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林生這時作為一個合格的林吹,他終於明白為何林塵一直那麼低調的不說票房了。

畢竟一開始林塵還預計《天下無賊》票房破10億呢。

結果後來林塵已經不預測了。

說什麼不估票房了。

外界都以為林塵是害怕了。

第一寵妃 其實不然。

這他媽的林塵是憋著準備裝逼啊。

望著《天下無賊》接下來的劇情,余林生有一點期待。

如果七夕檔,這《神偷諜影》和《天下無賊》票房都能破10億。

再加上915上映的《食仙歸來》。

乖乖。

這三部電影票房假如都能夠獲得不錯的成績,那麼。

蒼天啊。

2018年的票房市場有可能不會從國慶檔和賀歲檔井噴。

這是直接從他媽的七夕檔開始了啊。

……

《天下無賊》的劇情繼續在商演著。

老二和小葉的打鬥被黎叔給制止了。

「老二啊,跟你說過多少次了,要服眾心胸得開闊,得容得下弟兄才能服眾。」

黎叔教育了老二一翻,然後說道:「葉子,過來跟我揉揉肩!」

這時,黎叔終於說出了《天下無賊》里最經典的一句話,也是後世很多人經常學習的金句。

薄少的野蠻小嬌妻 「我現在倒是有興趣驗驗這對鴛鴦的成色,21世紀什麼最重要?」

黎叔這時眼睛瞪大極認真的說道:「人才!!!」

這一句台詞一下子讓影廳里的眾人的笑聲再也憋不住了。

之前,大家的笑聲還都是比較內斂的,但是這個時候卻是已經哈哈大笑了起來。

「神他媽的人才啊,這個賊頭真搞笑。」

「沒錯,又是鍛煉隊伍、又是考察新人,這他娘的直接弄出金句了。」

「厲害,21世紀什麼最重要?人才!!」

「太有才了。」

……

此時,各個影廳里響起了略顯壓抑但是興奮的聲音。

而且氣氛相當棒。

另外一邊,在影院的VIP包間里,洛海則是嘆息一聲:「我之前以為我已經夠謹慎對待林塵了,但是現在看來我們還是小看林塵了。」

「沒錯。」

洛青也是收起了那副龍傲天、陳北玄似的自信,他皺眉道:「從開始這半個小時來看,金句不斷,廣告植入的又相當的自然,這林塵果然是厲害,關鍵這樣一部喜劇他能夠用蒙太奇的拍攝手法加上黑色幽默,這樣的片子我認為肯定要爆。」

「就看能不能攔下《天下無賊》了。」

洛海則是認真的說道:「別管這部電影多麼厲害,我們必須要勝,帝都影視和景朝影視旗下院線對於這《天下無賊》的排片會縮減,同時票價會增高,以此來狙擊《天下無賊》」

洛青有點無語:「哥,非要用這樣的手段嗎?」

「我知道你還想君子之爭,但是到了現在《神偷諜影》和《天下無賊》根本就不是你們兩位導演的事情,這關係到所有演員、三家公司的效益。」

洛海看著還保持點單純的洛青輕笑道:「你什麼時候能夠把這點初心給扔進狗肚子里,你才是一位合格的商業導演!」

對於自己哥哥的話洛青不以為然。

他這個時候則是在分析著《天下無賊》。

開頭王薄的那句責任感的黑色幽默。

賊頭黎叔的一副認真的諷刺話。

尤其再加上剛剛這句『21世紀什麼最重要,人才!』。

接下來我倒要看看還有什麼料?

劇情繼續展開著。

老二帶著四眼想切了傻根的錢,但是王薄則是阻止了下來。

依舊是熟悉的配樂再加上王薄、四眼用刀片進行的打鬥,甚至打完了傻根都不知道。

驚嘆。

越來越多的觀眾沉浸在電影之中。

燙傷的傻根被王麗給輕輕的塗抹藥膏,然後輕輕一吹。

這種有點誘惑的情節卻配著王薄的回憶反倒是絲毫沒有任何的色情,倒有點輕鬆的樣子。

39分鐘的時候,《天下無賊》的第一個高潮來了。

「老天爺,竟然真的是手剝生雞蛋啊!」

「我去,太厲害了吧,尼瑪,這能做到嗎???」

「肯定能做到啊,之前網上不是說了嗎??」

「牛逼,這個黎叔不虧是賊頭啊,太牛逼了。」

……

看著在餐廳里,先是王薄朝黎叔裝逼一把,無手剝熟雞蛋。

結果黎叔輕描淡寫的讓王薄知道了什麼叫做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想交你這個朋友,可否賞光到我的包廂一敘?」

