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牌上面,銘刻著一個荀字。

「荀字令?你是從邊城過來的?」

那個仙卒隊長看到這塊令牌后,目光之中立即露出一絲驚愕的神色,旋即臉上滿是恭敬。

在這降龍國之中,荀字令只有荀瀚大將軍使用,這塊令牌代表是地位,更代表著權利。

這位仙卒隊長,此時一副戰戰兢兢的樣子,態度一百八十度大轉變,唯恐自己惹怒了眼前這位大人。

而顧銘看到對方的表情后,瞬間明白了此塊令牌代表著什麼。

這塊令牌是他離開時,荀瀚送給他的,作為通行令使用。

然而,此時顧銘感覺這塊令牌的意義並不在於此。

「你們這是什麼地方?」

顧銘開口詢問,對於這群仙卒的緊張,並沒有在意。

那邊的仙卒隊長聽到顧銘話,急忙恭敬的回答:「回大人的話,這裡鎮中城,在此準備迎擊龍族的隊伍,沒想到竟然驚擾了大人,真是該死!」

那個仙卒隊長此時連忙開口說道,目光之中滿是驚恐之色。

顧銘聽到這話,目光之中滿是驚愕,「迎擊龍族的隊伍?」

顧銘的臉上閃過一抹疑惑的神色,這裡明明在邊城這內,哪來的龍族的隊伍。 顧銘眉頭皺起,緩緩開口問道:「這裡有龍族出現嗎?」

他的話說出,那邊的仙卒隊長的臉上,立即露出一股無奈的神色,直接開口說道。

「大人有所不知,就算是國內,也不是絕對安全的,不知道什麼時候龍族就會跨境而來,而且還有一些龍族的殘餘勢力。」

「雖然他們無法進攻那些大型的仙城,但是像我們這樣的小城,往往就是他們攻擊的目標。」

那仙卒隊長的話,令顧銘心中不由閃過一抹奇異之色。

看來這龍族已經滲透到了降龍國國內。

他所感受到的那份祥和,只不過是表面的假象罷了。

「大人,城主請您過去!」

這個時候,一個仙卒從城內急匆匆的跑了過來,一臉的恭敬。

「城主請我?」

顧銘不由的疑惑起來,但是沒有任何的遲疑,跟著那個仙卒向著城中走了過去。

一路之上,數個仙卒護衛在旁邊,卻令那些城中的仙人露出恭敬之色,都知道這是一位大人物。

顧銘很是意外,沒想到竟然會享受這種待遇。

在眾多仙卒的護衛之下,直接來到了城主府。

而此時,城主卻早就等在了城主府外,同樣是一臉的恭敬。

「拜見大人!」

那城主見到顧銘過來,立即行禮,目光之中滿是恭敬的神色。

顧銘微微點頭,輕聲說道:「起來吧,不用這麼客氣!」

他的聲音落下,那邊的城主直起腰,向著顧銘看了過來,頓時一驚。

鎮中城城主是個中年男人,有著五品神境實力。

只是他見到顧銘后,心中驚駭不已,他是五品神境,可他卻無法看透顧銘的境界。

這種情況只有兩種,一是對方身上有隱藏境界的法寶,二是對方的實力遠超過他。

第一種情況直接被他忽略,因為一個持荀字令的人,他的實力一定很高。

「大人請進,我已經設下宴席,用來招待大人!」

鎮中城城主恭敬的開口,側身退到一旁。

顧銘微微點頭,沒有遲疑,邁步走了進去。

進入城主府後,顧銘發著不少的仙卒都在忙活著,似乎在準備著什麼東西。

顧銘瞥了一眼,並沒有在意,跟著鎮中城城主進入了大殿之中。

大殿之中,早就擺下各種珍貴的仙珍,就等待著眾人落座。

豪華的仙珍擺在面前,顧銘並沒有動筷,反而是饒有興趣的看著那邊的城主,開口問道:「這位城主,你……」

顧銘的話剛說出口,那邊的鎮中城都有點主卻露出一絲惶恐的神色,急忙說道:「大人叫我鎮中就好!」

那鎮中城城主直接開口說道,此時滿臉的恭敬。

顧銘聞言,微微一笑,不由的想起他剛升入紫雲仙界時的樣子,那裡也是用城主的名字為命名仙城的名字。

「那好,鎮中,你為什麼要如此款待我呢?好像我們並不認識吧?」

顧銘開口說道,臉上露出一絲好奇。

顧銘並不擔心這是個陷阱,就算是陷阱,他也不會怕,只是他想不明白,這個城主為什麼會這麼做。

如果一塊令牌就能有這種待遇,那顧銘是不是每去一個仙城,都要受到這樣的待遇呢?

