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後,一夥人在韓禮的提議下趕回市區從長計議。不過好像屬於人的範圍的也就韓禮、吳鵬、瀟瀟三人,其他兩個是鬼差,一個則是惡鬼龍。到了市區之後,隨便找了間酒店。韓禮和瀟瀟各開了一間雙人房,兩個女生一間四個男生一間。夜叉的加入解決了韓禮一個很大的問題,也就是瀟瀟的安全有了保障。兩個女生不一會就混的很熟了,瀟瀟直接稱呼夜叉爲姐姐。這讓韓禮不禁冷汗直冒,以夜叉的歲數估計都夠做她的祖奶奶了。

一切都安頓好了之後,四個大男人坐在一起準備商量後面該這麼做。

“真是沒事找事!”孫偉先抱怨了起來,在他看來完全就沒必要去管這種事情。

“切,我以爲地方的人覺悟有多高呢!”莊超在旁邊不屑的諷刺起孫偉來,“人死的越多,對你們的生意越好是吧?”

“你!”孫偉的臉一下子紅了起來,但是無奈莊超太過厲害,有氣也只能憋着。

“好了!人家也就隨口一說!”韓禮出乎意料的給孫偉解了圍,惹得孫偉一陣感激的目光。

“要我說,事情很容易解決!”莊超少有的對事情露出期盼的表情,“孫偉找到他們,然後我解決掉他們!”

噗,韓禮被莊超的思維着實的雷了一下。不過轉念一想,莊超的存在就好像打魂鬥羅開了無敵模式一般,所有的技巧都是浮雲!

“關鍵是我們要顧及到瀟瀟,還有要想辦法看能不能救出那些被吸收的魂魄!”就在兩人不知道怎麼反駁莊超的時候,吳鵬開口了。

“那還不簡單,打到他說爲止!”莊超一臉的認真,完全沒有估計周圍人的表情。

瞬間三個人都不愛搭理他了,簡直就是個暴力狂。一點都不動動腦子,先不說孫偉能不能找到他。也不提找到了能不能打的過他,萬一人家不說呢?到時候拼起命來還留手的話,可是要吃大虧的! 幾人商討了一陣,完全沒有對應的思路。吳鵬很少說話,一直緊皺着眉頭,有幾次欲言又止。

“真是一團漿糊!”吳鵬終於開口了,“所知道的事情實在是太少了!”

“瀟瀟!”韓禮和吳鵬一口同聲的說了出來。

一見鍾情[快穿] “我的智商肯定是被你拉低了!”吳鵬眼睛斜斜的瞄了一眼韓禮,“居然這麼簡單的事情都沒有想到。”

“什麼?”孫偉到現在還沒反應過來,好奇的看了看韓禮。

“也就是說,我們只要讓吳鵬給瀟瀟算一次命。那怕不能知道所有的事情,至少能獲得更多的資料啊!”韓禮也懶得和吳鵬去計較,自己想不出來到怪起他了。

既然已經絕對了,幾人馬上就開始行動。韓禮跑去叫來了瀟瀟,而吳鵬則在房間裏準備好了山河圖。

“瀟瀟,我們找到了弄清楚事情的辦法。”韓禮的目光炯炯,“吳鵬能算出事情的經過,不過需要你配合。”

“哦?”瀟瀟好奇的看着桌子上的八卦圖,“我要怎麼做!”

“你只要把手放到八卦的中心,等吳鵬讓你拿開的時候再拿開。”韓禮面露難色,他可是親自體驗過的。“不過你需要忍受鑽心的劇痛。”

“就這麼簡單?”瀟瀟的臉上完全沒有表情,輕輕的把手放了上去。“那開始吧!”

吳鵬見瀟瀟的態度如此的堅決,靜靜的拿起準備好的刀割破了自己的手指。一顆血珠滾落,就像按動了八卦的開關,以其獨特的方式開始靜靜的運算起來。不得不說瀟瀟確實比韓禮想象的要堅強,緊緊的咬着嘴脣一聲不吭。

“那個,這東西能算出所有人的命運?”莊超還是第一見到山河圖,“我的也行嗎?”

“你要算什麼?” 婚情告急 吳鵬明知故問,不知道安的什麼心。

“王一帆!我什麼時候才能再碰到他!”莊超的雙手緊握着,拳頭上散發出陣陣的殺氣。

“不行!”吳鵬欠揍的推了推眼鏡,“山河圖只有一半,所以只能算到人鬼的命運!”

