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頓飯吃的林劍軒很不是滋味。

「小軒,湯做多了,再給你盛一碗。」簡繁拿起林劍軒的湯碗,盛了湯又放下。

「小繁!」林劍軒欲言又止。

「怎麼了?不好吃也要多吃點兒,反正我要多補充一些能量。」

「佐料瓶下面的點點跟紙幣上的盲文很像。」林劍軒終於還是提醒了簡繁。波爾多萬基酒庄,有必要找人探訪蔣帥查明究竟,希望我猜錯了!

「盲文?」簡繁將筷子放下,「小軒,我吃好了,碗筷歸你收拾。晚上我可能回來很晚,別等我吃飯。」

「阿森說他替你管理幾天還是可以的,不妨多休息休息。」

簡繁抿著嘴唇,「阿森跟你說了嗎?我放了集團廖助的鴿子,若今天有時間,還想去見見廖助。」

「就為了這個?吃飯吃的愁眉苦臉的。」

「總要解決吧!」

「去之前跟阿森聯繫一下,你休假,廖助便請他過去談話了。他從集團出來就跟我炫耀他把問題都幫你解決了。」

簡繁提著的心稍稍放下。

「去見廖助你還是先請歐陽幫你約時間,然後由阿森帶你去!不要自行跟他聯繫。」

「為什麼?」

林劍軒笑了一下,「免得浪費時間! 傅少輕點愛 你放他鴿子,他能讓你在會議室等上一整天時間。廖助每日急需處理的事務可是很多的。」

「哦。」簡繁頓悟。

「去了也不必跟廖助道歉,公司另有安排才不能赴他之約,歐陽當天中午就跟他電話講過了。」

「嗯。」難以釋懷的一天再被提起,簡繁微微出神。早晨出去時還是開開心心的,一想到中午要見廖助雖然忐忑卻也小有鬥志。沒想到所有的一切瞬間傾覆,傾覆於蔣帥毫無徵兆、毫無緣由的決然離去。

「林吼吼,去,把你姐姐的包叼過來,你姐姐要出門。」林劍軒不想簡繁難過,向在客廳里玩耍的小貓招了招手,小貓立即「瞄」的一聲,踮著小步跑向林劍軒,攀著林劍軒的腿要往上竄,被林劍軒擋住,「什麼貓呀!聽不懂話。跑我這來幹什麼?去哄你姐姐。你姐姐不讓我養,我只能把你送回樓下了。」

「你最好別逗她。」簡繁穿上大衣,拎起包,開門走出去,嘆了一口氣,小貓怎麼跟他這麼親?

豪門蜜寵:腹黑總裁不好惹 「你姐姐不會嫉妒你吧!」林劍軒揉了揉小貓的腦袋,「乘你姐姐不在家先把你安置下來。走,跟我上網看看你需要什麼,立即找人送來。」

小貓跟上林劍軒的腳步,似乎很期待林劍軒接下來的胡作非為。 簡繁一到辦公室,連一帆立即雙手掩面跟了進來,「老大!」

「把手下放下來,別從指縫裡瞄我。」簡繁語氣故作生硬。

「老大——」連一帆哭唧唧的聲音。

「活動搞的不錯!」簡繁將包放到辦公桌上,撐著椅子坐下,左右看了看。 曾經現在內心的抉擇 之前零零散散的物品被歸置的異常整齊。嘻,有勞阿森了!就是有點兒丟人,生活技能有待精進!伸手把包抻到面前,打開包蓋,簽字筆、便簽、唇膏、護手霜、鑰匙一股腦滑下來。簡繁蹙眉,拉開抽屜,一併摟進去。忽然頓住,韓聰曾阻止我拉開蔣帥的抽屜,裡面定然有不想讓我知道的秘密。韓聰,若被我發現你幫著蔣帥隱瞞了什麼,有你好看的。