那邊的鎮中聽到顧銘的話后,立即明白了顧銘的意思,急忙開口說道:「大人不要誤會,荀字令是荀瀚大將軍的私人令牌,見些令如同見到荀瀚本人。」

「荀字令,一共只下過五塊,而且都是荀瀚大將軍手下的將軍,無論職位還是實力,都不是我這鎮中城的城主相比的!」

「所以我稱您為大人是必須!」

那鎮中這樣說,顧銘的心中便明白了。

沒想到荀瀚在降龍國的地位竟然這麼高,原本一塊普通的令牌,竟然會有這樣的作用。

但是顧銘可不相信,對方會應該一個身份和一塊令牌才這麼做的,一定還有著其他的目的。

因為他看見鎮中的眼神中閃動著一絲焦慮,彷彿有什麼事情一般。

「我聽說你們鎮中城即將受到龍族進攻,城主你在這裡宴請我,是不是有些不合適呀?」

顧銘已經猜到鎮中的焦慮是什麼事了,一定是和龍族進攻有關,既然對方不說,那麼他就主動詢問。

只是方式方法換了一下。

「大人誤會了,我並不是這樣的人,只是大人來此,小人就是再忙,也要陪好大人!」

步步逼婚:BOSS賴上門 顧銘聽了鎮中的話,不由的搖頭一笑,此時看向這城主的神色,卻也有些改變。

不過,就在這個時候,鎮中卻是嘆了一口氣,然後說道:「大人有所不知,我這鎮中城自從開戰以來,就經常受到龍族的騷擾,這已經並不是第一次了。」

鎮中的表情十分的凝重,不再是之前的樣子,眼中的那份焦慮不由的多了幾分。

顧銘聽后,好奇的詢問:「這是為何?」

鎮中聽后,再次嘆了一口氣,頗為無奈的說道:「自從龍族大舉進攻,國主便下達了命令,修建第二道防線,用來抗擊龍族進攻。」

鎮中說到這裡,扭頭向著外面看了過去,然後抬手一指,「修建第二道防線所需要的材料,都是從我們這些仙城之中運輸過去的。」

「龍族為了破壞我們的計劃,便不斷的派出巨龍,過來攻城騷擾。」

聽到這裡,顧銘也明白了怎麼回事,難怪降龍國境內會出現龍族,原來問題出在這裡。

「既然如此,國主為什麼不給你們派兵支援呢?」顧銘有些疑惑。

獵愛總裁:錯情蝕骨 既然要建築第二道防線,那麼這件事國主一定非常重視,可按照鎮中所說,對方好像並不在意。

聽到顧銘的話,那邊的鎮中,忍不住的苦笑起來。

「大人誤會了,並不是國主不派兵,而是像我們這種小城,根本分不到兵源。 筆御人間 而且南邊的那座太石城,才是重中之重。」

「那太石城雖然說有強者坐鎮,但同樣也是龍族重點進攻的目標。」

「一座小城被毀,短時間內可以再建,可是大城若被攻破,不僅死的人多,而且要花上千年才能修建完成。」

鎮中說到這裡,不由的嘆氣,臉上閃過一抹傷感與不甘。 聽了鎮中的話,顧銘也明白對方所說的是事實。

「降龍國的人手,看起來好像是並不充足啊!」

顧銘淡淡的開口,「城主的意思是想讓我幫忙對抗那些龍族了?」

顧銘說著,此時不由的眯起了眼睛,目光之閃過一抹異色。

對方的算計,令他十分的不高興。

那邊的鎮中聽出顧銘話語中的不滿,急忙恭敬的說道:「大人誤會了,那些普通的龍族,我們便可以對付,只是希望大人能夠在一旁幫助掠陣。」

鎮中的的話說完,不由的抹了一把額頭上的冷汗,顯得十分的緊張。

顧銘聽后,想了一下,開口說道:「你們都如此客氣了,如果我再不幫忙的話,那就太不給面子了!」