“你的意思是有了另一半就能找到他!”莊超一下子來了精神,如果不是韓禮攔着他估計現在就出去找了。

“行了!還有一半在天牢裏面!”韓禮真是被吳鵬給打敗了,這個時候莊超走了不是損失戰鬥力嗎?

聽到韓禮的話,莊超頓時就沒有聲了。天牢那是仙界的地盤,他又不是猴子,是能進就進的嗎?這次的運算十分的迅速,不到十多鍾八卦就開始變形了。吳鵬一邊示意瀟瀟可以放下手了,一邊認真的記錄起八卦的變化來。

“咦!”吳鵬驚奇的發現才記錄了個個變化,八卦就停止了。“怎麼可能?”

“怎麼了?”韓禮原以爲又有一會功夫可以等了,沒想到這麼快就有了情況。

“瀟瀟就像剛投胎的嬰兒一樣,幾乎還是一張白紙!”吳鵬耍動着厚厚的山河圖,好像要把他修好一般,但是絲毫沒有作用。“沒有壞啊,怎麼會這樣?”

“也就是說,瀟瀟根本就是剛投胎的?”韓禮一下子就想到了當時瀟瀟所說的話,她清醒的時間剛好是小雪被走的那一天!“不會是真的吧?”

“什麼真的…”吳鵬感覺到了韓禮好像發現了什麼,還沒問出口就被韓禮打斷了。

“瀟瀟,小雪!”韓禮看了正坐在一旁抱着手臂的瀟瀟,絕對沒錯了,他心裏想着。

“我什麼都不知道,我醒的時候只能隱隱約約的記起以前發生的事情。”瀟瀟雙目無神的看着韓禮,“以前的事情我就好像一個外人一樣,完全沒有一種親身經歷的感受。”

“孫偉,我們去趟地府吧!”當時是鍾馗帶走了小雪,那麼地府肯定有記錄。

“去地府?”孫偉的眼睛閃爍着,說話也帶着遲疑。

“你是不是知道什麼?”孫偉的表情明顯出賣了他,韓禮一把揪住他的衣服。“那麼你不早說!”

“先放手!”被韓禮這麼一弄,孫偉着了慌,連看都敢看韓禮了。“瀟瀟確實就是小雪!”

聽到這句話,韓禮一下子就鬆開了手。木愣的看着瀟瀟,小雪!眼前的這個女人居然就是小雪的轉世!

“哎!既然已經這樣了,不得不說了!”孫偉無奈的搖了搖頭,看着韓禮。 紫星大帝 “本來上面的意思是不要告訴你的,你小子運氣怎麼就是那麼好?!”

韓禮依舊呆呆的看着瀟瀟,直到瀟瀟不好意思的低下了頭才發現失態了。吳鵬和莊超已經坐回了牀上,特別是吳鵬已經擺出了一副聽故事了的樣子。

“其實二十年前媚瀟就已經要去投胎了,但是由於那對牛頭馬面的疏忽,就讓她逃出了生天。所以他兩人就順便拉了一個魂魄交差矇混過關,誰知犯下了滔天大罪!”孫偉說話間還不是的看着韓禮臉上的變化。“這件事是一直到你被看中,徹查你的身世的時候才發現的!所以後來就有了天師帶走小雪的一幕。”

“那另一個魂魄呢?”韓禮是聽明白了,也就是說小雪直接投胎到了一個二十歲的身體裏面,前面所有的事情都是另一個魂魄留下的記憶。

“我說的滔天大罪就是指這個,你知道另一個魂魄是誰的嗎?”孫偉的臉上露出擔憂,“這兩個傢伙着慌之間,被九尾妖狐的魂魄鑽了空子,讓它這畜生獲得了這個投胎的機會。”

“九尾妖狐?”韓禮就只在故事裏聽說過這種東西,“妲己?”

“嗯!”孫偉點了點頭。

“噗。”吳鵬剛剛端起茶杯一口茶喝下去,一下子全噴了出來。“太扯了吧!迷惑紂王的蘇妲己?”

“你的山河圖就不扯了?”孫偉此時正認真的看着韓禮,“盤古大神開天闢地你相信,山河圖在天宮的天牢你相信,爲什麼你就不信確實有蘇妲己呢?”

“這…”吳鵬啞口無言。

“也就是說,最後小雪的魂魄重新回到了這裏,而九尾狐…”韓禮停頓了一下,吸了一口氣。“九尾狐卻沒有被地府收掉?”

