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靈鷹,層次還是太低了……雖有白龍之血脈,可畢竟還是鷹,普通的鷹。普通的鷹,沒有資格成為日後震耀世界的七大守護獸!」林牧心中鏗鏘有力暗道。

對於領地守護獸,林牧早就有目標,而且他的目標,還非常高。早已不是前世那個偏居一隅的,用火牛一族為領地守護獸的小領主了。

一個領地守護獸,要有巨大影響力方可!以前他不知道黃龍神令能有幾個名額,現在知道了,那麼,日後震古爍今的領地守護獸,就是七了!

權衡一下后,林牧直接否定。繼而,系統又傳來信息:

「叮!」

「——系統提示,諸侯林牧,龍靈鷹一族成為你的領民。」

「咦??龍靈鷹一族成為我的領民?」這個信息又讓林牧一怔,手中的長槍又一頓。

領民,不是原住民嗎?難道靈獸也可以成為領民?這個信息,還真是新鮮。

就在林牧思量此信息時,一道低沉的充滿不甘的聲音驀然在林牧左邊響起:「林牧,我們休戰如何?」

………………

并州,季氏家族的領地萬安鎮內。

季詩婷,季北欽兩兄妹坐在寬敞的議事大廳中,聆聽情報員的稟報。情報員所彙報的內容,無他,就是遠在萬裡外東冶縣發生襲殺事件的情報。

「目前情況如何?」季北欽劍眉微微一挑,右手微微一壓,把旁邊一臉急切的季詩婷安撫下來,示意她無需著急,旋即,季北欽扭頭凝聲問向跟前的一位情報玩家道。

只婚不愛,緋聞嬌妻要離婚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手機版閱讀網址:m. 「回稟主公,根據那邊探子傳來的信息,目前會稽郡四十三個領地已經開始發難,把林牧領主和他的一個親衛兵堵在東冶縣的復活神殿中。」萬安鎮也建設有屬於他們的情報系統。

財力豐厚的他們,建立的情報系統也是頗為森嚴的。作為主公的季北欽並不會直接聯繫到最底層的情報人員,只需要聽取直接對他負責的情報人員彙報即可。

季北欽聞言,若有所思,繼而點點頭,示意情報人員繼續彙報。

「根據最新消息,四十三領的領主,原來在林牧領主進入血色荒原后,就開始布局,籌謀絞殺林牧於復活神殿中。」

「只是因不明原因,林牧領主在傳送出血色荒原后,又被神秘白光給傳送走了。原以為林牧是傳送回領地,而此次布局會無疾而終,可在大半天後,林牧領主再次返回復活神殿兌換積分,四十三領的籌謀得以繼續。」

說到這裡,這位情報人員微微一頓,旋即意味深長道:「在早前,林牧領主身邊還有數千士兵保護,可在他再次返回復活神殿後,身邊就只有一個魁梧的民兵打扮的親衛。」

聽到這裡,季詩婷臉上急切之色更甚,只不過,礙於外人在,她仍然沉默著,纖纖玉指不著痕迹輕輕攥著衣服。

季北欽聽到林牧身邊只帶著一位魁梧的民兵打扮的親衛時,看了一眼季詩婷,虎目微微一眯,輕聲道:「小牧這傢伙可不是什麼魯莽愚笨之輩,身邊只帶一個民兵?」

林牧的聰慧與布局能力,絕對有異於常人,行事絕對不會簡簡單單,必有其深意。

「呵呵……也許這民兵就是一位史詩級歷史武將也說不定!」

「那些玩家,是當局者迷,看到林牧只有兩個人,就一股腦衝上去。」

「被那些不懷好意的超級領地稍稍一慫恿,就毫不猶豫沖前,真是可悲。」

「小牧真有那麼弱?即使是在血色荒原中,因系統限制,無法攜帶實力強悍的武將,他的實力,可謂空前孱弱,可結果呢,人家還是取得最終勝利,收穫MVP!」

「林牧的底牌,從來就沒有一個人能看清。即便是在血色荒原最後一戰中,在軒轅長纓姜承龍等人圍剿下,小牧都沒有絕望,一步一腳印抵禦下來,甚至還全殲了敵人。」回想起那一幕慘烈的對抗,季北欽心有餘悸地呢喃道。