「道不同不相為謀,不是一路上的鬼,還是各走各路吧,傻小子的6萬塊錢姓王了,喊你一聲黎叔,賣我一個面子吧。」

「兄弟放心,黎叔不是吃火輪的,蹬車前有交代,這趟車不打列,那隻羊是你的了。」

「要是沒猜錯,那兩位是你的弟兄吧。」

「是跟著在下吃飯的。「

「吃你的飯,但是沒聽你的話。」

「怎麼講?」

「你前腳探完營,他們後腳就來圈羊了!」

……

黎叔和王薄兩人並沒有談的多好。

「我本將心待明月,奈何明月照溝渠啊!」

黎叔嘆息了一聲。

鏡頭一轉。

此時回到了黎叔的包間里,一個巴掌響起,四眼的嘴角溢出血跡,但是臉上卻是不服的樣子。

初生牛犢不怕虎。

黎叔此時臉上的冷笑終於讓觀眾明白這位確實不是什麼善茬。

至於四眼這時也說清了來龍去脈,原來是老二讓他去試試那對鴛鴦的成色。

老二這個時候終於說了自己的不滿。

他認為黎叔就是因為認識了女賊小葉心不正了。

憑毛我陪你忠心耿耿打下來的江山,你偏偏要提拔小葉。

另一邊呢,王薄開始發揮演技,哭著告訴傻根你姐得病了,沒幾天活頭了。

兩人哭的影廳的人都要笑噴了。

「這個王薄太賤了啊,硬的不行來軟的了。」

「我去,不虧是賊啊,這演技杠杠的。」

「笑死我了,真是欺負老實人啊。」

「我認為這丫的就是一神棍啊。」

「是的,就是一神棍啊。」

星光蜜愛:金主BOSS輕點寵 「傻根逗死我了,咋有這麼傻的人呢?」

……

電影院里不少的人看著兩人的哭非但沒有感觸不說,相反卻是樂得不行。

而真正引起感觸的卻是一首歌曲。

「離家的孩子流浪在外邊

沒有那好衣裳也沒有好煙

好不容易找份工作辛勤的把活干

心裡頭淌著淚臉上流著汗

……

離家的孩子夜裡又難眠

想起了遠方的爹娘淚流滿面

春天已百花開秋天落葉黃

冬天已下雪了你千萬別著涼

月兒圓呀月兒圓月兒圓呀又過了一年

……

這首歌叫做《離家的孩子》,一般聽過的基本上都會暴露一下自己的年齡的。

當年這首歌的傳唱度那是沒說的。

因為有代入感,在外地的年輕遊子經常唱這首歌曲來表達自己歸心歸心似箭、渴望回到親人身邊的感情。

在傻根唱這首歌的時候,鏡頭也是依次的給到車上的其它人。

算是成功的帶給了大家感觸。

因為覺得自己認下的姐姐沒有幾天活頭了,傻根唱了這首歌想讓王麗高興一下。

然後掰著手指頭計算了一下。

蓋房子要三萬。

買兩頭牲口,套上一架車要一萬。

送彩禮一萬。

剩下一萬辦酒席買個電視機。

正好六萬塊。

傻根決定電視機暫時不買了,這樣拿出5000塊硬給了王薄讓他給大姐治病。

看到這裡,作為傻根的老鄉,同樣是北河省的宋青順感覺全他媽是眼淚。

2004年真他娘的幸福啊。

開頭,這部電影就給了時間,是2004年。

現在一晃14年過去了。

如今2018年你彩禮一萬塊?

扯淡呢。

在他們村裡,彩禮已經是40萬塊起步了。

還是當初好啊。

至於其它人卻並未如宋青順這般感慨彩禮。

「傻根這個人物太妙了,演技更是渾然天成。」

余林生在自己的本本上如此寫道。

他之前就認為林塵怎麼可能簽一個沒有一點經歷的素人呢?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