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塵。」柳濤背著楊琳琳走了下來,道:「我們現在就去找楊紫玧。」

「她平時在哪?」何塵冷聲問道。

「我不知道,之前他們說要轉移,不過你別急,有個人肯定知道。」云然連忙說道:「方圓,我知道方圓的行動地點。」

「那就去找方圓。」 毒醫狠妃 何塵冷聲道。

「你先休息下吧,你一身血,傷這麼重,我們背著你走,從這裡到方圓那,還要一個小時左右。」云然擔憂地道。

「殺一個方圓,夠了。」何塵眼中寒光閃爍。

「你是去找人,不是去殺人。」柳濤出聲道,指了指陳江屍體:「還有,你直接將他殺了,去了異界,怕是沒有好日子過。」

「唔。」柳濤背上,楊琳琳醒轉過來,還有些迷糊,看著眼前一幕,嚇了一跳:「怎麼了?這是怎麼了?陳江哥哥……」

「還叫哥哥?」柳濤冷聲道:「他是孤影的人,迷昏了我們三人,好在何塵及時回來,才殺了他。」

「孤影,迷昏……我想起來了。」楊琳琳一臉呆萌,這才想起來,昏迷的事情,又看了眼何塵,連忙取出一瓶丹藥來:「何塵哥哥,這是療傷丹藥,你趕緊服下。」

「又是你的新發明?」 愛你不知歸去 何塵沒有接。

「不是,為了區分開,我在瓶子上都有貼標籤的,你看這標籤貼的,就是上品療傷丹藥。」楊琳琳道。

「嗯。」何塵這才接過,裡面有好幾顆,直接吃下一顆,溫和藥力擴散,滋潤全身,渾身舒坦,唯一奇怪的就是,瓶內的丹藥:「你這丹藥怎麼五顏六色的,不同療傷丹都裝一瓶了?」

「五顏六色的?我好像貼錯標籤了。」楊琳琳獃滯道。

噗通

何塵直接栽倒下去。

柳濤:「……」

云然:「……」

神特么貼錯標籤了,你到底給他吃了什麼?

「吃錯藥咯。」柳濤嘆道:「琳琳啊,你這是什麼丹藥?」

「理論上來說,還是療傷丹,不過加了安眠藥。」楊琳琳略微有些尷尬地道:「我覺得,睡覺療傷是最好的,最舒服的。」

「你確定只加了一點?這可是能弄死真氣後期的傢伙,直接就倒了。」柳濤面色發黑,你的發明就沒有一件正常的。

你真是偉大的發明家,在解酒藥里加瀉藥,在療傷葯里加安眠藥,還有什麼是你干不出來的?

「何塵起來,怕是要殺了你。」云然嘴角抽了抽:「楊紫玧聯繫不上了,他現在都快急死了,你又拿錯葯。」

「紫玧姐姐聯繫不上了?」楊琳琳微微一呆,連忙掏出手機,撥打電話,同樣是無法接通。

「現在我們打算去找方圓,我打不過方圓。」云然嘆道。

「放心好了,我計算好了,這頂多睡一個小時,我剛才聽見你說的了,需要一小時,才拿這種要出來的,等我們找到方圓,何塵哥哥剛好能醒,我們背著何塵哥哥去找就行了。」楊琳琳查看一番,將丹藥全部撿了起來,道:「他受了這麼重的傷,休息一下,對於自身有好處,不能緊繃著。」

