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行員駕駛着超級大黃蜂戰鬥機在空中繞了個圈子,觀察了一下自己的傑作,顯然對自己的這次飽和攻擊十分滿意,然後調轉機頭朝關島方向飛去。

飛機剛剛彎成轉角機動,飛行員卻忽然被某種不祥的感覺包圍了。

一團火從已經被炸成廢墟的倉庫中沖天而起,如一發燃燒的炮彈,很快衝到了天空。機艙中的雷達開始響起警報聲,飛行員臉色微微一白,他馬上意識到那東西也許根本不是戰鬥機,而是某種無法用常識來理解的東西!

現在超級大黃蜂戰鬥機上除了機關炮之外,已經沒有任何大殺傷力武器,他對擊落那東西根本就沒把握,於是選擇了立刻撤出作戰空域。

F/A-18“超級大黃蜂”戰鬥機是美國諾斯羅普公司爲美海軍研製的艦載單座雙發超音速多用途戰鬥第四代戰鬥攻擊機,高空高速性能很不錯,配備了兩臺通用電氣公司研製的低涵比渦輪風扇發動機,單臺加力推力71.2千牛(7200公斤),發動機響應迅速,從怠速到全加力狀態只需4秒,而且很快能突破音速,只要不被導彈鎖定,那麼它是很容易就能脫離戰場逃之夭夭的。

“迴避!迴避!距離過近!距離過近!”

警報聲再度響起,機械女聲不斷重複。飛行員感覺自己握住操縱桿的手在發抖,因爲他根本看不到那團火到底去了什麼地方,它的截面太小,就連雷達也根本無法發現。

超級大黃蜂簡直要瘋掉了,它的速度已經提升到了極致,但是系統顯示某個飛行物距離他很近,如跗骨之蛆,如影隨形,根本無法擺脫。

正副駕駛倆名飛行員透過座艙玻璃往外看去,卻根本看不到對方。難道真是幽靈?人類怎麼能戰勝那種東西?

剛纔他們還覺得用這麼多炸彈和導彈去攻擊一個小孩子實在是有些滑稽甚至殘忍,現在他們忽然發現,現在最好是擁有一顆核彈,如果有,飛行員一定毫不猶豫將它投下去,炸死那個非人類的怪物!

警報聲沒完沒了,紅色的燈光在艙室內閃爍。飛行員的呼吸急促,腎上腺素快速分泌,心跳得像是擂鼓。他把發動機的推力開到最大,想着趕緊穿透雲層去往平流層,在那裏他能達到1.5音速,也許有機會把追逐他的東西甩開。

但那東西卻突然出現在了他的眼前,渾身包裹在橘紅色的火光之中,在火焰之中,他看到了那雙金色的瞳孔,正透過機艙蓋上的玻璃死死盯住自己。

強娶:一妃沖天 顯然,自己剛纔一通狂轟濫炸,已經徹底惹毛了這個殺胚。

“火人”終於出手了,他的手輕易的溶化了座艙玻璃外蓋,像撕一張A4紙一樣,輕易將座艙蓋整個掀掉。飛行員看到了火中的那張臉,十歲孩童的容貌,卻有着令人窒息的殺氣!

飛行員終於明白爲何他看不到對方了,剛纔敵人依附在機腹下,無論他飛得多快都無法甩掉這東西。它不是幽靈,但它比幽靈更可怕!

“棄機!”飛行員大吼一聲,沒等他伸手拉開彈射座椅的扣環,後面已經嘭的一聲響,他的副駕駛比他還害怕,已經提早自己一步放棄飛機了。

不過,很快出現了令人瞠目結舌的一幕。

“火人”微微擡起頭,金色的瞳孔盯住那個彈射到夜空中的副駕駛,如同雷達鎖定戰機一樣。金色的瞳孔微微收縮了一下,那個還未來得及彈開降落傘的座椅忽然在空中化作一團烈焰,副駕駛淒厲的慘叫在夜空中迴盪,直直朝下方几百米的海面上落去。

飛行員感覺自己真的要瘋掉了,他拉住釦環的手感到又冷又抖,不知道到底是拉還是不拉,好像自己的小命已經完全攥在對方的手裏,無論自己怎樣使盡渾身解數都逃脫不了魔掌。

999號輕蔑地掃了一眼飛行員,手輕輕按在他的胸膛上,一種無法用語言描述的熱瞬間在全身穿開,飛行員張開嘴想呼救,口中竟然噴出火苗來!身上的飛行服開始碳化,如同被推入了高溫的焚屍爐裏,然後是皮膚、肌肉,唯一的不同是,過程極其快速,如同快進的數碼影像一樣,沒有任何油脂溢出,飛行員最後在空中變成灰燼,如同在烈風中被吹散的一團草木灰。

關島基地收到的最後信息是飛行員的驚叫:“魔鬼!”

