涅槃尊者也是再度一笑,而後卻是繼續說道:「出於保險起見,這玄靈果,你需要採摘十枚,這樣也能確保絕對能煉製出化靈丹。」

聞言,葉天也是沒有再度面露無奈之色,葉天知道,涅槃尊者所說的話都有一定的道理,而自己對煉丹術又一竅不通,所以只能聽從涅槃尊者的話。

旋即,葉天便是再度按照自己之前的方法開始了採摘。

這一次,採摘進行的的確非常順利,可是,當葉天採摘下第九枚之後,體內靈力能量已經所剩無幾了,葉天知道,自己經過大量的消耗,靈力能量已經再度接近枯竭,儘管只剩下這最後一枚,葉天很想堅持這採摘完畢,可葉天卻又想起了涅槃尊者之前所說的,靈力屏障一定要堅硬無比。

想到這裡,此時的葉天也是緩緩後退了兩步,而後看著自己已經採摘而下的九枚玄靈果說道:「尊者,咱們休息一段時間吧,最後一枚,等過段時間再採摘。」

聞言,涅槃尊者卻是疑惑的皺了皺眉,旋即說道:「怎麼了?」

葉天也毫不掩飾,當即便是說道:「我的靈力能量已經不足,我怕最後一次採摘失敗,那樣不僅暴殄天物,而且還損耗能量,所以,等我恢復之後,確保有百分之百的把握,再進行最後一枚的採摘吧!」

聽著葉天頭頭是道的分析,涅槃尊者卻是不以為然的笑了笑,旋即說道:「你可知道,你現在這個想法,很像一個白痴嗎?」

葉天也是無奈的攤了攤手,旋即無奈的說道:「反正也不浪費時間嘛!接下來,咱們先去收集千葉草吧,等千葉草收集完畢了,再回來採摘玄靈果,這樣豈不是一舉兩得?」

聞言,涅槃尊者也是皺眉思索了片刻,而後覺得葉天所說的也有一定的道理,當即也是同意了下來。

葉天見到涅槃尊者點頭,當即便是收集好已經採摘的玄靈果,而後便是對著另外一個方向緩緩行去。

可無奈的是,經過今日對玄靈果的採摘,時間已經過去了一大半,葉天在行進沒多遠之後,天色便是再度黯淡了下來。

看著逐漸進入黃昏的天色,葉天也是無奈的嘆了一口氣,千葉草原本就很難尋找,再加上黑夜,豈不是更難尋找了?

就在葉天心中這般想著的時候,天際卻是猛然出來一陣讓葉天極為熟悉的鳴叫之聲!

聽見那道聲音,葉天當即便是面露凝重之色,對於那聲音,葉天最為熟悉,那正是自己黑翅妖獸的聲音!

可讓葉天費解的是,黑翅妖獸距離自己遠在幾百里之外,自己怎麼可能聽得見黑翅妖獸的鳴叫?

沉吟了良久之後,葉天皺眉搖了搖頭,以為是自己的錯覺,可就在葉天搖頭片刻之後,那道熟悉的聲音便是再度傳來! 輕撫著沐靈夕的後背,宮佑冥看著面前微微喘息的人兒,簡直愛到了骨子裡。

「真是被你這小妖精吃定了,以後翻身無望了!」

沐靈夕稍緩了氣息,臉上的紅暈尚未退去,就對上宮佑冥那一雙似是暗夜星河般的狹眸。

「翻身幹什麼,有我當棉被不好嗎?」

沐靈夕眼神一勾,那引誘的神色,看的宮佑冥恨不得現在就將懷裡的小妖精就地正法。

「再勾引下去,我可不管什麼印記了,修為盡毀也要把你吃了。」

若不是怕傷到沐靈夕,宮佑冥早就想試試了。

沐靈夕一聽,那後果簡直太嚴重了。

連忙一正神色,嚴肅的說道。

「那你快告訴我怎麼才能帶著九個人一起進去啊!」

宮佑冥抱著沐靈夕,好整以暇的在身後的榻椅上躺靠著。

手指輕輕勾起沐靈夕的一縷髮絲,輕輕的在指尖纏繞。

「這次既然你不想暴露自己的身份,那最好的辦法就是跟你的隊員分開行動,你將手中的秘鑰給你的隊員們吧!他們的人數,再加上我安排的人正好在限度之內,至於我們,我自有辦法!」