「那這裡怎麼辦?陳江所在的陳家,在異界勢力不小,以何塵的實力,還有我們,這次之後,怕是要被強制招入異界。」云然沉重地道。

「陳家。」楊琳琳看了眼陳江的屍體,想起一件事來:「對了,陳江身上應該有陳家幻影七步的秘籍,這是何塵哥哥的戰利品,等他醒來交給他。」

「你有沒有在聽我說話,何塵殺了陳江,去異界會有很大麻煩。」云然黑著臉道。

「沒事啊,我會跟我爺爺說的。」楊琳琳滿不在乎地道:「我爺爺最疼我了,肯定會為我報仇的。」

「楊家,比陳家厲害?」柳濤心中一動,問道。

「應該吧。」楊琳琳有些心虛:「我爺爺說他很厲害,但我每天都被關在家裡,我也不知道多厲害。」

柳濤在陳江屍體上搜了搜,找出一本秘籍,正是幻影七步。

「走吧。」云然將何塵扶起來,看向柳濤:「你抱著。」

「抱著?還是背著吧。」柳濤說道,同時再次為楊琳琳的葯感到心驚,何塵居然沒有動手,這安眠藥夠強。

「你要背著琳琳。」云然淡淡道。

柳濤:「……」

就算是牲口,也沒這麼使喚的吧?背一個抱一個?