諜島上,死寂一片。

所有人都目睹了這一驚悚的場面,大黃蜂戰鬥機在天空爆開一團火,然後像被點燃的紙飛機一樣落下,最後墜入還好總,捲起幾米高的水花。

指揮官咕嘟地吞了口唾沫,汗水沿着他的額頭滑下臉頰,最後在下巴處滴落。

“將所有的火神密集陣、愛國者導彈、反艦導彈全部給我瞄準那個魔鬼!雷克斯船長,我要求你的武裝船將所有火力都交給我,爲我提供支持!”

一陣機械的響聲過後,整個諜島的所有武器,包括那些愛國者導彈和密集陣系統全部將槍口和方向調轉向天,對準了空中那個渾身是火的怪物。

“各位,等我的命令一起開火,將所有的彈藥都打出去,給我狠狠地打,不要留手,我們……”他伸手抹了抹汗,聲音有些顫抖,沉沉道:“我們沒有第二次機會了……”

的確,在已經被惹毛的999號面前,整個島都沒有第二次機會了。 幾乎在同一時間,諜島上的所有火力點瞬間打開,從天空中俯瞰下去,黑暗的海島上處處展開橘紅色的焰火。

火神密集陣、愛國者導彈、岸基反艦導彈,還有梭魚號上的MK45大口徑艦炮和20毫米聯排機槍全部瞄準同一個目標瘋狂射擊。

火力齊射蔚爲壯觀,999號瘦弱的身體上爆開團團火焰,他的身體還沒有那些導彈體積大,看起來很有點高射炮打蚊子的意思。

不過,島上所有的美軍士兵沒有任何人敢有絲毫大意,更不會手下留情,過去幾十分鐘內發生的匪夷所思的事件,足夠令他們肝膽俱裂。

事實再一次令他們絕望。

很快,所有人都發現射出去的導彈和子彈根本沒有任何作用。

999號周圍出現了一個巨大的火球,將自己包裹在其中,所有的彈藥根本無法攻擊到主體,只要觸碰到火球外部就會立即溶化活着爆炸。

火球之中,999號實驗體渾身已經變成赤紅色,這個由現代生物科技和古老祕術催生出來的恐怖生物懸浮在黑暗的高空之上,冷酷地俯視着島上那羣驚慌失措的士兵。此時,它的形象已經產生了一些變化,嫩稚的臉上充滿了戾氣,基因中強大的各類古老種族的殺戮之心全部被密集的攻擊引爆,隱藏在基因中的嗜血成分全部沉渣泛起。

他甚至不明白這些人爲什麼要攻擊自己,從醒來的那一刻,他們無一例外都想置自己於死地,從毒氣到激光制導炸彈,從炸彈到導彈,然後又是機槍又是艦炮,這令他無比的憤怒,這種憤怒在古老的血液中如同點燃的地底石油一樣熊熊燃燒,有着毀滅一切的瘋狂慾望。

他能感覺着自己體內漲潮般的力量,如同驚濤駭浪一樣一波接着一波,彷彿無窮無盡,取之不竭,力量令他有着蔑視一切的資本,在他那雙黃金瞳的眼中,諜島上面的一切是如此的微不足道,那些代表着尖端科技的導彈之類的武器,就像小孩子過家家玩打仗遊戲用的彈珠槍一樣軟弱無力,是那麼的可笑!

你能用一柄水槍殺掉一個神嗎?答案當然是否定的!何況,這是一個比神還要恐怖的生物!