“確實是這樣,本來這件事情應該是地府出門解決的。”孫偉老老實實的把事情都交代了,“你知道我查調陰兵爲什麼花了那麼久嗎?閻王爺和天師鍾馗最近都很忙,既然你碰上了,就希望你自己解決。”

“靠!”韓禮的心裏感覺到被狠狠的算計了一把,“那好歹也把事情先告訴我吧!”

“能說我早說了,你不知道憋着有多難受。”孫偉又是一副可憐兮兮的樣子,“這不不能讓你知道瀟瀟就是小雪嘛?” “你怎麼不說我最近也很忙呢?”當然這句話韓禮只是心裏想想而已,哪裏會說出口。

瀟瀟整個過程都十分的迷茫,完全沒有聽懂韓禮他們在講些什麼,所以也就一直乖乖的坐在那裏。韓禮一想到眼前這個人就是讓自己日思夜想的小雪,就在也掩飾不住這段時間強壓下的傷痛。

“小雪!”韓禮不由分說的緊緊摟住瀟瀟,眼淚順着臉頰流下。

瀟瀟被韓禮這麼一抱,兩個眼睛瞪得老大,一時之間竟不知所措起來。瀟瀟的心裏泛起一股非常熟悉的味道,讓她不由自主的伸出了自己的雙手摟住了韓禮的腰。

“咳咳。”吳鵬乾咳了兩聲,看了房間中的幾人一眼,第一個帶頭走了出去。

莊超也不含糊,出門的時候還順帶把正看的入神的孫偉給拎了出去。到了外面之後,莊超才長長的嘆了一口氣。

“怎麼了?你反而一副不怎麼高興的樣子。”吳鵬的眼鏡片上劃過一道亮光,“莫非,你也喜歡小雪?”

“當然不是!”莊超完全沒有計較,“只是…”

“難道你喜歡韓禮!”孫偉就是閒的蛋疼,惹誰不好,“珍愛生命,遠離莊超”都不懂。

莊超輕描淡寫的拿手臂扇了孫偉一掌,這小子就和球一樣圓潤的下樓去了。

“只是我覺得我欠他們倆太多了!”莊超看了吳鵬一眼,低下了頭。“其實媚瀟被鍾馗帶走的時候,我的心裏比韓禮還不好過。”

“嗯,你們的事情我都知道。”吳鵬樣子非常的輕鬆,露出了一個少有的陽光般的微笑。“走吧,我們去外面逛逛。”

不知道時間過了多久,瀟瀟的臉上出現了一片緋紅。 諸天雲盤 韓禮才反應過來,剛剛確實是太激動了。

“剛剛失禮了,但你聽我解釋!”畢竟眼前的瀟瀟沒有小雪和媚瀟的記憶,萬一被她誤會…

“不知道爲什麼,你給我的感覺好奇怪。”瀟瀟完全沉浸在韓禮懷抱當中,直到韓禮的話才把她驚醒。

“其實我也不知道怎麼解釋。”韓禮的目光黯淡了下來,剛想解釋的時候,才發現,完全不知道怎麼說。

“那就不用解釋,我相信你!”瀟瀟紅着臉,主動抱住了韓禮。

日子就好像回到以前一般,日子又恢復了平靜。韓禮甚至忘記了九尾狐和老劉頭的事情,完全沉浸在有小雪的世界了。吳鵬幾次想提醒韓禮,但是都被莊超給阻止了。

“這都過了幾天了!你知道九尾狐的本事嗎?”吳鵬再也耐不住性子了,真的是九尾狐蘇妲己的話,那本事可是翻天覆地的。

“切,一隻狐妖,能比得上我們龍族?”莊超靠在走廊的牆上,一副悠閒的樣子。

“行!但是你有想過它還會害多少人嗎?”吳鵬的臉憋得通紅,“一個寨子的人都被他害死了!還有多少無辜的人…”

“別說了!”莊超看都不看吳鵬一眼,轉身離去。“你要去就去吧。”

吳鵬一愣神,沒想到這個殺人不眨眼的惡龍居然也有慈悲之心?剛剛只是氣上來了,才說出這種話,可沒指望有什麼效果。

“吳鵬,下面怎麼做!”韓禮走了過來,看來剛剛的話他也聽到了。

“既然已經知道是什麼東西了,那就好辦了。”吳鵬心裏早有了對策,這幾天就等着韓禮的這句話呢。“九尾狐現在的狀態和莊超一樣,是靈魂之體。其實狐妖的戰鬥力並不高,只是擅長迷惑人心。向她這種級別的已經是出神入化了,估計已經到了可以將人拉到幻境當中的能力了。”

