嗷嗷叫著,剩下的魔修,也不敢發動近戰了,齊齊的朝著喬拉丹發動了術法,一時間,五顏六色的術法在雷電的映照之下,朝著喬拉丹,轟了過去。

「來的好!」

喬拉丹正求之不得呢。

這些術法,非但不會對五靈盾造成傷害,還會加強五靈盾,真真是多多益善,求之不得!

轟轟轟……

在第四重天劫消逝的剎那,鋪天蓋地的術法,轟在了五靈盾上。

於是。

剛剛硬扛第四重天劫而被削弱了近半靈氣的五靈盾,再度強韌起來。

還沒完!

喬拉丹那嘲諷,真真是惹怒了魔門修士,一波集火之後,再來一波,還來一波,繼續一波……

靈氣不夠?

嗑藥!

「不管了,一定要轟死這個囂張的傢伙!」

「嗑藥,都把葯嗑起來!」

「術法不能停!」

「葯也不能停!」

「看他能撐幾波!」

「集火,繼續集火!」

好了。

在上千魔修不計本錢的集火攻擊下,五靈盾是越來越強,最終,達到了極限。

極限?

對!

這五靈盾也是有極限的,不能無窮無盡的強化下去。

這極限,跟喬拉丹的神識息息相關,神識越強,能控制的靈氣越多,能控制的術法也是越強。

當喬拉丹感覺到神識控制這五靈盾已經有些吃力的時候,便不敢再去吞噬術法了,再吞噬下去,五靈盾超出神識控制範圍,那結果,妥妥的就是爆炸,一旦爆炸,身處於五靈盾中心的自己,那下場,不用想。

所以。

就維持在這極限水平,低了,就再吞噬幾個,高了,就趕緊停止。

就在這僵持當中。

轟!

一道胳膊粗的閃電,從天而降。

第五重天劫,落了下來! 天地一片慘白,五重天劫,便是元嬰境尊者都不敢略其鋒芒。

那天道威壓,壓的眾魔修抬不起頭來,那些實力弱的,乾脆就趴伏在地上,戰戰發抖。

狐岐山頂峰,靈劍宗弟子儘管知道渡劫之人乃是自家掌門,卻也依然驚懼不已。

「好恐怖的威壓!」

「怎麼可能!掌門明明才結丹境,怎麼會引來如此恐怖的天劫?」

「扛住!掌門,一定要扛住啊!」

「扛不住的,這等天劫,便是元嬰境尊者都扛不住的,更何況掌門才結丹境。」

「可惡,為什麼會有天劫,為什麼!若不是這天劫,掌門定能滅殺這些魔門走狗的!」

「是啊,掌門還是築基境的時候,就能滅殺培元境強者,如今已經結丹了,滅殺魔門修士,如同屠狗!」

「唉!」

嘆息!

擔憂!

憤懣!

反觀魔門修士,那叫一個得意。

「哼哼,靈氣盾再強有個毛用,還不是要死在天劫之手!」

「死定了,這傢伙死定了!」

「敢跟咱們血殺堂作對,這就是下場!」

「連老天都在幫咱們啊,血殺堂必勝!」

「滅掉靈劍宗,雞犬不留!」

冷魅老公小嬌妻 魔門,幸災樂禍。

就在這幸災樂禍之中。

轟!

滾滾天雷,從天而降,朝著被五彩光芒庇護中的喬拉丹,轟了過去。

……

狐岐山往西百里之地。

萬獸尊者正在鏖戰血殺堂堂主血狼尊者。

只有他,也只能是他!

丹辰子和列夫侯,雖也是元嬰境尊者,奈何,其二人皆是煉丹師,消耗太多精力在那煉丹一道,並不擅長攻伐之術。

也就只有擅長御獸之道、擁有六階靈獸的萬獸真人,才能勉強抵擋得住已達元嬰境中期的血狼尊者的攻伐。

那嘯天狼王,已達劉傑,堪比元嬰境尊者,再加上乃是妖獸,體魄強悍,比之魔修亦不逞多讓,一撲一咬,極具威勢,便是血狼尊者,亦不敢掉以輕心,只能中止攻勢,回身防守。

而那萬獸尊者,則借嘯天狼王纏住血狼尊者的機會,踏步虛空,俯視戰場,或發動術法配合嘯天狼王攻擊,或於嘯天狼王不敵之時出手相助。

一人一獸,配合默契,以元嬰境初期的修士,竟跟高出一個小階位的血狼尊者打了個旗鼓相當。

不僅僅是這一次。

在這之前,血殺堂已經攻打靈劍宗許多次了,每一次,面對萬獸真人和嘯月狼王這對組合,血狼尊者都只能無功而返。

這一次……

「不好!天劫!」

「怎麼回事?為何會有天劫降臨?」

激戰正酣的萬獸尊者和血狼尊者,不約而同的大吃一驚。

天劫!

