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順其自然吧。”秦天有些無奈的說道,這種事還真沒辦法強行干預,畢竟是新國,自己不能過多幹涉內政,想了想,秦天不在意的笑道:“算了,不管了,剛纔我想到了一個辦法,希望你支持一下。”

“說吧,什麼辦法,一定全力支持。”林志超笑道,算是見識了秦天的能力,不僅個人戰鬥力強悍,分析和預判能力都很強,居然將敵人的意圖都猜中,隱隱有些期待起來,補充道:“不知道這次又有多少敵人倒黴?”

“不好說,我也是剛剛想到的,這些人既然身份特殊,不可多得,敵人不可能放任不管,咱們不是抓到一名俘虜嗎?過兩天放出話去,就說公開審判,到時候從部隊基地直接押送往法庭,你說敵人會不會半路劫持?”秦天低聲說道。

“對啊,咱們又來一招引蛇出洞,既然敵人很不簡單,這種人才肯定不會放任不管,會來營救,否則以後還有誰繼續賣命?不過,這些人戰鬥力如此恐怖,咱們恐怕不是對手,需要軍方支援。”林志超趕緊說道。

“這個不難,你找五輛車改裝一下,用加厚防彈鋼板加固,要能防住狙擊槍近距離射殺那種,最好能防火箭彈,但外表和普通車一樣,不能看出來,之後,你協調軍方的人祕密來警署,假裝成警察過去部隊基地接收,一定要公開接收俘虜,讓外界看到,確認人上了車,否則敵人不會來。”秦天認真的叮囑道。

林志超眼前一亮,興奮的說道:“明白了,一旦敵人來營救,我軍方的人就可以依靠加厚車輛掩護反擊,可以,這個辦法好。”

“要絕對保密,能做到嗎?”秦天提醒道。 內鬼的事情搞得大家焦頭爛額,誰也無法確定內部沒有了內鬼,一旦泄密,哪怕蛛絲馬跡都會引起敵人警覺,要知道敵人可不是普通人,保密將成爲本次計劃的重中之重,秦天不敢大意,鄭重的提醒着林志超。

林志超也不傻,會意的回答道:“放心吧,五輛車而已,先不對外說什麼情況,我可以讓監獄方面幫忙改造,那邊對消息可以絕對封鎖和控制,我和監獄長私交不錯,不說具體用途,應該萬無一失,要是還不放心,可以開五輛警用押解車祕密進入你們部隊基地直接改造好。”

“不行,警署大樓的一舉一動說不定都有人在盯着,監獄用的也是警用押解車,讓他們幫忙吧,不用特別抽調警用押解車過去,以免節外生枝,一切都在祕密進行,知道的人越少越好。”秦天叮囑道。

“放心吧,我這就去監獄一趟,估計打電話都會被人監聽。”林志超讚同道。

當身邊存在內鬼時,一切行動都必須加倍小心,秦天感覺一股無形的束縛捆在身上,施展不開手腳,很是憋屈,要是在獵人部隊,直接一個電話說明情況就可以解決,但這裏不行,礙手礙腳的感覺很不好受,點點頭算是答應了。

林志超叫辦公室的人進來,叮囑對方幫忙解決打飯給秦天吃,之後匆匆離開,秦天對周圍環境不是很熟悉,也不想出去吃,有人幫忙最好,樂得清閒,一個人在辦公室閒坐起來,雖然掛着副組長的頭銜,但沒有具體事宜,反而最清閒。

沒多久,辦公室的人送來了盒飯,秦天隨便吃了點躺沙發上休息起來,一個晚上沒睡,精神有些扛不住,迷迷糊糊中睡了過去,等醒來時已經是下班時分,林志超正坐在辦公桌旁處理事情,動作很小,生怕驚醒了秦天一般。

秦天坐起來,吐出一口濁氣,睡的身體肌肉有些痠痛,但精神恢復了些,笑道:“林組長,還是你厲害,一晚沒睡,還做了這麼多事。”

