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後的一切行動都需要謹慎對待,內‘奸’,仍然是我們即將面臨的最大內部問題。”山狼說,“所以,找到一個定位器並不代表我們就安全了。”

“真是讓人喪氣。”說完本·艾倫揮了揮手,“好了你們都出去吧,給我點時間讓我安靜一下。”

三個人起身離開,獅鷲和山狼換了個地方將目前面臨的問題重新彙總了一下,並進行了細緻的分析,這次行動的成果是可以肯定的,但也發現了更加嚴重的問題,所以今後的工作該如何進行仍然需要慎重的考慮,山狼將這些整理出來的內容彙總在一起發給了本·艾倫,這可能是目前他唯一能做的事情,剩下的就看本·艾倫怎麼去決斷了。

三天後他們離開東京返回巴黎,既然已經‘弄’清楚問題的所在就沒必要繼續留在東京,幽靈也只是和妻‘女’見了一面,對此他只能對美惠子說抱歉了,目前“黑血”正缺人手,他也不太適合長期離隊的。

重拳的表現倒是很乾脆,和瑪麗母子打了招呼就走了,在這裏有美惠子給他們做伴,他心裏還是很踏實的,只是他在走的時候告訴瑪麗‘抽’時間到中國讓孩子見見爺爺‘奶’‘奶’。

回到公司屁股還沒坐穩馬丁就找上了‘門’。

“我的大人,你可回來了。”馬丁略帶怒意的說。

“去處理一些內部事務。”本·艾倫淡淡地說,“這些事情比較麻煩,所以耽擱了點時間,怎麼?有事情找我?”

“那可是相當多的事情。”馬丁坐在他對面的沙發上,拿出一個存儲器放在他面前,“我查到一些東西,你可能感興興趣。”

本·艾倫拿起存儲器‘插’在桌面一角的連接口上,很快桌面變成了觸屏顯示器,這是信使最近給他更換的辦公設備,理由是要讓他的辦公室更具現代和風格。

“從情報上看,‘風刺客’的總部在得克薩斯州,這可是我們調查了很久才‘弄’到的情報,你是不是很感興趣?”馬丁看着本·艾倫。

“嗯,是個好消息,只是這個總部的具體位置在哪?”本·艾倫很冷靜的看着上面顯示的內容和圖片,顯然沒有具體座標。

“我在考慮是否該把這個任務‘交’給你們。”馬丁說,“這件事牽扯不小,可能會鬧出不可收拾的麻煩。”

“什麼意思?”本·艾倫問。

“首先你們肯定要把他們的總部毀於一旦,但問題在於這是美國的本土,惹出麻煩來包括我都無法脫身,其次我們查到這個‘風刺客’和軍方的一些人‘私’下里來往密切,所以……”馬丁說,“所以我很猶豫。”

“軍方?難道是有人蔘與其中?就像我之前發現的問題一樣?”本·艾倫皺了皺眉,這可不是什麼小事。

“很複雜,參與肯定是有參與,但只能說是以‘私’人身份,官方的是不太可能的,而且參與程度就查不到了,不過如果你們能幹掉這個組織,那至少能斷掉軍方與他們的聯繫。”

“其實我也很猶豫。”本·艾倫說,“在美國鬧事可不個明智的選擇,何況我也是美國公民,另外如果設計軍方任務這是件很麻煩的事情,所以,這件事得慎重考慮。”

“那你會放棄這次復仇嗎?”馬丁問,“如果是這樣的話那我們可以避免很多麻煩,我也不必這麼擔心了。”

“不會,絕對不會。”本·艾倫搖了搖頭,“這是一次機會,至少我們能從他們的資料庫中獲得僱主的信息,他們幾次對我們的暗殺也該得到報應了,我們‘黑血’可不是誰想動就能動的,殺手怎麼樣?一樣該死。”