“鬼打牆?”對於幻境,韓禮所觸及到的也就只有鬼打牆這種。

“那種只是小兒科。”吳鵬顯然對於韓禮的反應非常不滿意,對於敵人的理解實在是太少了。“它所製造的幻境可以讓你在裏面看到你最想要的和最怕見到的東西,而且只要你到了裏面,就會完全迷失,分不清楚現實和虛幻。”

“有破解的辦法嗎?”聽了吳鵬的話,韓禮的心裏一沉。

“沒有!”吳鵬轉過身去,雙手放在了旁邊的扶欄上。“但是隻要你的意志夠堅定,就不會被迷惑。”

“那莊超呢?”作爲外掛的存在,韓禮很想知道莊超能不能對付這九尾狐。

“你不覺得九尾狐就是他的剋星嗎?”吳鵬對着韓禮神祕的笑了笑,“如果你準備好了,我們隨時出發。”

韓禮呆呆的望着吳鵬的背影,以前的自己一有事情就橫衝直撞,完全不會考慮事情。就拿那個姓王的男人那件事,完全沒有搞清楚情況就直接答應了,差點吃了大虧。而現在吳鵬的存在就彌補了這個缺陷,不然真不知道什麼時候被人算計了還替人數錢。

“韓禮!你怎麼了?”瀟瀟這幾天下來和韓禮已經很熟悉了,只是還沒有記起以前的事情。

“事情該有個瞭解了!”韓禮的目光十分的堅定,“我要替你們寨子裏的人報仇,除掉這孽畜。”

“嗯!”瀟瀟露出一個十分勉強的微笑,“你一定要回來啊!”

“我是啊?你不是都看到了!”韓禮看出了瀟瀟的心事,故意裝出一副得意的樣子。“地府的牛頭都是我的小弟!”

“噗。”瀟瀟輕輕的一笑,陰霾的天氣出現了短暫的晴朗。

“你放心,我一定,一定會回來的!”韓禮上前緊緊的抱住了瀟瀟,拍了拍她的後背。

吳鵬這傢伙早就準備好了,還塞給了韓禮一大把的符紙。既然九尾狐屬於鬼的範圍,這些符還是有用的。能否打敗這孽畜,其實關鍵還是在於能否抵擋得住它的迷惑。像老劉頭這種,就完全迷失了自我。而莊村這次則被留了下來,雖然他十分的不情願。韓禮好說歹說才把他給說服,讓他乖乖的待在酒店。當天正午,韓禮、吳鵬和孫偉三人就開着那輛租來的金盃從酒店趕往瀟瀟他們寨子。

“韓禮,別怪我沒有提醒你!”吳鵬一臉的認真,“這一次若是失敗了,便是萬劫不復!” 一路上,氣氛十分的沉悶。雖說幾人當中莊超的心病最重,最容易被這九尾狐迷惑,他們三人又何嘗不是呢?韓禮有對小雪的執着,吳鵬有不願意想起的往事、孫偉…嗯,孫偉就算沒有也打不過那九尾狐。

“吳鵬,這件事情會不會太冒險了。”韓禮的眉頭微微的一皺,對於沒有把握的事情總是感到不安。

“你怕嗎?”吳鵬坐在副駕駛,轉過頭看了韓禮一眼。

“當然不是,我一定要親手宰了那孽畜。”一想到這九尾狐,韓禮的心裏就一團的怒火。“只是我覺得我們是不是要準備些什麼?”

“沒用的,除非你能封閉自己的執念,放下所有的事情。”吳鵬舒服的在靠背上蹭了蹭,閉上了眼睛。“我先休息一會,到了叫我。”

吳鵬到底怎麼了?這完全不像是他的作風啊!如果事情不在他的掌控範圍之內,他應該很慌張纔是啊!莫非這小子早就有了對應之策?不過隨着車子越接近寨子,韓禮的心裏越感覺到了不安。慢慢的眼前的景物變得越來越熟悉,一大羣的破房子出現幾人眼前。

“吳鵬,到了!”韓禮緊張的看着四周,生怕什麼時候就被迷惑了。

“哦,那就下去吧!”吳鵬打開了車門,“韓禮,不管什麼人過來你都要毫不留情的幹掉他!知道嗎?”

