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他住的地方,氣息還沒散就被毀了。

「找死。」

嗖!

趙麗貞衝天而起,如同一把射日長弓,朝那名出手的黑衣人殺去。

「劍破蒼穹。」

恐怖的無上劍道法則,瞬間就將那名出手的黑衣修士淹沒。

對方只不過是合體初期,而她是合體後期。

她還是實戰型的修士,這一番出手,對方怎麼可能撐得住。

在一片慘叫聲之中,那名黑衣修士瞬間就被無上劍道法則搗成碎片。

她剛出手,馬上就驚動了剩下的四名黑衣修士。

「爹,他就是我跟說的那個姓趙的賤人。」傲紫遠遠喊道。

話間剛落,一道黑衣人影已經落到趙麗貞面前,目光炯炯地盯著她。

「姓趙的,這是我們跟海螺星之間的恩怨,是外人,與無關,速速離去,不然別怪老夫不客氣。」黑衣老者冷哼。

「堂堂中節城城主傲江,什麼時候做事情也像個縮頭烏龜一樣了?」趙麗貞冷笑。

趙麗貞是伊莎的徒弟,中節星有什麼勢力她非常清楚。

無非就是祖父子三人。

星主傲天尊者是葉問天還在帝位那一個時代的人,合體巔峰。

城主傲江合體後期,實戰力很強,至少比杜海洋強得多。

最後就是被稱之為海螺星域年輕一輩佼佼者的傲紫。

此祖父子三人,早就對海螺星垂涎三尺,一直都想佔領這海螺星域第一大星,只是忌憚於古風的存在,不敢對落日星動手,此次不知道為什麼如此大膽。

「既然知道老夫的身份,還不快滾得遠遠的。」傲江大手一揮,氣勢傲慢。

「只有別人見到我滾,沒人讓我滾的,九龍奪珠。」

趙麗貞胸前凝聚一把光劍,開始幻化,一化三,三化九。

九把光劍暴風出手,拖著長長的光尾,疾射而去。

在半空之中以不規則的軌跡進攻,遠遠看去,就像九道游龍,不但好看,還威勢十足。

「果然有點手段,但是在老夫面前,還嫩了點。」

傲江冷哼一聲,身上突然暴射出無數的雷光。

雷光在面前凝聚成一個光芒密集的雷網,劈里啪啦,發出尖銳刺耳的聲音。

傲江雙手一推,雷網罩出,瞬間就將三道游龍罩住。

游龍劍道就像入網的小魚,掙扎了幾下就消失得無影無蹤。

剩下的幾道也被傲江輕易幾下雷掌拍碎。

趙麗貞神色凝重起來。

傳聞說得沒錯,這個傲江果然不簡單,是合體後期之中屈指可數的強者。

但是她絲毫沒有畏懼,繼續出手。

「劍破九天。」趙麗貞更恐怖的劍道,出手。

兩人開始下一輪的滔天大戰。

……

星宇長老跟趙無極,化成兩道流光來到大牢入口。

海螺城大牢位置,他們已經打探得清清楚,星月長老被抓之後,並沒有馬上處死,而是被逼迫服下了軟骨散,關在大牢之中,擇日問斬。

外面的大戰跟他們沒有關係,今晚他們兩人的任務就是進入大牢,將星月長老救出來。

「大膽狂徒,膽敢闖天牢,勸們速速離開,不然別怪我們不客氣。」

大牢門口,兩位合體初期修士早就守候多時。

城主早就猜測到,對方會夜闖大牢,所以派他們在此守候。

「就憑們也想擋住我們。」

星宇長老右手突然多了一把利刃,閃電般切出。

黑刃帶出一道道凌厲的劍芒,切向兩人!

「趙無極,進去救人,我在這裡擋著。」星宇長老說道。

趙無極點了點頭,帶著非常浩大氣勢,長驅直入。

那些看守大牢的,怎麼可能是他們的對手,瞬間就被殺得落花流水,沒有絲毫的反抗之力。

海螺星的強者都在外面迎敵了,留守大牢的怎麼可能是他們的對手。

「一群廢物,不堪一擊。」

絕品敗家系統 趙無極冷笑著一聲,正想繼續前進。

突然,面前魔氣涌動,擋住他的去路。

「誰在此裝神弄鬼,死去。」

趙無極全力一掌轟出,朝黑霧轟去。

下一刻,黑霧之中突然出現一隻巨大的佛印。

金光閃閃,每根手指都那麼凝實,就好像是實物一樣。

天下歸凰 這佛印出現得太突然,太詭異了!

最恐怖的是,在佛印出現那一剎那,威壓瞬間就鋪天蓋地,壓得他喘不過氣來。

「不好……」

趙無極反應過來已經遲了,直接被一掌轟飛,衝破無數禁制,撞穿山洞,直接摔到外面的大牢入口。

哇,趙無極一口血噴出,全身碎裂,無法站立,生不如死。

「趙無極,這是怎麼回事?」星宇長老大驚失色,急忙來到他身邊。

「裡面有高手,很強。」趙無極咬牙切齒。

所有人全都望著大牢裡面,包括那兩位被命令看守大牢的合體初期修士。

他們怎麼不知道,這大牢裡面,還有高手呢?

