕想問什麼。

「不錯,」雪無痕點點頭,「我這次神血異化實在是意外的第一次,噓委衣昂先生不介意告訴我正確的方法吧?」

噓委衣昂並不想隱瞞什麼,因為這個問題大部分超級魔法師都知道,要隱瞞也瞞不了多久,自已這次是死定了,怕是沒什麼可怕的,不過有幾件事倒要交代一下,不如讓這個叫雪無痕的小子替自已辦,「我自然可以告訴你神血異化的方法,但是我死後有幾件事要你辦一下。」

「可以,只要不是要我們陪葬都可以。」雪無痕面無表情地冷冷說道。

「第一是這座丁堡,我的魔力將它維持在空中,我一死它就會墜毀,我要你答應在我死後,保持這丁塔的完整,」噓委衣昂說出了第一個要求。

「可是,我的魔力也所剩無幾,這一點不容易做到。」雪無痕知道異

化后,人是一定會脫力的,哪有力量去維持這個丁塔。

「我早防到有意外發生。」事實上噓委衣昂是為了防止自已死後,繼承者無力維持才準備了這一手,他一指右側的三扇小門的中間一扇,「丁塔是有飛行裝置的塔,控制室就是那一間,不過所使用的魔晶動力只能維持四小時的飛行,此後就要用新的魔晶石來補充能量了,這足夠你將它降落在地面上了。」

「好,我答應你這個要求。」雪無痕同意接收丁堡。

「第二件事是我的冥使和魔猿。我還有三猿十六使。」噓委衣昂緩緩的說道,他的話就像丟下了一枚炸彈。

「什麼?」雪無痕一聽這話不禁四處張望,「他們在哪裡?」這下糟了,自已這邊不算迪拜站著的只剩自已了,那些什麼魔猿冥使的戰鬥力可不差啊!

「別慌,小朋友,」現在想來也許是命里註定今天要死,雪無痕這夥人來的正是時候,「昨天我把他們全放進了培養室強化體能,要到明天的深夜才完成體能強化,要是晚來兩天就是你們死了。」

好險,雪無痕知道自已是多麼幸運了。

居然選對了時候要是早來兩天或晚來兩天就慘了,不過現在沒問題了,「你是要我在他們醒來后遣散他們嗎?我可以做到。」

「不,」噓委衣昂否定了雪無痕的推測,「我要你代替我領導他們,因為他們中的大部分除了戰鬥,不知道如何謀生。」

「什麼?我自已也養不活,你要我養一幫人?」雪無痕氣憤的大叫。

倒是迪拜開了口,「無痕,凡是大人物很難只靠一人成事,你也該有一幫人手了。」

你不負我我生死相隨 「可是我沒錢啊?」雪無痕說出了問題的關鍵所在了。

「丁塔中有我的積蓄,應該沒問題的,我只是怕他們不會自已理財生活。」 妻色撩人:總裁請接招 噓委衣昂的話解決了雪無痕的大問題。

「好,」一聽有錢可繼承,雪無痕馬上答應

了。

頓了頓,噓委衣昂邊從頸上取下了一個掛飾,這是個圓形的掛飾,中間鑲有一塊黑色的寶玉。「這是我的法器『黑芒』,在使用黑暗系魔法時可減少一半的魔力消耗,同時這也是你繼承我一切的憑證。」雪無痕伸手接過了黑芒。