“我一兩個晚上不睡問題不大,習慣了,今晚恐怕又得通宵,一會兒沙發上隨便眯一下就好了,飯點了,想吃點什麼?”林志超笑道。

“吃什麼都無所謂,叫外賣也行。”秦天對吃並不在意,隨口回答道。

“也行,那就叫外賣吧,我這邊還要一會兒,對了,車的是已經安排下去了,絕對沒問題,昨晚遊輪上吃飯的食客又查了一遍,還是沒有發現線索,應該可以排除了,富商那邊排斥跟我們合作,估計是嫌麻煩,我們又不好透露太多,沒能引起他們的重視,暫時也沒有進展,看來,只能等你的計劃了。”林志超說道。

秦天愣了一下,馬上拿起手機來,在交流羣留言詢問上面關於金融戰的解決辦法,蜘蛛留言,秦天看完留言後心中有底,對林志超說道:“順子自然吧,做好我們該做的,他們不願意也別勉強,免得驚動了敵人,另外,貴國可以通過手段從銀行層面介入,控制外幣流出量,防止資金外逃。”

“這個想必上面會有安排,你說的對,只要資金出不去,敵人怎麼蹦躂都不怕了,就算我們失敗,他們贏了,最後資金還是出不去,白忙乎,還是國家厲害,這一招無異於釜底抽薪,斷了他們的生路。”林志超驚喜的說道。

貨幣關乎國計民生,社會穩定,如果一味的貶值,絕對會引發恐慌,甚至造成經濟大衰退,林志超經歷過一次經濟大風暴,記憶猶新,對貨幣戰非常敏感,聽了秦天的話頓時徹底放下心來。

秦天對此並不是很懂,見林志超低頭忙碌去了,便通過交流羣和蜘蛛聯絡,瞭解具體情況,漸漸明白了貨幣戰爭的可怕超過異常真正的戰爭,給國家帶來的是很久都難以恢復的災難,房子炸塌了可以重建,經濟倒退了就很難起來。

過了一會兒,林志超收工準備叫外賣,一名年輕人急匆匆敲門進來,看了秦天一眼,隨便找了個位置坐下,抱怨道:“林組長,這任務沒法做了,那些富商完全不配合,口水說幹了都沒用。”

“有沒有闡明厲害關係?”秦天好奇的問道。

“怎麼沒說?那些富商根本不在乎,還說什麼匪徒最多求財,打發點錢就好了,根本不在乎,還說什麼耽誤了時間,不僅有損個人形象,還多少錢都賺回來了,氣死我了。”對方惱怒的解釋道。

“人家說的沒問題啊,以他們的能力,只要想,確實能賺不少錢,起碼夠交贖金,他們不在乎生死,你有什麼好生氣的?咱們盡力就好,天作孽猶可活,自作孽不可活,順其自然吧。”林志超說道。

“那這事?”對方不確定的問道。

“該做的還得做,必須安排人保護,如果他們不需要,那就在外圍保護,能不能起到作用再說,起碼我們不能失職,明白嗎?” 快穿之氣運剝奪系統 林志超沒好氣的叮囑道。

對方會意的鬆了口氣,點點頭,有了這個指示就好辦法了,這時,一陣電話鈴聲響起,這名男子迅速接通電話聽了一會兒,臉色微變,沉聲說道:“不好,李先生也消失了,他們這是不見棺材不掉淚啊。”

十大富商一下子消失了三位,如果還不能引起其他人警惕那也沒辦法了,林志超看向秦天,秦天會意的想了想,叮囑道:“這樣,按照規章制度,該做的做好,別留下把柄將來難做,一旦你們放鬆,擺出一副應付了事的態度,說不定那些富商反而着急了,另外,通知兄弟們千萬別真的放鬆警惕,而是轉爲暗中監視,發現可疑馬上彙報。”

“由明轉暗,外鬆內緊?明白。”對方看着秦天確認道,見秦天點頭,林志超沒反對,急匆匆去部署了。

“又一人失聯,接連有三位失聯了,如果再來兩位,上面的壓力就大了,說不定承受不住,這些富商是不是有病啊,居然不顧安危。”林志超惱怒的說道。

“或許覺得自己的保鏢能夠應付一切吧?亦或者他們覺得威脅不過如此,畢竟敵人幾次攻擊都被打敗,無形中增加了他們的自信心,算了,不說這個,等警車改裝好後馬上行動,這事不能拖了。”秦天說道。