「老大,你還是打我一頓吧!」見簡繁皺眉頭,連一帆更加不知所措。

簡繁將抽屜推上,抬眸一笑,「好啦,不逗你了。我沒事!」

「真的?」連一帆湊到近前,打量著簡繁。

「你希望我有事?把費用清單給我!」

連一帆撓了撓頭,「都干砸了!我找姓蔣的要,饒不了他。」

「他跟我聯繫了,清單給我就好。」

「他還好意思跟你聯繫?小白臉,渣子!」連一帆嘀咕了一句。

「不是他教你寫代碼的時候了?」簡繁不悅。

「老大,你還替他說話。」連一帆不服氣。

「至少還是朋友!」至少還是朋友,簡繁在心裡又重複了一遍,心如針扎。不想只是朋友啊!可是好過不是朋友。

連一帆撅著嘴,圍著簡繁的辦公桌轉來轉去。就老大心好,朋友!朋友他個大頭鬼。

簡繁啟動計算機,掐了掐額頭,「陳路給你分配的工作都做完了?」

「還說呢!複雜的模塊都不分給我,只給我一些簡單的功能。不過給客戶培訓都是由我負責。隔一天一去。」

最佳情侶 「回去幹活吧!準備充分些。」

「一有時間我就完善操作手冊,還錄製了講解視頻。客戶對我的培訓特別滿意。」連一帆忽然頓住,「其實,這些都是我跟著蔣哥做項目學來的。老大,」連一帆抹去莫名湧出的眼淚,「他對不起你,我恨他。」

簡繁深吸了一口氣,起身拍了拍連一帆,「小孩子!喜歡就在一起,不喜歡就分開,很正常。何況,他還給了我一個隆重的分手儀式。若責怪只能怪我之前領會錯了,當時也不夠冷靜。本來可以開開心心熱鬧一番,結果被我搞成了驚悚片。當一次女主角也不錯!」

「老大,你還有心開玩笑。」連一帆抽著鼻子。

「這有什麼呀?等年底項目上的人回來的差不多了,搞一次聚餐,就安排在那家酒吧。還是由你組織,越熱鬧越好。」

「可以嗎?」

「當然了,不能埋沒你這個人才。把樂隊請來,把給你幫忙的那些朋友也都請來,你多唱幾首歌,若是能帶動部里那些自稱五音不全的都上場表演,我算你厲害。」

「嗯,這事我能辦好!」連一帆總算有了點兒精神。

「就是嘛!回去幹活吧。」

「嗯,跟著蔣哥做項目有一些文件和單據在我那兒,一併拿給你吧。」

「好的。」簡繁笑了笑,這個臭孩子呀!還滿重感情的。

「老大,還有一件事我得告訴你。」連一帆吭吭唧唧地說。

「什麼?」

「那個叫韓聰的,他事先就知道蔣哥的計劃。我質問蔣哥時,他替蔣哥辯解,說蔣哥也沒料到來了這麼多人。」

「我知道了!」簡繁笑著點了點頭。看韓聰QQ上發來的那些文字就應該猜到,『很多事都難以預料,更無法控制。』不知道他指的是什麼?

「還有一件事!」連一帆繼續吭嘰。

簡繁挑眉,「說吧!」

「晚上一起吃飯!讓丁惠請客,她又簽了好幾單。」

「周末可以嗎?」簡繁感覺今天又要荒廢了。

「別呀,老大。因為蔣哥的事,丁惠已經喊了我幾天二百五了,你一定替我好好教訓教訓她。再這樣下去,我非把她休了不可。」

簡繁哭笑不得,「好,可能會稍微晚一些,就在樓下食堂找個雅間吧!」

「OK。那我回去幹活了。」

「嗯。」

連一帆終於走了,簡繁不禁想笑。蔣帥說的一點兒都沒錯,連一帆是部里最能磨嘰的!

