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經理怒罵道,肥胖的身子站在楊浩面前,伸手狠推過去。

啪!

一隻手掌,穩穩扣住了他的肥手。

楊浩眼睛微眯了起來,手掌不斷施加力道。

吱……嘎……

一股驚人的疼痛瞬間襲來。

「啊!卧槽,快給老子鬆手!給老子鬆開啊!」吳經理疼得冷汗直冒。

「鬆手?那我可就真的鬆手了啊!」

楊浩嘴角翹起來,探手一扯一拉,吳經理肥胖的身子瞬間失去平衡,同時一腳狠踹了出去。

嘭!

巨大的悶響響起。

吳經理整個身子倒飛出去,重重撞到鐵門上,又摔倒在地。

「嘔!」

肚子遭受重擊,差點沒讓他把隔夜飯給嘔吐出來,倒是吐出來一些膽汁。

「麻辣隔壁!你……你小子還動手打人!你到底是誰!」

吳經理掙扎著爬起來,面色不善的盯著楊浩,卻再也不敢走上前來。

「呵呵,我是誰?」

楊浩輕笑一聲,隨手就從身後拎過一瓶飲料,在手上掂了掂,猛地投擲出去!

「我是你大爺知道嗎!」

「你個死肥豬,大爺看中的美女,你他媽也敢染指!」

呯!

一道黑影閃過,飲料瓶直接砸在吳經理的鼻樑上,只聽「咔擦」一聲,鼻血不要命的飆射而出。

「操你媽的,你……老子和你拼了!」

吳經理捂著鼻子咆哮道,剛準備衝過來,眼前一花,又是一瓶飲料砸過來。

咚!

咚!

咚!

楊浩就站在攤位前,拎著一瓶又一瓶的飲料,直接砸過去,以他的手腕勁和轉頭,這些飲料瓶無一例外,全砸在對方的臉上。

「嗷!別砸了!卧槽奶奶的別砸了!」

豪門棄少 吳經理滿臉鮮血,翻滾在地上不住的哀嚎,他期望用自己的身體去擋,可是每一次被砸中,肥肉都是一陣劇痛,留下一道道鐵青發紅的印記。

鮮血頓時流淌下來。

「楊……楊大哥,算了吧……」

蘇雨柔有些害怕見到這血腥的一幕,當然更是擔心這個吳經理對楊浩的報復。

「好的,就聽蘇美眉的。」

楊浩揉了揉懷裡香噴噴的秀髮,終於停止了投擲。

而這個時候,吳經理鼻青臉腫的爬了起來,驚駭的看向楊浩。

「我告訴你,你們兩個完了!我有勞動合同,你們兩個還把我打成重傷,我要你們吃不了兜著走!」吳經理咆哮怒吼。

「死肥豬,你特么腦袋是不是秀逗了!你要是不過癮,我可以繼續的!」

楊浩又拎過一瓶飲料,在手上掂量掂量,作勢就要砸過去,嚇得吳經理趕緊雙手抱頭蹲下來。

「慫包!」

楊浩鄙夷一句,低頭對著蘇雨柔微笑道:「蘇美眉,我們走吧!」

「恩。」

蘇雨柔乖巧的呢喃道,兩人就欲離去。

「站住!你們給我站住!」

吳經理臉上難看的爬起來:「蘇雨柔!你的合同還在我這裡,你要是離開了,我明天就去告你!把你搞得身敗名裂!」

恩?

