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著桌上精美的沙盤,幾位英國人都感到非常的驚奇。但是聽到皇帝的詢問之後,他們便很快恢復了正常,威德爾上尉和身邊的兩位同僚仔細研究了沙盤上的地形和艦隊分布圖后,又小聲的交換了不少意見。

足足過了將近一個鐘頭,威德爾上尉才直起身子向著崇禎說道:「我們認為陛下的參謀們作出了一個錯誤的判斷。

佐渡島金銀礦和台灣的大員港,對於巴達維亞來說的確很有價值。但是它們對於大明的價值卻並不算大,荷蘭人進攻這兩個地方,並不能迫使大明向荷蘭東印度公司妥協。

而只要大明不向荷蘭東印度公司妥協,那麼巴達維亞就需要派出大量的船隻和人員保衛這兩個地方,那麼這場戰爭就會打成消耗戰。在亞洲,巴達維亞並無這樣的資源和大明進行對耗。

因此巴達維亞的艦隊指揮官為了結束這場戰爭,必須要選擇讓大明不得不妥協的目標。按照這張沙盤的顯示來看,從廣州到上海這些沿海港口,才是大明沿海地區最有價值的目標,荷蘭人攻擊這些地方,陛下才會想要同他們妥協…」

送走了這些英國人之後,朱由檢又注視了沙盤許久,方才對著邊上的參謀們問道:「剛剛那些英國人的言論都記錄下來了嗎?」

「是的陛下,都已經記錄下來了。」

「派人將荷蘭人襲擊廣州的情報加上英國人的分析,乘坐快船送去濟州島,交給張參謀總長。」

邊上的參謀等待了一會,不由小心翼翼的問道:「陛下有什麼命令要一併帶去嗎?」

朱由檢遲疑了片刻方才說道:「告訴張參謀總長,他依然擁有聯合艦隊的最高指揮權力,朕沒有指令給他。」

大巫妻 這位參謀楞了一下,隨即答應了一聲便退了下去。朱由檢離開地圖室后,在庭院中的槐樹下停留了片刻,方才對著身後的呂琦吩咐道:「讓總參謀部下令,加強東南沿海各地,特別是上海、寧波、福州、廈門等港口城市的防禦…」

4月19日,濟州島西歸浦的海軍軍營內,張燮接到了特使送來的情報。對於荷蘭人出乎意料的正面進攻,還有英國人的分析,讓一干大明海軍軍官們都大為羞愧。此前他們制定作戰計劃時,顯然太過自我中心了,認為荷蘭人不敢直接侵犯大明的本土,從而造成雙方關係的徹底破裂。

這件事倒是給了這些年輕的大明海軍軍官一個很好的教訓,讓他們認識到一旦兩國開始交戰,如何擊敗敵人才是軍隊的第一要務,而不是給自己綁上什麼手腳。

海軍參謀們意識到自己的判斷出錯后,他們便向聯合艦隊的總指揮張燮建議,廢止朝鮮海峽的伏擊計劃,全軍轉而南下台灣海峽,預備在荷蘭艦隊繼續北上攻擊大明東南沿海之前攔截住對方。

但是要如何南下,卻成為了爭論最為激烈的話題。最優先的作戰計劃,自然是主力直接南下台灣基隆港,然後以基隆港為母港等待荷蘭艦隊進入台灣海峽時進行攔截。哪怕荷蘭人不走台灣海峽,繞道台灣東側的太平洋航線,他們也能抓住荷蘭艦隊的蹤跡。

不過現代的航海技術,想要精確定位航線,要麼就是靠著近海航行,要麼就是沿著緯度平行線航行,否則就會偏離甚至迷失方向。但是先航向大陸然後再沿著海岸線航行,就會遇到兩個問題。

