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芳想了一下,點點頭,中東就中東,也算是個不錯的國家,去留學還比去澳大利亞什麼的好,至少沒有那麼爛大街,只要過幾年回來,誰還記得有一個劉金金?

「我怎麼感覺身上有點癢啊…」此時,張界峰突然覺得身上痒痒的,好像皮膚的表面在蠕動一樣。

張界峰不說還沒什麼,一說旁邊的劉金金也覺得有些古怪,撓著手臂:「是啊,我也感覺有點痒痒的…」

「可能是山上的花粉什麼的過敏原吧,不要太在意,回去買點藥膏塗一下就好了。」劉芳沒什麼在意的,她沒有出現什麼瘙癢的感覺,只覺得心煩意亂的。

咔嚓——咔嚓——

指甲撓著乾燥皮膚的生意在車內此起彼伏。

「真的好癢啊…好像有什麼東西要長出來似的…」劉金金有些煩躁的撓著自己的皮膚,一時間感覺有些受不了了,旁邊的張界峰也是,拚命的撓著皮膚。

劉芳卻只是靜靜的開著車,不去搭理,而是想著應該怎麼為自己的女兒女婿擦屁股。

「你們感覺癢的話,就睡一下覺吧,路過藥店我叫你們。」

「好哦…」

劉金金也覺得累了,閉上眼睛,沉沉的睡了下去。

旁邊的張界峰也是如此…



一路無話,奧迪車開進市區里,路過大街小巷,此時,劉芳剛好看到了眼前有一個藥店。

正好找到了個地方停車。

「到了,你們自己去買葯吧…」劉芳打開車窗,停在路邊,拿出香煙抽了起來,想要驅趕自己的煩躁。

然而,後座卻沒有反應,也沒打開車門。

「快點,到了,別睡了,去買葯,買完葯我還要給你們處理事情呢…」劉芳見久久沒動靜,一臉不耐煩的轉過身去。

轉過身去,人已不在…

座位上,是兩套衣衫。

劉芳看著後座還沒反應過來,突然一陣聲音傳來…

「咩…」 看著眼前的場景,劉芳嚇得直接跳了起來,一臉的不可置信。

「怎麼有兩隻羊?我的女兒呢?」劉芳的面色一陣空白,看著眼前兩隻羊是瑟瑟發抖。

而且,這兩隻羊還在睡覺…

趕緊下車,托著顫顫巍巍的手,打開了車門,搖晃醒了兩隻羊。

啪嗒——

其中一隻羊的臉上,一塊薄薄的皮質掉了下來,就好像這張臉原本不屬於它一樣…

「啊!!!」

劉芳瘋了,她知道眼前這兩隻羊,就是自己的女兒還有女婿,這掉下麵皮的羊就是張界峰,同時,也覺得自己的皮膚開始瘙癢了起來。

「咩…咩!」

被劉芳搖晃醒,張界峰和劉金金看著自己變成這副模樣之後,難以接受,開始捨命奔跑,也不管在原地發瘋的劉芳,現在她們只能遵循本能,逃得越遠越好,距離人類越遠越好…

然而,張界峰和劉金金沒有逃多遠,就被一伙人抓住了…

是一夥在街角的羊販子。

「哎喲我去,居然有兩隻肥羊在馬路上跑,一公一母…看起來品相還不錯啊…奇怪,這母羊的臉怎麼那麼乾淨,就好像掉下了一層皮一樣。」

「管他的,既然是逃出來的,被我們抓著了當然就是我們的咯。」

「正好,送給咱們的中東客人,正好他們想要採購一批羊回去…」

「嘿嘿嘿,賺大發咯…」

無論兩隻羊如何掙扎,都逃脫不了這些羊販子的魔掌。



道觀里,在靜靜等待著的李雲聽到了系統的提示聲。

「叮,恭喜宿主,獲得了15點鐘馗氣運。」

「嗯…這算是提前預支給貧道的氣運嗎?」李雲嘀咕道,這鐘馗氣運來得太快,就像龍捲風。

「算是提前預支的氣運,鍾馗喜食惡鬼,剛剛那三位,死後肯定會成為惡鬼,成為鍾馗的精神食糧,等魂靈中的孽凈化了之後,才會被排出,交由十殿閻王審判功過,不過那也是很久很久以後的事情了,鍾馗凈化惡靈中孽障的效率可是很低的…」系統淡淡的說道:「宿主,你會不會覺得很殘忍?」