“嗯?”韓禮總覺得吳鵬怪怪的,“不管是誰?”

韓禮還沒來得及細問,遠處就有一個女人的聲音傳來。

“臭韓禮!”一棟破舊的房子旁邊,站着一個熟悉的身影。

“小雪?”韓禮的嘴角微微的一笑,“這也太小兒科了吧?”

說話之間小雪已經跑到了韓禮的跟前,氣鼓鼓的舉起拳頭砸下韓禮的胸口。

“韓禮小心!”吳鵬叫出聲來,這輕輕的幾拳暗藏殺機啊。

韓禮猛的向後一撤,一下子跳出三米開外。緊接着緩緩的從背後抽出桃木劍,左手伸進包裏拿出一把鎮鬼符。就算明知道眼前這個小雪是假的,韓禮也不願使用拳腳。桃木劍上面粘着一排的鎮鬼符,被韓禮狠狠的一推,呈一條直線射下小雪。韓禮閉上了眼睛,再次睜開的時候,小雪已經消失的無影無蹤了。

“你說這狐狸是不是在九幽之下呆傻了?”孫偉從背後拍了拍韓禮的肩膀,“在厲害的幻術,沒有腦子也是沒用的!”

“這只是在試探我們而已!”吳鵬雙手背在了身後,“我們往裏面走!”

吳鵬第一個帶頭進了寨子,韓禮和孫偉跟在後面。破舊的巷子裏吹着陣陣的風,捲起一些沙石和碎葉。韓禮的眼睛掃視着四周,那隻九尾狐一定躲在暗處盯着他們。一個急促的腳步聲在身後響起,韓禮下意識的轉過身去。那腳步聲的主人渾身是血,好像遭遇了野獸的襲擊一般。

“吳鵬?!”孫偉驚奇的看着那人,不知道這九尾狐有玩什麼花樣。

韓禮二話不說轉身給了身後的那個吳鵬一掌,接着雙手緊緊的扣住他的肩膀,一張鎮鬼符按在他身上。

“韓禮!你瘋了?”孫偉大叫着,上前想攔住韓禮。

“哈哈。”被韓禮抓着的那個吳鵬大笑起來,臉上開始長出白白的毛。“我想知道你是怎麼發現我的?”

“車開到半路的時候,吳鵬不知道被你用了什麼方法調了包。”韓禮一手把九尾狐按在牆上,另一個手把桃木劍架在它的脖子上。“他肯定是想到了什麼,被你發現了。所以你打算將計就計,索性就假扮他。”

“然後呢?”一個妖媚的女聲從狐狸臉的身體中傳出,直直的刺着韓禮的大腦。

“你看看他!”韓禮說着指了指吳鵬的眼鏡,“上面都是指紋,吳鵬有一個習慣性的動作,你一次都沒有做!”

“韓天師,我真的小看你了!”九尾狐已經完全變成了一個女人的樣子,精緻的五官,一頭烏黑的長頭髮,加上那曼妙的身姿。一件粉紅色的體恤衫下面,露出兩條白白的細腿。

九尾狐的聲音到了韓禮的耳朵裏面,彷彿變成了天籟之音。手中的桃木劍怎麼都下不去手,一時之間竟然不知道如何是好。

“你捨不得殺我吧,呵呵,要不要和我去快活快活。”九尾狐扭動這身體,眼神中帶着挑逗。

“韓禮,別看她的眼睛。”吳鵬一隻手撐着牆,艱難的擠出一句話。

“妲己,你害了紂王還不夠。”韓禮把眼睛從九尾狐的身上移開,“還敢來人間爲非作歹!”

“奴家哪有,還不是他貪戀我的美色。”九尾狐一副楚楚可憐的表情,是個男人看了就不忍心啊。“其實我一直都想要一個天師這樣的男人,給我依靠。”

九尾狐的聲音直直的鑽進韓禮的大腦,在他的腦海中不停的盤旋。韓禮手中的桃木劍啪的一聲掉在了地上,兩個眼睛的神色一下子變的黯淡下來。

“韓禮當心啊!”孫偉剛跑過去扶助吳鵬,就看到這這幅情景。

孫偉着急的想衝上前去,只見吳鵬把頭靠近了他的耳邊,不知道嘀咕了些什麼話。孫偉的眼睛一下子瞪得老大,嘴巴久久的不能合攏。

“不是吧!那麼冒險!”孫偉不可置信的看着吳鵬,差點沒把他推出去。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