“行,聽你的,求人不如求己。”林志超讚同道,目光銳利了幾分。 兩天後的上午,新國部隊基地來了五輛押解車,車廂是封閉的,兩邊分別有三個書本大小的通風口,呈品字形分佈,用鐵絲網遮擋住,手都伸不出去,車廂也有四個同樣的通風口,因爲顏色和車體一致,不到跟前很難發現這個通風口。

一輛車全部加起來有是個這樣的通風口,而車內坐着知名戰士,每個人負責一個通風口,通風口成了觀察孔,可以將外面情況掌握,每個人一挺輕機槍,只要需要,這種押解車瞬間可以變成戰鬥堡壘,還是移動式的。

車廂裏面用了兩層防彈鋼板加固,焊接的很牢固,子彈就算穿透了第一層也會大聲偏移,撞上第二層時不時垂直的,攻擊力大減,絕對無法穿透第二層防彈鋼板,至於駕駛位置,車蓋換成了防彈鋼板,可以保護好發動機,油箱部位也做了保護措施,車門裏面也有加固,玻璃都換成了防彈的。

每一臺押解車隨時都可以變成超級戰車,兩天時間,足以做到極致,爲了配合秦天的行動,部隊派來的人都是好手,槍法準,心理素質過硬,彈藥準備的也非常充足,秦天甚至幻想中如果上次在國外幫助企業脫身用的是這種車,絕對可以碾壓所有來犯之敵,直接摧毀敵人老窩。

軍營大門口有崗哨阻攔,不能隨便進入,五輛押解車一字兒停下,沒多久,從軍營裏出來一支隊伍,壓着一名罪犯,正是被秦天活捉的那位,軍營周圍有許多民居,許多人正好奇的遠眺,秦天絲毫不懷疑敵人就藏在其中。

交接很順利,但爲了將戲演的逼真一點,大家有模有樣的按照規矩來,秦天假裝驗明身份後在文件上簽字,然後押着對方上了中間一輛押解車內,上了車的罪犯自然看出了車輛被改裝過,是個陷阱,但來不及大喊示警,被秦天一個手刀砍暈,推進車廂內,馬上有人上來,用粗大的特種繩索捆了個結實。

雖然對方手腳都戴着鐐銬,但這種高手不容小覷,小心爲上,秦天示意關門,對隨行夭夭說道:“你打頭,我殿尾,小心,按計劃行事。”

“明白。”夭夭答應道,急匆匆上了第一輛車的副駕駛位置。

而第一輛車的駕駛員正是阿超,手臂槍傷雖然還沒有完全恢復,但不影響開車,秦天見識過這傢伙的駕駛技術,又堅持要來,便答應了,並放在第一輛車,至於林志超,留在總部坐鎮指揮。

秦天上了車,拿起對講機,看了眼軍方派來的駕駛員,對方默契的點點頭表示準備就緒,秦天深吸一口氣,目光望向前方,生死在此一戰,押解的罪犯身份不簡單,敵人不可能見死不救,如果不救,不僅會寒了其他同夥的心,還會影響士氣,更會影響其恐怖襲擊目的,不得不來救,接下來這將會有一場大戰。

“各單位注意,出發。”秦天目光一凜,沉聲命令道,押解罪犯是陽謀,敵人就算知道有陷阱也不得不來,而對於秦天來說,這也是一次用軍人的方式解決麻煩的最直接辦法,大家拉出來直接開戰,用生命捍衛尊嚴和榮譽。

既然潛伏在暗處的敵人也是軍人,那麼,秦天相信這些人也喜歡這種解決方式,肯定會來,五輛押解車緩緩朝前走去,慢慢加速,並不着急,來之前大家就已經瞭解了車輛被改裝過,根本不怕什麼。