999號的一呼一吸之間,似乎天和地也被迫一吸一張,天空已經開始爲之而變色,本來清朗的天空此時恍若大風暴來臨之前,濃密的烏雲遮擋了所有的星光,暗紅色的詭異光芒隱約在雲層裂縫中透出,閃電在雲層中時隱時現。

在他的視覺之中,世上的一切都產生了變化,他甚至可以透視所有的遮蔽物,看到建築物裏頭的東西,他可以看到隱藏在諜島上所有火力點中的士兵,他們的心跳,他們的血液流動速度,還有所有武器中的每一條線路,諜島隱藏在海中水下的神祕研究所,所有的一切一切自然而然地在它腦海中成形,每一處地方和每一個武器中的缺陷、每一個人的弱點,無論是精神還是肉體上,完全瞞不過那雙睿智得近乎恐怖的眼睛。

他慢慢地擡起頭,看着天空,看着周圍的空氣,他能看見元素的流動了,紅色的火、藍色的水、黑色的地和白色的天空,包括精神上虛無的以太,在天空和大地上劇烈地流動着,形成了風,形成了海,還有陸地和天空。

原來這就是真正屬於神的力量,它們能直接看到世界的本質,也就能通過控制元素來控制世界。這也是亞特蘭蒂斯盧納斯符文之力和莫里亞天賦異能的極致,用意志控制元素的無上祕法,再通過對組成這個世界的元素來控制整個世界。

這種是血統上絕對奧祕,不可學習,只能通過基因傳遞。

強大的混血基因,如同武俠小說中的五毒相鬥,到了最後竟然是最不起眼的人類基因戰勝了一切,將其他古老種族的力量收歸己有,納入囊中,成爲最強的變異基因生物——傳說中的毀滅者!

會當凌絕頂,一覽衆山小!不登上世界的巔峯怎麼會知道力量的美?

諜島上的槍聲和炮聲逐漸稀疏下去,所有的導彈幾乎都已經告罄,只有數量尚算充足的子彈還有一定的儲備,但是攻擊的氣勢和之前各類炮彈齊發,導彈亂飛的情形已經相差甚遠。

天空之上,999號忽然像指揮家那樣舉高高舉起了雙臂,似乎在宣告一首交響樂即將奏響。他的雙手用力在空氣中一揮,方圓十多公里的海水全部沸騰起來,無風起浪,平靜的海面忽然變得波濤詭異,數十米高的浪頭憑空出現,慢慢從四面八方朝諜島撲來。

這就是毀滅者真正的力量!

從前它只存在於古籍的記載中,如今已經復甦,世界匍匐在它的新的王座之下,就連那些舊神也只有仰望和顫抖的份。

即便是奧丁和亞特蘭蒂斯至高的主神復活,也一定會對999號這樣出類拔萃的生物發出驚歎,神,竟然可以被造出來的。

此時的999號似乎已經進入了沉醉的狀態,雙手狂舞,縱情地揮灑着力量,天空中的雷電,海中的巨浪夾雜在一起,奏響了一首死亡樂章。

諜島之上,美軍的陸戰隊員們已經開始抱頭鼠竄,落下的驚雷點燃了彈藥,擊毀了他們的槍炮,將那些武器旁的操作員變成了焦炭,不少陸戰隊員一時沒死去,拖着半截被電焦的身體在地上打滾着,慘嚎着。

梭魚號上,雷克斯少校船長面如白紙,他已經顧不得島上的同僚了,立即下令開船離港,離開這個鬼地方,離這個被魔鬼詛咒了的島越遠,也許生存的機率就越大。

巨浪沒有讓梭魚號遂願,在幾十米的巨浪撲打之下,AKA-17武裝船梭魚號就像紙糊的小玩具,被輕易拍成了兩截。

浪頭過後,船員們有些直接被捲入海底餵魚,有些抱着救生圈浮出水面,驚叫聲和求救聲此起彼伏。

死亡樂章奏響,999號附近就是人間煉獄,沒人能從毀滅者的手中逃脫。

海拉冷眼看着這一切,忽然嘆了口氣:“太厲害了……就算是我全盛時期,恐怕也不是……”

她想說“不是這傢伙的對手”,可是想想,“這傢伙”其實就是站在自己身旁的人——龍雲。

這是一種很奇怪的狀態,一個未來的人站在過去的自己面前,看着自己殺戮這一切。 ?“呼叫夏威夷基地!我們已經損失了一架超級大黃蜂!X基地也失去了無線電聯絡,現在我們要求你們派出F22戰機進行支援!”關島基地的值班軍官顯然慌了手腳,不得不向靠近美國本土的夏威夷基地救援。

