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喜歡的怕是男人吧!

王樂欣有些遲疑,經過長達一年多的瞭解,郝歡是怎樣的人她也算是看得透透的了,這段時間拍《電鋸驚魂》確實有很多工作要忙,她如果住在這裏,郝歡有什麼工作要她去執行就會方便許多,而她也不用每天一大早開車過來喊郝歡起牀。

正當她準備應下來時,郝歡突然覺得不妥,改口道:“算了,你還是不要住過來了,免得被狗仔隊盯上,到時候我的名譽就得被你毀了。”

王樂欣差點咬碎兩顆虎牙,就算被狗仔隊盯上,毀的也是姑奶奶的名譽啊!

斗羅大陸外傳唐門英雄傳 到時候別人會怎麼看我王樂欣?

她咬牙切齒道:“爲了我的名譽,我也不會跟你住一塊的!”

“你有啥名譽?”

郝歡呵呵道:“清醒點吧!從你當我的助理開始,你就已經沒有名譽了!”

“……”

王樂欣無言以對,她決定了,等從郝歡這裏賺夠了給父親治病的錢,到時候就炒了郝歡的魷魚,打死也不給這傢伙打工了!免得到時候自己跟郝歡的名譽一起掃地,無言回去面對江東父老!

“起訴娛記新聞的事情你繼續跟進,不管是私了還是走法律程序,反正這錢他們不賠也得賠!”

郝歡下了車,在關上車門之前再次開口:“明天早上過來喊我記得給我帶早餐!”

“知道了!”

王樂欣應了一聲,然後開車離開這個小區,回去她住的地方。

沒多久。

娛記新聞的主編從王樂欣那裏聯繫到了郝歡。

他想着隨便給郝歡道個歉就完事了,起訴什麼的真沒必要。況且他們發佈這個新聞,也給郝歡帶來了不少熱度。說到底,就算他們造謠了,郝歡也沒有什麼損失,何必要咄咄逼人,這麼不講道理的要求他們賠償各種損失呢?

然而,郝歡還真就不講道理了!

“如果道歉有用的話,還要法律幹嘛?你們這些新聞媒體爲了流量,什麼屁話都能扯出來!你們利用《驚嚇時代》就已經賺了我不少流量了!我大人有大量沒怪你們蹭熱度落井下石,現在你們倒是牛逼,都開始造謠污衊我了!”

“誤會,這真的是誤會!是我們的記者理解錯了你的意思,我已經對她做出處罰了,現在我們也對外界進行了解釋,這事兒要不就算了?”

郝歡罵咧咧道:“真以爲我郝歡這麼好欺負是吧!一句道歉,一句算了就想打發我了?就是因爲你們這些媒體到處宣傳帶節奏,誇大其詞,鬼話連篇!所以我纔會被那麼多人噴成敗家子,爛片導演!現在你跟我說算了?我算你大爺!”

娛記的主編臉都僵了,這特麼的不好弄啊!

“郝少,您別激動。”

他都開始用敬語了,這種富二代就特麼麻煩!問題是普通的富二代也就算了,可他是郝富的兒子啊!

郝歡反正是吃定對方了,繼續罵咧咧地回覆着:“少特麼給我扯這些屁話!今天我就把話給放下了,我特麼不缺錢,但我就是要讓你們吐一筆錢!不然以後你們這些狗屁媒體都會覺得我郝歡特別好欺負!”

這特麼一腳踢在鐵板上了啊!

娛記主編頭都大了,郝歡既然都這麼說了,看來這是鐵了心要起訴他們,要他們花錢消災了。

他只能轉告老總,讓老總親自下場協商,看能不能更妥善地處理好這件破事了。

最終,爲了不徹底得罪郝歡,娛記老總被逼無奈地賠償了郝歡100萬元進行私了。

郝歡忽然發現了一個商機!

“原來錢是這麼好賺的啊?”

他趕緊給王樂欣打了一個電話:“你上網查一下,看還有沒有其他新聞媒體是造謠我污衊我的!”

王樂欣無語了。

娛記新聞選擇賠償100萬元是爲了不得罪你,免得以後遭到你老子的打壓!

否則真走法律程序的話,別說100萬了,能獲賠10萬元就已經很不錯了。

結果你還真以爲自己發現了一個可以發家致富的商機了啊!

想想,王樂欣都替郝歡的智商感到捉急。

好好的一個人,怎麼拍了一部爛片後就變成這個樣子了呢?

沒救了啊!