半晌,塵埃落定,一道人影慢慢從裡面走了出來。

他右手提著一個球狀的物品,定睛一看,卻發現是個人頭。

「等們好久了,怎麼現在才來?」葉雄咧嘴一笑,將手中的頭顱扔到地:「們是在找她嗎?」

星宇長老跟趙無極一看,那頭顱不是星月長老是誰?

「是。」

星宇長老認出葉雄的模樣,臉色非常難看。 葉雄出手重傷星月長老的情景,星宇長老看在眼裡。

在計劃對海螺城出手的時候,葉雄已經被列為重點對象,只是傲江城主一直都以為,葉雄會在大戰的時候出現,他根本就沒有想到,他會藏在大牢裡面。

星宇長老很慶幸,不是自己進入大牢,不然現在被重傷的可能是自己。

「葉雄,你膽敢跟對中節星動手,絕對不會有好下場的。」

星宇長老說完,一把將趙無極抓住,化成一道流光離開。

「想走,做夢?」

葉雄早在提防,怎麼可能被他在眼皮底下溜走。

嗖!

他變身青龍,化成一道青光,緊隨其後。

兩道流光在半空相撞之後,星宇長老踉踉蹌蹌地出現,一臉震驚地看著葉雄。

雖然他早就知道葉雄很厲害,但是親自體會,才知道他的厲害之外。

「佛魔出海。」

葉雄根本不給他喘息的時間,佛魔掌連綿不絕地拍出。

星宇長老只是區區一個長老,怎麼可能防得住,幾次逃跑無果之後,只能對抗。

不到五分鐘時間,就殞落在葉雄手中。

葉雄將星宇長老跟趙無極的人頭割下,再將他們身上的儲物器拿走,這才朝海螺城遁去。

……

此時的海螺城,大戰已經進入白熱化。

雖然中節星的星衣人只有四名,但是依然穩穩佔著上風。

傲紫對抗杜海洋不落下風。

另一名黑衣人對陣杜玉鳳,打得旗鼓相當。

而實力最強的趙麗貞,面對黑衣人的時候,卻處於下風,連連遇險。

看著跟趙麗貞對手的黑衣人,葉雄眉頭皺了起來。

此人實戰力非常恐怖。

絕對是他遇到過合體修士之中,實力最強大的。

在中節星,這人肯定是赫赫有名的人物。

葉雄本來不想出手,既然欺騙了趙麗貞,他並不想跟她見面。

但是現在這種情況,他不出手不行。

哪怕他出手,也未必能打贏這名黑衣人。

「趙麗貞,你不是我的對手,再給你一次機會,滾得遠遠的,不然別怪老夫下殺手。」傲江冷哼。

對方有如此實力,背景肯定不簡單,如果不是害怕她背後有背景,會給中節星帶來危險,他早就下殺手了。

趙麗貞實力雖然強,但是由於是殺手的身份,所以知道她身份的極少。

如果傲江知道她的真正身份,只怕連出手的勇氣都沒有了。

「有能耐儘管出手,說那麼多的廢話幹什麼。」趙麗貞喝道。

「不知死活,我就讓你見識一下,真正的合體後期,實力有多恐怖。」

傲江身上湧起十分恐怖的元氣,那些道氣都化成雷光,讓他身體周圍出現無數雷電。

此刻的他,彷彿雷電始祖,光芒大盛,體表雷紋遍布,發出劈里啪啦的聲音。

恐怖的雷之法則,一瞬間上升到了極點。

周圍的人,都聞之色變,他們何曾見識過如此強大的雷系法則。

在法則之力肆虐的同時,傲江從身上拿出一個細小的狼牙棒,此棒雷紋密布,還是雷電中最為罕見的紫色雷。

「趙姑娘小心,那是神器紫牙棒,威力不下於十大神器。」遠遠見狀,杜玉鳳大聲喊道。

趙麗貞瞳孔為之一縮,右手緊緊握著自己的寶劍。

神器紫牙棒曾經是傲天尊者的法寶,當年曾經參加過神將選拔,最終以微弱之勢輸了,但是也能看出,此神器何等厲害,沒想到自己有一天居然跟此神器一戰。

正好可以檢驗一下自己的成色,她已經很久沒有遇到過超級強者了。

趙麗貞拚命摧動元氣,瞬間將自己的元氣,攀升到了極致。

一招定輸贏吧!她暗暗道。

兩人都傾盡合力,正準備出手。

正在這時候,突然一道流光,出現在兩人中間。

來人一身青衫,其貌不揚,氣勢平淡。

看到這個背影,趙麗貞頭腦轟的一下,整個人呆立原地,完本沒有了反應。

是他?

怎麼可能?

他不是中毒死了嗎,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趙麗貞死死盯著那個背影,一瞬間腦海之中,產生千百般念頭。

是喜,是悲,還是怒,她都說不出來。

整個人,呆若木雞。

正在這時候,青衫男子轉過身,露出熟悉的笑容。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