“所以,我纔會害怕你們乾的太出格,這可是美國本土,出現大規模的槍戰可不是開玩笑的。”馬丁一臉擔憂地說。

“放心,我們會根據環境來控制戰鬥規模,不會造成恐慌,頂多變成黑幫的械鬥,這個我們在行。”本·艾倫信心十足地說。

“控制戰鬥規模?開什麼玩笑?那可不是你想控制就能控制的!容我考慮一下。”馬丁左思右想一時拿不定注意,好像特別爲難的樣子,其實本·艾倫知道他這是在演戲,是在變相的增加條件,或者要更多的錢。

“我明白,你是怕受到牽連。”本·艾倫說。

“是,我的確害怕,追查起來,我會很麻煩,甚至丟掉現在的飯碗。”馬丁苦笑。

“除了我之外沒人知道你向我提供了這些,所以……”本·艾倫的話沒說完就被馬丁打斷了,“這個我相信,可我還是不放心。”

“好吧,你需要什麼樣子的保證?”本·艾倫看着他。

“保證?什麼能保證你們不毀了那裏?”馬丁無奈的笑了笑,“這麼說吧我還查到了一些‘斷手’近期的行動計劃,內容詳實具體,如果你們能減少那邊的損失我就把消息告訴你們,否則免談,如何?”

“真的?”本·艾倫有點不相信,馬丁怎麼一下‘弄’出這麼多情報來。

“當然,這種事情能開玩笑嗎?”馬丁點了點頭,“所以,你還是慎重考慮一下我的建議吧。”

“我接受,控制戰鬥範圍,不鬧出太大的‘亂’子。”本·艾倫點了點頭。

“嗯,那好吧。”馬丁點了點頭,將屏幕上的地圖放大,最後指着一個地方說,“就在這裏,另外我還有個要求。”

“請講。”本·艾倫看着地圖問。

“我要裏面的數據,詳細的數據,他們掌控着很多暗殺祕密,這些情報價值不菲,所以我要這些東西,作爲情報和武器提供的‘交’換條件。”

“這沒問題,只是我們怎麼知道那些是你們要的東西?”本·艾倫問。

“把這個東西‘插’在他們的服務區上就行了,我們會遠程訪問,下載內容,整個過程大約需要五分鐘,而你們想要的僱主信息也應該就在這裏面,所以,這和你們的任務不發生衝突。”馬丁說。

“好吧,我接受。”本·艾倫點了點頭,“只是你說的關於‘斷手’的情報會不會因爲我們先去摧毀‘風刺客’的總部‘浪’費了時間而失去價值?”

“不會,只要你們在一週內完成這個任務一切還都來得及。”馬丁起身,“先考慮如何不給我惹麻煩吧,我走了,行動的需要的一切我會找人提供,包括‘交’通工具和目標地點附近的詳細情報,你們只需要趕過去就行,那邊有人接應,然後送你們過去。”

“再見。”本·艾倫頭也不擡地說。馬丁只是頭也不回地揮了揮手就出去了。“得克薩斯州。”本·艾倫盯着屏幕上的地圖,“這次戰鬥還真的有點難度。” 美國的得克薩斯州原屬於墨西哥,1845年美國通過將得克薩斯納入美國成爲美國的第28個州。得州是美國南方最大的州,也是全美第二大州,僅次於阿拉斯加州,德州的名字來自於印地語,意味着“朋友”或是“盟友”。西班牙的探險家在命名得州時將這個本應該爲人稱的詞誤以爲地名,就由此沿用下來。

歷史上得州養牛業發達,至今以牛仔形象聞名於世,地域廣闊、資源豐富、經濟發達是得州的特點,本·艾倫到達這裏的時候是下午,外面陽光充足,溫度時鐘,是一天中最舒服的時候。

“隊長,我可不可以打扮成牛仔過過癮?”幽靈開着玩笑說,“很嚮往那種粗狂的生活。”

“當然,只要你願意,扮成牛我都不法對。”本·艾倫心不在焉地說。

“不是有人來接我們嗎?爲什麼還沒到?”山狼皺着眉四處張望,他們到了快半個小時了,這裏進進出出的人不少,但卻沒有一個是衝着他們來的。

“別急,再等等。”本·艾倫找個椅子坐下。

“不守時的人最讓人討厭了。”軍醫起身向外走,“我去‘門’口看看。”

