賀行雲牽着她的手走進會館,立刻有專人過來迎接,女侍者十分恭敬道:“賀先生,您的房間已經準備好。”

賀行雲頷首,道:“先上菜。”

賀兮走進去纔算明白了,賀行雲帶她是來泡溫泉的,裝飾典雅的中古式房間大大迎合了她的胃口,盥洗室與臥室分別在客廳的兩邊,隔着半透明的水霧玻璃,而寬敞明亮的客廳外側則是一排巨大的落地窗,落地窗外便是水汽氤氳的溫泉池,水面上熱氣日夜蒸騰,看過去霧濛濛地一片,而偌大的溫泉邊則種滿了綠色長青藤,沿着高高的竹籬攀沿而上。

“這裏好漂亮!”賀兮站在落地窗前情不自禁地說道。

賀行雲走至她身後,從她頭頂伸手推開一扇窗,道:“驪山會館每個溫泉房都是獨立隔開的,除了服務生,今晚不會再有其他人,喜歡嗎?”

他說的一臉正色,賀兮卻顯然想歪了,俏臉微紅,凝視着誘.人的溫泉,不禁浮想聯翩。

“嘩啦”一聲落地窗合上,賀行雲道:“溼氣太重,等會兒再過去。”

“這裏真漂亮。”賀兮喝了一口果汁道。

賀行雲夾了一片烤肉放進她的碟子裏,淡淡道:“k市就這個會館的溫泉還過得去。”

賀兮當然知道他口裏說的過去應該就是k市的最好,於是道:“在這裏訂房間挺難吧。”

賀行雲看了她一眼道:“這個房間是我預留的。”

預留的?!賀兮瞪大眼睛,這裏她一次也沒來過好不好!

“有時候過來,很少。”賀行雲又往她碟子裏擱了菜,補充道:“有時一個人,有時和高維一起。”

賀兮滿意點點頭,這還差不多。

等到賀兮吃到七分飽的時候,賀行雲簡單吩咐了一下侍者就起身道:“陪我出去走走。”

賀兮有些納悶地看着他伸過來的手臂,遲疑了一下還是挽住了,兩人在侍者的引路下出了小樓,繞到一片假山區,蔥鬱青松,叮咚曲流,小巧的熱水魚在煙霧繚繞的水中玩得暢快,山風漸涼,增添了幾分愜意。

兩人相攜散步,賀兮將頭靠在他肩邊,道:“行雲,我們這樣像不像老夫老妻?”

賀兮溫煦笑道:“老夫少妻纔對。”

賀兮咯咯直笑,仰起臉看着他道:“以前你給我洗澡餵飯,等你老掉牙了,走不動了,我就給你洗澡餵飯。”

賀行雲眸色中閃過戲謔之意,俯身在她耳邊說道:“等會兒你就能幫我洗澡……”說罷還舔了她的耳垂一下,遐想無限。

賀兮全身一個戰慄,拿眼睛瞪他,“我跟你說正經的呢!”

賀行雲拍拍她的翹臀道:“我也是說正經的。”

賀兮連忙抽身離開,緋紅着一張臉四下張望,生怕被人看到。光天化日……嗯,月朗星繁下調.情,好吧,她認輸。

又走了幾步,賀行雲道:“兮兮,過來。”

賀兮怕他又做出什麼不雅的舉動,反覆確認了好幾眼才扭捏地走了過去,將小手放在他掌心。

賀行雲的手指修長,指腹卻有些粗糙,指節上還有厚厚的槍繭,手覆上去能感受一股強大的力量,是能讓人安心的力量。

緊緊握住他的手,賀兮擡眸,兩人對視,四目交錯,目光交匯,融融糾纏,誰也捨不得分開。

就着這時,一個驚響劃破夜空,巨大的煙花在空中爆裂,彩色鋪散整片天空。一朵接一朵,甚至幾十朵煙花同時在空中盛開,鋪滿了賀兮的視線。

賀行雲滿目寵溺地凝視着她欣喜雀躍的面容,笑意綿延。

五彩繽紛的煙花在空中交迭不斷,賀兮看着煙花,賀行雲看着她,這樣美麗而溫馨的畫面讓人捨不得挪開目光。

突然,天空炸出最後一朵金色光圈,五個金色的字在空中絢麗燃燒:

兮兮,嫁給我!