見顧銘答應下來,那邊的鎮中等人臉上滿是激動的神色,其實就算是顧銘不同意,他們也不敢多說一個字。

而此時顧銘的答覆,讓他們十分的開心。

「謝謝大人,大人真是深明大義,我幫這鎮中城中六十萬人謝謝大人!」

鎮中滿臉的激動,上前恭敬行禮,眼中滿是感激之色。

顧銘微微一笑,並沒有在這個問題上過多的糾結。

「大人,龍族來了!」

就在兩人談話的時候,一個仙卒慌張的跑了進來,臉上滿是驚恐的神色。

「慌什麼?」

鎮中頓時冷喝一聲,有顧銘在此,他的信心十足。

而顧銘卻安靜的坐在那裡,沒有想要說話的意思。

鎮中對顧銘行了一禮,歉意的說道:「還請大人在此等待,我需要馬上去對敵!」

鎮中說完,便要離開。

顧銘聞言,淡淡的開口:「既然如此,那我也跟著一起去看看吧!」

鎮中一聽,身體激動的顫抖了一下。

他本想讓顧銘在此坐鎮,如果他們對付不了的話,再請顧銘出手。卻不想,顧銘竟然打算親自上戰場,這讓鎮中的心中無比的感動。

「多謝大人!」

鎮中再次恭敬的向顧銘行禮。

很快,鎮中換上了一身鎧甲,帶著顧銘來到了鎮中城的城樓上。

遠處的天邊,已經有了一條黑線,無數的敵人,早就已經列陣等待。

「竟然這麼多!」

顧銘見到這種情況,不由的錯愕。

一眼看去,那敵人似乎看不到盡頭,黑壓壓的一片。

而那邊的鎮中卻是苦笑一聲:「這些只是炮灰,是受到龍族控制的仙獸。」

顧銘點了點頭,表示自己已經知道。

同時,他想知道龍族到底想幹什麼。

眼前這數不盡的仙獸,就算是炮灰,那也是令人頭皮發麻,根本不是一個小小的鎮中城能夠對付的。

「這些仙獸都是這附近的嗎?」

顧銘扭頭看向鎮中,仙獸太多了,如果都是這附近的仙獸,那麼事情變得就更加可怕了。

「是,它們應該都是附近山脈之中的仙獸,只是這段時間一直忙著處理物資的事情,所以才沒有派人去清理它們!」

鎮中的話,顧銘也聽了明白。

正如他所想的一樣,這些仙獸都是附近山脈之中的仙獸,這仙獸的數量確切是非常可怕。

就在兩人說話的時候,就見那邊的龍族,終於開始了進攻。

那些仙獸如剛海浪一般,快速的向著鎮中城沖了過來。

整片大地都在劇烈的顫抖著,就好像是發生了地震一般。

無數的仙獸露著猙獰的面貌,十分的兇惡,渾身散發著濃濃的殺氣。

看到這一幕,顧銘的臉色不由的陰沉下來,這麼多仙獸衝過,就算是有百萬大軍在此,也不一定能夠抵擋住它們。

顧銘扭頭觀察周圍的仙卒,能夠清晰的看到一些新兵,此時正在顫抖著,臉色更是慘白一片。

到是一些老兵,臉不改色,彷彿已經見慣了這種場面,在他們的眸子中,顧銘看到了他們那渴望廝殺的慾望。

顧銘見此暗自點頭,對於他們的表現很是滿意。

同時,他對鎮中這個人有了新的了解。

「給我殺,保衛鎮中城!」

鎮中盾到茫茫一片的仙獸來襲,臉上沒有任何的害怕,大喝一聲,舉起手中的一柄大恨,直接衝殺下去。

「死去吧!」

鎮中怒吼,身上一股仙力爆發開來,那柄大刀上立即涌氣一道工,恐怖的刀氣,直接斬了過去。

咻……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