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人臉上的笑容,當時就刺激到了他,他立馬決定馬上展開報復。

看這兩人今天是單獨出去的,肯定要坐公交車,他立馬找來自己入伍以前認識的幾個混混,讓告訴他們收拾嚇唬一下那倆女人。

混混知道他的身份,以前他們倆就打得火熱,現在看他找自己有事情,而且是這麼一件小事。

因為甄世傑沒告訴他林小嬌她們的身份,所以那混混為了表示義氣和忠心,一口就答應了。

看著站在隊伍里什麼也不知道的女人,還一臉開心的笑著,甄世傑重重的哼了一聲,「笑吧,看你還能笑多久,有你們哭的時候。」

很快的,第二輛公交車來了,甄世傑看見瘦高個兒和他帶來的人,跟著林小嬌她們一起上了同一輛車。

「哼」

再次重重一哼,他這才笑著走了,他還得先回去補一下覺,昨天晚上氣的他可是一夜沒睡呢。

現在他心情舒暢,瞌睡也來了,準備回去再好好補一下。

最好是在冷敷一下,他今天晚上要以最精神,最完美的狀態出現在這倆女人面前。

唐朝工科生 今天晚上可是有好看大戲等著他,他現在可是萬分期待啊,想到自己的計劃,他巴不得現在就能看到那兩人擔驚害怕的樣子。

在剛剛要進大門的時候,他臉上的笑就突然僵住了,門口的哨卡抬起,出來了一輛車,上面坐著的正是他的死對頭郭劍鋒和他的舅子,還有那個討厭的萬軍。

看見那人面無表情一副狂傲的模樣,一雙眼睛尖利刺人的盯著他,甄世傑慢慢心虛的低下頭。

但是他馬上又將頭抬起來,憑什麼他這麼看著自己,大家都是軍人,他這幅做派事先給自己下馬威嗎?

忽然,他心裡一陣咯噔,難道他們知道了?

不可能,他們怎麼可能知道呢? 霸愛難歡,總裁戀人未滿 依郭劍鋒的性格,要是他知道了自己找人收拾他老婆,早就過來跟自己打一架了。

哪裡還能這樣子坐在車裡面安靜的看著他,所以他絕對不可能知道。

他這樣子安撫自己,讓自己猛跳的心趕緊平靜下來,但是他慌亂的眼神已經出賣了他。

但是想到郭劍鋒一直以來的名號,和之前跟他對壘的時候,每次都輸給了那個男人。

想起他鐵血的手腕,甄世傑心中不由得涼涼,他開始漸漸的後悔起來了,心裡忽然煩躁不安。

為了讓自己舒服一點,他僥倖的安慰自己,沒事沒事,他只是讓他們去稍微教訓一下而已,應該不會出什麼大事的。

再說了就兩個女人,一群大男人也不可能對她們怎麼樣,大不了就是把兩人身上的錢都偷走,讓她們走路回家而已罷了。

當然,他心裏面是知道那些人不可能這麼溫柔的對待林小嬌她們的,不過幸好他沒親自出馬。

就算以後他們知道了,也不可能查到他的頭上來。

可他卻不知道,剛才他一副鬼祟心虛的樣子,早就已經落入了郭劍鋒他們的眼中。

在車開出大門口后,郭劍鋒一手摸著光潔有型下巴,低垂的眼瞼蓋住了他的想法,

剛才甄世傑眼裡面的心虛和臉上一閃而過的慌亂,他絕對沒看錯。

不過,這王八蛋到底做了什麼事情,看見他就怕成那個鳥樣?

「鋒子,鋒子,你想什麼呢?」

萬軍在後排推了他好幾下,他才反應過來,轉頭就看見他一臉促狹的笑。

「哎,你小子不會吧,就離開你媳婦兒一會兒就想啦,難道結了婚就變得這麼黏糊?」

「看看你現在都變了一個人,渾身透著一股子騷味兒,看的兄弟心裡不爽了啊。」 萬軍本以為被自己這麼打趣,郭劍鋒會不好意思,沒想到人家只是酷酷的說:「你沒結婚,沒有媳婦兒的人是不會懂的。」

哇靠!這還讓不讓人活了,整天就在他們這些單身漢面前秀恩愛。

萬軍簡直要被他的毒舌給嘔死了,可是還不敢對他放狠話,只能默默地飲泣,在心底暗暗將那個人罵了個夠。

他眼睛一亮準備找同盟軍,看向開車的林建忠,他一臉找到組織的說:

「建忠啊,幸好還有你陪著哥哥我呀,真不愧是一個被窩裡面睡出來的感情啊」

他在這邊口沫四濺的感嘆,可是開車的人根本心不在焉。

林建忠此時心裡全是早上郭敏慧那滿臉紅暈的樣子,他只要一想到她低頭臉紅的樣子,就感覺自己胸口發漲。

所以他根本沒有聽到後座的人在說什麼,因為他覺得自己好像得了病一樣,心跳特別快,看來等會兒得到醫院看看去。

「建忠…」

「啊,什麼事?」

萬軍說了半天發現人家根本沒有任何回應,他終於發現不對勁了,他把手伸到前面去拍了林建忠好幾下,人家才回他。

他趕緊讓林建忠下車,兩人互換位置,熟練的掛當踩油門,車子又重新行駛上路,但他嘴裡面還不忘八卦。

「建忠,你剛才想什麼呢,喊你半天怎麼也不吭聲啊,咋了?有心事啊?」

看了一眼後座上心不在焉的林建忠,郭劍鋒想,這個二舅子挺讓人頭疼的,連自己心裏面想什麼都不知道。

「建忠,我問你話呢?快說,你想啥呢?」

「什麼?哦,我就是有些事情想不通」

林建忠到現在還是一臉懵,他還沒有想通自己為什麼那麼反常,抓住一個女孩兒的手部放開。

「有什麼想不通的呀,可以跟哥哥講講啊,讓哥來幫你解惑授道」萬軍在後視鏡里看了他一眼后說道。

「就是我早上…額,算了沒什麼」

萬軍看他說了一半又停下,這哥們不對勁兒呀,他又往後視鏡裡面看了眼,不會吧。

難道這哥們兒小小年紀的也開始發/春了,是哪家的小妖精能得了他好兄弟的青眼。

這麼一想他就開始口無遮攔起來,「兄弟,你不會也是想女人了吧,告訴哥,到底是哪個妖精把你的魂迷了去。」

他說話時語氣輕浮樣子也是弔兒郎當,這立馬引來了車中另外兩人冷眼,被兩人這麼一看,萬軍感覺背上咋涼嗖嗖的。

打了個冷擺子,扭了扭腰背後感覺似乎好些,但還是吶吶的說:「知道你倆是親戚,可也用不著這麼護著吧,再說了我也是關心兄弟啊」

「兄弟,你太年輕,哥怕你被騙…」

看兩人還是冷冷的看著他,萬軍不由仔細回想一下是不是自己真的說了做了什麼不該的事情。

為什麼這兩人都一副要將他扒皮的樣子,他百思不得其解。

「好吧,那我錯了。」面對這麼強勢的「敵人」,他只好認錯。

其實他心裏面根本不知道自己錯在哪裡,為什麼這兩個人就一反常態地針對他。

此時的林建忠,已經猶如醍醐灌頂,茅塞頓開,萬軍的話雖然粗俗了一些,但是卻令他終於明白一些事情。

他終於明白為什麼看到她會覺得心跳加速,為什麼會抓住她的手,這一切都源於一個原因,自己對她動心了。

感覺想清楚了這一切,好像內心裏面並不感到排斥,他也明白了為什麼長輩們都用著特別奇怪的眼神盯著他。

原來他就是那個遲鈍的傻瓜。

想通了,現在他感覺自己渾身很輕鬆,特別想見到她,不知道她是否也跟他有一樣的想法呢?

雖然沒有說破,但是從今天早上她為自己受傷那麼緊張的樣子,應該對自己是有著好感的。

想通了以後心情瞬間就不煩躁了,也不慌了,心跳也不會那麼快了,整個人的臉部表情和身體全都都放鬆了。

只是沒有想到糾結自己一個晚上的問題,居然就被萬軍這麼粗魯的言語,就給一一言給戳破了,看來這個痞子也不是什麼事都不成嘛。

看著認真開車的人,林建忠在他肩上拍了一下說:「謝了啊,哥。」

「啊?謝我,啥事兒啊」萬軍一臉的懵,完全在狀況之外。

林建忠笑了笑「沒事兒,你車,開的挺好」

「啊?」萬軍先是一愣,然後發現這是在誇他,立馬就嘚瑟起來,「那是必須的」

那得意的樣子,尾巴就跟翹天上去了似的。

另外兩人視線在空中一碰,都明白了。

終於,郭劍鋒眼中閃過笑意,不容易。突然他的笑僵住了,他忽然想起一件事情,然後立馬讓萬軍改變路線調轉車頭回去。

「大哥,你總要說一個原因吧,不能莫名其妙就讓我開回去吧。」萬軍有些奇怪,為什麼又讓他把車開回去。

「快點,別給老子別廢話。」郭劍鋒現在猶如一隻蜇人的蜜蜂,誰腦就蜇誰。

萬軍看見他這麼嚴肅的表情,只能任勞任怨的把車又開回去,但他心中實在是好奇。

到底是什麼原因讓這個從來說一不二的男人,能夠放下自己的決定要轉回去,他這模樣,一看就是辦私事兒呀。

好吧,他是好兄弟,也不問那麼多了,車先開回去看他怎麼辦再說。

幸好他們開的也不是很遠,不過才2km多路,進了家屬院大門以後,郭劍鋒直接指揮他把車開到了甄家大門口。

遠遠地郭劍鋒就看見甄世傑站在二樓窗口上在外面眺望,看見他們車子進來,立馬將窗帘給拉上。

隨著那被拉上的窗帘,他心也沉了下去,不好的預感越來越強烈。

到了甄家大門口,還不等車子熄火,他就一手用力把車門打開,直接跳了下去。

原地翻了一下便單膝觸地,以手撐著地面站起身,看到甄家大門還開著,他便急急走過去。

可就在這時,那大門卻被人從裡面快速用力的給關上了。

郭劍鋒眼睛微微一斂,做了一個十分大膽的動作,他直接退回兩步,沖著甄家大門的旁邊的圍牆。

沖了上去,然後雙手抓住圍牆邊沿,一隻腳輕輕一抬,手臂上再一使力,便見他翻了進去。

他這動作既利落又帥氣,萬軍跟林建忠兩人睜大眼睛,張大嘴。驚訝的待在原地看著圍牆處他身影消失的地方。 兩人全被驚呆了,他居然去爬一個基地政委的圍牆,這要是被人看到的話,可是會被誤會的。