生前遭罪,死後被食,萬劫不復——

「嗯…所謂的殘忍,是相對的,就好像對於趙麗安居士來說,劉家人做了這個世界上最殘忍的事情,對於江小曲來說,被深深信任著的閨蜜背叛,也是一種殘忍。」李雲用一種莫名的語氣說道:「有時候,對一個人傷害最大的,不是用刀子將他殺死,被信任的人,被保護的人施加第二次的傷害,讓她背上污名,讓她的家人忍受痛苦…這種簡直是人性之惡的極致。」

「即使魂靈被食,痛楚萬載,被十殿閻王審判,墮入十八層地獄,最後贖罪完成,輪入畜生道,也是她們罪有應得的下場,可以說是喜大普奔了啊…」

李雲雙手執道家禮,一副出了一口惡氣的模樣。

此時,王靈官的殿門傳來絲絲的波動…

【人間,又凈化了。】

「話說現在我有25點鐘馗氣運,可以進行一次中級抽獎了吧。」李雲眉頭一挑,看著這氣運顯示的數字吞了吞口水,中級抽獎,又是拼臉的時候。

甩了甩飄逸的頭髮,李雲覺得現在的自己帥得無以復加,優勢很大,帥逼抽獎怎麼輸?

「是的,是否現在抽獎。」系統道。

「不抽,我還沒洗臉刷牙沐浴更衣呢。」李雲轉身看著趙強還有趙麗安,說道:「何況,還有事情沒有處理呢…」

系統不再多言,尊重李雲的選擇。

側妃不承歡 此時,李雲朝著趙強還有趙麗安走了過去。

趙麗安看到李雲走來,反應過來,順勢就想要跪下。

然而趙麗安都要跪下的時候,一陣清風拂過,將她輕輕的攙扶了起來。、

「居士不必多禮,墮氣臨山,將其驅逐是貧道的應有之責。」李雲一臉淡然的說道。

「謝謝你…謝謝你…如果不是你的話,我真的…不知道怎麼還我女兒的清白。」趙麗安雖然沒跪下了,但還是一個勁的鞠躬道謝,手中緊緊握著攝像機。

有了這攝像機,江小曲就不再是那個被污衊的可憐女孩,即使死了,也能背負著清白的名義去死。

無限之至尊巫師 「只是真正的罪魁禍首沒有得到懲罰…」趙強一臉的氣憤,在他看來,劉金金比真正的兇手更加的可惡,可惡一萬倍還不止…

「嗯…大概吧。」李雲似笑非笑,這真正的兇手還有間接兇手都被變成羊了,以後的命運誰知道呢。

作為一隻羊的命運——

「現在當務之急就是把這視頻處理一下,放到網路上…讓那些網路暴民們看看,自己傷害的人,其實才是真正的受害者,就是不知道他們會不會真的有那麼一點點的愧疚。」趙強捏緊了掌心,現在的當務之急,就是堵住網路噴子的嘴巴。

此時,趙麗安看著李雲的臉龐,有些猶豫,隨後鼓足了勇氣似的,問道:「大師…我知道您是有本事的人,剛剛…是不是您喚回了小曲呢?」

趙麗安看著李雲的臉龐充滿了期待…

李雲也不知道怎麼回來,剛剛江小曲已經回來了,還站在了自己的面前,連接他心通和森羅萬象,將真正的事實具現了出來。

可現在江小曲又不見了,魂魄無影無蹤,也沒辦法用拘魂術具現出來。

「福生無量天尊,剛剛小曲姑娘的確來過,只不過…」

「她來過嗎?我能不能見見她,我明明已經感覺到她了…」趙麗安有些激動,旁邊的趙強也充滿了希翼之色,想要看看江小曲兒,他的那個愛笑的小表妹。

李雲最終只能搖搖頭…

「這樣啊…」趙麗安有些失望,不過最終也只能接受這個說法,人死不能復生,逝去的終究已經逝去…

趙麗安和趙強再三感謝了李雲之後,帶著這象徵著江小曲清白的視頻走下了山,即使死,也要讓她乾乾淨淨的。

就在趙麗安和趙強走了之後,李雲才幽幽出聲道。

「江姑娘,貧道知道你在這裡…」

一絲青煙渺渺,化作一道人形。 「江小曲拜見大師…」

此時,江小曲還是穿著一身生前穿的普通襯衫,普通小熱褲,看起來和都市裡隨處可見的時尚少女沒有太大的區別,只是半透明的身子暴露了她現在的狀況。

她已經死了,化作一道靈質鬼魂,不存在於人間。

「江姑娘不必多禮。」李雲摸了摸下巴,看著江小曲,嘀咕道:「江姑娘,貧道有一件事情不是很明白…」

江小曲看著李雲的表情,好像知道李雲要問什麼似的,有些無奈的說道:「大師,您是想問我明明已經下輪迴司了,為什麼還能上來的緣由吧。」

李雲點了點頭,在超度往生的時候,上邊的【緣】已經消散殆盡,也就是說,其主人已經去輪迴司報道了,事實證明,丫的確是去報道了,可現在又回來了,按照陰陽兩隔的規矩來的話,