「不過這一切都有個前提,」噓委衣昂一點也不像是在說一件有關自已性命的話,「你必須殺了我。」

「是的,」雪無痕也冷冷地說道,「話說了這麼多,時間也差不多了,不過你還沒有告訴我神血異化的方法呢。」

「神血異化的關鍵就是必死的絕望。」噓委衣昂終於說出了問題的答案。

「是這樣,」雪無痕終於知道自已剛才為什麼可以完成神血異化了,「噓委衣昂先生,我們到了該了結這一切了的時候了。」

迪拜看著這兩個人,他知道不論噓委衣昂剛才說過了什麼,如果星雲守的魔法一散,他一定會出手殺了雪無痕等人,所以雪無痕不得不殺了他。

雖然剛才曾象朋友一樣的交談,但現實就是如此,兩個人必須分個你死我活才行。

雪無痕什麼都沒有說,將手中的長劍一揮,脫手而出,「再見了,噓委衣昂先生。」

正如薩安所預算的一樣,長劍在破壞了星雲守的一剎那,也就插進了噓委衣昂的身體之內,一點阻礙也沒有,那麼的自然,就像長劍原本就是噓委衣昂身體的一部分一樣。

「原來這就是死亡,」噓委衣昂並不是沒有見過死人,但是那些死的人並不是他,但他現在的感覺並不壞,「有點痛,但比想象中到好。」

雪無痕看著噓委衣昂臉上依然平靜的樣子,也不由的佩服,一個人漠視別人的死亡對不難,難的是漠視自已的死亡,「走好。」

迪拜什麼也沒說,就這麼平平淡淡看著噓委衣昂死去。終於這一切終於結束了。

然而真的可以一了百了嗎…… 當然不是這麼簡單的事。

現在噓委衣昂死了,後遺症也立刻顯然了出來。m

雪無痕只覺得腳下的地板不停的晃動,連人都快站不住。

其實隨著噓委衣昂的死,以他魔力為依託的空中庭園就開始解體了,一塊塊巨大的岩塊連接上面所種的樹木花草從空中落下,砸落在曲奇奇山頂和附近的地面上,留下了一片狼籍和無數的坑洞。

使得不遠處的曲奇奇城裡的居民還以為世界末日來,連曲奇人顧不上做什麼了,都忙著攜妻帶子,全家出逃,幸好落了一陣子后,天上再也沒有東西落下來,民心才暫時安定下來。

雪無痕現在根本不知道這些事,他也明白自已正在下墜,忙奔進了控制室,想要讓丁塔平穩著陸,但是一進控制室,他就傻了服。

控制室里有著橫七豎八一大堆的操控桿和操控按紐,不過這還難不倒雪無痕,因為每個操控桿和操控按紐邊都用魔法文字註明了用途。

但是從用來監測的水晶屏上可以清楚的看到下面的地表上到處坑坑窪窪,怎麼平穩地將丁塔著陸呢?

眼看離地面越來越近,雪無痕按下動力開關,一拉垂直上升的操控桿,只有先升上去再說。但是隨著丁塔的許許上方,雪無痕不禁想,下一步該怎麼辦才好呢?

「無痕,這地面不能著陸吧?」迪拜的聲音從雪無痕的身後傳來,經驗豐富的他也看出了這樣是無法著陸丁塔的,勉強著陸,只怕丁塔會當場歪倒在地上。

「是的,」雪無痕這才發現迪拜也跟進來了,馬上詢問這位老傭兵,「迪拜大叔,這附近有什麼隱密一點的山谷嗎?」

雖然十八年沒離開過丁塔,不過迪拜的記憶力還不錯,當年當傭兵時到處遊盪,印象中依稀還有一點記得西南二十多里處似乎還有一處山谷,「對,西南二十多里就有山谷。」

西南二十多里?聽迪拜這麼一說,雪無痕忙將丁塔的航線調整為向西南方飛行,並禱告迪拜別記錯了。還好,事實證明了老傭兵的經驗是多麼的寶貴,在飛行了一小時后,繞開了數座山峰,一個山谷出現了,好大的一片平地啊!

而且是土質的大地,軟而有力的支持,正是理想的著陸場所。徐徐降下丁塔,雪無痕的額頭因為操縱時的緊張冒出了陣陣的汗水,畢竟著陸這麼個大傢伙太難了。

隨著「轟隆」一聲巨響,當丁塔終於順利著地了,雪無痕才鬆了一口氣。維亞,薩安已經很是虛弱,吃了些東西便去休息了,而丸風山造還沒有從昏迷中醒過來,雪無痕的頭髮和眼睛也恢復到了正常的顏色。