“你們基地不是有一箇中隊的嗎?我命令你們馬上派出所有的戰機前往X基地,國防部剛來了電話,要求不惜一切代價保住基地上的人,設備可以不要,人一定要留下。”夏威夷基地的指揮官顯然官階比較高,是關島基地值班軍官的上級。

“我們現在無法派出戰機,而且就算派出戰機,恐怕也沒有用,連超級大黃蜂戰機連對方的樣子都沒捕捉到就已經被擊落,更別說是了,我要求你們派出F22增援,或許你們看看沖繩基地有沒有F22,我們需要最先進的戰機來支援,否則是送死。”

“你瘋了嗎!?”夏威夷指揮官掃了一眼下屬送來的雷達掃描信號圖,上面有個比米粒還小的光點被標註成紅色,旁邊空白處標出了數值,“我們的雷達掃描到那個東西的形態,似乎只是個人!你們一箇中隊的戰鬥機都對付不了一個人嗎?!”

“那不人!起碼不是正常的人!”關島值班軍官接上了F-18超級大黃蜂戰鬥機飛行員最後的通訊錄音,裏面除了慘叫就是驚呼,最後那聲“魔鬼!”是如此的響亮,令夏威夷指揮官忍不住上下顎牙齒都磕在一起,打了個冷戰。

一個人是多麼竭斯底裏地絕望,才能發出那種恐怖的聲音啊!

“我可以調派F22戰鬥機前去增援,不過在此之前,你們的飛行中隊必須全員出動,無論如何都要暫時控制場面,這是命令,清楚了嗎?”

“我現在根本無法派出戰鬥機……”關島值班軍官說到這裏,頓了一下,然後將頻道切換到視頻通話的頻道上。

螢幕上,一陣陣閃過雪花干擾,關島值班軍官的面孔出現在屏幕上。

“SIR,我這裏已經亂成一團了……”

“什麼意思?”

“我想……”關島基地的值班軍官似乎很難以解釋,將攝像頭對準了窗外,“你自己看吧。”

窗外,美軍關島基地的機場上已經亂作一團。

雷電交加,海浪捲起十多米高的巨浪不斷拍打着堤壩,幾個落地雷在機場中炸開,一架運油車已經翻側,航空汽油撒得到處都是,火光沖天,引燃了跑到上的一架戰鬥機,不少消防車輛圍住先擦好難過,救援人員跑前跑後大呼小叫。

忽然,鏡頭晃動了幾下,屏幕黑掉幾秒,重新恢復正常後,關島基地值班軍官那張死人一樣煞白的臉再次出現。

“我們這裏的情況十分惡劣,天氣忽然變得異乎尋常,彷彿有地方發生了海嘯,堤壩擋不住海水,機場出了火災……全亂套了……”

“海嘯?”夏威夷指揮官一臉不可置信的表情嚷道:“不可能,我今天沒有收到這種災害預警,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我們也沒收到這種預警訊息,原先我以爲是日本附近的海中地震帶發生強烈地震,結果詢問了沖繩方向的相關部門,他們說沒有相關的地震災害消息和數據,不過東京的地震預警部門已經檢測到了震源,顯然震心是在X基地……”

“X基地……”夏威夷基地指揮官的目光落在了諜島的位置上,又掃了一眼雷達數據圖上的那個比米粒還小的點。

顯然今晚這詭異的一切都跟那個東西有着某種關聯,可以想象,那東西超越了他們的認知範圍,對付那東西他們根本就沒有預案。他們的地基導彈、戰鬥機羣和高射炮系統都是爲了打擊戰鬥機或者轟炸機而設計的,他們根本沒有合適的武器去攻擊那東西。

超級大黃蜂戰鬥機飛行員最後的那聲慘叫在耳畔迴盪。

出現在諜島上空的,到底是什麼?是外星人?或者是幽靈?或者是其他超自然的東西?那東西會反過來發動攻擊麼?每個人心裏都生出這樣的疑問。

放任不管是不可能的,但關島方面肯定已經是自顧不暇,自己這邊派出更多的F22戰鬥機,也沒有必勝的把握,超級大黃蜂已經死四代機中的佼佼者了,竟然連十多分鐘都撐不住,難道派出F22就可以手到擒來解決問題?