賀兮瞳孔猛然收放,轉眸看着賀行雲剛毅的輪廓,猛烈的驚喜衝擊讓她幾乎說不出話來。

而此時,一向泰山崩於前也面不改色的賀行雲卻低咒了一聲,“霍逸那小子……!”

賀兮頓時瞭然,卻更顯感動,她環抱着他的腰,道:“謝謝你,行雲。”

賀行雲抱住心尖兒上的寶貝柔軟的身子,喘息一聲道:“兮兮,再等等我。”

賀兮不說話,直接用行動表明,她踮起腳尖仰頭吻住他的脣,細細地舔舐,彷彿用盡了自己所有的柔情……

房間的門合上,兩人終於回到屬於他們的地方,賀行雲扣住賀兮的頭用力壓向自己,溼熱的舌毫不費力地衝進她的檀口中,狂野吸允,一雙大手也不空間,撩開她的衣襬前後夾擊,狠狠扯開她的文胸,直逼最柔軟的部位……來勢洶洶的情.欲讓賀兮有些招架不住,她幾番掙扎終於擺脫了他的舌頭,嬌喘吁吁道:“不是……要泡溫泉嗎?”

賀行雲的手猶不停止在她身上挑.逗,噙着低啞的笑,別有深意道:“是個不錯的建議。”

賀兮還來不及細想他話裏的含義,人已經被攔腰抱起,去的方向正是落地窗外的溫泉。

“我還沒換衣服……”賀兮紅着臉在他懷裏撲騰。

賀行雲身形巋然不動,鐵一般的手臂緊緊環繞着她,兩人緊挨的身子親密地摩擦,幾乎要迸出熱情撞擊的火花。

摘了她的鞋子,賀行雲抱着她下了水,本就單薄的衣服一沾水就全部溼透,凹凸有致的身子頃刻間若隱若現,最大限度誘.惑着他。

大手緩緩托起她光潔圓潤的小腿,沿着性.感的流線緩緩向上,溫暖溼滑的脣舌時而輾轉吸允,時而輕輕啃噬,細緻地碾過一寸一寸的肌膚,聞着她的馨香曖.昧流轉。

“唔……”賀兮身子繃緊,情不自禁低.吟出聲,那酥麻的感覺次次席捲全身,戰粟過後又齊齊匯聚在小腹,讓她不由僵住身子,白皙的小腳因此繃直。

她反應大大取悅了賀行雲,他墨瞳中情.欲更甚,起身舔過她的耳垂道:“寶貝,你好敏感……”

那聲音,簡直該死的性.感,賀兮只覺得雙腿間一陣燥熱,周身的水彷彿漸漸沸騰起來,薰得她忘乎所以,不知所措,只能緊緊抓住身上人的肩膀,糾結而積蓄着無窮力量的肌肉,讓她愛不釋手……

大手揮過,她身上的衣服便飄零在了水上,他滾燙的掌心撫摸過她的肩窩,鎖骨,豐腴的胸部和纖細的蜂腰,最後落到兩人交纏的腿,扣住她的臀猛一翻身,變成男下女上的姿勢。

賀兮光.裸着上身騎坐在他腿上,紅撲撲的臉蛋紅暈更甚,她雙手抵着他同樣不着寸縷的胸膛,羞澀地偏過頭,被氤氳得全溼的眼簾也無力垂下,睫毛上還掛着細小的水珠。

“兮兮,看着我。”賀行雲低啞開口,不容反駁。

賀兮努力睜開眼睛,對上他黑如晶石的眼瞳,禁不住低喘了一聲,心臟開始劇烈的跳動,那樣宣如擂鼓的聲音似乎能傳出胸膛……

賀行雲此時同樣是艱難自制,他錯了,他養大的丫頭根本不是天使,而是妖精,誘.人的妖精,能拉他墮入地獄的妖精!