「其實呢,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有某個神仙,因為感念我的遭遇,所以才特意讓我回到上邊來,讓我能夠申冤。」江小曲一臉恭敬的說道。

此時,李雲打開第三天目,看著這江小曲,沒有任何緣線的連接,換一種說法,就是和人間徹徹底底的了無牽挂了,無論是趙強,還是趙麗安都是如此。

沒有【緣】,就沒辦法使用拘魂術將她依憑在事物之上。

「和人間的瓜葛徹徹底底的斬斷,這也是輪迴司讓你回到人間的代價啊…你只能遙遙的看著自己的父母親人。」李雲天目張開,還看到了在這後面的赤紅色氣運,這氣運熟悉啊,妥妥的就是鍾馗的。

是鍾馗接受了趙麗安的祈願,將江小曲送還回人間,雖然時間可能不長,但也足夠讓自己配合她伸張正義。

「你還有什麼話想要對他們說的嗎?貧道可以代你向他們轉達。」李雲一臉認真的看著江小曲說道。

江小曲猶豫了一下,最後還是搖搖頭,一臉輕鬆的說道:「還是算了吧,對他們來說,我已經是死人一個了,即使有很多話想說,但這又何必呢,只是徒增他們的牽挂罷了,現在我只希望,時間能夠沖淡他們的悲傷吧。」

李雲只是默默的點頭,又問道。

「嗯…你後悔嗎?後悔為你那所謂的【閨蜜】,擋了一磚頭。」

「沒什麼後悔不後悔的,現在後悔也沒有什麼用啊,早知道她是那種人的話我就不應該幫她擋下那一磚頭。」江小曲一提到這茬兒就來勁,一臉氣鼓鼓的說道:「不過現在沒辦法啊,我想要後悔也來不及了,不過呢…如果我還是置身於當時的場景的話,還是會挺身而出保護她的吧,畢竟她是我的客人,當時還是我的閨蜜…當然,現在不是了,我才不承認她是我的閨蜜呢。」

即使重新回到當時的場景,依然會做出同樣的選擇,李雲看得出,江小曲說的是真心話。

「江姑娘大善。」李雲雙手執道禮,輕嘆道。

「嘿嘿嘿,只是遵守本心做出的選擇啦…」江小曲撓了撓腦袋,不過被人誇了之後是一陣的得瑟,隨後又想起了什麼似的,拍了拍手說道:「對了,差點忘記了,那神仙好像讓我跟你轉達什麼話來著…」

「神仙要你轉達什麼話?」李雲有些意外,這神仙應該就是鍾馗了吧。

「他讓我跟你說…」江小曲組織了一下話,然後道:「【最好不要查,查也要小心】。」

重生之安然處之 空氣突然安靜了下來,最好不要查,查也要小心…

李雲知道自己現在在查些什麼,這個世界上妖物消失的原因,在此之前也只是順便調查調查而已,法相內的那一縷執念需要用願力去解析。

現在身為正神的鐘馗叫自己不要查?

「額…有沒有什麼原因啊之類的。」李雲提起了心來,看著江小曲的眼神也變得略嚴肅起來。

「沒有說原因啊,當時周圍一片黑,冒出個穿著紅色衣服,皮膚比黑人叔叔還黑的人來,說起來很神奇啊,他站在那裡也不開口說話,只是盯著我的眼睛,我就知道他想要跟我說些什麼。」江小曲回憶起了當時的場景,還是覺得十分的神奇,不過死都已經死了,這種事情想想還是能接受了,又猶豫了一下,然後說道:「還有啊,他的語氣好像是在規勸一樣,並不是他真的想要阻止你,只是想讓你小心一點兒,至於小心什麼我就不知道了,當時看著真神仙整個人都在顫抖誒。」

江小曲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了頭,不過李雲能夠理解,身為普通人,站在正神的面前,所面對的壓力不是一般人能夠理解的,只能憑藉著一肚子的倔氣去抗衡。

「難道畫風終於要變成斬妖除魔匡扶天地的樣子了嗎?是不是應該給我的替身使者配上噢啦噢啦噢啦的擬聲詞音效啊…」李雲想了一下,一臉無語的吐槽著,這規勸不是讓人感覺更想要查下去了嗎,我很好奇啊!