王樂欣搖了搖頭,不過從現在開始,怕是沒有新聞媒體敢隨便造謠污衊郝歡了。 郝歡起訴娛記新聞的事情私了後,其他新聞媒體確實沒有人敢隨便發佈關於郝歡的新聞了。

畢竟不是所有新聞媒體都跟娛記這麼有錢,竟然捨得賠償郝歡100萬元進行私了。

換了是其他新聞媒體,郝歡想告就告,反正就算走法律程序,那也用不着賠他多少錢,幾千幾萬都算多的了!

所以,同行都覺得娛記也太慫了!

當然,事情沒有發生在自己身上,說風涼話自然有的是底氣。

……

郝家。

章敏看着微博,說道:“老公,咱兒子居然真的沒有借別人兩億元去拍這個電影!你看,他在微博上曝光了這個《電鋸驚魂》的花銷,加起來才一百多萬呢!”

郝富現在是懶得搭理這個敗家子了,但聽老婆這麼一說,他還是沒忍住看了一下,然後呵呵道:“你信嗎?現在拍電影的誰不會弄假賬來進行逃稅啊?一百多萬能幹嘛?照我看至少也是一千多萬!”

“這樣的嗎……”

章敏半信半疑地說着:“可兒子這次拍的電影確實沒有請那些明星,這演員的片酬就算造假那也肯定高不到哪裏去啊!”

郝富冷聲道:“所以說你們這些女人就是頭髮長見識短!就算演員方面不花什麼錢,但其他方面呢?尤其是特效製作方面!去年那一部叫《星際爭霸》的科幻電影,僅僅是特效製作就花了將近一億元!”

章敏皺眉道:“可是兒子都起訴這個新聞媒體了,說明他這部電影的製片成本不可能花兩億纔對,否則到時候豈不是要被別人起訴回來?”

郝富說着:“就算沒有兩億,那也得有一億多!反正我是不管他了!他愛怎麼着就怎麼着,以後別讓老子給錢他還債就行!”

好吧……

章敏無奈地嘆了嘆氣,她都不知道該相信兒子的話還是她老公的話了!

……

接下來的三天裏。

郝歡都在認認真真地拍着《電鋸驚魂》,他突然發現自己的拍攝進度似乎嚴重超過了他的預期。

一共才四天的時間,拍攝進度就已經完成了一半,按照這個速度下去,用不了10天的時間,說不準他都可以拍完這部電影了。

最重要的是他一天只拍9個小時,如果進行加班的話,恐怕一週的時間都足夠他拍完這一部《電鋸驚魂》了。

這就是利用系統體驗了原著拍攝過程時的好處啊!所以郝歡知道自己該拍什麼,不該拍什麼,該準備什麼,不該準備什麼。

一切都是有目的,有準備的。

整部電影拍下來,他連需要剪掉的鏡頭都沒有多少,拍攝過程也顯得比較順暢。

唯一拖延拍攝進度的地方,可能就是最後護工男綁架醫生妻女的劇情了。

因爲這段劇情裏,會有小女孩參與進來,所以小女孩的演技很重要,期間還有打鬥、飆車、槍戰這些高潮劇情。

這一段劇情,也正是整部電影裏最高潮迭起的地方。

然而,可能是考慮到製片成本的原因。原著裏這一段劇情直接刪減了六七成,高潮部分都給一筆帶過了。

而郝歡不打算刪減,他決定將重心花在這一段劇情裏,將這一段打鬥、飆車以及槍戰的劇情,給拍得更加的驚險刺激!

而這段鏡頭,正是電影裏最花錢的地方!

正好娛記新聞賠償了100萬元,所以郝歡決定在這段劇情裏燃燒一下經費,爭取拍出一段超越原著的高潮劇情。

四天後。

眼看着《電鋸驚魂》已經拍了八天,郝歡突然發現自己想的有點理所當然了。

如今,電影已經拍到了尾聲。

也就是護工男綁架了醫生妻女,要殺死對方獲得解藥的這段劇情。

郝歡發現自己突然有種不知從何拍起的感覺。

這一段劇情的擴充,也就說明了他已經不能參考原著的拍攝經驗,所以接下來完全是憑自己的本事去拍好一個個沒有參考性的鏡頭。

同時,讓郝歡頭疼的就是小女孩的拙劣演技了。

原著裏的小女孩,很好地演繹出了什麼叫恐懼、害怕以及絕望。

而他面前的這個小女孩,除了說哭就哭這個優點外,根本演不出那種被人綁架,即將要被殺死的恐懼感。

事到如今,換人也不是問題。

重點是就算換了人,恐怕演技也不會好到哪裏去啊!

