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轟……”手雷在‘花’池中間爆炸,無數的鮮‘花’和泥土被炸飛起來。

“真沒禮貌!” 冷魅老公小嬌妻 貝德並不生氣,“既然沒得談那你們就等死吧。”說完對面就再也沒了動靜。

“他的話是什麼意思?” 拒嫁前夫:嬌美毒妻不好惹 重拳有些莫名其妙。

“誰他媽的知道!”山狼搖了搖頭,“小心前進,走。”

說完他端着搶先一步進入迴廊,跨過欄杆向‘花’池靠近。

“等等……”重拳叫住他,然後側着耳朵仔細聽裏面的動靜,“雖然我不知道要發生什麼,但我感覺不太妙。”

“確定……”山狼皺了皺眉小心的退了回來。

“沒法確定。”重拳搖了搖頭,“只是感覺,感覺不好。”

“聽……”獅鷲擺了擺手,示意他們不要說話。

一陣很輕微的,幾乎無法察覺的聲音從裏面穿了出來,好像是腳步聲,非常的輕又非常的密集,彷彿來了很多隻穿襪子走路的人。

“後退後退!”山狼也覺得蹊蹺,爲了保險他們立即退出了迴廊。

聲音越來愈近,密密麻麻的讓人聽起來非常的不舒服,三人守住暗處緊張的注視着對面,突然聲音消失了,這讓他們非常的意外,從聲音停住的地方判斷那些東西應該已經靠近了‘花’池的位置。

就在他們納悶的時候,‘花’叢裏突然伸出一顆頭顱,黃綠‘色’的眼睛泛着亮光,尖尖的耳朵,滿臉細密的半點。

“美洲豹?”山狼一愣,他沒想到出現的會是東西,但他隨即又反應了過來,剛纔的腳步聲可不是一隻美洲豹能發出來的。

但還沒等他多想,那隻美洲豹突然縱身躍起向着他這邊就衝了過來。

“噗噗噗……”離着還有老遠山狼就扣動了扳機,豹子毫無懸念的就被殺死。

“‘操’,就這東西。”重拳罵了一句,可就在這個時候又有四五隻美洲豹從‘花’池後面跳了出來,向這邊猛衝。

“‘奶’‘奶’的,薩迪曼是馴獸師嗎?養這麼豹子?”重拳罵着扣動了扳機,但這些豹子太靈活了,就算是三人同時開槍也被‘弄’得手忙腳‘亂’,幸好豹子在離他們七八米的地方就被全都幹掉了,屍體橫七豎八的倒了一大片。

“我‘操’,玩兒這個,他媽的,用豹子威脅咱們,是誰他媽想的好主意?”重拳有些不屑。

“豹子背上有東西?”獅鷲盯着不遠處的美洲豹屍體說道。

豹子的背上鼓鼓囊囊的就像穿了個馬甲,黑糊糊的看不出是個什麼東西。“‘操’,它們也是穿着戰術背心來的?這是城堡警衛力量的一部分?”重拳罵了一句端着槍謹慎的靠上去打算看個究竟,就在他離着豹子還有機米遠的時候突然站住,很疑‘惑’的按了按耳機又小心的向前邁了兩步,猛然間他一個急剎車,跟着向後猛退,同時大聲喊道,“跑,是金屬感應炸彈……” 223、突襲城堡(04)

重拳的聲音還沒落劇烈的抱在就在豹子屍體上響起,每隻豹子身上都綁着一枚炸彈,連續的爆炸將花園炸成一片廢墟,一側的牆壁開一條五米多長的口子,地面已經完全被炸穿,重拳被炸飛出去六七米遠落盡通道里昏了過去。

山狼倒在地上幾乎爬不起來,頭嗡嗡地響,彷彿身體不是自己的,出了劇烈的頭痛之外根本就感覺身體的存在,他甚至懷疑是不是自己被炸得只剩下腦袋還在,他看見獅鷲衝上來將他拖到一邊對着他大聲的呼喊,但除了嗡嗡的耳鳴之外什麼都聽不到……

“山狼,山狼……”獅鷲在他眼前揮着手大聲地喊着,但山狼一點反應都沒有,如同受到驚嚇之後變成了白癡,獅鷲無奈身手給了他兩耳光,“山狼,醒醒,山狼!”