就在這時一個坐到不遠處長椅上的人引起了山狼的注意,那人正在盯着他們看,手裏的報紙已經放下,顯然報紙只是掩飾。

“會不會是他?”山狼盯着那個人問本·艾倫。

“去打個招呼。”本·艾倫說。

山狼過去和那個人聊了幾句對本·艾倫點了點頭,果然是來接他們的人。

“怎麼連個招呼都不打,媽的,欠揍。”重拳低聲嘟囔着說。

“各位,我觀察你們很久了。”對方是個年齡和本·艾倫相仿的中年人。

放屁,你明明剛坐下就被我們發現了,還有臉說觀察了我們很久,這裏就屁大點個地方我怎麼沒見你在什麼地方出沒,難道不錯你倒吊在屋頂了?幽靈在心裏暗罵。

“我們有什麼好觀察的,難道你懷疑我們的身份嗎?”本·艾倫不太高興問。

“不,是我覺得你們很有趣。”對方向本·艾倫伸出手,“哈伯賈姆。”

“本·艾倫。”本·艾倫握住他的手,“叫我獸人。”

“你好,我看過你的資料,跟我來。”哈伯賈姆招呼大家,這傢伙看上去好像有點不太會看別人的臉‘色’,或者說這傢伙裝傻的本領很不錯,因爲大家的臉‘色’都不太好看,而他卻視而不見。

半小時後他們到了目的地,一家農場。

“我們是來擠牛‘奶’的嗎?”重拳看着滿山坡的‘奶’牛問哈博賈姆。

“不。”哈博賈姆關上車‘門’,“我們是來做牛仔的。”“怎麼沒看見農場主呢?”山狼問。“我就是。”哈博賈姆拿起草垛上的叉子擺了個pose,“怎麼樣?是不是有點那個意思?”

“像是放豬的農夫。”重拳嘟囔。

“這是我的農場,也是我的家,我的掩護身份就是農夫,如果你真的覺得我像農夫說明我的外表還算貼近這裏的一切,起碼不會被人懷疑。”

“那我們來這裏幹什麼?看你擠牛‘奶’嗎?”幽靈很不禮貌的說。

“哈哈,你很幽默。”哈博賈姆丟下叉子對大家揮了揮手,“在所有裝備運到之前你們要住在這裏,目的地離這裏只有五英里。”

這個地方不錯,雖然不算滿意,但至少不引人注目,鮮牛‘奶’管飽,牛排管夠,威士忌當水,日子還算舒服,但第二天一早本·艾倫就帶着幽靈和獅鷲前往目的地做戰前偵察。

“風刺客”的老巢在市區偏西的一個農莊裏,這裏是‘私’人領地,禁止外人進入,周圍拉滿了鐵絲網,警衛級別堪比白宮,到處都是西裝筆‘挺’的黑衣人。

“可見警衛十五人,這些傢伙都穿着防彈衣。”幽靈低聲說。

“情報上說這裏可是有四十幾個保鏢。”本·艾倫說。

“三班倒的話人數剛剛好。”獅鷲說。

“富人就是不一樣,可以明目張膽的養這麼多保鏢。”幽靈盯着中間大房子說,“閣樓裏有狙擊手,停機坪上沒飛機,不過從停機坪上的痕跡看應該是經常有直升機起降。”

“這裏住的可不是什麼富人,是‘風刺客’的總部,所有信息處理的在這裏進行,他的內部可是有三十幾個工作人員,這些人算是文武兼備,大多數都是拿槍幹活的,只有少量擔任信息處理的算是文職,所以這次我們要對付的至少有七十多人。”本·艾倫說。

“從外表上看,這頂多是個富人豪宅,沒想到居然是世界上最神祕刺客組織的信息處理中心。”幽靈搖了搖頭,“如果不是提前得到消息,頂多把這裏當成政要的住宅。”