沒多久,車隊穿過一片居民區,這裏距離軍營還算近,不是理想的伏擊點,大家放心的朝前走,穿過居民區後來到一片郊野,這裏視野開闊,地勢平坦,更重要的是距離軍營依然夠近,部隊隨時可以支援上來,也不利於伏擊。

車隊繼續前進,前面出現密集的高樓大廈,秦天拿起對講機喊道:“各單位注意,馬上進城,有警車過來迎接,協助開道,大家保持允許,小心戒備。”

“收到。”幾名負責開車的戰士沉聲應道。

“前方出現一輛警車,車牌號警85,桑塔納,車上一名警察,請指揮部確認身份。”夭夭的聲音通過對講機響起。

“確認,你們小心。”林志超的聲音在對講機裏響起。

忽然,前面警車下來一名警察,打開後備箱,從裏面拿出一個袋子,緊接着,對方奮力一灑,袋子裏飛出來許多三角釘,穩穩的立在馬路上,在陽光下散發着黝黑的光澤,一旦輪胎被紮上,必然漏氣。

“不好,有情況,警察是一名白人,指揮部?” 武神聖帝 夭夭大驚,沉聲喝問道,一邊放下手上的望遠鏡來。望遠鏡倍數很高,看得真切。

“不對,派出的警察不是白人,被人掉包,是敵人,小心。”林志超吼道。

夭夭再次舉起望遠鏡,看到了對方臉上露出了猙獰的冷笑,旋即從後備箱摸出一把來,熟練的扛在肩膀上,上面的炮彈已經裝填好,夭夭大怒,吼道:“敵人有,大家穩住方向盤,保持勻速前進,阿超,咱倆衝過去。”

三角釘雖然可以刺破輪胎,但押解車早就防着這點,輪胎都是防爆的,刺進去的三角釘會被瞬間包裹着,留在輪胎裏,不會爆胎,根本不用擔心,阿超聽到夭夭的命令後興奮的答應一聲,猛轟油門,果斷加速衝了過去。

押解車加固後重量增加不少,原來發動機根本沒辦法驅動,自然更換了馬裏更加強勁的發動機,車速一旦跑起來不亞於跑車,油門一轟,第一輛押解車就像是脫繮了的野馬狂衝過去。

目前來看,敵人的戰術很簡單,就是想用三角釘攔住車隊,再加上轟爆第一輛車,擋住後面車的去路,徹底攔截後其他殺招緊跟而上,秦天心中明悟,冷靜的通過對講機吼道:“兄弟們,準備戰鬥。”

引蛇出洞成功,一切都在計算之中,但秦天也猜到敵人不傻,明知道是陷阱還敢來,肯定有充足的準備,來者不善,迅速通過對講機繼續命令道:“指揮部,讓直升機做好準備。”

“明白。”林志超的聲音響起。

大戰一觸即發。 內鬼的事情搞得大家焦頭爛額,誰也無法確定內部沒有了內鬼,一旦泄密,哪怕蛛絲馬跡都會引起敵人警覺,要知道敵人可不是普通人,保密將成爲本次計劃的重中之重,秦天不敢大意,鄭重的提醒着林志超。

林志超也不傻,會意的回答道:“放心吧,五輛車而已,先不對外說什麼情況,我可以讓監獄方面幫忙改造,那邊對消息可以絕對封鎖和控制,我和監獄長私交不錯,不說具體用途,應該萬無一失,要是還不放心,可以開五輛警用押解車祕密進入你們部隊基地直接改造好。”

“不行,警署大樓的一舉一動說不定都有人在盯着,監獄用的也是警用押解車,讓他們幫忙吧,不用特別抽調警用押解車過去,以免節外生枝,一切都在祕密進行,知道的人越少越好。”秦天叮囑道。

“放心吧,我這就去監獄一趟,估計打電話都會被人監聽。”林志超讚同道。

當身邊存在內鬼時,一切行動都必須加倍小心,秦天感覺一股無形的束縛捆在身上,施展不開手腳,很是憋屈,要是在獵人部隊,直接一個電話說明情況就可以解決,但這裏不行,礙手礙腳的感覺很不好受,點點頭算是答應了。