然而他卻甘之如飴!

毫不遲疑的,大手沉在水中,如魚一般滑到她腿邊,撩開她的裙子鑽了進去,順着細膩的大腿內側遊移。

賀兮無力地癱軟在他身上,柔弱地喘息着,恰如缺水的魚兒,只等賀行雲來包容她,拯救她。而賀行雲雙手齊用,從下至少撩開她的裙子,伴隨着水滴聲,她身上赫然只剩最後的防線,而那處堅.挺,只隔着薄薄的布料,蹭着她!

ps:表示寫船戲有流血的風險,道具留言什麼的,一起向墨砸來吧! 089 魚水之歡 二(文)

(?)

優雅如敲擊在鋼琴鍵上般,賀行雲的手指極其輕緩的沿着賀兮的脖子,攀過耳廓,移到腦後,抽去束住長髮的絲帶,任由一頭青絲鋪散而下,層層跌落在白皙的肌膚上,營造出無聲的妖.嬈。

賀行雲起身抱住她的腰,低頭含住充滿誘惑的櫻桃。

“嗯……”賀兮高揚着身體向前挺,無疑把自己的柔軟更加往前送了一步。

噙着邪氣的低笑,賀行雲一手扣住另一隻活潑的白兔,細細捏弄,留下道道紅痕。

賀兮能感覺到身下他的昂.揚已經蓄勢待發,頂的她坐立不安,只能輕輕擡起臀,遠離那那事物。

然而賀行雲卻不允許,扣住她往下狠狠一按,那兇猛的硬物幾乎要穿過布料衝進她的身體,賀兮忍不住低呼了一聲,但馬上又被他堵住了脣,吻得七葷八素,徹底亂了思緒,根本想不起避開這一茬。

賀行雲呼吸急促,熱氣噴薄,那溫度比池裏的溫泉還要高,灼得賀兮情不自禁縮了縮脖子,而那招人的人已經滑到了她的私密邊沿,在單薄的布料徘徊不進,逗引着她,似乎在等待時機,好將她一口吞下。

抑制不住的,賀兮扭動身體摩擦着她,她忍受不了身體深處爆發出來的源源不斷的熱流,她渴望着這個男人!

“行雲……”她呢噥喚道,音***.人。

賀行雲的手終於有所動作,卻不如剛纔那般溫柔,而是終於按捺不住,大力撕破了她身上最後的遮蔽物!

他的狂野讓她喘息一聲,那火一般的東西就抵着她身體的聖地,隨時可以攻城略地。

“兮兮……”賀行雲大口喘息着,黑眸卻緊緊鎖住她的,低啞道:“說你想要……”

賀兮在一片迷亂之中搖着頭,沾溼的黑髮貼在胸上,活脫脫一個在世妖姬,賀行雲忍不住前進了一點兒,但卻始終不肯如她的心願。

早已蓬勃待發的欲.望在她的溼潤之處輕輕摩擦,兩人都一聲接一聲的抽氣,但卻沒人肯認輸,而賀兮沒有絲毫躲避的力氣,只能用力咬住嘴脣,無聲的反對。

他猛地毫無徵兆的進入!

“啊……”賀兮一聲驚呼,他已經進到了她身體深處。

賀行雲粗喘不斷,抵着她的額頭道:“認輸嗎?”