安心工作了一會兒,有人敲門。人走了,又有人敲門。人走了,又有人敲門。人走了,又有人敲門。簡繁感覺要瘋了!我親愛的同事們呀!每個人都是帶著工作問題而來,最後拐到我是否安好上。忽然想起齊娟的告誡,後院起火要麼秘而不宣,要麼儘快平息,否則工作終將遭受質疑,尤其是職場中的女人。

簡繁皺著眉,盯著電腦。要如何讓大家不為我擔心呢?總不能群發一封郵件吧!即便群發了郵件也毫無意義,越急於證明越不得證明。簡繁起身將門打開一條縫,抱著筆記本坐到通過門縫掃一眼便能看到側影的位置,還是讓大家自己判斷吧!不頻繁進來打擾我就好。

果然,除了真正談工作的,再沒有意在一探究竟的人進來。

工作郵件又發到了簡繁的郵箱里,很多回複信件中帶了原文。讀著原文,簡繁感到詫異,這是阿森斟酌而寫的嗎?更像小軒的風格,主旨明確、言簡意賅、條例清晰、層次分明。又讀了幾篇,確信就是林劍軒所為,好為人師的用詞和表現欲非他莫屬。簡繁感到不可思議,一隻觸角頗長的八爪魚,與其工作不相干的部門也被他知悉的一清二楚。不知他是如何做到的?