“你他媽的敢打我!”山狼終於有了反應。

“終於他媽的回魂了

!”獅鷲將他扶起來靠在牆上,“我去看看重拳。”

“我他媽的聽不見。”山狼耳朵裏除了嗡嗡聲之外聽不見任何聲音,身體上的感覺慢慢恢復,劇烈的疼痛讓他有種身體寸寸斷裂的感覺,那是一種難以言喻的痛楚。他很納悶爲什麼爆炸的時候獅鷲離他並不遠現在卻毫髮無損的到處跑。

重拳趴在地上,鼻子、眼睛、耳朵嘴巴,到處都在流血,如同中了劇毒死亡的屍體,不同的是他沒有中毒死亡那恐怖的面色。

“重拳。”獅鷲探了探他的鼻息又摸了摸他的脈搏,這才放下心來,呼吸微弱,脈搏也很弱,但幸運的是還沒死。

“這是什麼他媽的場面?”幽靈從後面帶着史密斯和幾個特工上來。

“守住前面。”獅鷲頭也不擡的說道,他正忙着檢查重拳的傷勢。

幾名特工快速前出守住花園對面的入口,防止敵人突然出現。

“感覺怎麼樣?”幽靈蹲在山狼面前伸出兩根手指在他面前晃了晃,“這是幾?”

“滾開。”山狼一把打開他的手,雖然他聽不見幽靈說什麼,但對他要幹什麼還是非常清楚的,“有多遠滾多遠,老子還沒白癡到不識數。”山狼掙扎着站起來,頭痛得厲害,稍微一動就暈頭轉向,“重……重拳!”山狼扶着牆大聲說道,幾乎是在吼叫,人都有一個習慣,就是在自己聽那個不見的時候不知不覺的提高嗓門,他也不例外。

“還活着!”幽靈在他面前晃了晃手,然後打手語告訴他。

“嗯。”山狼點了點頭,“他媽的,這是什麼玩兒法,豹羣襲擊加金屬感應炸彈,我操這個貝德不愧是恐怖分子出身,花樣翻新。”

就在這時守在前面的特工們和趕來的敵人交火,幽靈提着槍趕上去幫忙,重拳依然處於昏迷狀態,獅鷲還在給他檢查身體。

“情況如何?”幽靈問了一句。

“沒有生命危險,不過短時間內不會醒,傷到了頭!”

“有命在就好

。”幽靈丟下一句話向前衝去,他現在的形象不比重拳差,臉上還有沒幹的鮮血。

“山狼,感覺怎麼樣?”獅鷲將重拳背起來,用繩索固定。

“我他媽的聽不見。”山狼不理他,一瘸一拐的向前衝去。

“都他媽的變成聾子了!”獅鷲無奈,揹着重拳跟了上去。

裏面的敵人不多,但依靠有利地形將他們堵在了外面,手榴彈不斷的扔出來,炸得他們根本無法靠近。

“扔閃光彈。”幽靈在後面大喊。

“抱歉,我們的閃光彈在外面的戰鬥中用光了。”史密斯無奈的說道。

“用光了?”幽靈一愣,隨即罵道,“你們真他媽的浪費。”說完取出兩枚閃光彈丟了進去,白光過後,幽靈又向裏面扔了兩枚催淚彈,最後對着通道頂部又打了兩枚槍榴彈,爆炸中下落的碎石如同下雨一般。

“衝……”幽靈一馬當先殺了進去,通道里到處都是碎石,敵人已經被催淚彈逼得退走,只丟下幾具屍體。

“前面就是敵人最後一道防線了,大家加把勁。”幽靈衝過煙霧發現裏面是個巨大的展示廳一樣的空間,裏面擺着各種工藝品,油畫、瓷器、雕塑……很多位置都空着,不知道是因爲本來就空着還是在開戰的時候被人收走了。

“私人珍藏?”史密斯咂了咂嘴,“不錯啊,這……”

幽靈一腳蹬在他屁股上將他踹到在地上,幾乎同時一排子彈從頭剛纔站着的地方掃過,打在牆上碎石橫飛。

“在這地方發呆,你他媽不要命了?”幽靈罵着衝到一個展臺後面和敵人對射,展臺是石頭雕刻的,非常的結實。

“看看而已。”史密斯爬起來一瘸一拐的跟着衝上去,剛纔幽靈那一腳踹的很重。

“在給他們點催淚彈,他們沒有防毒面具。”山狼衝後面衝了上來,“注意敵人火力,交替掩護前進。”

“手榴彈

。”也不知道是誰喊了一嗓子丟了兩枚手雷過去,大廳另一側的藝術品瞬間被炸得面目全非,思想者的頭,維納斯的胸,都被彈片削飛了一大塊。

“這他媽的可是藝術品。”史密斯藉機向前推進了一段。

“都他媽是贗品。”幽靈跟在後面,兩人交替掩護效果不錯,快速推進了相當長一段距離。

“轟……”一聲巨響,史密斯藏身那塊展臺上的大衛雕像被敵人的槍榴彈集中,雕像四分五裂,連着左半個肩膀的頭顱掉下來正砸在他的頭上,直接將他砸暈過去。

“我操。”幽靈衝上去以檢查才發現只是昏迷米,原來雕像是石膏的,如果是石頭的那史密斯早變成餡兒餅了,“給你們點兒顏色看你。”幽靈轉身對着敵人所在位置的屋頂連續發射槍榴彈,兩枚過去,無數被炸碎的東西落下來,雖然這些東西不至於將敵人砸死,但還是逼得他們拋投鼠竄,幽靈要的就是這個結果,他躲在展臺後面不斷的對逃跑的敵人開槍,很快就有三四名敵人倒在他的槍下。