沐靈夕一聽,心中頓時安定了下來,雖然不能跟狂戰小隊的隊員們同時探險,但是只要他們都能進去的話,就是最好不過了。

既然進入秘境的事情已經商議好了,沐靈夕心中也算是放下了。

看著宮佑冥正百無聊奈的把玩著自己的髮絲,沐靈夕忽然想起一件好玩的事情來。

只見沐靈夕一臉神秘的看著宮佑冥說道。

「既然你幫了我這麼大的忙,晚上我請你看出好戲!」

宮佑冥眼眸微抬,興趣缺缺。

他現在只想讓沐靈夕抓緊時間修鍊,趕快把身上的印記長成。

總不能等到大婚的時候,還讓他喝湯吧!

「你還記得有個我在等著吃肉嗎?還有心思看好戲,要是大婚的時候,你的印記還沒長成,就輪到別人來看我的好戲了。」

宮佑冥一臉怨念的說道。

沐靈夕正準備說什麼,聽見宮佑冥的話后,卻是忍不住笑出了聲。

「放心吧!我一定儘快把修為提上來,不會讓別人看你冥王殿下的好戲的。這下可以跟我走了吧!」

宮佑冥見沐靈夕一臉的迫切,倒是來了幾分興趣。

「什麼好戲,竟是讓你這麼迫不及待?」

沐靈夕只是一邊拉著宮佑冥的胳膊,一邊朝外走。

「反正是好戲,你看了就知道了。」

就這樣,沐靈夕將某隻還想喝湯的腹黑拉出了客棧,直接朝著雲府大宅的方向而去。

原本天色就已經不早了,等到兩人來到雲府的時候,已經是華燈初上了。

眼看著宮佑冥就要抱著沐靈夕,大搖大擺的走進雲府,沐靈夕嚇了一跳,連忙拉住宮佑冥說道。

「你幹什麼?」

宮佑冥回頭看了沐靈夕一眼,無奈的說道。

「你不是帶我來看戲的嗎?」

「大哥!誰看好戲是走正門的!」

「我!」

「……」

遇上這樣的奇葩,沐靈夕還能說什麼。 此刻的涅槃尊者也是凝重了起來,對於黑翅妖獸的聲音,他也聽過,而且此時此刻的他聽聞那黑翅妖獸的聲音之中已然是夾雜著一抹痛苦!

當即,葉天臉上的表情便是變得極為凝重,而後判斷的聲音的來源方向,看了過去。

涅槃尊者此時也是說道:「如果不出我所料的話,想來是你那寶貝飛行靈獸遇到什麼危險了。」

聞言,葉天當即便是更加緊張起來,自己來這邊採取藥材,留黑翅妖獸自己在那邊恢復,最擔心的便是這個問題!

不過由於葉天從那邊過來的時候還是白天,而且看起來也沒有什麼危險,所以也沒有太過放在心上,可是現在,聽著那黑翅妖獸極為虛弱,而且似乎是在求救一般的聲音,葉天當即便是緊張了起來。

而更讓葉天詫異的是,自己右臂之上的小傢伙此時也是沒有絲毫的遲疑,直接從自己的右臂之中一躍而下,旋即直接是對著自己所看的那個方向急速而去!

見到這一幕,此時的葉天也是不敢有絲毫的遲疑,儘管體內的靈力能量已經所剩不多,但葉天還是沒有絲毫的遲疑,當即便是啟動自己的速影,對著那個方向飛掠而去!

涅槃尊者也是乖乖的鑽入到納寶之中,跟隨著葉天一起對著那個方向飛掠而去。

沒過多長時間,葉天便是模糊的看到,自己前方的夜空之中,黑翅妖獸那碩大的身軀此時正在艱難的呼扇著黑翅,對著自己這邊拚命的飛來!

見狀,葉天沒有絲毫遲疑,當即便是飛掠而去,而且在葉天此時的正前方,咪咪也是在地面之上狂奔!