林志超叫辦公室的人進來,叮囑對方幫忙解決打飯給秦天吃,之後匆匆離開,秦天對周圍環境不是很熟悉,也不想出去吃,有人幫忙最好,樂得清閒,一個人在辦公室閒坐起來,雖然掛着副組長的頭銜,但沒有具體事宜,反而最清閒。

沒多久,辦公室的人送來了盒飯,秦天隨便吃了點躺沙發上休息起來,一個晚上沒睡,精神有些扛不住,迷迷糊糊中睡了過去,等醒來時已經是下班時分,林志超正坐在辦公桌旁處理事情,動作很小,生怕驚醒了秦天一般。

秦天坐起來,吐出一口濁氣,睡的身體肌肉有些痠痛,但精神恢復了些,笑道:“林組長,還是你厲害,一晚沒睡,還做了這麼多事。”

“我一兩個晚上不睡問題不大,習慣了,今晚恐怕又得通宵,一會兒沙發上隨便眯一下就好了,飯點了,想吃點什麼?”林志超笑道。

“吃什麼都無所謂,叫外賣也行。”秦天對吃並不在意,隨口回答道。

“也行,那就叫外賣吧,我這邊還要一會兒,對了,車的是已經安排下去了,絕對沒問題,昨晚遊輪上吃飯的食客又查了一遍,還是沒有發現線索,應該可以排除了,富商那邊排斥跟我們合作,估計是嫌麻煩,我們又不好透露太多,沒能引起他們的重視,暫時也沒有進展,看來,只能等你的計劃了。”林志超說道。

秦天愣了一下,馬上拿起手機來,在交流羣留言詢問上面關於金融戰的解決辦法,蜘蛛留言,秦天看完留言後心中有底,對林志超說道:“順子自然吧,做好我們該做的,他們不願意也別勉強,免得驚動了敵人,另外,貴國可以通過手段從銀行層面介入,控制外幣流出量,防止資金外逃。”

“這個想必上面會有安排,你說的對,只要資金出不去,敵人怎麼蹦躂都不怕了,就算我們失敗,他們贏了,最後資金還是出不去,白忙乎,還是國家厲害,這一招無異於釜底抽薪,斷了他們的生路。”林志超驚喜的說道。

貨幣關乎國計民生,社會穩定,如果一味的貶值,絕對會引發恐慌,甚至造成經濟大衰退,林志超經歷過一次經濟大風暴,記憶猶新,對貨幣戰非常敏感,聽了秦天的話頓時徹底放下心來。

秦天對此並不是很懂,見林志超低頭忙碌去了,便通過交流羣和蜘蛛聯絡,瞭解具體情況,漸漸明白了貨幣戰爭的可怕超過異常真正的戰爭,給國家帶來的是很久都難以恢復的災難,房子炸塌了可以重建,經濟倒退了就很難起來。

過了一會兒,林志超收工準備叫外賣,一名年輕人急匆匆敲門進來,看了秦天一眼,隨便找了個位置坐下,抱怨道:“林組長,這任務沒法做了,那些富商完全不配合,口水說幹了都沒用。”

“有沒有闡明厲害關係?”秦天好奇的問道。

“怎麼沒說?那些富商根本不在乎,還說什麼匪徒最多求財,打發點錢就好了,根本不在乎,還說什麼耽誤了時間,不僅有損個人形象,還多少錢都賺回來了,氣死我了。”對方惱怒的解釋道。

“人家說的沒問題啊,以他們的能力,只要想,確實能賺不少錢,起碼夠交贖金,他們不在乎生死,你有什麼好生氣的?咱們盡力就好,天作孽猶可活,自作孽不可活,順其自然吧。”林志超說道。

“那這事?”對方不確定的問道。

“該做的還得做,必須安排人保護,如果他們不需要,那就在外圍保護,能不能起到作用再說,起碼我們不能失職,明白嗎?”林志超沒好氣的叮囑道。

對方會意的鬆了口氣,點點頭,有了這個指示就好辦法了,這時,一陣電話鈴聲響起,這名男子迅速接通電話聽了一會兒,臉色微變,沉聲說道:“不好,李先生也消失了,他們這是不見棺材不掉淚啊。”