而且郝歡還不能兇她,畢竟人家還是個孩子,沒有什麼演技也是正常的,只能耐心地跟她講述着要怎麼哭,怎麼表現出害怕的樣子來。

就這樣,僅僅是小女孩被護工男綁起來的這段鏡頭,郝歡就拍了整整一天,最後實在沒有辦法,也只能勉強通過了。

接下來的護工男跟警察一對一毆打、槍戰以及飆車追逐的鏡頭又拍了一天的時間。

如此一來,十天的時間就過去了。

郝歡發現十天內拍完《電鋸驚魂》還是比較難的,因爲越到後面,電影分鏡的拍攝就越來越多。同時打鬥、飆車這種鏡頭都不好拍,且不是郝歡所擅長的。

而原著裏,這一段劇情的拍攝都簡易化了,直接將這段高潮迭起的劇情給壓縮了起來,從而失去了暢快淋漓的刺激感。

夜已深,飆車槍戰的這段劇情是在晚上拍攝的,整個劇組的人加班加點,好不容易纔拍完了這段劇情,然後收工。

步步婚寵:總裁的蜜制愛人 和護士姐姐同居 而郝歡還是有點不大滿意,可經費不允許他反覆地拍好這一段劇情。

“可惜了!”

郝歡回去後還在看着拍攝錄像,如果有錢的話,這一段飆車的鏡頭完全可以拍出一個震撼的大場面出來!

碰撞、漂移、甚至是爆炸!

兩個世界的時差 這樣的電影畫面,想想都覺得驚險刺激!

可是追加了100萬元進去,郝歡也只能拍出漂移跟兩輛車相互摩擦碰撞的鏡頭了。

而且這一段鏡頭,他還是找了專業的攝影團隊來進行拍攝的,如此一來,這一段劇情就砸了大幾十萬元進去。

捶了一下老腰,郝歡準備洗澡休息。

“不出意外的話,再拍兩天應該就可以殺青了,雖然個別地方拍得不是很滿意,但一分錢一分貨,能拍出這個樣子就已經算是很不錯的了!”

他已經有點迫不及待。

也不知到時候自己翻拍出來的《電鋸驚魂》,能否打破原著7億元的票房紀錄? 兩天後。

《電鋸驚魂》拍攝的第12天。

漆黑的夜裏,影視城內好幾片區域都是燈火通明,一個個劇組都在拍着夜戲。

郝歡看着一臉堅毅的施宇昂,問道:“你確定真要動真格嗎?”

電影拍到尾聲,距離殺青也就只剩最後不到十分鐘的鏡頭了。

此時,電影的拍攝進度又遇到了阻礙。

施宇昂扮演的醫生,接下來要鋸斷右腳才能離開。而接下來他要演的就是鋸斷右腳,擺脫腳鐐的過程,由於郝歡接連兩次打斷,覺得他沒有演好那種痛不欲生的感覺,於是施宇昂提出了一個瘋狂的建議!

他要真正的鋸自己的腳!

當然,不是真的鋸斷,而是鋸破腳皮,真正地感受一下鋸腿時的真實反應,以及感受一下真正的痛苦。

如此一來,他覺得自己才能演好這個片段,否則接下來郝歡還是會一而再再而三地打斷、重拍。

施宇昂認真地說着:“只有這樣,我才能流露出真情實感,才能演好這段鏡頭。”

楊江佩服地看着施宇昂,這傢伙是個瘋子吧!他光是想象自己拿着鋸子在腳上來回拉扯,整個人都受不了了,結果這瘋子竟然主動要求動真格!

“行,既然你想嘗試,那就準備一下吧!”

郝歡剛說完,施宇昂立馬閉上雙眼重重地呼出一口氣。

其他人都傻眼了!

真要這麼搞嗎?

道具腳都給你準備好了,你丫竟然要主動鋸自己的腿?

瘋了!

施宇昂瘋了!

郝歡也跟着他瘋了!

王樂欣想想都覺得可怕,她就沒見過這種要求自殘的演員!

郝歡平靜地問着:“準備好了沒?”

施宇昂握着不算鋒利,但卻足以輕鬆割破皮層的鋸子,鄭重地點了點頭。

“開始!”

伴隨着郝歡一聲令下,施宇昂開始了那令人頭皮發麻的鋸腳行爲!

他咬着捲成一團的上衣,左手拉着緊緊綁在腳上的衣袖,右手握着鋸子朝着腳鐐上的小腿進行拉鋸。

“嗯!”

強烈的疼痛感,令施宇昂的右手顫抖起來,他的臉色突然變得憋紅,額頭不由地冒出了汗珠。

鏡頭從鋸腳的特寫緩緩移動到施宇昂那痛苦的表情上,楊江“被嚇得”大叫起來。

郝歡趕緊打斷:“停!這條過了!”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