「我還有感覺,小牧還有很大底牌沒有使用出來!」和林牧合作這麼久,越是感覺出林牧的底蘊強大。

血色荒原發生的一切,仿若歷歷在目。

其一,施以陽謀,集合一萬名領主,共伐外圍八座要塞。

冷酷軍長強寵妻 其二,擁有區區兩千人,卻完成收三座要塞的攻佔壯舉。要知道十座要塞,是上萬個領主爭奪的。即便他使用特殊手段擁有一千基礎武將,但在千萬大軍下,區區千名基礎武將,也是不堪一擊。

其三,絞殺龍且於最後一座要塞。在這一戰中,林牧那種籌謀布局能力,更是展現得淋漓盡致。

季北欽忽然想到一個信息,虎目又是一眯,碩大的眼睛已經眯成一條線。

他想到的是在攻城之際背叛的那數十萬玩家,林牧是如何得知他們會背叛呢,甚至還頗有深意地安排當初面和心不合的炎黃鎮去負責絞殺叛徒。

單單這個看似簡單的安排,就能看出一二。

林牧絕對有不弱於他的情報系統,並且,林牧早就把姜承龍會圍剿他的情況考慮到,暗暗消耗著姜承龍的實力,這一切,都表明林牧這傢伙是城府頗深之輩。

也許,林牧這傢伙,藉助此次絞殺,製造更大的轟動呢!

想到這裡,季北欽就熄了想要提醒林牧的念頭。

「好,你先下去,繼續打探消息,若是有異變,再來報。」季北欽把情報人員打發下去。

旋即,季北欽扭頭望向季詩婷,輕聲道:「小妹,無需擔憂。小牧那傢伙,心眼多,蔫壞蔫壞的。他不算計別人,人家都燒香拜佛了。」

看到自己妹妹一副著緊的小女人模樣,季北欽微微一笑。相比於那些費盡心思去算計林牧的傢伙,他們季家無需動啥念頭,就能達到目的。他們季家,擁有先天優勢(季詩婷)!

季詩婷聞言,黛眉一蹙,嬌嗔道:「啊牧才不是蔫壞的。他是真正的君子。」

「喲,還未進人家的門,就為人家想了,這麼直言不諱反駁我這個哥哥了,真是傷人心啊。」季北欽嘿嘿笑著。

然後,想到一個信息,嘴角微微一抽,他意有所指道:「若他真是正人君子,又怎麼會包養他的老師呢。在這方面,你可要好好努力啊……嘿嘿。」

對於林牧的情況,季北欽當然十分清楚。

其實,季北欽對於林牧把他的老師收入囊中,並沒啥太大的抵觸,即便在他心中,林牧是會成為他的妹夫。

起於微末的林牧,會經歷很多,把牧荒集團的掌舵人結以最牢固的情人戀人親人等關係,是林牧安穩發展的最好選擇。

若是換作他,他也會如此攻略。

季詩婷聽到季北欽的調侃之語,黛眉驀然一皺,臉上浮現一抹不自然,道:「沒事,啊牧和周老師是純潔關係。」

呵呵,純潔,可能嗎?季北欽嘴角猛地一抽,卻沒有言語,只是在心中誹謗了一下。

對於妹妹,他只需點一下即可。

新時代后,大家族耀世,很多規則、觀念都變了。

為了適應殘酷無情的宇宙開拓,很多國家都極力鼓勵公民生育。三妻四妾雖然沒有在法律上認可,不過在上流社會中,它還是頗為普遍的潛規則。

雖嘴上說沒啥事,可美眸中,還是閃過一抹擔憂。

林牧,好像發生了很多變化啊!