“這裏的很多警衛和工作人員都是政fu特工出身,別小看他們。”本·艾倫轉動着望遠鏡,“還有就是這個組織和軍方的一些高層‘私’下里關係很密切,不知道會不會是他們之間有什麼合作或者協議,而馬丁的請報上說這裏很可能有現役軍人,所以這次任務難度不小。”

“政fu特工?總體保鏢嗎?現役軍人和殺手扯上關係?這倒是很新鮮,不過他們幹見光嗎?”幽靈不以爲然地說,“照殺不誤,死了白死,沒人敢追究調查,這可是一件一旦曝光出去讓軍方顏面掃地的大事件。”

“還是別想那麼遠了,他們醜不醜聞的我不感興趣,我只要得到數據庫裏的資料,那纔是我們最需要的東西,另外順便讓‘風刺客’承擔損失和責任,這就足夠了。”

“他們這種組織是不會吃啞巴虧的,所有他們肯定會反撲,我們得小心。”幽靈說。

“無所謂,這裏是他們所有信息彙總和處理的地方,我們拿到這些東西之後他們怎麼敢和我們做對?只要我們把內容抖出去,他們就完了,不管是什麼身份,他們都會身敗名裂。”

“這些人的警覺‘性’非常高,他們是專業的保鏢,所以我們還是小心爲妙。”獅鷲說,“他們是專業的防禦隊伍。”

“那我們是專業的進攻‘性’隊伍。”幽靈將警衛的巡邏路線標在地圖上,“有這幾棟建築的內部結構圖?”

“有,但是最老的結構圖,這裏肯定進行過改建。”本·艾倫調整了一下耳機,“東側的屋頂是衛星天線,哪裏應該是他們的數據傳輸中心,下面的封閉建築應該是數據存儲中心,南側有百葉窗的房間應該是辦公室,下面是車庫,右側是休息室和餐廳……”

“‘風刺客’的頭是誰?他在這裏嗎?”幽靈問。

“不知道,這個連馬丁都查不到,我們只能寄希望於在這裏獲取的數據。”本·艾倫將各種數據彙總輸入電腦。

“我們什麼時候動手?”幽靈問。

“還不確定,這要看裝備情況和偵查情況。”“這次的裝備必足夠現代化,否則我拒絕參加。”幽靈說。“怎麼?給你一支ak不行嗎?”本·艾倫整理了一下耳機,絲絲拉拉的電流聲讓他很不舒服,不知道干擾到底從何而來。

“行,只要你敢讓我去幹,我就沒意見。”幽靈說,他也發覺耳機裏的聲音很討厭,“附近有干擾源嗎?”

“東邊有個信號發‘射’塔,應該是那東西的原因。”獅鷲說。

“很討厭。”幽靈低聲罵道,“任務之後我一定把它炸了。”

“你還是老實點吧。”本·艾倫說,“轉移觀察角度。”

三個人分別向不同方向進發,他們在這裏呆了一天一夜纔算完成第一輪偵查,回到哈博賈姆的農場時裝備早就到了。

到的基本上都是現代化的電子設備,武器只是一少部分,哈博賈姆家裏的武器庫裏有着足量的武器,但本·艾倫他們又根據實際情況要了一些特殊裝備。

“干擾器、屏蔽設備、防紅外裝備,熱成像設備、空氣動力耳塞、防割手套、防刺服、刀具、心跳檢測儀……”幽靈檢查着裝備。

“有其他需要隨時通知我。”哈博賈姆坐在一邊說,“我會盡力滿足大家的需求。”

“暫時還沒發現什麼特殊需要的。”本·艾倫將自己的裝備全都塞進戰術包,“如果有需要我會提前通知你。”

“基本上所有東西都齊了。”幽靈對本·艾倫點了點頭,“就是炸‘藥’少了點,如果你能‘弄’到**炸‘藥’就好了。”