十大富商一下子消失了三位,如果還不能引起其他人警惕那也沒辦法了,林志超看向秦天,秦天會意的想了想,叮囑道:“這樣,按照規章制度,該做的做好,別留下把柄將來難做,一旦你們放鬆,擺出一副應付了事的態度,說不定那些富商反而着急了,另外,通知兄弟們千萬別真的放鬆警惕,而是轉爲暗中監視,發現可疑馬上彙報。”

“由明轉暗,外鬆內緊?明白。”對方看着秦天確認道,見秦天點頭,林志超沒反對,急匆匆去部署了。

“又一人失聯,接連有三位失聯了,如果再來兩位,上面的壓力就大了,說不定承受不住,這些富商是不是有病啊,居然不顧安危。”林志超惱怒的說道。

“或許覺得自己的保鏢能夠應付一切吧?亦或者他們覺得威脅不過如此,畢竟敵人幾次攻擊都被打敗,無形中增加了他們的自信心,算了,不說這個,等警車改裝好後馬上行動,這事不能拖了。”秦天說道。

“行,聽你的,求人不如求己。”林志超讚同道,目光銳利了幾分。 兩天後的上午,新國部隊基地來了五輛押解車,車廂是封閉的,兩邊分別有三個書本大小的通風口,呈品字形分佈,用鐵絲網遮擋住,手都伸不出去,車廂也有四個同樣的通風口,因爲顏色和車體一致,不到跟前很難發現這個通風口。

一輛車全部加起來有是個這樣的通風口,而車內坐着知名戰士,每個人負責一個通風口,通風口成了觀察孔,可以將外面情況掌握,每個人一挺輕機槍,只要需要,這種押解車瞬間可以變成戰鬥堡壘,還是移動式的。

車廂裏面用了兩層防彈鋼板加固,焊接的很牢固,子彈就算穿透了第一層也會大聲偏移,撞上第二層時不時垂直的,攻擊力大減,絕對無法穿透第二層防彈鋼板,至於駕駛位置,車蓋換成了防彈鋼板,可以保護好發動機,油箱部位也做了保護措施,車門裏面也有加固,玻璃都換成了防彈的。

紫發妖姬 每一臺押解車隨時都可以變成超級戰車,兩天時間,足以做到極致,爲了配合秦天的行動,部隊派來的人都是好手,槍法準,心理素質過硬,彈藥準備的也非常充足,秦天甚至幻想中如果上次在國外幫助企業脫身用的是這種車,絕對可以碾壓所有來犯之敵,直接摧毀敵人老窩。

軍營大門口有崗哨阻攔,不能隨便進入,五輛押解車一字兒停下,沒多久,從軍營裏出來一支隊伍,壓着一名罪犯,正是被秦天活捉的那位,軍營周圍有許多民居,許多人正好奇的遠眺,秦天絲毫不懷疑敵人就藏在其中。

交接很順利,但爲了將戲演的逼真一點,大家有模有樣的按照規矩來,秦天假裝驗明身份後在文件上簽字,然後押着對方上了中間一輛押解車內,上了車的罪犯自然看出了車輛被改裝過,是個陷阱,但來不及大喊示警,被秦天一個手刀砍暈,推進車廂內,馬上有人上來,用粗大的特種繩索捆了個結實。

雖然對方手腳都戴着鐐銬,但這種高手不容小覷,小心爲上,秦天示意關門,對隨行夭夭說道:“你打頭,我殿尾,小心,按計劃行事。”

“明白。”夭夭答應道,急匆匆上了第一輛車的副駕駛位置。

而第一輛車的駕駛員正是阿超,手臂槍傷雖然還沒有完全恢復,但不影響開車,秦天見識過這傢伙的駕駛技術,又堅持要來,便答應了,並放在第一輛車,至於林志超,留在總部坐鎮指揮。