體內的巨物不肯動,賀兮不安地扭動着,卻得不到慰藉,張開小嘴嗚咽了一聲,似乎是在低低的哀求,然而賀行雲這次卻是鐵了心的不動搖,穩如泰山。

“行雲……”賀兮臉色緋紅,極小聲地道:“我……我想要……”

賀行雲此時再也忍不住,只如出籠的猛虎,大力的衝撞,律動,撞散了一頭烏髮,撞碎了幾處嬌.吟……

那樣的巨大配上賀行雲並不算溫柔的動作,那輕咬般的刺痛和隨即而來的酥麻快.感讓賀兮再也壓抑不住喉間欲衝出的呻.吟。

水隨着兩人的節奏拍打在兩人的肌膚上,翻出曖.昧的聲音,在這樣的露天靜謐下,一種擔心被人窺視的羞赧感讓賀兮更加敏感,身下被猛烈的撞擊,她的身子猶如大海中的一葉,飄蕩起伏……

時而狂熱時而溫柔的衝撞讓兩人的身軀交融的更加緊密,張弛有度的快感一波一波衝擊着頭皮,深入骨髓,這樣濃烈的愛讓兩人的心更加貼近,終於,賀行雲的動作開始加快,那樣快的節奏幾乎讓賀兮不能呼吸,只能緊緊抓着他的肩膀,十指幾乎要陷入他的皮膚。

“兮兮,兮兮……”他喊着她的名字,一聲高過一聲,閉着眼眸,眉頭擰起,痛苦與即將爆發的快樂交織着,促使他更加快速,“兮兮……!”

***盡數涌出,烙入賀兮身體深處,兩人都情不自禁地叫喊出聲……

賀兮趴在賀行雲身上休憩,一張嬌嫩的面頰猶如剛沾上晨露的鮮花,帶着微妙的慵懶以及難以形容的美。

“你……”她平息才稍稍緩和,他尚未退出的欲.望竟然再次勃發!

賀行雲就着姿勢抱起她,道:“泡的太久了,去牀上。”

賀兮羞赧不已,恨不得找個縫藏臉,她竟然維持着樹袋熊的姿勢抱着他挺拔的身子,而兩人的私密之處還緊緊相連着,每走一個步子,兩人的呼吸都要沉重一個節拍。

終於被他放到牀上,濃重的倦怠卻涌了上來,賀兮小聲哀求道:“行雲,不要了好嗎?”

賀行雲置若罔聞,一雙手又開始煽風點火。

“嗯……”咬住要脫口而出的低.吟,賀兮又道:“行雲,我想睡覺……”

賀行雲埋首在她胸間,囫圇道:“你睡你的。”

賀兮苦笑不得,但又實在懶得動彈,只能閉着眼睛任他擺弄。

巨大的兇器又猛地抽.動起來,整張牀都隨着他的律.動而擺動,賀兮的身子也戰粟不已,在迷迷糊糊中睡去又朦朦朧朧醒過來,身上的人彷彿一夜沒有停止般,不竭地索取……

賀兮睡到自然醒,身旁還有淡淡的溫度,顯然賀行雲剛起牀不久,翻身過來,正看到還穿着睡袍的男人對着電腦沉靜地工作,寬大的睡袍領口敞着,古銅色的皮膚半遮半掩地透露着性.感,睡袍昂藏的身子蘊含着巨大

的力量,就是這樣的男人昨晚讓她累的半死……紅了紅臉,她裹着薄被坐起來,歪着腦袋說道:“行雲,你吃早飯了嗎?”

賀行雲瞥了一眼腕上的手錶道:“已經九點了,洗漱一下,我讓服務員送餐過來。”

乖乖地點了頭,賀兮擁着被子去了洗手間。

洗過澡出來,賀兮提起沙發上的兩套衣服,驚喜地道:“行雲,是情侶裝啊!”

賀行雲見她雀躍的模樣,當即給霍逸敲了個消息過去,‘霍姿有賞’,坐在電腦另一頭的霍姿老大不滿:“有沒有天理?有沒有公道?泡溫泉,放煙花都是他出的主意,爲毛霍姿一套情侶裝就讓他盪漾了!”

霍姿笑眯眯地看着自家哥哥道:“心比天高,命比紙薄,嘖嘖!”

“欠抽!”霍逸斜了她一眼。

而一直坐在窗前賞溫泉的許東林十分淡定地說道:“不要打什麼壞主意,要是你現在出現在行雲面前,我敢打賭,他一定能說服老爺子把你發配到非洲考察。”

霍逸訕訕,看了一眼外面冒熱氣的溫泉,當下就站起來脫衣服,道:“我還是老實享受溫泉算了……”

“啊……”霍姿一聲尖叫,拿起靠墊就砸過去,“霍逸,你這個暴露狂!”