藉着這個機會衆人一口氣攻到了大廳的中部,大廳實在是太大了,他們不可能一下子全拿下來。

“這敵人可真他媽的頑強。”幽靈一邊射擊一邊罵道。

“這裏是他們的主場,我們沒什麼優勢。”史密斯晃着腦袋衝了上來,誰也沒想到這傢伙醒的居然這麼快。

“什麼他媽的主場,就是靠人多。”幽靈擡頭看了看發現對面只有七八名敵人,“還有催淚彈嗎?”

史密斯在身上摸了半天:“就剩下一枚了。”

“丟過去,他們真沒防毒面具。”幽靈檢查了一下自己的彈藥,消耗很大,但還足夠用。

史密斯將催淚彈丟了出去,隔了幾秒鐘之後幽靈又丟了兩名手榴彈過去,手榴彈凌空爆炸,彈片俯衝而下直接將打在敵人身上。

“走。”幽靈和史密斯一前一後的繼續推進,山狼在後面向前望了望,發現敵人正在後退,看來是頂不住了。

鬼醫本色:廢柴醜女要逆天 “幽靈,不要魯莽

。”山狼叫住他,“敵人損失不大,怎麼就跑了?這肯定有問題。”

“殺過去看你就知道了。”幽靈躲在展臺後面,“裏面應該就是薩迪曼的藏身處,這裏可能是他們最後的防線。”

“越往後越要小心,敵人不會坐以待不。”獅鷲也跟了上來,重拳還沒醒。

“謹慎前進。”山狼的耳朵還在轟鳴,好在已經能聽到。

“山狼,外圍的敵人已經接近城堡,預計到達時間四分鐘。”瑪麗繼續通報外面的消息。

“收到,繼續監視。”山狼皺了皺眉對其他人道,“沒時間了,加快進度。”

“走。”幽靈帶着史密斯和另外幾名特工快速向前推進,現在時間緊迫,已經沒時間顧及太多了,一旦敵人的援兵進入城堡他們恐怕連撤退的機會都沒有了。

大廳盡頭的敵人已經跑光了,幽靈端着槍殺進通道,對面是一扇緊閉的大門,通道卻沒有到盡頭,開始轉向右側延伸,很長,看不到盡頭。

幽靈指了指門史密斯立即帶人衝上去開始往門上貼炸藥。

“3、2、1引爆。”史密斯按下遙控器。

“轟……”門被炸了個粉碎,幽靈立即往裏打槍榴彈,榴彈炸開的同時裏面傳來了喊叫聲,“別開槍,我們投降。”

“雙手抱頭,滾出來。”幽靈大喊。

“別開槍,別開槍。”裏面敵人喊道。

“快出來。”幽靈往裏掃了一排子子彈,“再不出來扔手雷了。”

“別開槍,我們出來,出來。”說話間一個人抱着頭從裏面走出來,跟着又出來了三個人。

“趴在地上。” 王妃大人要休夫 幽靈喊道。

幾個人照辦,史密斯立即帶着人衝進了房間,裏面是個休息室,搜索之後發現沒人了



幽靈上去就是一槍把一個人打死然後用槍頂着離他最近的一名俘虜的腦門:“薩迪曼在哪?貝德在哪?”

“裏……裏面。”俘虜已經被嚇傻了。

“說具體點!”幽靈用槍頂了頂他的腦門,“別他媽的耍花樣?”

“裏……裏面有……一間起居室,薩迪曼就住在那裏。”

“起來,帶路。”幽靈把那個人揪起來。

“不……不,會死的,會死的。”俘虜哆嗦着說道。

“不帶路,我現在就殺了你。”幽靈把槍管貼在他耳朵上開了一槍,“快點。”

“別開槍。”俘虜嚇得一哆嗦差點趴在地上。

“走。”幽靈推了他一把,“別耍花樣。”

俘虜哆嗦着往前走,速度非常慢,幽靈用槍口猛戳了一下他的後背凶神惡煞的說道:“快點,我不缺帶路的人,別逼我殺了你換一個。”

“是……是!”俘虜加快了腳步,剛走了沒多遠就被對面射來的子彈送上了一西天。

“媽的。”幽靈罵了一句舉槍往裏掃射。

地上趴着的另外兩名俘虜被兩名特工揪起來推到了前面。

“別開槍,是我們。”一個俘虜大喊,“別開槍。”

裏面的人不理,繼續向外掃射。

“看來他們不管你們的死活。”史密斯在後面說道,“裏面什麼情況?還有多少人?裝備如何?”