「你呢?」柳濤面色僵硬。

「我要保留力氣,對付方圓,萬一何塵沒有準時醒呢。」云然淡漠道。

好吧,你說的很有道理。

「等我一下。」柳濤快步上樓,於雞被他關在房間里,逃過一劫,一開門,於雞直接就撲進了柳濤懷裡。

「來吧,鍋也背了,人也背了,我特么簡直就是背鍋小王子。」柳濤嘟囔一聲,將何塵抱起,蹲下身子:「琳琳,上來吧。」

於雞縮在何塵懷中,沒有亂跑。

「哦,好。」楊琳琳也不客氣:「迷藥吃的有點多,抱歉了,柳濤哥哥。」

「沒事,等去了異界,你照拂一下我就行。」柳濤笑了笑,又問道:「屍體就這麼扔這不管了?」

「等聯繫上楊紫玧再說吧。」云然掃了眼陳江屍體,隨便扯了一張床單蓋住,這才離開。

云然在前方帶路,走的都是人少路線,盡量不與人照面,楊琳琳可是孤影的目標。

四人一路前行,來到一座破落宅院,門戶大開,云然小心地走了進去,直接前往院內一口枯井旁,沖著柳濤擺了擺手,持劍跳了下去。

枯井之內,別有洞天,內部一片明亮,一堆篝火燃燒,一胖一瘦兩道人影相對而坐,手中拿著烤串,正在火上翻烤。

「我們真不出去辦事?」

「辦個求,我特么出去兩次,都被人打成傻逼了,我再出去我就是傻逼,對了,讓你找的那個煉體頂峰,找到沒有?」

「不出去也好,你別吃了,瞧你肥的跟球一樣,至於你說的煉體頂峰,範圍那麼廣,我怎麼找?」

「你再敢說我肥,信不信我弄死你?別以為我廢了一條手臂,奈何不了你一個煉體。」

「我信,但是,你真的肥的跟個球一樣。」

「我現在先忍著你,還有那個煉體頂峰,我一定會找到他,我要打的他爹都不認識……誰?」肥胖身影氣的麵皮通紅,惡狠狠地說著,正要有所動作,目光瞬間看向井口。

「方圓,我來問你一件事,楊紫玧在哪?」云然走了出來,長劍泛著寒光。

「你要幹什麼?你怎麼來這了,陳江呢?」方圓面色微變:「我不知道楊紫玧在哪,你別亂來,我的手已經好的七七八八了。」

「給你最後一次機會。」云然冷聲道。

「你找楊紫玧幹什麼?」瘦削人影站起身來,迷惑地道:「若找楊紫玧,找何塵才是最快的辦法,我是何塵同桌李游,只要何塵有事,楊紫玧第一時間就會出現。」

「就是何塵要找他。」柳濤抱著何塵走了進來,楊琳琳跟在身後。

「何塵?」李游面色一變,快步走了過去:「怎麼回事,誰將他打成這樣?」

「終於看見一個比我慘的了,嘖嘖,真慘,居然被打成這逼樣。」方圓站起身來,走了過去,看著熟睡中的何塵,忍不住伸手去摸何塵的臉:「讓我掐一把……」

「你找死。」云然面色一冷,劍鋒瞬間殺向方圓。

於雞突然飛起,直接撲向一旁,好像遇到什麼可怕事物。

「別……」柳濤面色微變,他感覺到,何塵的肌肉在跳動。



沉睡中的何塵突然動了,方圓直接飛了出去…… 聽過艾倫帶回來的消息之後,立冬和長谷川都有些驚訝。

兩人驚訝的點也是一樣,那就是警方竟然派出六名警察守護。這一方面是因為德文的特殊身份,另一方面肯定也是他的人給警局塞了錢。

三人各自沉思下來,思考對策。

長谷川率先開口道:「這一次,我們是暗殺,所以,不能用槍。」

立冬點點頭,表示自己的贊同。本來事情就已經夠大了,如果在醫院公然開槍,只會把事情推向不可收拾的地步,要是再誤傷到幾個病人,那就真的完蛋了。而且,一旦動槍,勢必會引起警察的圍攻,不驚動外面的警察才是最好的方法。

「最好能夠悄無聲息的潛進病房…」立冬低著頭沉吟道。

「那很簡單。」說完,長谷川轉頭看向了艾倫,「讓艾倫先上三樓,想辦法把警察引開,我們倆再趁機進病房。」

艾倫沉吟片刻,緩緩點頭,「我可以花錢雇傭一些人在醫院製造一場混亂,暫時把警察引開,但是時間不可能太長,我估計…你們最多有五分鐘的時間。」

「五分鐘…」立冬小聲念了一句,「德文的那兩個保鏢,德爾諾和文斯頓是什麼水平?」

長谷川頗有些惆悵的嘆了一聲,「我雖然沒跟他們交過手,但是據說身手都很棒。一個是從軍隊退役的軍人,一個是搏擊教練出身,實戰經驗都很豐富,我估計…跟我們兩個不相上下。」

立冬吸了口煙,滿不在意的笑了一聲,「跟我們兩個不相上下?你這話有點妄自菲薄了吧。」說完,他站起扭了扭脖子,「咱們兩個人可都是萬中無一的天才!這個世上能跟我們倆不相上下的人一共才有幾個,我就不信能在這全都遇見了。五分鐘,搞的定!」

長谷川看著他笑了笑,「好吧,有時候我還真的被你這迷之自信給折服了!」

……

就像立冬說的一樣,人們往往把簡單的事情複雜化了,尤其是像鹿溪、長谷川等等這種類型的聰明人,總是想的很多,把每一種可能和情況都做到完美。

但實際上,在面對某些問題的時候,用更簡單直白的方法會更有效。

三人商定好之後,艾倫就再次出去,策劃著在醫院製造一場混亂。而立冬和長谷川為了迎接晚上的那場大戰,就繼續留下來休息。

直到晚上十點多鐘,艾倫才再次返回,說是外面已經全都搞定了。

他先是找了一群流浪漢,又找了兩三個痞子,最後找了一些形形色色的路人。並首先讓一個流浪漢進入醫院,並且讓他與痞子發生衝突,然後更多的流浪漢湧入醫院,將衝突升級,而且他人則負責看熱鬧,煽風點火。