秦天上了車,拿起對講機,看了眼軍方派來的駕駛員,對方默契的點點頭表示準備就緒,秦天深吸一口氣,目光望向前方,生死在此一戰,押解的罪犯身份不簡單,敵人不可能見死不救,如果不救,不僅會寒了其他同夥的心,還會影響士氣,更會影響其恐怖襲擊目的,不得不來救,接下來這將會有一場大戰。

“各單位注意,出發。”秦天目光一凜,沉聲命令道,押解罪犯是陽謀,敵人就算知道有陷阱也不得不來,而對於秦天來說,這也是一次用軍人的方式解決麻煩的最直接辦法,大家拉出來直接開戰,用生命捍衛尊嚴和榮譽。

既然潛伏在暗處的敵人也是軍人,那麼,秦天相信這些人也喜歡這種解決方式,肯定會來,五輛押解車緩緩朝前走去,慢慢加速,並不着急,來之前大家就已經瞭解了車輛被改裝過,根本不怕什麼。

沒多久,車隊穿過一片居民區,這裏距離軍營還算近,不是理想的伏擊點,大家放心的朝前走,穿過居民區後來到一片郊野,這裏視野開闊,地勢平坦,更重要的是距離軍營依然夠近,部隊隨時可以支援上來,也不利於伏擊。

車隊繼續前進,前面出現密集的高樓大廈,秦天拿起對講機喊道:“各單位注意,馬上進城,有警車過來迎接,協助開道,大家保持允許,小心戒備。”

“收到。”幾名負責開車的戰士沉聲應道。

“前方出現一輛警車,車牌號警FV85,桑塔納,車上一名警察,請指揮部確認身份。”夭夭的聲音通過對講機響起。

“確認,你們小心。”林志超的聲音在對講機裏響起。

忽然,前面警車下來一名警察,打開後備箱,從裏面拿出一個袋子,緊接着,對方奮力一灑,袋子裏飛出來許多三角釘,穩穩的立在馬路上,在陽光下散發着黝黑的光澤,一旦輪胎被紮上,必然漏氣。

“不好,有情況,警察是一名白人,指揮部?” 總裁,放了我! 夭夭大驚,沉聲喝問道,一邊放下手上的望遠鏡來。望遠鏡倍數很高,看得真切。

“不對,派出的警察不是白人,被人掉包,是敵人,小心。”林志超吼道。

夭夭再次舉起望遠鏡,看到了對方臉上露出了猙獰的冷笑,旋即從後備箱摸出一把RPG來,熟練的扛在肩膀上,上面的炮彈已經裝填好,夭夭大怒,吼道:“敵人有RPG,大家穩住方向盤,保持勻速前進,阿超,咱倆衝過去。”

三角釘雖然可以刺破輪胎,但押解車早就防着這點,輪胎都是防爆的,刺進去的三角釘會被瞬間包裹着,留在輪胎裏,不會爆胎,根本不用擔心,阿超聽到夭夭的命令後興奮的答應一聲,猛轟油門,果斷加速衝了過去。

押解車加固後重量增加不少,原來發動機根本沒辦法驅動,自然更換了馬裏更加強勁的發動機,車速一旦跑起來不亞於跑車,油門一轟,第一輛押解車就像是脫繮了的野馬狂衝過去。

目前來看,敵人的戰術很簡單,就是想用三角釘攔住車隊,再加上RPG轟爆第一輛車,擋住後面車的去路,徹底攔截後其他殺招緊跟而上,秦天心中明悟,冷靜的通過對講機吼道:“兄弟們,準備戰鬥。”

引蛇出洞成功,一切都在計算之中,但秦天也猜到敵人不傻,明知道是陷阱還敢來,肯定有充足的準備,來者不善,迅速通過對講機繼續命令道:“指揮部,讓直升機做好準備。”

“明白。”林志超的聲音響起。

大戰一觸即發。 兩名衝上來試探的敵人被瞬間打爆,如果可以,秦天更希望晚點動手,放更多人上來,但這些敵人太強大了,一旦靠近押解車,後果難以預料,或許敵人也是在試探,兩人不多不少,但凡指揮官貪心一點就會忍着不開火,或者遲疑哪怕兩三秒鐘,這兩人也能夠衝上來。