櫻啟 「你有膽,就再說一遍?」

楊浩陡然站住了身子,淡淡轉身,眸里閃過一抹攝人的精光。

「你……我這有她簽的合同,這本來就是正經的勞動合同……」

吳經理看到楊浩轉身,嚇得渾身一顫,但還是咬著牙說道:「今天這些貨物她要是賣不出去,還要辭職的話,就要賠給我違約金!」

「是嗎?可是我剛剛已經說了,這些飲料我全買了啊!」

楊浩淡淡說道。

「錢呢!你們把錢付了,還有我的醫療費!一共……一共十萬元!」

吳經理咬著說道。

「什麼!十萬元?怎麼可能這麼多!你這明明是訛人!」

蘇雨柔氣憤的開口道。

「哼!就是十萬元,少一分都不行!」

吳經理的眼神飄忽不定。

突然間,他的眼眸閃過一絲興奮,語氣也是理直氣壯起來。

原因就是,他看見了路口迎面走來四五個赤膊大漢,正是收保護費的猛虎幫的打手。

「刀哥!刀哥!」

吳經理快步迎上去,掐媚似的掏出一包香煙遞過去。

「喲,是你這吳胖子,怎麼被人打成這個模樣了?」

刀哥詫異問道:「對了,今天我是來收保護費的,你這個月的還沒交,不會是要耍賴吧!」

說道後面,刀哥的聲音陡然陰冷下來。

「哪能啊!我怎麼可能不交!我一定交,而且還是雙倍的交!只是……」

吳經理臉上閃過一抹厲色,指著楊浩兩人狠聲道。

「刀哥,我這有兩個人來砸場子!我都已經說這家超市是猛虎幫罩著的,他們還是要鬧事!這分明是不把刀哥你放在眼裡啊!」

「刀哥,你一定要給我做主啊!」

吳經理掐媚的掏出一大筆錢,悄悄遞了過去。

「恩?敢在我猛虎幫的地盤上鬧事?誰他媽這麼找死!」

刀哥眉頭一挑,收過錢直接虎步走了過去。

由於楊浩等人背對著他,刀哥繞了過去這才看清楚。

「刀哥,就是這小子!他不僅鬧事還把我打傷!更是揚言不把你們猛虎幫看在眼裡!」

吳經理得意的跟了上來。

「刀哥,給我狠狠教訓教訓他,價錢好商量……」

啪!

他的話語還沒說完,一記兇狠的巴掌直接扇了過來!

「我草你祖宗的吳胖子,你他媽敢招惹楊先生!老子打死你!」

刀哥氣得跳腳,一把箍住吳經理的脖子,直接將其放到在地,拎過旁邊的椅子就狠砸了下去。

嘭!

椅子散架開來,吳經理額頭上頓時流出鮮血。

可是刀哥看都沒看到一眼,躬身來到楊浩面前,抱拳彎腰九十度,恭敬道。

「楊先生好!」

一揮手。

刀哥身後的幾個打手,也是恭敬的彎腰抱拳。

「楊先生好!」 「楊先生好!」

刀哥的聲音無比恭敬,甚至躬下的腦袋都不敢看楊浩一眼。

他是猛虎幫的得力幹將,那晚可是親眼見到了,這位楊先生獨自一人,將那天狼幫餘孽給斬殺殆盡,想到那一晚的地獄般的場景,自己到現在都在發顫!

「這裡是你們管的場子?」

楊浩淡淡開口道。

「是的是的,東城區大部分的場子,都已經被猛虎幫拿下了。」

刀哥連忙點頭,額頭上密布汗珠,天才知道他此時的驚駭,心裏面早就恨死了那位吳經理!

這可是尊不折不扣的殺神!

招惹這尊殺神不說,還要讓他來當打手,這簡直是找死啊!

想到這裡,刀哥對著楊浩一鞠躬,隨後一把扯過旁邊獃滯住的吳經理,直接將其摁在地上。

「跪下!」

一聲怒吼。

吳經理渾身一顫,努力的擠出一抹笑容:「刀哥,這……這是咋回事?」

「咋回事?你他娘的好問老子咋回事!」

刀哥一巴掌呼過去,直接將其扇在地上。

「你個癟犢子!竟然敢招惹楊先生,我看你這身肥肉是要剮下一層了啊!」

「你他媽的找死,還要拉上老子!老子打死你!」

刀哥一邊破口大罵,一邊拳打腳踢。

不一會兒,吳經理就癱瘓似的癱在地上,哀嚎著叫喊道:「啊!別打了刀哥,我錯了啊!別打了!」

「草!癟犢子!」

刀哥啐了口吐沫,冷冷道:「別打了?你以為你今天還能就這麼算了?楊先生一句話,我今晚就把你沉江里去餵魚!」

沉江餵魚?

這可是道上慣用的招式啊!

吳經理肥肉一顫,他現在是真的害怕了!

直接跪在地上,四肢並用的爬向楊浩,吳經理擠出一抹比哭還難看的笑容:「楊……楊先生,是我有眼不識泰山,得罪了您,還請您不要計較,放過我吧!」

「求求您放過我吧,我上有老下有小,我知道錯了啊!」

咚!咚!咚!

說著,吳經理用力的磕了幾個響頭。

楊浩眼神淡漠,冷冷瞥了一眼地上的肥肉:「怎麼?現在知道錯了?開始不是挺囂張的嗎!」

「不敢不敢!都是我的錯,還請楊先生大人有大量,放過我啊!」

吳經理全身冷汗直冒。

「呵呵,放過你?」

楊浩玩味似的笑道:「我剛剛可是打了你,還砸了你的店鋪,你不找我要賠償了?」

「額……楊先生說笑了,這哪是您打的,分明是我自己摔倒的,店鋪也是我自己砸的。」吳經理陪笑道。

「哦,原來是這麼回事啊,那我這位朋友的工資……」

「工資……自然是照給,不對,是雙倍的給,雙倍的給!」吳經理抹了一把冷汗。

「雙倍?」

楊浩冷笑一聲,淡淡道:「我記得你開始讓我的朋友賠,賠的是五倍吧!」

「話不多說,五倍的工資你拿來,我就放過你!」

「要不然……」

說道這裡,楊浩的眸子閃過一抹精光。

「賠!我賠!」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