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軒對白千夢揮手,叫道:「有麻煩打我電話,在江華市,無論什麼事,我都能給你擺平。」 ?白千夢轉身,看著林軒提醒道:「你啊,有點錢連自己姓什麼都不記得了。」

林軒對白千夢揮手。

田園小王妃 白千夢也轉身上樓。

把白千夢送到家之後,林軒結束了假冒男朋友的旅程。

他看了看時間,現在才早上9點過,他還沒吃早餐了,開車離去,在路邊隨便找了一家早餐店。

江華市乃是大城市,車位很緊張,林軒也懶得去找停車場,直接把車停在了馬路邊上。

走進了一家拉麵館,要了一碗拉麵,然後就拿出手機,跟凌佳樂聊天。

「佳樂,我回來了,在外面吃早餐呢。」

很快,凌佳樂就回了消息。

「嗯,我跟寺音去京都了,現在都已經到機場了。」

……

林軒跟凌佳樂聊天,得知她去了京都。

很快拉麵就上來了。

林軒狼吞虎咽,三下幾下搞定,手機付款之後離開。

來到馬路邊,看到車窗上帖了發單,他也懶得去理會,反正不是自己的車。

他開車在市區閑逛,不知道該幹嘛。

想了想,他決定回林家村看看。

自從搬出林家村之後,他就沒回去過了。

開著車,朝林家村趕去。

很快就來到了林家村,把車子停在了自家壩子中。

看到簡陋的木房子,林軒心中思緒萬千。

這裡有著他童年的回憶。

他還記得,每次自己放學回來,奶奶都會站在門口等他。

他還記得,無論多晚,奶奶都會等他回來吃飯。

走進了屋子。

陳舊的傢具上已經布滿了灰塵,他走進自己房間,看著一張木板床和地上放著的一個大柜子。

他吹了吹木板床上的灰塵。

在木板床上坐了下來,腦海中浮現出昔日的一些情景。

他還記得,每當夜晚他都會坐在微弱的燈光下寫作業,寫累了,就看著窗外發獃,看著窗外胡思亂想。

現在他所擁有的這一切,正是當日他所幻想的。

想著想著,林軒就笑了出來。

「命運,還真是奇妙。」

此刻,電話響了起來。

拿出手機一看,發現是一個陌生號碼。

「喂,誰?」

「老大,是我啊,我是少奇。」

「是少奇啊,有事嗎?」

「你在哪呢?」

「我在家裡,就是林家村的家。」

「我也在家,你等我,我騎車過來找你。」

「嗯。」

林軒掛了電話。

隨後走出了房間,開始去廚房打水搞衛生,雖然他不住這裡了,但這裡曾經是他家。

看到家裡布滿灰塵,他心中也不是滋味。

還沒搞完,王少奇就騎車一輛破舊的摩托車出現。

他將摩托車停在壩子中,見林軒正在掃巴子上的一些落葉,走了過去,叫道:

「老大。」

林軒停了下來,掏出一支煙遞過去。

王少奇接過一看,看到煙的牌子,嘿嘿一笑:「發達了就是好啊,連抽的煙都是一百塊錢一包的。」

「少拍馬屁,有什麼事。」

林軒停了下來,坐在門口的木凳上,也點燃了一支煙。

王少奇走了過去,在他身邊坐了下來。

「其實也沒什麼事,就是家裡給我安排了相親,我就尋思著吧,不能女方看不起,這不就想起了你,想讓你給我撐面子嘛。」

「不是吧,才畢業就要相親啊?」

「哎,可不是嘛,考了兩百多分,上大學是沒希望了,家裡就想讓我早點結婚生子。」王少奇嘆息道。

林軒問道:「想讓我怎麼幫你?」

王少奇湊近身,嘿嘿笑道:「你跟我一起去吧,幫我把吧關,而且你那麼多豪車,隨便開一輛去,我臉上也有光是不是。」

林軒笑了笑。

王少奇和他從小一起長大。

兩人一起放牛,放羊,上山掏鳥窩,捉迷藏。

這點請求,他想都沒想就答應了。

「沒問題,你會開車嗎,我的車,你隨便開。」

王少奇搖頭:「不會,正尋思著去考個駕照呢,對了,你是什麼時候學會的開車,我怎麼不知道。」

林軒笑了笑,這些事情,他沒解釋太多。

「我說過,等高考結束之後,送你一份大禮,現在說吧,你想要什麼,你可要想好了在說,也就一次機會。」

「……」

王少奇愣住了。

旋即問道:「什麼都可以要嗎?」

林軒點頭。

王少奇陷入了思忖中。

他不知道林軒為何發達了,但他知道現在的林玄已經不是當初和他一起玩耍的林軒了。

他還真沒想好要什麼。

微微搖頭,說道:「我也不知道我要什麼了。」

「我的話,永遠算話,等你哪天想好了在告訴我,對了,什麼時候去相親。」

「中午1點。」

王少奇拿出一部破舊的手機看了一下時間。

現在已經是早上11點了。

「我跟她約好的時間是中午一點,在茶語見面呢。」

林軒撇了王少奇一眼,說道:「既然是相親,你怎麼也不打扮一下,你這痞里痞氣的樣,哪個女生會看得上你啊。」

王少奇低頭看了自己一眼。

「我這樣很好啊。」

「少廢話,走。」

林軒起身鎖門,隨後打開車門。

王少奇上了副駕駛。

兄弟相親,當哥哥的肯定要支持,林軒開著龍魂魔影給越野車朝跨時代大廈趕去。

跨時代位於市區中心。

林軒還沒來過跨時代,不知道自己花兩百億購買的跨時代到底是什麼樣的。

他開著手機道行來到了跨時代。

跨時代是一處獨立的大廈,大廈外有花園,有廣場,大廈後面還是一片高檔住宅區。

在那棟每層五千多平米,二十八棟的大廈上,已經出現了幾個大字。

那個喪屍有點萌 「天太集團。」

在大字旁還有一個奇怪的圖標。

對手 圖標的外形是像是一塊菱形的石頭,但卻散發著微微的火光。

天太集團才成立,公司內部很多事情都沒完善,也沒有公開招人,所以公司大門口略微冷清。

林軒指著前方的大廈。

「少奇,你看到了嗎,這棟大廈,這天太集團,這是屬於我的,未來,我要讓天太名震世界。」

「啥?」

王少奇愣住了。

「老大,你說這大廈是你的?」

林軒笑著點頭。

王少奇倒抽冷氣,自己這個哥們到底是怎麼發達的啊? ?王少奇實在是不敢想象林軒到底有多少錢。

幾十輛豪車已經夠可怕了。

現在林軒告訴他,他有一棟大廈,還有自己的公司。

他覺得自己腦袋不夠用,無法想象這些。

大佬的黑色彼岸花 「林軒老大,你掐掐我,我是不是做夢?」

林軒呵呵一笑。

「走吧,帶你參觀一下我公司、」

天太集團是成立了,但林軒卻還沒來觀看過,作為公司唯一控股人,他覺得自己有點太不稱職了。

他帶著王少奇朝大廈大門走去。

大廈大門口,有很多通道,但需要打卡才能進入。

在諸多通道外,還有一道特殊的通道,林軒直接朝這條通道走去。

一個穿著西裝的保安頓時走了過來,擋住了林軒的去路。

「先生,請問有事嗎?」

林軒說道:「也沒什麼事,就是隨便逛逛。」

保安說道:「要逛去別出吧,大廈不對外人開放。」

林軒知道保安的指責就是負責公司的安全,他也沒為難保安,說道:「你們寧總在嗎?」

他只是一個小小的保安,他怎麼知道寧總在沒在。

搖頭表示不知道。

林軒也沒問了。

拿出電話,給自己私人律師,也是天太集團律師雲雪打電話。

「雲雪,你在哪裡?」

「林老闆,我在公司呢,寧總安排我組建公司律師團隊,現在不少律師來面試,我都快忙死了。」

「我在公司樓下呢,被保安擋住了。」

「我,我馬上下來。」

得知林軒在公司樓下,雲雪頓時就放下了手中的工作,迅速的下樓。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