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鬧夠了沒?”

沒有理會兩個人的怒火中燒,江佑赫很平淡的開口。

“夠,夠了!”

兩個回答重疊在一起,同樣的結結巴巴,同樣的戰戰兢兢,兩個人不由得對望一眼,回過身之後又狠狠的瞪了對方一眼之後甩頭。

爲什麼? 異界之超炫魔法師 明明沒有任何嚴厲的言辭,他們卻只感覺莫名的害怕?

“鬧夠了就走吧!唯澤他們等急了!”

不帶任何情緒的聲音遠遠的飄過來,兩個人回神的時候,江佑赫已經走出了老遠。

沒有任何猶豫,兩個人連忙跟上江佑赫的腳步。

這纔是真正的佑赫學長嗎?諾熙的心裏有些惴惴。

忐忑不安的走了半個小時之後,三個人終於來到了位於艾爾頓大學部東位的教導部。

站在教導部門前,看着面前這座跟體育部差不多的建築,諾熙只感覺一顆心噗噗的直跳。

雖然,江佑赫口口聲聲的說帶她過來不是開除的!

可是,爲什麼她還是感覺莫名的害怕呢?

“進去吧!”

看到諾熙在門口躊躇不前,江佑赫連聲催促。

側過臉,苦澀的一笑。

“佑赫學長,真的不是開除嗎?”諾熙一臉疑惑加委屈的開口。

“真的不是開除!”

江佑赫微微一揚,溫和的回答。

“哦!”

心不在焉的應了一聲,諾熙歪着腦袋不知道又在想什麼。

“那你保證!”

想好之後,立馬擡起頭來,一副你不保證我就不進去的樣子。

“好的,我保證!”

沒有任何疑惑,沒有一丁點兒猶豫,江佑赫保證的乾脆利落。

“那好!我們進去吧!”

聽到江佑赫的保證之後,諾熙終於感覺到有那麼一點點安心了。

鼓足勇氣,大步向前走。

“呦!還知道害怕,我還以爲她天不怕地不怕呢!”

櫻井千嶼走在背後,側着頭,小聲的給江佑赫說。

“你少說兩句吧你!”

瞥了他一眼,江佑赫冷冷的提醒着,櫻井千嶼立馬識趣的閉上了嘴巴。

“你們兩個在說什麼呢?”

感覺到身後有人小聲議論,諾熙立馬轉身。

這不能怪她太敏感,只能說是直覺,她的直覺告訴她,那後面的兩個人說的肯定不是什麼善言善語。

小心爲上!

“沒什麼!進去吧!”

江佑赫板着臉否認。

看到江佑赫沉下臉來,諾熙也不敢再問了,只能硬着頭皮往前走。

她知道後面的那隻人妖肯定在嘲笑她,但她也沒辦法了!

現在江佑赫是她的護身符,得罪了誰那不能把江佑赫得罪了不是?

悲憤……!

穿過大廳,爬上二樓,站在教導部的會議室門口,諾熙只感覺呼吸都快要停止了。

爲什麼會這麼害怕呢?

她知道江佑赫帶她來教導部絕對不是遛彎兒的,她也知道那緊閉着的會議室大門後面的情形一定會讓她驚喜不已。

可是,當那門打開的時候,她卻只感覺天雷滾滾,一絲陽光的蹤影都沒有瞧到!

真恨不得拔腿就往外跑!可是,她的雙腳卻早已經不聽使喚了。

臉色刷的一下慘白如紙!

她只感覺腦子裏嗡嗡作響,整個後背都被汗水浸透了,渾身上下不停的打着哆嗦。

“諾熙!”

滄桑的聲音在會議室裏波瀾不驚的響了起來,她臉上最後一絲血色立馬褪盡。

“爸……爸爸!”

結結巴巴的叫了一聲之後,連忙低下頭,一雙手握着也不是,放着也不是,思想告訴她讓她上前去,可是身體卻告訴她一步都不能向前走。

痛哭流涕!仰天長嘆!

老天!不就是逃個自習課嗎?怎麼就把她千里之外的老爸招惹過來了!^_^ 以下是:

咦!

不對!

她翹課到現在的時間總共加起來還不到兩個小時,而她老爸所在的地方距離這裏何止千里之遙!

也就是說,她爸不是來興師問罪的!

耶!

只要不是來興師問罪的就行,管他來幹嘛呢!

“過來!”