葉天的身形還沒有抵達那黑翅妖獸的身旁,葉天便是再度看到,在黑翅妖獸的後方,此時居然還有一個看起來碩大的飛行妖獸!

當即,葉天便是凝重了起來,而就在此時,納寶之中的涅槃尊者也是再度說道:「小子,你的麻煩來咯!這可是一頭四階妖獸!」

聞言,葉天當即便是緊張了起來,四階妖獸,實力堪比魂覺境後期的人類!

當然了,若是放在平時,葉天顯然不會忌憚它,可是現在的葉天體內的靈力能量已經所剩無幾,根本無法發揮出自己的真實實力,面對這一頭突如其來的四階妖獸,葉天根本沒有把握能夠戰勝它!

然而涅槃尊者片刻之後便是再度說道:「嘿!這可真是好事兒啊,這四階妖獸居然親自送上門來了!」

聞言,葉天當即便是皺了皺眉,而後說道:「尊者,這都什麼時候了,你就別跟我開玩笑了!」

涅槃尊者聽著葉天那無奈的語氣,當即也是不以為然的說道:「我說你這小子,難道忘了嗎?咱們所需要的藥材之中,便是有著四階妖獸的精血,而現在,這四階妖獸親自送上門來,你不取,難道還等著它自己送給你嗎?」

可是,葉天聽聞涅槃尊者的話之後,卻依然是緊皺眉頭說道:「尊者,我想你不會不知道我現在的情況,莫說是一頭四階妖獸,即便是三階妖獸,也夠我頭疼的!而且我的黑翅妖獸看起來已然受了重傷,情勢不容樂觀,你就別在一旁看戲了!」

葉天一邊虛弱的操控著自己體內所剩無多的靈力能量飛行著,一邊也是極為凝重的說道。

影視世界當神探 而涅槃尊者聞言,當即也是再度說道:「我說,我可以把你剛才的話當做是對我的求助嗎?」

涅槃尊者此話落地,葉天也是微微沉吟了片刻,而後覺得涅槃尊者的話好像有些道理,然而卻是沒有多說,畢竟不到萬不得已,葉天是不會讓涅槃尊者出手幫助自己的。

而就在此時,葉天已經可以清楚的看到,距離自己不遠的黑翅妖獸身體之上正在滴落這一縷縷殷紅的鮮血!

對於黑翅妖獸那碩大的體型來說,是一縷縷,可是在此時葉天的眼裡,那簡直就是猶如小溪一般,往下噴涌!

而葉天也清楚的看到黑翅妖獸那一搖一晃的身形,很顯然,黑翅妖獸已經堅持不了多久了!

葉天看著黑翅妖獸那雙並不大的眼眸,當即也是極為心疼,從黑翅妖獸的眼神之中,葉天可以看到一抹明顯的求生欲!

而與此同時,地面之上的咪咪也終於是趕到此處,說起這小傢伙和黑翅妖獸的淵源,那已經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經過這麼長時間的合作,小傢伙和黑翅妖獸之間的感情自然也是極為深厚,如今的它感受到黑翅妖獸有危險,自然是奮不顧身的勇往直前!

可這一幕卻是讓得葉天更加擔心,當即,葉天也是看著下方那已經準備發起進攻的小傢伙,一臉的擔憂之色。

雖然小傢伙這段時間以來身形發生了一些變化,可葉天對於它的認知依然非常清楚,對付四階妖獸,而且是體型如此巨大的妖獸,小傢伙根本沒有勝算!

可是,小傢伙卻是沒有絲毫的遲疑,身體之上的赤紅之色瞬間席捲而出,而後它的身體對著地面蓄力良久,當即便是一躍而起,對著那追趕著黑翅妖獸的巨大妖獸衝擊而去!

葉天也不敢怠慢,當即便是嘗試著將自己體內的靈力能量調動而出。

然而,此時的葉天卻是赫然發現,自己啟動速影快速來到此處,體內的靈力能量已經消耗殆盡,根本不足以支撐自己釋放任何一個靈術!

當即,葉天也是極為無奈的看著那衝天而起的小傢伙!