如果不行,那只是把更多的飛行員送上死路而已。從超級大黃蜂戰鬥機墜毀的經過分析,它們的機動性跟未知飛行物沒法比,那個東西只是一次衝鋒就已經令整架四代機失去抵抗能力,這完全是壓倒性的勝利,沒有任何懸念。

此時的諜島上空,999號的死亡樂章已經到了**部分,整個諜島被高高的水幕團團圍住,火山從海底噴發,岩漿衝出海平面,直躥到百米的高空之上,如同一條條憤怒的火蛇。

狂風、暴雨、狂潮、烈焰……

全都來吧!它想要更多更多,就當這些都是慶祝毀滅者重新降臨的禮炮!

999號忽然停止了狂暴熱烈的虛空之舞,身體懸浮在天空之上,雙手高高舉起,像個即將謝幕的指揮家,眼中的瞳孔熠熠生輝,閃動着金色的流光。

在幾百米之下,是已經被蹂躪地面目全非的諜島,所有的設施全部被摧毀,碼頭和船隻都被巨浪拍成了碎片,陸戰隊員的屍體一個個浮在水面之上。

沒有活人,一個都沒有,這就是毀滅者爆發的威力,所到之處不會留下任何活口!

“不好玩了,這真的不好玩了。”海拉喃喃道:“這是滅世級的天賦,已經到了最後關頭了。”

“什麼意思?”龍雲愕然問道。

下面的那個999號,是十歲的自己……對於龍雲來說,他感情上真的無法接受在這個年紀竟然如此暴力,舉手投足之間竟然已經將數百人殺死。

諜島上,除了一個陸戰隊的整編連,還有數百名研究人員和百名工程人員,即便海恩斯有對不住自己的地方,但是那些研究人員和工程人員是無辜的,即便是那些士兵也只不過是服從命令來到這裏而已。

他的目光落梭魚號身上,這艘武裝運輸船此刻已經成了碎片,唯一還算完整的是幾艘被扔進海中的救生艇,龍雲甚至不知道上面還有多少人活着。

“什麼意思?”海拉冷笑道:“他……”她指了指999號,也指了指龍雲自己:“現在就像舉行儀式,前戲已經完成了,現在只要十歲的你,也就是999號揮下雙手,那麼很好,這裏將會產生強烈的海中地震,海嘯會開始不斷擴張,席捲整個太平洋東岸,包括日本、臺灣、菲律賓……甚至整個中國的東南沿海都會遭受重創,死亡人數不會少於百萬。”

她用十分欣賞的眼光盯着天空之上的999號、年輕的龍雲,“你真厲害!這只是十歲的你啊!可以想象,現在你已經20歲啦!如果你能夠解封自己的力量,這個世界還有什麼可以攔得住你?!”

“太棒了!”她像個孩子一樣拍起手掌來,雀躍不已。

對於一個死神來說,死亡正是她擴充軍團的資本,沒什麼比死亡更受死神歡迎的事情了。 閃婚大叔用力寵 999號懸浮在天空之上,恍若神明。

諜島上,僅剩的一個火神密集陣發出最後的怒吼,槍管早已被捲入陸地的海水浸透,冒出陣陣白煙,但是這種武器設計之初就考慮到各種嚴酷條件下仍能保證正常射擊。

最後的子彈被打空。

數以千計的子彈懸停在999號身前,高熱的彈頭尖部呈現暗紅,就像飄浮在夜空中的螢火蟲。999號伸出手,抓住一把懸空的彈頭,然後揮出。

地上來不及逃離的陸戰隊士兵瞬間被子彈穿透,全部成了人肉篩子。

整個諜島徹底安靜下去,成爲一片死地。

999號再次舉起雙手,海水再次變得沸騰起來,隆隆的地震聲從海底深處傳出,只要輕輕揮下手,就如同一首雄壯的死亡交響樂章達到最**後落幕。

一股強大的力量忽然出現在身後,999號第一次感覺到“威脅”這個詞的含義,他猛然轉身,金色的瞳孔在黑暗中收縮得如同針眼一樣細小,死死盯住黑暗處。

一個二十來歲的年輕人出現在模糊的黑暗之中,彷彿從虛無中走出,毫無徵兆。

999號內心大爲震驚,他敏銳的感官可以發現空氣中細微到原子的物質產生的變化,他能夠看到一切虛無之中的元素流動,他甚至能夠看穿人的心,可是這個人什麼時候躲在自己身後,他竟然沒有絲毫察覺。

“夠了!”