接下來就是東南季風的季節了,艦隊沿著近海南下就成了處於逆風的不利狀態,哪怕雙方艦隊接觸到了,失去了風利的聯合艦隊也難說一定會勝利。

在眾人爭論不休的狀況下,一名年輕的參謀不由建議道:「為什麼不試一試月距法定位,雖然遠洋航行的試驗還不能證實它是否可靠,不過這一年多來的近海航行試驗中,不是出入並不大嗎?濟州島到台灣最多也就五、六百海里,我認為就算航向出現了偏差,也不會差到什麼地方去的。」

「你瘋了嗎,這麼不可靠的東西你也想拿出來用,要是艦隊偏離了方向,大家不是就完蛋了嗎…」

「荷蘭人正在東南沿海肆虐我國百姓,這個時候還是不要冒險,還是選擇妥當一些的路線吧…」

聽著下面的軍官們吵成了一片,張燮低頭看著手上的文件許久,終於抬頭向著眾人下令道:「楊萬成,你將月距法的試驗記錄給我拿過來,其他人都回去準備。三日內,我們一定要出發…」 這是一個沒有答案的問題

我感覺我變了

誰讓我變了

原本這是一個沒有答案的問題

卻被你解開了

簡單的解開了

你走過來

帶着和別人不同的對白

你甚至不讓我知道

你對我有多好

慢慢的 這份愛

悄悄的住下來

深深的 在心裏

沒人看的出來

安靜的 但卻一直都在

是你默默的愛

慢慢的 這份愛

已經變成依賴

淺淺的 笑容裏

卻讓我充滿期待

不用說 我就能夠明白

你默默的愛

這是一個沒有答案的問題

我感覺我變了

誰讓我變了

原本這是一個沒有答案的問題

卻被你解開了

簡單的解開了

你走過來

帶着和別人不同的對白

你甚至不讓我知道

你對我有多好

慢慢的 這份愛

悄悄的住下來

深深的 在心裏

沒人看的出來

安靜的 但卻一直都在

是你默默的愛

慢慢的 這份愛

已經變成依賴

淺淺的 笑容裏

卻讓我充滿期待

不用說

我就能夠明白

你默默的愛

未來的每一天

不管發生什麼

能不能交給我呢

我要永遠陪着你

守護着你直到最後

慢慢的 這份愛

悄悄的住下來

深深的 在心裏

沒人看的出來

安靜的 但卻一直都在

是你默默的愛

慢慢的 這份愛

已經變成依賴

淺淺的 笑容裏

卻讓我充滿期待

不用說 我就能夠明白

你默默的愛

——選自飛輪海《默默》

是不是每個人的背後都會有那麼一個他/她的默默守候,爲的只是那一抹燦笑。——By夢

“吶,神,最近這些傢伙訓練的怎麼樣?”雖然我的人沒出現在U17,但是我依然會用我的方式去看着那些我認爲很優秀的網球選手,這就是我的方式之一——打電話。

“還不錯,有幾個小鬼天天吵着見你呢”神的聲音裏透着一絲絲笑意。

“什麼情況,誰要見我”我莫名其妙。

“就是你哪些隊員啊”神

“見我幹嘛,我可不是閒人,成天無所事事”沒事吵着見我有意思?

“比賽被,大概是想戰勝你吧”神猜想着。

“贏我?再去練上幾年吧,我家不二、美人和水仙帝王都沒贏我呢,他們想去吧。要不讓他嗯先去跟我家小貓王子比一場或者橘子少年也是可以的,贏了他們再來說贏我吧”我並不是瞧不起,只是陳述事實。

“好吧,他們是有點想得太多”神無奈。

“行了,還有什麼要說的麼?”我有些不想繼續這些無意義的話題了。

“啊,對了,真田……”神

“真田怎麼了?”我有些不耐煩了。

“他跟幸村君比賽了,然後”神似乎在試探我的反應。

“你能一句話一次說完麼”我冷冷地問。

“幸村君,受傷了”神總算把話說完了。

“很嚴重?應該不至於,你想說的不是這個吧”憑我對幸村、真田,還有神的瞭解,這並不是重點。

“真田君這幾天自己私自停訓了”神

“呵,膽子不小啊,我這個教練不在,你應該不會同意這種事情,也就是說真田玄一郎自己做了這種違背U17條規的決定了,是吧”我笑了,但是如果這時候有人看到這個笑容一定直到我是在生氣。