他只覺全身的力量好象一下子散盡了,迪拜當然也注意到了這一點,開口道:「無痕,你吃點東西,我老人家就再陪你們一天,明天等你處理了這丁塔的去向,我再走。」

對啊!還有一大堆事呢?丁塔放在哪裡?還有噓委衣昂的三猿十六使,他們應該在培養室里那一根根的圓柱體容器里?這些今天是沒空也沒力氣管了。

「今晚我守夜,「迪拜繼續說道,「你去睡覺。」

惡魔通緝令:親愛的,別跑 也好,雪無痕想了想,一伸懶腰,就好好睡一覺吧,就向著房間慢慢走去。天亮了,當陽光暖暖的照在雪無痕臉上把他照醒時,雪無痕發現自已是第一個醒來的人。

噓委衣昂的卧室並不大,所以這幫人全睡在為客人準備的卧室里,兩人一間,雪無痕是和丸風山造一間,雪無痕醒來時,丸風山造還在夢鄉之中了,這傢伙可真累透了。

當雪無痕走過另一間客室時發現維亞和薩安也正在蒙頭大睡,而且還發現了原來薩安有睡眠磨牙的習慣,真是個不可貌相的傢伙。

洗完臉,乾脆走出丁塔散散步,不料正看見迪拜大叔在練功,為了不打擾他,雪無痕乾脆不出聲。

這次

迪拜手中正舞著那對蠍鉤子,所謂拳不離手,曲不離口。

迪拜這一輩子也沒放下過功夫。這倒使宜了雪無痕,把迪拜的武藝看了個夠,當然這也是因為迪拜並不介意雪無痕看。

迪拜到現在還沒有一個傳人,眼看這功夫就要帶到棺材里去了,雪無痕又是他的後輩就是看去一點也不打緊。

有這次機會觀摩,憑雪無痕與生具來的戰鬥本能,看出了迪拜這套「天門蠍尾十三勾」的奧秘,那就是可怕的柔韌性,一般柔韌性總是會影響力度。

但是這套「天門蠍尾十三勾」則是完全利用柔韌性,使出手的角度變幻莫測,攻擊點全取致命要害,力求一擊必殺。

雪無痕對這套「天門蠍尾十三勾」的招式並沒有記下多少,但是對它的要領全領悟了,並在以後逐漸融入部分在自已的招數了,可以說這次早起雪無痕獲得了不小的意外收穫,所以說早起的鳥兒有食吃。

直到迪拜收式后,雪無痕才打招呼道:「迪拜大叔,早上好。」

迪拜看了看雪無痕,不愧是練武的人起的就是早,不像那兩個學魔法的小子那麼好睡,他也知道丸風山造那是虛耗過大起不來,不過維亞和薩安怎麼說也和雪無痕一起吃了晚飯,應該沒大礙的,那就只能說這兩人懶了,「你要不要也練練?」

雪無痕自從進了阿斯特魔法學院后白天要上課,後來晚上又要惡補,練功時間就只有下午的自由修鍊時間了,所以也習慣了下午練功,不過迪拜這麼說了,雪無痕也就不推辭的練了一趟。

這麼一折騰太陽又升高了不少,雪無痕也多了兩個觀眾。

維亞和薩安這兩個傢伙被自已空空的肚子叫醒了,本想叫雪無痕一起吃飯,不料看到了這小子在練功,乾脆看了一遍,不過以這兩人的武技水平而言,是純粹的外行看熱鬧。吃完早飯,雪無痕想起了那些未收服的手下,一行人從廚房轉到了培養室…… 昨天來這裡的時候只顧緊張那位魔導師了,對其它東西只是瞥了一眼並沒有細看,現在可以好好觀察了。頂點

培養室里有八個一列的圓柱體容器,共五列,其中有十九個容器上的紅寶石正在閃爍,顯然在運作中。有兩張小床看得出是臨時加進來的,鵬程和布潞汀還在睡著,牆壁都被鑿空做成了壁櫥,裡面放著一大堆的瓶瓶罐罐,很明顯是些魔法藥品什麼的。