來人聲音低沉,卻斬釘截鐵。

“你是誰?”999號對來人忽然產生了一種莫名的親切感,對着這人,自己竟然沒有一絲殺意。

龍雲實在不知道怎麼回答這個問題,自己是誰?自己是龍雲啊!起碼在今晚諜島事件之前,自己是這麼認爲的。

自己是個不幸的年輕人,也許父母是中國人,或許也有點兒莫里亞血統什麼的,而且在十歲的那年因爲一場海難,父母從此毫無音訊,後來被中國東南沿海某市的孤兒院院長收養,在一個外籍的好心人士資助下完成了學業,之後陰差陽錯當了一名非洲僱傭兵……

這種經歷看起來並無太大的特別之處,只是今晚之後,已經徹底被顛覆了。

自己是龍雲?還是999號?

“我……”龍雲咬了咬嘴脣,忽然嘆了口氣道:“我是你,十一年後的你,這麼說,你相信嗎?”

“你是我?”999號彷彿聽到了一句滑稽的臺詞,不過,他忽然發現,面前的這個年輕人沒有說謊,他的心跳平靜如水,沒有說謊的跡象,他想嘗試着看穿對方的心思,卻發現自己竟然看不穿!

“你不相信?”龍雲攤了攤手:“我知道,這很荒謬,比拍科幻片都荒謬,但是你必須相信我,如果你使用了自己的滅世級天賦,那麼……”

“那麼會怎樣?”999號已經稍稍變得溫和的目光瞬間又暴漲出精光,他是個敏感的孩子,多年被當做實驗體,在身上完成了非人的無數次實驗,那種痛苦令他變得無比暴戾,這個世界在他的眼中看來是如此的不安全,所有人都心懷鬼胎,不安好心。

“你難道要殺了我!?”

“不……”龍雲趕緊否認,然後苦澀地笑道:“我殺了你,就沒了現在的我,歷史就改變了……然後……”

他感覺自己的思維又開始亂套了,他怎麼才能告訴面前這小子,其實之後他會昏迷過去,然後被漁船救起,之後被孤兒院院長收養。如果現在999號決意使用那種恐怖的天賦能力,也許一切都會被推翻了,之後呢?

之後自己的命運走向又會是怎樣?這一切似乎都存在因和果,龍雲甚至無法分清自己現在現身出來是對還是錯,而且他甚至不知道自己怎麼就現身在了這段十年前的歷史之中,他只是有着一種強烈的感覺,他不能讓十年前的自己、999號這麼做,否則就不會有什麼漁船,也不會有什麼孤兒院。

那些美軍陸戰隊隊員和研究人員龍雲可以不在乎,但是住在中國東南沿海某市裏的孤兒院中的小夥伴,還有那個和藹的院長,自己不能不管。

這就是感情,起碼作爲龍雲自己看來,無論自己是不是什麼莫利亞人又活着是不是基因合成生物之類的人間兵器,起碼自己是個人,他從來以這個標準來衡量自己,甚至他覺得自己就是個中國人,遵守儒家道德,禮義廉恥信經過這麼多年的生活早已經滲入血液中,融入了骨子裏。

“總之,我不能讓你這麼做!”龍雲給出了底線。

999號像看待一個怪物一樣,眼光打量着龍雲。這是個奇怪的人,自稱是未來的自己,在那麼一瞬之間,999號甚至懷疑這是不是海恩斯博士安排的另外一場把戲,那個滿頭花白頭髮的瘋老頭爲了達到目的,什麼都可以做得出來。

“在我還沒決定要殺死你之前,趕緊滾到一邊去,否則我不管你說的是真是假,只要攔在我身前的,都是敵人!”

999號決定將龍雲晾在一邊,先幹完眼前的這件事。

毀滅諜島當然不僅僅是報復,更重要的是,他很清楚以海恩斯的能力,他不會就這麼死在剛纔的那場攻擊裏,諜島的水下建築令人匪夷所思,海恩斯在這裏經營多年,對可能發生的一切災難都有應急的預案,這一點999號十分清楚。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