龍游天下續寫原創 “嗯”神雖然只說了一個字,但是無疑是肯定了我剛纔那番話。

“哦,那我家美人和冰山手冢說了什麼?”我很好奇對於真田的這種行爲我的助教和他最好的朋友會說些什麼,做什麼樣的反應。(作者:你也很腹黑。夢(百合盛開):是麼?)

“手冢君什麼也沒說,依舊是按照你走之前的安排每天看着大家訓練;幸村君,也只是搖搖頭,沒說什麼”神的話讓我起了疑,照理說手冢不說什麼也理所當然,畢竟他是助教,最主要的還是看着隊員們訓練;但是美人哥哥他的表現,絕對是有問題的。

“這樣麼,讓精市幫我告訴真田,如果他要用這種方式來達到某種目的,那麼我會讓他很失望,既然他自己有選擇停訓的權利,那麼我就給他這個機會,他可以一直停訓到溫網大賽那天。”

“啊?哦,我知道了”神答應。

“還有其他事情麼”我問,

“沒了”神

“嗯,看好這些驕傲的傢伙,太沒有規矩了”我交代了一句,然後掛了電話。

“影,你真的不打算回去看看?”軒辰

“不到時候”我說。

“夢兒,如果你現在再不去,等到了愛麗絲想出來就沒那麼容易了”玄月

“有多不容易?”我很不屑,不論在哪裏除了我不想做的事,沒有我做不到的事。

“玄月是想說愛麗絲是有進無出的,對吧”幾鬥挑眉看着玄月。

“有進無出?誰攔得住我?”我好笑地反詰道,那只是對於沒有能力的人說的話。

“就是”幾鬥也很不鄙夷玄月這種想法。

愛麗絲學院麼,不就是來到學院的學生要呆滿五年麼?可惜,這只是強者真對於弱者的規定而已,但是很可惜我是強者,而非弱者,而且是任何人都惹不起的強者。玄月,你不知道的事情還很多,現在的我雖然還有很多能力處於封印狀態,但是隻要我願意隨時可以開啓封印,但是那種代價可能是相對應的某些人承受不起的,因爲我體內被封印的血族力量是真正的卡帕多西亞的力量,一旦覺醒……

“夢兒,你體內封印着的力量是不是……”幾鬥盯着我的眼睛很認真的問。

“幾鬥不要讓我輕易開啓那個力量,那個力量是遠比二元第八感更可怕的存在”我很嚴肅。

“覺醒的代價呢?”幾鬥太過好奇了。

“吶,幾鬥直到毀滅的力量麼?”我反問。

“這麼可怕麼?”幾鬥有些恐慌。

“請問月詠幾鬥少爺,你可知道那兩個傢伙是什麼樣的存在”我意有所指。

“絕對是不能觸碰的存在”幾鬥想到了我所指的人身體不覺得抖了抖。

“那你可知道如果是繼承了那兩個傢伙的所有力量和能力,又會是怎樣?”卡帕多西亞,或者說我做了兩次卡帕多西亞,早就擁有了超過與那兩個傢伙的能力,所以自然是不可以隨便開啓封印。

“天,怎麼可能有那樣的存在?”幾鬥不敢相信,但是很可惜啊,幾鬥君,我就是那個存在。

嬌妻在上:枕上金主騙回家 “很可惜,那樣的存在不僅有,就是那個被封印的記憶”我說。

“你是說若是你體內最終的力量覺醒的代價就是,他們會……”幾鬥欲言又止。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