休息了一會之後,三人稍微喬裝了一番,帽子、眼睛、外套全都換了一遍,如果不仔細看或是之前不認識的人,基本上是認不出來的。

由長谷川開車,三人到達德文所在的醫院時,正好剛剛過了十二點。

車子進入醫院的時候非常順利,沒有收到任何阻攔。長谷川並沒有把車停到地下車庫,而是停在了地面,並且是德文病房的樓下。

停好車之後,長谷川趴在方向盤上,抬頭向上看了一眼,嘖嘖嘆道:「也許…等會從這跳下來是我們的最佳撤離路線。」

立冬也瞄了一眼,抬手指了一下,「二樓不是有個陽台么,可以在那緩衝一下,從二樓跳下來,沒什麼問題。」

長谷川點點頭,「等會艾倫就不要進去了,在車裡待命,我們倆可能會隨時跳下來。你在外面遙控那些人進入醫院就行了。」

「沒問題。」艾倫鄭重的點頭。

三人各自抽了根煙后,又在車裡打了個盹,差不多快到兩點鐘的時候才醒。這個時間段,是人們最睏乏,最疲倦的時間,也是動手的最佳時機。

艾倫打了一通電話,沒過兩分鐘,就有一個流浪漢從醫院大門走進來,緩緩走進醫院。緊接著,又有三個一看就知道是街頭混混的人痞子也走了進去。

在這幾個人走進去之後,立冬和長谷川轉頭對視一眼,默契的打開車門下車。

夜色濃重,外面一片寂靜。 我在動漫里撿尸體 眼前的這棟樓安靜極了,像個熟睡的嬰兒,但是現在,立冬和長谷川必須得打擾到他的美夢了。

兩人緊了緊衣領,從側門走進去,順著側面的樓梯直接上到了二樓,在二樓和三樓之間樓梯的下方,靜靜的等著。

而此時,一樓大廳,已經開始形成了小規模的騷動。

人群中間,一個穿著邋遢,髒兮兮的流浪漢,看上去至少有五十歲了,而他的對面則是兩個氣勢洶洶的黑人,嘴裡不斷的在罵著髒話。

幾名護士見狀馬上跑過來勸解,但似乎沒有什麼作用。

越來越多的人,在人們沒有注意的情況下朝中心聚集,這些人都是艾倫花錢找來的。而後,那流浪漢似乎被罵的有些惱羞成怒,突然轉頭沖著大廳外面喊了一句什麼,緊接著,至少十二三個流浪漢從外面衝擊來。

這麼一來,嚇得幾名護士都紛紛退回去,馬上去叫保安。

保安眼見這種情況下不是自己能控制的,就想到了報警,但是這個念頭剛一出現,就發現三樓不就有幾個警察么?於是,他馬上跑到三樓,去找那六名在此值班的警察。

其實警察早就聽到了一樓的吵鬧,本來就想下去看看,保安一上來找,幾個人商量了一下,決定留下兩個人,另外四個人全都跟著下樓了。

主要的原因還是他們在三樓待得太無聊了,像個門神一樣,都快睡著了。

而剩下的兩名警察,正好是守在走廊盡頭樓梯口那邊的,也就是立冬和長谷川上面的。

兩人對視一眼,默契的點點頭,躡手躡腳的順著樓梯走上去。

兩個警察都坐在樓梯口拐角處的長椅上,根本沒有留神樓梯,也沒想到會從這裡走上人來。

走上來之後,立冬緊緊貼著牆壁,少少露頭瞄了一眼。那兩個警察全都背對著自己,正在看掛在牆壁上的電視,手裡拿著紙杯,裡面飄出濃濃的咖啡香。卻渾然不知,身後站著兩個隨時都會發動攻擊的獵人。

———————————————— 「五氣金剛手……」

方圓飛出去的瞬間,喊出五個字,直接就懵逼了。

五氣金剛手,他只給了一個人,那個普普通通的傢伙,這尼瑪,怎麼會的,而且是五道勁氣,圓滿級的?

「別動。」柳濤身子僵硬,對云然和楊琳琳使了個眼色。

何塵已經跳下柳濤的懷抱,直接撲向方圓。

「這怎麼回事?這麼猛?這是我同桌?五氣金剛手,這胖子要找的是何塵?」李游獃滯地看著,現在胖子不用找了,直接出來了,但是,胖子打不過啊。

「鬼知道他怎麼練的,上次喝醉了,我就碰了下他,就被抽飛了。」柳濤也不知道,只知道一點,那就是別去招惹現在的何塵,六親不認,親爹來了都不行。

「是你,怎麼會是你!快,快讓他停下來。」方圓慌了,這特么打不過。

破夢者 「琳琳。」柳濤看向琳琳:「你有辦法,讓他醒來么?」

「根據正常時間推測,還有兩分鐘,就一個小時了。」楊琳琳看了看時間,回道:「其餘辦法,抱歉,沒有。」

「兩分鐘?我一分鐘都堅持不了。」方圓慘叫道。

「男人,要持久。」柳濤幽幽道。

「你特么風涼話說的挺好,有本事你來……啊。」

咔嚓

清脆的骨骼斷裂聲響起,李游忍不住閉上眼,太慘了,剛好的七七八八的手,這下又打回原形了。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