他已經不再是那個一直默默無聞呆在人群後面的學生了,也不是一事無成的新時代大學生了。

林牧那邊發生的事情,她都知曉,林牧也沒有瞞著她,偶爾間,在林牧有空的時候,會給她發一些他最近的經歷和一些對領地建設有用的信息。

和周甄雅老師的情況,她也頗為清楚。雖同一居,可卻沒有發生其他事情。

然而,這只是短時間內的而已,難保時間久了,會發生什麼變數。

想到這裡,季詩婷黛眉一挑,絕美的臉龐浮現一抹嫣紅,旋即,彷彿下了什麼決定的她,輕輕握緊著白皙的小拳頭。

看到季詩婷這般模樣,季北欽不著痕迹點點頭。對於這個妹妹,他可是十分清楚的,標準的外柔內剛性子。

養奴成妃 沒什麼刺激,那份『外柔』會一直存在,可若有外部刺激,那份『內剛』就會凸顯出來。

家裡不會過分干預她的婚事,但也有一定的影響。若林牧真的只是一個普通的大學生,那他很難進入季家的門檻。

不過,以現在林牧的情況,家族恨不得他立即加入呢。

「現實中,早前上頭安排的那個比斗快要開始了,在這之前,你可以退出神話世界,返回陸地見一下林牧,順便把他帶回永安城。」

「好!」季詩婷若有所思點點頭。

華夏國的那些王者,為了安撫外界勢力的涌動,為了讓林牧有一個安穩的環境,和林牧進行了一個約定,這個她也知道。

「家裡傳承的功法,可以先放下,無需那麼努力。」季北欽輕聲道。

「沒事,在神話世界中修習家傳的功法,比在現實世界修習更快,並且,這裡的修習效果,會對現實的修習有影響。多積累一點,現實實力也會增加一點。」季詩婷鏗鏘有力道。

「主公!!東冶縣那邊來消息了!」在季北欽與季詩婷閑談之際,早前那位情報人員又跑了進來,臉上帶著震驚之色道。

「哦?!那邊出現什麼變數了?」季北欽聽到這位情報人員震驚之語,心中浮現一抹異樣。不會是林牧那傢伙被殺了吧? 綜穿拯救男配計劃 然而,接下來的消息,卻讓季北欽這抹異樣升騰變為羨慕。

「變數是出現了!還是大變數!」

「林牧領主的後手,出現了,一位超級歷史武將!姓周名泰,字幼平!」

「史詩級歷史武將,超級水軍將領,周泰周幼平!」繼而,情報人員把周泰率領後援的情況概略稟報。

情報人員說到周泰之名時,語氣變得抑揚頓挫起來,語氣之間,滿是羨慕之意。

歷史武將的詳細劃分(包括還未有世界公告的神將),萬安鎮的核心人員都知道。它是林牧告訴季北欽的,算是對季家的一種信息資助。

根據林牧的信息,季家參謀部參考歷史資料,將眾多歷史武將謀士對號入座。而周泰,被划入史詩級歷史武將的序列,于禁同樣如此。

「周泰周幼平?可比肩甘寧甘興霸的水軍將領?」季北欽聞言,豁然起身,臉上滿是震驚之色。而旁邊的季詩婷,雖然沒有季北欽這般失態,但也頗為激動,白皙的臉龐上,浮現一抹嬌艷的紅潤。

季北欽輕輕扭頭,與季詩婷對視一眼,兩人都看到各自眼眸中的震驚。

水軍類史詩級歷史武將的重要性,在家族參謀部中,已然達到非常高的層次。而這類武將,只有寥寥幾位而已,不像其他類別那麼多。

林牧領地有超級歷史武將的事情,很多勢力的參謀部都有過猜測,但也只是猜測而已,早前只有一位於禁露於世人前。

而季北欽他自己,無需參謀部的推算,直接詢問過林牧,也得到過林牧的肯定。只是這份肯定,也有一定的模糊性,林牧並沒有把超級歷史武將的名字告訴他。

現在,大荒領地的另一位超級歷史武將,終於露出水面了!

大荒領地,周泰,周幼平!