李雲還是點了點頭,表示接受了這個建議,小心就小心,低調一點就是了。

如今,端午正陽,烈日當頭,在這春天之中,最溫暖的時刻已經到來…

太陽落下,落在了江小曲的身上,沒有茲拉茲拉燃燒的聲音,江小曲也沒有害怕陽光的照射,只是張開雙臂,好像迎接著午後的太陽一樣。

只是身體更加透明了,而且透明度還在逐漸遞增。

「午時已到,江姑娘要離開了嗎。」李雲單手執禮,開始靜靜默念往生咒,超度著這個善良的小姑娘。

江小曲也沒有什麼好多說的了,只是看著山腳下,自己母親還有趙強所在的方向,溫溫柔柔的笑著…

「大哥,老媽,再見了,希望你們下半生能夠過得幸福。」

此時,江小曲身上的時尚服飾已經燃燒殆盡,取而代之的是一件白色的囚服,腳下還有一條鐐銬。

最後,這一道身影化為點點的螢光,消散在天際之中…

「江姑娘,一路走好…」

李雲只是默默站在原地,吟誦著往生咒,送走這個善良的女孩。 「希望她能好好轉世,下輩子不要那麼倒霉,遇到這種朋友。」李雲靜靜的看著手裡的紙錢燃燒殆盡,衷心的希望她能夠好好的轉世。

此時,系統突然出聲說道:「善惡有報,在十殿閻王的面前,死後轉生取決於她的善惡,既然能被鍾馗庇護,違逆輪迴規則,將其送還人間,那轉世投胎的條件肯定是好上加好,同時,對於她這種身負正氣而死的人,或許能有更多的選擇。」

「什麼選擇?」李雲疑惑道。

「成為陰差,成為獄卒,或者欲界天人,都有可能。」系統頓了頓,說道:「大概就是這個樣子,不過輪迴司和我們不是一個系統的,現在是由大閻羅天子掌管,而不是東嶽大帝掌握。」

李雲點了點頭,嚴格意義上來說的話,傳說中的陰曹地府早期是道門的說法,由東嶽大帝管理,後來變成了大閻羅天子,也就是所謂的閻王,才演變成了現在的地府傳說,也就是十殿閻王管理生死。

「只希望她能夠遵從本心,做出自己的選擇吧…不過我想她大概會選擇做陰差。」

人死如燈滅,也不再糾結江小曲的事情,隨即李雲又問道:「她剛剛說鍾馗讓我不要查是什麼意思,雖然她說不要查,但這讓我很在意啊…」

「那麼宿主,你查還是不查呢?」系統反問道。

「當然是查咯,無論是從樹妖的祈願還是振興道門的角度上來講,自然是要查的…」李雲一臉不以為然的笑道:「最重要的是,我很好奇…」

「宿主,本系統支持你的想法。」系統讚歎道:「妖的消失十分的突兀奇怪,在靈氣未消的情況下,沒有任何妖精妖魔,甚至連修者也沒有…就連鬼對人的干涉也小的可憐,就好像這個世界不允許能夠引發【奇異】的存在一樣。」

「好像鍾馗大仙知道一點什麼似的,過來提醒我…並不是不允許我的調查,而是【最好不要查】,是不是能說鍾馗也不知道這事實的真相,想要知道這事情的真相呢?」李雲回到了大殿之內,將三根新的焚香放置進了鍾馗的香爐案台處。

飄渺青煙焚香起——

李雲才不會說是因為等一下要用鍾馗氣運抽獎,想要【賄賂賄賂】他呢…

「本系統也不知道鍾馗為什麼會提醒你。」系統頓了頓,然後道:「不過本系統可以保證,你調查下去並不會有什麼突然冒出的修仙者出來把你打死之類的事情發生…」

「那樣畫風就太違和了,真有什麼修仙者的話,那時候我只能掏出斬心劍來,把他身上的緣全部斬斷,然後用逍遙遊跑路,讓他孤獨一生好了…」李雲想了一下,笑嘻嘻的說道。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