“幹什麼?你不怕鬧得動靜太大嗎?我可是接到命令控制你們使用爆炸物。”哈博賈姆說。

“放心吧,我們會把這次行動變成黑幫尋仇,絕對不會給你們惹麻煩。”本·艾倫說。“這個我要問一下。”哈博賈姆站起身。“大家有什麼特殊需要儘快開口,敲cia的竹槓正是好時候,反正他們要我們帶出來的東西。”重拳說。

“還真沒什麼需要的。”幽靈說,“幾乎全了,還想要什麼?”“我要一些特種狙擊步槍子彈。”獅鷲說,“這東西有大用。”“詳細列出種類,稍後‘交’給哈博賈姆。”本·艾倫說,獅鷲是從不提要求的人,所以他要的東西絕對是經過深思熟慮的,必然有用。 夜‘色’中莊園被零星的燈火照亮,警衛們盡忠職守的巡視着巨大的院落,本·艾倫帶着山狼等幾個人戰士分散在四周觀察着裏面的動靜,這是第二個夜晚偵查,本·艾倫、山狼、幽靈、重拳都在,獅鷲和哈博賈姆去搞剩餘的裝備,其實這些裝備完全是本·艾倫他們的額外要求,有沒有對這次任務的影響不大,可是爲了能借機多‘弄’點武器,反正他們在美國也有幾個據點,多出來的裝備可以封存留作他用。

而軍醫、橫炮、毒‘藥’和鐵拳等人的工作是準備第二天接替本·艾倫他們對敵人進行白天的監視,本·艾倫打算用三到五天時間完成對莊園的偵查。

之所以‘花’大力氣對莊園進行二十四小時不間斷觀察是爲了保證任務能順利的進行,其實本·艾倫對馬丁情報中提到的有軍方的人‘私’下和這個組織來往這一條非常的重視,軍方的人可不是好惹的,如果莊園裏有軍方的人那整件事的‘性’質就變了,所以本·艾倫打算確認一下,另外這裏的防禦是由部分退役特工參與並制定的,因此絕對沒有表面看上去那麼簡單,必須謹慎對待。

“這電流聲?”重拳敲了敲耳機,“感覺不太正常。”這是到這裏之後發現的第一個問題。

“怎麼?有問題嗎?”本·艾倫問,他並沒有覺得有什麼不對勁。

“哦,應該是信號塔的干擾。”幽靈說,“之前也出現過,沒什麼大驚小怪的。”

“哦。”重拳在耳機裏說,“原來是這樣。”

但很快重拳就找到了本·艾倫,打手語告訴他:“電流聲中可能是某種監聽設備和通信信號衝突造成的干擾,可能有人在監聽我們的通話。”

“確定嗎?別忘了我們可是帶了干擾器的。”本·艾倫有手語問,他覺得這不太可能有這種情況出現。

毒妃傾天下 “不確定,需要專業設備監測,對方的設備應該非常的先進,否則不可能輕易的入侵我們的通信系統。”重拳打手語,“如果有干擾器的話那麼對方很可能聽不到我們在說什麼,但卻知道有人在使用通信頻率,並且根據這些追蹤到我們的位置,就像在埃及河谷之戰那次。”

這是件麻煩事,如果真的被竊聽,那他們將置身非常危險的境地,敵人可能已經知道了他們的存在。

本·艾倫意識到了事情的嚴重‘性’,立即將這個消息通知其他人,爲了防止被敵人監聽到他是逐一傳達的,並沒有使用通信設備,然後命令幽靈聯繫留在農莊的軍醫等人做好應急準備,雖然在這也給時候使用通信設備可能被敵人發現,但總比軍醫他們遭襲好的多。

神祕總裁,滾遠點! 聯繫完之後他們就發現情況有點不對勁了,莊園裏大小車輛的衝出來,徑直向這邊開過來,已經很明顯,不用測試就知道了,敵人早就知道他們來了,之所以沒動手就是因爲還沒‘摸’清他們的情況,或者說是打算進一步‘弄’清他們的目的,總之他們在敵人面前就是一塊擺在砧板上的‘肉’,什麼時候動手都可以。