「又一位珍稀類的將領!大荒領地的底蘊,又顯露出了。」季北欽輕聲道。

「第一人嘛,總是走在前面的!一步先步步先。」季詩婷黛眉一舒,道。

季北欽微微一笑,沒有評價自己妹妹的所謂一步先步步先。

半息后,仿若想到什麼信息的季北欽,又輕聲道:「大荒領地!大荒領地?在排行榜上,林牧領地的名稱,從開始的鎮名,變為如今的『大荒領地』,難道真如參謀部那些傢伙猜測那般,只有擁有了史詩級歷史武將,達到一定武將底蘊,方能有如此之名?」

對於這類更為模糊的信息,很多玩家都只是猜測而已。當事人林牧,從來沒有公布出來。

他也詢問過林牧,可林牧卻只是回以沉默笑之。

「咦,不對啊,林牧領主不是一直把其麾下的超級歷史武將藏掖著嗎?怎麼突然會把周泰暴露出來呢?難道是失誤?要知道,很多擁有普通偵查技能的玩家都能鑒定出周泰的部分信息呢!」情報人員想到一個信息,突然呼叫道。

神話世界的很多NPC,偵查技能都鑒定不出來的。這類超級歷史武將,就更不用說了。

聽到屬下的呼叫,季詩婷和季北欽同時眉頭一挑,繼而又兄妹同心般對視一眼。

季北欽輕聲道:「林牧不是失誤,而是故意在這個點上暴露底蘊的,他這是為了震懾,也是為了穩定某些人的神經!」

「神話世界的情況,也會影響到現實世界的。」季北欽眯著眼睛,若有所指道。

神話世界中,林牧是叱吒風雲,可現實世界,雖然有幾個超級勢力在暗中支持,可他的底子,終究還是太差了。牧荒集團的發展時間,太短了!

不過,不知道為什麼,季北欽腦海中,一想起林牧那自信從容的樣子,總會有一種異樣的情緒:林牧,也許在現實中,也同樣可怕啊!

情報人員聽到季北欽似解釋又不似解釋的話語,眉頭緊皺,搖搖頭,行了一禮,繼續下去關注那邊戰況。

隨著周泰出現,戰況,應該會出現巨大轉折吧。

………………

「報!~~」

「會稽郡四十三領,洗白第一人計劃啟動!」

……

「報!~~~」

「四十三領,洗白之戰,起!」

「數十萬大軍圍困林牧與親衛二人!!」

「附不定性情報:林牧口氣頗顯誇張,疑是有絞殺四十三領的計劃!」

……

「報!~~~~呼呼……」

「林牧的援軍出現了,頂級歷史武將出現,周泰周幼平!」

……

「報!~~~~咳咳……」

「林牧在周泰的援助下,以數千精兵,絞殺了四十三領的士兵!東冶縣復活神殿,一片哀嚎!」

「被絞殺一遍的四十三領士兵,全部躲在復活廣場,不敢舉起武器再衝擊林牧,而林牧,也沒有繼續絞殺,而是帶領周泰,離開了復活神殿,去向不明。」

「洗白第一人計劃,破產!」

「這是最新的情報!」

「附猜測性情報:林牧可能直接奔向東冶縣西北酉藺峽谷中的九州鎮!九州鎮,此次計劃中四十三領中的一個。林牧,疑似準備開始報復了。」(作者語:這個鎮,在320章出現過。)

一連串情報,隨著時間的推移,如同過山車一般,起起伏伏,意外連連,不斷匯聚於華夏區某些有心的領主耳中。

這些有心的領主,在聽到最新情報后,都會提到一個人名:周泰!

至此,華夏區第二位耳熟能詳的超級武將,出現了。

…………

時間,回到林牧剛聽到系統提示龍靈鷹一族成為大荒領地的領民的時候。

林牧剛想回味這個奇異的系統公告之時,亂世一片雲的聲音,在林牧耳邊響起:

「林牧,我們休戰如何?」

「休戰,哈哈哈……你覺得可能嗎?」沒有回頭,繼續埋頭擊殺玩家的林牧把系統的信息暫時放下,哈哈大笑道。

亂世一片雲不知道何時,已經來到了林牧不遠處。

不過林牧反問一句后,沒有望著亂世一片雲,也沒有行萬軍群中取上將首級的壯舉,這裡又不是爭霸賽,殺領主會把其麾下將士也淘汰。

「沒有什麼不可能,我們又沒有什麼深仇大恨,你劫掠我們那些附屬領地,收刮的是基礎資源。若是你缺這些基礎資源,我們可以再免費提供你,以解這次誤會,如何?」亂世一片雲服軟了,低喝道。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