然而,這些敵人沒想到秦天就在現場,在車裏坐鎮指揮,並不是在指揮部遙控,通過現場細節精準判斷,果斷出手,毫不遲疑,槍聲很快停止下來,洞穴下面靜悄悄的,沒有人出來救援,也沒有人出來繼續進攻了。

等了幾秒鐘,洞穴下面依然靜悄悄一片,秦天估摸着敵人有可能撤離了,有些慶幸起來,從眼前局勢來看,敵人的戰術核心是炸燬地面,炸下押解車後順着地下管道撤離,大部分兵力都部署在地下,地面只有少數幾人攔截撤離。

如果敵人大部分兵力都部署在地面,趁着車輛合圍之際用猛烈攻擊,押解車雖然堅固,但也扛不住衝擊波,車裏面的人說不定會活活被震死,運氣不錯,秦天大喜,迅速命令道:“車內兄弟注意,下去一半,剩下人繼續留守車內警戒。”

“明白。”大家紛紛答應道。

秦天也跳下車去,帶着其他人迅速衝向洞穴位置,所有人槍口全部鎖定洞穴,絲毫不懼敵人會反擊,三兩步衝到洞一看,下面靜悄悄的,黑乎乎的,只有水流聲和惡臭味,不見一個人影。

“跑了?”有人嘀咕道。

大家繼續盯着洞穴,不敢有絲毫大意,等待命令,秦天不確定的仔細查看一番,估摸着敵人見機不對便撤了,迅速通過對講機喊道:“指揮部,指揮部,敵人順着管道撤離,看你們的了。”

“明白,大批警力正在分別趕往指定位置。”林志超的聲音響起。

但願來得及吧,秦天無奈的暗歎一聲,一名戰士提議道:“長官,要不要下去追擊?敵人應該還沒跑太遠。”

“別急,你們幾個看死這裏,發現敵人出來格殺勿論。”秦天馬上命令道,下水管道黑漆漆一片,管網複雜,貿然下去不合適,沒必要冒險,可供人同行的要道雖然不少,但這次行動警署還沒動,是一支數量龐大的生力軍,應該可以堵死要道,將敵人徹底封鎖在地下管道。

地下管道的敵人很可怕,但只要封鎖要道出口,不讓下面的人出來,餓也能餓死他們,秦天匆匆來到第一輛車附近,不見夭夭,對還在車裏面的人詢問一番,得知夭夭追殺上去了,大驚,趕緊問明方向,示意大家下車,留下一半駐防,帶着另一半追上去。

那名假冒警察的敵人已經逃逸,城市地形複雜,直升機看到了也不敢輕易開火,怕傷及無辜,對方趁機逃遠,夭夭不甘心,追了上去,擔心還有敵人攻擊上來就沒有帶其他人隨行,秦天邊衝邊通過對講機和孫海龍聯繫,得知直升機在上空掩護夭夭,這才鬆了口氣。

有了孫海龍的指引,秦天一路狂追上去,沒多久來到一條小巷,見夭夭正躲在巷口朝裏面開火,裏面不時有人開火反擊,一架直升機在頭頂盤旋,沒機會提供火力援助,秦天大驚,衝了上去問道:“什麼情況?”

“你來了?”夭夭趕緊縮到一邊,背靠着牆壁回答道:“那王八蛋在裏面。”

秦天蹲下來一些,謹慎的探頭朝裏面一看,只有一米左右寬的巷子顯得有些幽深,樓層很高,這種居民樓有些老舊,水泥地面,每戶人家防盜門緊閉,窗戶也關起來了,生怕受到牽連,一名敵人正快速朝前衝去,準備逃跑。

“巢穴,我是一號,讓直升機封鎖小巷另一端出口,有機會直接開火。”秦天大怒,通過對講機沉聲命令道,這麼好的機會決不能讓敵人跑了。

“明白。”孫海龍的聲音響起。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