小傢伙倒也是極為勇敢,面對那體型碩大的妖獸沒有絲毫的忌憚,可是,怎奈實力相差懸殊,即便小傢伙藉助著自己體內的熱能,可依然無法對那碩大的妖獸造成多大的傷害!

相反,那妖獸尾巴對著小傢伙狂甩而至,僅僅是一眨眼間,小傢伙的身體便是被狠狠拋出,最後重重的跌落在地面之上!

這一幕讓葉天的心瞬間救了起來,黑翅妖獸和咪咪同時遭遇危險,葉天也是極為心疼,極為憤怒!

可是怎奈自己根本無法調動靈力能量,這種無能為力的感覺讓葉天極為不爽!甚至,葉天的眼眶已經濕潤!

而就在此時,涅槃尊者的聲音卻是再度響起:「我知道,你或許不會為了解決自己的困難而求我,但是,為了它們兩個,你一定會讓我出手的!對嗎?」 「……」

遇上這樣的奇葩,沐靈夕還能說什麼。

「今天我們先走旁邊,要是陸天野還有點腦子的話,這場好戲應該還有點看頭。」

宮佑冥聞言,所有的字句全都在腦子裡過了一遍。

一雙狹眸瞬間朝沐靈夕看了過來。

「陸天野又是誰?」

沐靈夕的小鼻子動了動,頓時聞到了一股濃濃的醋意。

超級神血脈 「是一個腦子還不錯的可用之才。我現在缺人,所以就毫不猶豫的收了。」

宮佑冥聞言,臉色頓時冷了下來。

「一個軒轅洛還不夠你用嗎?」

惡魔總裁太溫柔 沐靈夕沒想到宮佑冥現在的醋意已經強烈到了這種地步,簡直是草木皆兵了要。

「軒轅洛有軒轅洛的事情,陸天野也有陸天野的用處,你以後會感謝他們的,要是沒有他們幫我的話,我會少很多修鍊的時間呢!」

說完,沐靈夕還一臉深意的對著宮佑冥眨了眨眼。

宮佑冥直接一個打橫將沐靈夕抗在肩膀上,邁開步子就朝邊上的院牆走去。

「以後想要什麼人,跟我說就是了,幾個可用之人還用得著你親自招攬?」

說完,還不等沐靈夕準備好,一個輕躍,兩人瞬間就已經到了雲府某處別院之外。

沐靈夕毫無準備的當了一次被抗在肩上的飛人,那刺激的感覺,讓沐靈夕暗暗發誓,以後堅決要抓緊修鍊,至少要將修為提升到子靈階。

到時候,她就能自己想飛就飛,再也不搭別人的順風車了。

宮佑冥看著沐靈夕那一臉刺激的表情,唇角好心情的微微上翹。

看你還敢亂收男人,下次還能再快點!

看著宮佑冥臉上那壞壞的笑意,沐靈夕直接裝作自己什麼也沒看到。

某隻醋罈子都快要溢出來了,她能不招惹就不招惹。

看了看面前的院子,只見一片燈火輝煌的華麗景象,只見不遠處正匆匆前行的兩個小丫鬟,一臉緊張的互相說著。

「小姐傷在那裡,哪裡還敢讓別人知道,若是被別人知道了,她還怎麼嫁的出去。」

另一個丫鬟,左右看了看,見四周沒人,這才出聲說到。

愛妻有癮 「那算什麼,要嫁不出去也不是因為那點傷勢。」

另一個小丫鬟,見有八卦可扒,直接一臉激動的問道。

「還有什麼,快給我說說。」

然而剛才說的一臉神秘的小丫鬟,卻是用手抵了那小丫頭的額頭一下。

「有些事情,你不知道是為了你好!別什麼都想弄明白!這院子死了多少你這樣的,別說我沒警告過你!」

那小丫鬟揉了揉自己的額頭,連忙閉上嘴巴,乖巧的跟在之前的丫鬟後面,狗腿的走了。

沐靈夕靜靜的聽完,卻是不由得抬起頭來。

「你怎麼知道這裡就是雲家嫡小姐的閨房?難道你以前來過?」

宮佑冥好笑的看著,沐靈夕那微微眯起雙眼的陰險表情。

「要不要我再帶你上去看看,你估計能找的比我更快點。」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