我心很小,裝一個你正好 “真該死,更換備用加密頻道,我們撤。”本·艾倫在耳機裏大罵,雖然敵人可能不知道他們的通話內容,但還是以防萬一的好,換了備用頻道能安心一些,至少短期內敵人不會再次撲捉到他們的通話內容,讓他懊惱的是這次他們幾乎人人攜帶了干擾器,並且屏蔽了除自己使用設備之外的其他電子信號,但還是被敵人發現了。

“怎麼總是這麼好運氣?”幽靈大罵着拿出槍。

“如果不但能監聽我們的信號還能聽到我們說什麼那早就動手了。”幽靈說,“農場估計已經被監視,他們能竊聽到那邊的情況,否則不會立即動手。”

“又被監視!”山狼罵着從樹上滑下來,“走,離開這個鬼地方。”

“哪有那麼容易。”本·艾倫率先開火,子彈呼嘯着撲向敵人的車輛,車身瞬間被子彈撞的火‘花’四濺,“該死,是防彈的。”

“他們快傾巢出動了,我們得快點。”重拳退進樹林,穿過樹林就到他們停車的地方了,距離並不是太遠,也就半英里左右。

“看來是打算把我們都‘弄’死。”山狼將數枚闊劍地雷隱藏在草叢中轉身就跑,這是目前除了幽靈身上那些炸‘藥’之外威力最大的武器了,但這玩意也只有區區幾枚而已。

幽靈已經和敵人‘交’火,瘋狂的掃‘射’絲毫沒能擋住敵人前進的速度,在防彈車的保護下敵人基本上已經無視了這些子彈的掃‘射’,子彈打過去和撓癢癢差不多,車裏的敵人可以直接無視。

“狗孃養的。”幽靈罵了一句轉身跑進林子,“全都是防彈的,日。”

“你要是能把防彈車日翻了我佩服你。”重拳在前面狂奔,到了這個時候他還沒忘了開玩笑。敵人的車速很快用不了多久就會追上來,他們必須快點回到車上,否則……就沒有否則了。

“轟轟轟……”山狼設置的闊劍地雷被引爆,敵人前面的兩輛車被炸壞,迫不得已停了下來,但車還沒停穩就有六七個端着長槍的敵人跳下車追進了林子,其餘的車輛絲毫沒有減速的意思,繞過兩輛車再次追了上來。

“地雷帶少了。”山狼一邊跑一邊喊。

“走吧,少廢話。”本·艾倫‘摸’出兩枚煙幕彈丟在身後,瞬間林子裏被大團的煙霧所籠罩,這裏林木較爲稀疏,所以敵人的車輛可以暢通無阻的衝進來,這也煙霧雖然擋不住敵人的車輛,但至少能擋住敵人的視線,減少中彈的危險。

“下次沒火箭炮我就不出任務。”重拳把身上的幾枚手榴彈全都丟了出去,將一些較細的樹木炸斷,形成了一道道攔截路障,至少能短暫的擋住後面的車輛,這招效果還錯,敵人只能繞路前進,給他們爭取了不少的時間。

“幽靈,幽靈……”山狼在耳機裏大喊,這小子又不知道跑到什麼地方去了。

耳機裏沒有任何迴應,估計幽靈又是爲了保證耳朵的敏銳而摘掉了耳機或者關閉通信設備。

“別管了,他用不着我們擔心。”重拳向後掃了一排子彈,步行的敵人已經跟近,並且開始掃‘射’。

“該死,又玩兒失蹤。”本·艾倫罵了一句,也只好接受現實,幽靈這小子永遠都是隊伍中的不確定因素,但他卻幾乎沒給這支隊伍添過什麼麻煩,反而每每都是作爲一支奇兵出現,不知道這小子今天又要玩兒什麼‘花’樣。

“快快快,敵人要上來了。”本·艾倫催促着大夥,沒想到事情會變成這樣的局面,一次周密計劃中的偷襲卻變成了敵人的反撲。

“去死吧。”山狼將手榴彈丟出去,做了延時,手榴彈在空中爆炸,增加是殺傷面積,有兩名敵人中招。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