郵件一一回復,打開工作日誌,對照著項目計劃測算了一下不禁蹙眉,存在進度偏差的幾個項目偏差依然存在,不得不發通知督促糾偏措施,限定糾偏時間。

「簡繁,下班了!」夏陽敲了敲門進來。

「嗯,你先走吧,明天見。」

「明天我要請假!」夏陽趴到會議桌上,撩了撩簡繁的頭髮。

「不允許。」

「切,你休息舒服了,回來就虐我們!通知我收到了,糾偏措施明天給你,盡量在本月趕上進度。」

「不是盡量,是必須。還有十二個工作日,糾偏措施得當完全可以。」簡繁強調。

「難怪有人說你越來越像卓瑞澤,就差罵人了!你綳著的那根弦就不能松一松嗎?」

簡繁笑了一下,「我只是不希望拖延至下個月再搶時間。平安夜、聖誕節、元旦,外面節日氣氛濃烈,你想苦哈哈地蹲在辦公室搶進度嗎?」

連一帆氣哼哼的走進來,「這些人太過分了!」

「怎麼了?誰還能把你惹了?」夏陽起身推給連一帆一把椅子,「個子高,就別總站著,遮光!」

「不知哪個部門的,一群閑人。」

「若是不被人議論,多沒有存在感呀!」夏陽摟了摟簡繁。

「你也聽到了?」連一帆盯著夏陽。

「不用聽也知道呀!如今簡老大的風頭正盛,穩坐話題中心。」夏陽拍著簡繁,很怕簡繁接受不了。

簡繁放下手裡的工作,微微一笑,「公司應該多給我開一份工資,茶餘飯後的談資還得由我提供。」

「老大,我們還是去外面吃吧,食堂去不得,閑言碎語太多。要麼,我去給他們點顏色看看!」

「你可別亂來!」簡繁警告連一帆,「給誰好看,我親自動手。」

「我絕對相信老大有這個實力!」連一帆一副美滋滋,信服的表情。

「走吧,去食堂尋個目標!」簡繁起身,合上筆記本電腦。

「夏工,我們去啦!」連一帆跟著簡繁躍躍欲試。

夏陽怔住,不會真的要去修理誰吧? 「簡繁姐,沒有雅座了,要等一會兒嗎?還是去外面吃?」丁惠早已等在餐廳門外,看到簡繁和連一帆走過來,親昵的跑到簡繁身旁。

「就在這裡吧!隨便找個位置。聽一帆說你又簽單了?好厲害。」簡繁笑著拍了拍丁惠。

「如果蔣哥回來,我寧願不簽單!」丁惠摟緊簡繁的手臂。

「說什麼呢?進去找座位點餐。」連一帆立即將丁惠從簡繁身邊推開,「別哪壺不開提哪壺!」

「還不是你這個二百五乾的好事!」丁惠擰著眉,先一步走進餐廳。

「老大你想吃什麼?」連一帆回到簡繁身旁努力打岔。

「什麼都好!」

「餐廳新開了一個窗口,還不錯。我去跟丁惠說一聲。」

「OK。」簡繁看到丁惠用外套和手包占的位置,走了過去。

「簡繁姐,鹽水鴨喜歡吃嗎?」丁惠托著餐盤過來,「還有蟹黃蒸蛋、烤鴨包。」

簡繁幫丁惠把盤子一一擺在餐桌上,「呀!看著好有食慾的樣子!」

「嘻,簡繁姐喜歡就好。」

「老大,這裡還有美玲粥。」連一帆端著托盤過來,長腿一邁坐到簡繁對面。

「嗯。」簡繁捏起筷子,「開始吃吧!」

「開吃!開吃!」連一帆瞪了一眼丁惠。看,我說老大沒事吧!

「簡繁姐!一帆他就是一個二百五,做事沒一點兒譜。」丁惠回懟連一帆。

「我說丁惠,你賣了幾套軟體就以為自己了不起了是吧?二百五,二百五,當著我老大的面你也敢?」連一帆無法忍受在簡繁面前被丁惠貶損,立馬黑了臉。

「就說你是二百五,怎麼了?以前看你做事,雖然胡鬧吧還算有自己的道理,可是這次你看你辦的什麼事?通知了那麼多人,電話都是我打的,跟著你我都變成了一個笑話!你還領著你那幫狐朋狗友跟韓總公司的人打架,現在我都不好意思去韓總公司了!」丁惠的眼中閃出一絲不耐煩。「

連一帆拳頭攥得咯咯響。

「丁惠,我感謝一帆,若不是他我還被蒙在鼓裡。」簡繁莫名心疼連一帆,「韓總不會為了這件事難為誰的,他公司的人也不會。」

丁惠輕哼一聲,「與韓總公司的合作項目,公司要指派專人負責。本來我希望很大的。現在這種情況,估計沒戲了。」

「我可以給韓總打電話,讓他指定由你負責。你業務能力不錯,他是知道的。」簡繁急忙安慰。

丁惠瞬間開心,「讓韓總明天就跟我們公司說可以嗎?越快越好,我怕人選定下來就不好改了。簡繁姐,要不你現在就給韓總打電話吧?」

「好的。」簡繁從手包中拿出手機。

「老大!」連一帆欲阻止。

「沒關係,等我一下哈!」簡繁拿著手機走出餐廳。

「丁惠,你誠心的!」連一帆怒目。

「無論簡繁姐說什麼,韓總都會聽的!簡繁姐一句話而已。」

「你怎麼變成這個樣子了?」連一帆搖頭。

「什麼樣子?一帆,我知道你喜歡簡繁姐,我不過在努力變成她。我越成功就越像她!」

「你胡說什麼?」連一帆抬手險些將丁惠從椅子上推下去。

「我沒胡說!別以為我不知道,你跟陳路說我終於有點兒你老大的樣子了!你就喜歡她那樣的。」

「是,我承認,我就是喜歡我老大!怎麼了?你不服?今天我還告訴你,我就喜歡我老大的做事風格,理智冷靜、乾脆利落,天大的事也壓不跨她。不過,今天我倒認清了一件事,你永遠也不可能成為她。」

「你憑什麼這麼說?」丁惠揪著連一帆不放。

「說不清楚,反正你就是差。」連一帆掰開丁惠的手,甩在一旁。

「連一帆,你欺負人!」

「你隨便!」連一帆轉身觀望,等待簡繁的身影。

「連一帆,你只會跟我厲害。有本事你別慫,跟你老大直說,說你喜歡她!」

「要你管?」

簡繁握著手機走回來,「丁惠,放心吧。韓總同意了。」

「謝謝簡繁姐!」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