霍逸被砸個正着,正說轉身去收拾她,腰上就捱了許東林一巴掌,直接撲進溫泉,巨大的浪花隨着笑聲飄出很遠……

而此時,賀兮正追着賀行雲死活要他穿上霍姿準備的超級無敵幼稚的情侶運動服,全身上下都是粉紅色不說,男裝衣服前面還塗鴉着一隻大大的杯具。

賀兮一看女裝的茶壺就知道送衣服的人是別有用心,古代男人三妻四妾,就同一只茶壺要配幾個杯子一樣,這套運動服全部反着來了,不難看出,這人是故意逗賀行雲的,果然,賀波ss一看到這衣服,臉都黑了,任她怎麼磨嘴皮子都不肯穿。

“行雲,穿嘛,就穿一天!”賀兮已經換好了衣服,抱着男裝在他身上磨蹭着。

賀行雲冷着臉道:“不穿。”

賀兮急了,伸手就去剝他的衣服,還叫囂道:“你要不換,我就用強了!”

氣氛瞬時僵凝,待看到賀行雲眼中的火花時,賀兮才反應過來自己說的話多麼的別有深意,她訕訕地收回爪子,東張西望道:“太陽真好……”

“兮兮,”賀行雲聲音低沉,從他的呼吸可以判斷此時他在向自己靠攏,賀兮縮了縮脖子想溜,卻被他先一步抓住了腰,他道:“要我穿也可以,吻我。”

禁不住他的調戲,賀兮微紅了臉,飛快地啄了他的臉頰一下,又飛快別過頭道:“行了,你快換!”說着把衣服往他手裏一塞。

賀行雲並不十分滿意,墨瞳籠罩上一層難以察覺的戲謔,道:“我改變主意了……”

“不行,你不能說話不算話!”賀兮急切地抓住他的手臂。

賀行雲輕鬆向後一靠,慵懶閒適地睨着她,道:“我沒說不換。”說着他話鋒一轉,道:“不過我要你幫我換。”

賀兮懵住,一瞬間只覺得像被雷劈了一樣,腦袋炸開了花! 090 換衣大戰(文)

(?)

賀兮不想承認自己是個色.女,但當她看到全身彷彿蘊含着無窮力量的男人歪歪斜斜地靠在沙發上,她必須坦白,她確實心動了。

看她目不轉睛地看着自己,賀行雲的笑聲滯留在喉間,深沉而含蓄,長臂輕放在扶手上,他食指有節奏的擊打着,狹長的眸子竟讓賀兮覺着有股璀璨生花的味道。

“過來。”賀行雲輕描淡寫地說道。

賀兮像被蠱惑了一般,情不自禁去接近他,呼吸也不由收緊,漸漸覺得心跳加速。

賀行雲用下巴指了指鬆散的腰帶,道:“解開。”

賀兮忍不住吞嚥了一下,手也開始發抖,早就短路的腦子絲毫沒有想過拒絕的問題,問題是這麼一活色生香擺在眼前,哪個正常的女人能不心跳加碼?

手才伸出去,就被賀行雲一把抓住,順勢一帶,整個人就坐到了他懷裏,賀兮推着他,道:“我沒說不解啊……”

賀行雲輕笑了一聲,將她放到旁邊,好整以暇地看着她道:“那就開始吧。”

兩朵紅雲點綴在腮邊,賀兮終於將指間套進花結上,只輕輕一拉,帶子就鬆散了,摸到睡袍的邊沿,準備拉開的時候她遲疑了一下,隨後就眯起了眼下了決心,狠狠地用力拉開。

沒有全.裸,賀兮下意識地鬆了口氣,幸好他還遮了重點部位……

這時賀行雲卻饒有興味地俯身在她耳邊道:“下次會一絲不掛地讓你替我穿……”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