突然薩安看見了一個小型的培養皿,裡面有九個圓形的小東西盤在裡面,他好奇地打開了培養皿。

「卟卟卟」,突然培養皿里的小東西跳了出來。

還好,這些小東西並沒有什麼攻擊性,它們只是看著薩安,而且它們似乎很喜歡薩安的樣子,薩安這才定下心來看清原來這是九個一模一樣的甲殼類動物,當它們蜷起一團時就象一個個小球,還拖著根小巧的尾巴。

「這到底是什麼呢?」小東西們並沒有回答庫里,可是薩安的背後傳來了一個聲音,「這是防禦型改造魔獸九靈珠,還在試驗階段。」

薩安轉頭一看,果然一如自已所猜的一樣,這個熟悉聲音的主人正是維亞,「維亞,你怎麼知道這是正在試驗階段的防禦型改造魔獸九靈珠。」

維亞不至於如此見多識廣才對。

「你看這個,」維亞沒有多做解釋,只是將一張卡片給了薩安,「這是放在邊上的標識卡。」

原來如此,標識卡上寫得清清楚楚,難怪維亞什麼都知道,薩安朝著小東西們試探性的叫喚了一聲,「九靈珠。」

小東西們立刻有了反應,它們一個勁的直蹦,顯然九靈珠正是它們的名字。

薩安發現自已想擁有一個召喚獸的願望要實現了,當即對雪無痕說,「無痕,噓委衣昂死前把丁塔和手下託付給了你,我也不想再分些什麼了,這九靈珠給我怎麼樣?」

雪無痕當然沒有什麼意見,「薩安,隨你,要什麼就拿什麼。」

噓委衣昂死的時候維亞是昏過去的,他並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一聽薩安這麼說,忙問道:「這究竟是怎麼回事,薩安?」

薩安只得又把噓委衣昂死前的遺言告訴了維亞。這下維亞可遇上大難題了,原來想幹掉噓委衣昂后平分他的財產,不料那混蛋把一切留給了雪無痕。

再說真要全留的是財產也就算了,一定要雪無痕拿出來平分,但現在噓委衣昂還留下了一幫手下,十九張嘴給雪無痕,再要平分就開不了口了。

金錢?友情?維亞權衡了半天才開口道,「無痕,你要養一幫手下了,所以我不分噓委衣昂的財產了,不過……」

雪無痕可沒料到維亞這麼大方,不禁插嘴問道,「不過什麼?」

「噓委衣昂的藏書要對我們公開,還有我在阿斯特魔法學院期間的全部伙食開銷,由你付。」

維亞肯這麼委屈全是為了朋友啊!「沒問題,」雪無痕知道這樣對維亞來說是多大的讓步了。

這時的薩安正在用最常用的方式要和九靈珠定約,「以薩安之名,在血之約咒下定盟,九靈珠。」

這是對知道名字的魔獸的常用定約方式,但是九靈珠一點也沒反應。「這是怎麼回事?」

薩安不解地自已問自已,「咒語沒錯啊!」

「可能改造魔獸不能定契約吧?」維亞推測出了一個可能性,還真讓他說對了,改造魔獸除了改造成身體的一部分外,無法定契約。

「那我怎麼帶它們?」這九個小東西怎麼帶才好呢?薩安不知該如何做了。

「你叫它們跟你走試試。」有著一隻改造魔獸沙飛的雪無痕給了薩安一個建議。

也不知道管不管用,薩安是死馬當活馬醫了,「九靈珠,我們走。」

沒想到這句話還真有用,九靈珠一隻抓一隻的尾巴連成了一條九珠鏈,圍在了薩安的頸項上。就這樣,從此以後,薩安出入都帶著這串

九靈珠,九靈珠成了他的標記。

丸風山造是在吃午飯時才醒的,一看自已這伙還活著,他就知道噓委衣昂一定是死了,「等一會,我就走!」

他冷冷對雪無痕說道。

「是回山裡嗎?」雪無痕並不意外丸風山造走的這麼快,只是這樣問了一句。

「不是,」丸風山造乾脆的回答道,「你問這個幹什麼?」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