“裏面有四個房間,一間薩迪曼的臥房,一間貝德的臥房,外面兩間裏住的都是是他們的親信,一共有五個人,但剛纔你們攻進來的時候由四五個人退了進去,現在裏面大約有十個人左右,武器……武器。”俘虜頓了一下,“大概有七八支衝鋒槍,其他,的我就不知道了。”

“彈藥,他們還有多少彈藥?”

“不知道,不過不會太多,你們來得太快,我們沒機會帶上太多,加上之前的消耗應該已經剩不多少了,估計快用光了

。”俘虜很合作有什麼說什麼。

“謝謝。”史密斯突然抓住他的頭猛地撞在牆上,俘虜眼睛一翻暈了過去。

“這個怎麼辦?”另一名特工問。

“殺了他。”殺了他,史密斯非常乾脆的說道。

“不……不要殺我,我知道他們在哪,我知道他們多大年紀,我知道……”俘虜嚇得語無倫次,“我是基督徒,我有孩子……”

“嘭……”特工一槍打爆了他的腦袋,在這種情況下沒人會聽他廢話。

山狼、幽靈、史密斯還在和敵人對射,手榴彈不斷地往裏扔,但敵人頑強的很厲害,他們清楚這是最後的防線,一旦被攻破他們都得死,只要堅持到外面的援兵到達他們還有一線生機。

“操他媽的。”山狼被逼急了,已經沒有太多的時間給他們浪費,他把身上所有的手榴彈都扔了進去,然後接着敵人躲避的空當端着機槍一邊掃射一邊衝了進去。

“你瘋了?”幽靈大罵着跟上去和他一起往裏衝殺,阻攔已經來不及了,他不能讓山狼一個人冒險,山狼是他的恩人,如果沒有山狼自己現在還在緬甸的叢林裏遊蕩,是他給了自己新生,他曾經發過誓,這條命就是山狼的。

敵人顯然沒料到他們會用這種玩兒命的方式往裏衝,等明白過來山狼和幽靈已經接近最前面幾名敵人,爆炸結束之後他們剛伸出頭來準備反擊赫然發現兩個人已經衝到了進前,就一愣神的功夫山狼的機槍已經掃過去,兩名敵人瞬間被幹掉,幽靈盯着身上中彈的劇痛一頭裝進了身邊的房間,他幾乎是壓在敵人的身上闖進去的,兩個人一起倒在地上,倒地的時候幽靈回手就是一個重撞肘頂在了敵人胸口,然後一腳把敵人蹬開橫過槍扣動了扳機,子彈推着敵人的實體滑出去老遠撞在牆上纔算停下來。

幽靈迅速從地上爬起來端着槍掃視房間,確認空無一人之後才一屁股坐在地上,身上的劇痛弄得他死去活來,近距離數次中彈的感覺可不好受,防彈衣能救命,但不能抵消子彈巨大的衝擊力



“山狼……”幽靈靠在牆上大喊,外面的槍聲還在繼續,山狼沒反應。

“他媽的。”幽靈爬起來回到門口,發現山狼正靠在另一邊牆壁的凹陷處和敵人對射,他在身上摸出最後一閃光彈大喊着扔了出去。

閃光彈砸在牆上轉了個彎直接飛進了敵人藏身的一間房間“嘭”的炸開,裏面的敵人一陣慘叫,就在敵人一愣神的功夫幽靈跳出去身體藉着衝力猛地倒在地上向前滑行,同時扣動扳機,敵人掃除的子彈大多數都從他上空飛了過去,而幽靈射出的子彈卻結結實實地打在了敵人的身上,然後他有對着最大的那扇房門打了一枚槍榴彈,房門直接被轟成了碎片。

門被炸碎的同時幽靈的人也到了,直接滑進了房間,敵人沒料到會出現這種情況,守在右翼房間裏的敵人一陣混亂,而大多數人還沒從閃光彈的攻擊者反應過來,瞎子一樣趴在地上亂叫。

山狼衝上去對着裏面的敵人一通狂掃,四五名敵人被他打得血肉橫飛,之後他轉身衝進了最裏面幽靈進入的房間,剛進門胸前就捱了一槍,倒地一瞬間他看見兩名敵人正縮在牆角向這邊掃射。

“趴着別動。”幽靈在旁邊大喊。

“我操,你怎麼不早說。”山狼滾到一邊。

“我他媽的哪有時間?”幽靈罵了一句騰空躍起手裏的步槍連續開火,世界將兩名敵人幹掉。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