對於結丹、培元境的修士來說,天劫或許還很遙遠。

隱婚萌妻:錯惹天價老公 可是,對於萬獸尊者和血狼尊者這等元嬰境尊者而言,天劫,如此之近,近到不容忽視,或許,一次戰鬥,就會被天道察覺,就會引來天劫,亦或許,大限將至,不得不去挑戰天道。

可以這麼說,每一個元嬰境尊者,自突破至元嬰之日起,便無時不刻不在為渡劫做準備,每一分實力的提升,都是為了渡劫。

所以。

當狐岐山山空驟現天劫陰雲,當天道威壓滾滾降臨,萬獸尊者和血狼尊者,齊齊色變。

不打了!

都這個時候了,還打個屁!

先去觀摩渡劫吧!

剛剛還拼死拼活的兩人,不約而同的停了手,而後,齊齊的,向著狐岐山,飛馳而去。

不光是這二人,正在激戰的丹辰子和血殺堂左護法,正在血拚的列夫侯和血殺堂右護法,還有被數百名培元境強者圍攻的眉山二祖,皆向著狐岐山,飛奔而去。

有人,在渡劫!

元嬰境,只有元嬰境尊者才有資格引動天劫。

若渡劫失敗,人死道消。

若渡劫成功,稱王稱霸,指日可待。

是敵?

是友?

先看看再說!

若是自己的人在渡劫,助之!

若是對方的人在渡劫,殺之!

跟渡劫相比,眼前的這一切,不過是雲煙罷了。

沖!

八名尊者,不過幾個呼吸的工夫,便跨越百里之距,飛馳至狐岐山。

恰在此時。

轟!

一道胳膊粗的天雷,從天而降,在眾人的注視下,轟在了那渡劫之人身上,一時間,電光激蕩,震人心魄。

「好強的靈氣盾!」

「扛過去了!竟然扛過去了!」

「這可是元嬰境第二重天劫啊!」

「未動用任何法寶,只憑藉自身靈氣,竟能扛過第二重天劫,如此實力,第三重肯定是沒問題的!」

「元嬰境最多只有三重天劫,難不成,這傢伙能渡劫成功?」

「天吶,難不成,青麓山脈又將多出一位絕天那樣的絕世強者?」

眾人,皆驚!

驚?

他們不知道的是,引動這天劫的,並不是他們所謂的元嬰境尊者,而是一個才結丹境的低階修士罷了。

而他們所謂的第二重天劫,也不準確,事實上,這是第五重!

結丹境,便觸發了便是元嬰境都無法觸發的六重天劫!

所以。

哪怕只是結丹境,累積到第五重,其威力,比之元嬰境的第二重天劫,亦不逞多讓。

電光激蕩。

整個狐岐山,方圓數十里,皆是一片慘白。

那些低階修士,皆盡臣服。

那些元嬰境尊者,亦心驚膽戰。

唯一不同的是,元嬰境尊者,眼光毒辣,已經在那激蕩的電光之中,看到了渡劫成功的希望。

五彩光芒凝聚而成的靈氣盾,依然在閃爍光滑,雖很弱了,卻依然在閃爍。

電光,漸漸消失。

一道人影,出現在眾人視線當中。

「扛、竟然扛過去了?」

那些集火了不知多少次、始終未能殺死對方的魔門低階修士,見到天劫亦殺不死對方,一時間,愣在了當場。

「扛過去了!哈哈哈,扛過去了!」

那些將所有希望都寄托在喬拉丹身上的靈劍宗弟子,見掌門扛過了天劫,歡呼雀躍。

「結、結、結丹境?」

「不可能!這不可能!」

最驚的,還是那八位元嬰境尊者。

古往今來,只有元嬰境尊者才能觸發的天劫,竟被一個結丹境渣渣給觸發了?

慶榮華 而且,觸發的,還尼瑪是元嬰境尊者都甚少能觸發的三重天劫?

更扯淡的是,竟然還扛過了前兩劫?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