還沒思考完,伊湛庭的聲音就響了起來,那聲音聽不出悲喜,卻不怒自威,直讓諾熙感覺心裏面發毛。

猛的從思緒中回過神來,諾熙連忙擡起頭來看着伊湛庭。

好像也不是誒!

如果不是來興師問罪的話,他爲什麼要板着張臉!

唔……

猜不透人的內心真恐怖!

猶猶豫豫,磨磨唧唧,諾熙一隻腳擡起了又收回來,收回來又擡起,如此重複多次,卻依舊沒敢朝她老爸的方向走去。

側過臉看了一下身邊的江佑赫,他依舊是那副冰冰冷冷的樣子。

怒瞪了江佑赫一眼,諾熙立刻在心裏將江佑赫的祖宗家族罵了個遍。

混蛋,壞蛋,王八蛋!

說什麼保證,保證個屁,他的保證就是保證她的老爸從天而降,將她砸了個魂飛魄散!

恨你!恨你!恨你……

該死的江佑赫,我恨你!

咬牙,握拳,本來還想跺腳的,可是沒敢跺出來……

她現在真恨不得將他們一個個撕個稀巴爛!

“伊諾熙!”

半天沒見動靜,伊湛庭不由得皺了皺眉叫道。

“爸爸,您別生氣,我過來,我立馬就過來!”

扯出一個可憐巴拉的笑容,諾熙連忙跑到伊湛庭的面前低頭站好。

沒動靜?

爲什麼還不說話?

不是應該訓話的嗎?

偷偷擡了擡眼看了一眼面前的老爸。

不看還好,一擡眼才發現伊湛庭也真看着她,心裏那個虛啊!

如果,早知道她老爸會空降過來,她打死也不要逃課!

都怪左漠!

想到這裏,諾熙更是恨得牙癢癢!

那個死傢伙!

如果不是他定的那個該死的偷襲計劃,她就不會過來踩點!就不會被人抓了個現行!

還有季唯亞那個該死的人妖,如果不是他一直對她冷嘲熱諷的,她也不會站在這裏戰戰兢兢的!

還有那個什麼櫻井千嶼,江佑赫!

壞傢伙!

一羣該死的壞傢伙!

“伊先生,這是您要的東西!”

一個女人的聲音將魂遊天外的諾熙拉了回來,驚慌的擡起頭,眼光迅速一掃,然後就掃到了被放到桌上的文件夾。

嘎嘣!

惡魔契約奪心愛 腦子裏的某一根神經立馬斷掉!

嗚呼哀哉!這下真死定了!

暗自仰天長嘆一聲,諾熙一臉慘然面無表情的看着辦公桌上的《學生行爲記錄伊諾熙》。

伊湛庭看了一眼臉色慘白的諾熙,然後伸手準備翻開那本《行爲記錄》。

不要!

不能被老爸看到最近一段時間的表現!

雖然老爸的身體一向健康,但是保不準會有什麼隱疾什麼的,如果,要是,把他氣出個心臟病腦溢血什麼的,那她罪過可就大了去了!

剛一想到這點,諾熙就立馬衝過去把那本《行爲記錄》搶了過來,連忙藏到了身後。^_^ 以下是:

“爸爸,這個還是不要看了吧!”

惡魔總裁的業餘嬌妻 扯出一個燦爛的笑容,諾熙笑得萬分無害的說。

呼啦啦

爲什麼後面會有風?

而且還是狂風,風也就算了,爲什麼還有抽氣聲?

邪帝狂妃:廢柴七小姐 “爲什麼不能看,是怕你最近的表現太過出色,嚇着我了嗎?”

伊湛庭皺眉,冷冷淡淡的說。

這話什麼意思?

難道,他都知道了嗎?

沒可能吧!

這麼隱蔽的地方,這麼安靜的環境,更重要的是,她就待了兩天,消息不至於傳得那麼遠吧!

“沒有,怎麼會呢!呃……那個,爸爸,您不是在新加坡嗎?怎麼回來了?”

不知道怎麼開口回答,諾熙索性跟伊湛庭打起太極來。

沉默……

爲什麼不回答?

你突然出現,總該有個合適的說法吧!

伊湛庭冷冷的看着諾熙,有手指頭有一搭沒一搭的敲打着辦公桌的桌面。

她似乎都聽到汗珠掉到地上的聲音了!

額頭上也是冰冰涼涼的,騰出一隻手輕輕摸了下,果然,全是汗!

說話呀?

知不知道不說話是會嚇死人的啊!

“聽說前一陣子你住院了,所以回來看看你!”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