「郭劍鋒你想幹什麼? 我的美女上司 你翻圍牆跑我家裡面到底想要做什麼,小心我去告你,讓你吃不了兜著走」這聲音是甄世傑的,裡面全是顫抖的威脅。

「是嗎?你覺得我既然翻牆進來了,還會怕你去告,說」郭劍鋒一聲怒吼,就把甄世傑嚇得倒退了好幾步。

「嘭!啊」

外面的兩人聽了一下,感覺不太對勁,立馬做了跟剛才郭劍鋒一模一樣的動作。

兩人剛剛翻到圍牆上,一隻腳在牆的頂端,一隻腳還在下邊吊著,正準備翻過去時,就被裡面的情景給嚇了一跳。

背對他們,郭劍鋒站在甄世傑那龜孫的面前,那龜孫不知道什麼原因,坐在地上仰頭看著郭劍鋒。

那張臉嚇得已經開始抽搐了,但是嘴巴還是咬緊不承認,「你說什麼?我那知道你老婆去哪裡了,她不是跟你妹妹出去了嗎,你為么來問……」

話還沒說完,甄世傑已經臉色開始慌亂起來,他這不是此地無銀三百兩嗎?他暗惱自己,怎麼被他一嚇,就說露嘴了。

不過只要他不承認,他又能拿自己怎麼樣?哼

「老子再給你一個機會,你說不說,」郭劍鋒已經失去了耐性,牙齒和手上的拳頭都被握的,咬的咯咯作響。

渾身緊繃著的肌肉和高大的身軀,可以讓人感受到他憤怒的心情。

甄世傑身體不由的抖了一下,但還是嘴硬的說:「我不知道」

「好,你說你不知道,你可別後悔。」

「我後悔什麼呀,我身正不怕影子斜,你還能把我怎麼樣,我告訴你看在我們從小一起長大的份上,我就不告你了,你趕快滾出去吧,要不然待會兒我爸派人來找你,到那時候咱們倆之間就不好說了。」

這個龜孫以為郭劍鋒已經拿他沒有辦法了,便又從地上爬起來,一臉開始囂張地威脅道。

看著矮了他一個頭的甄世傑,郭劍鋒一把抓起他胸口的衣服,然後把門打開,直接把他從屋子裡拖了出去。

整個過程利落乾淨,毫不拖泥帶水,那甄世傑被他拖出門去半天才反應過來,發現自己被以非常恥辱的姿態被拖走,他惱羞成怒,直接從地上一躍而起。

他想要從後方開始攻擊背朝他,往車子方向走的郭劍鋒,

眼看自己的手就要觸及他的後腦勺了,甄世傑臉上露出得逞的笑容可是他很快就以非常可笑的姿勢仰躺與地面上。

原來剛剛就在他的手會接觸到對方腦勺的時候,對方就好像背後長了眼睛一樣,一隻手直接重重的朝後一揮。

他痛苦的哎呀一聲,剛才攻擊的右手便整個掉著,痛得他完全使不上一點力氣,然後在他還沒有喘過氣來的時候。

又被踢來的一腳給整個打蒙,然後在周圍人好奇指點的眼神下被人抓住一隻腳,倒著拖行到車前。

等他反應過來以後,不管他如何激烈的掙扎,可是都不管用,他這時候是真正的後悔了,覺得自己真的不應該惹這個瘟神。

這些都還不夠,郭劍鋒不知道從哪裡變出一捆麻繩,直接將他五花大綁,然後再整個人被綁到了車頂上。

「劍鋒,你別再拖了,我說,我什麼都說」甄世傑驚慌的開口,想要獲得他的諒解,他現在什麼也顧不得了。

要知道現在他的臉都已經被丟光了,如果真被他這樣子放在車頂上,在城裡面轉上那麼一圈,

他以後還有什麼臉可以走出去見人,那他還不如現在丟臉算了,至少說是在這個大院裡邊,外面沒人看得到。

可是在聽了他的話以後,郭劍鋒卻只是一臉冰冷地看著他,沒有講話,也不知道他究竟是什麼想法。

他不敢再隨便冒險,只好主動開口,:「我保證,其實我什麼也沒做,就是今天早上看見你老婆跟敏慧一起出去」

「然後,然後我就…」他看了看那人的的臉色,發現自己不敢再繼續說下去。

媽咪太搶手 「繼續」誰料他只是一臉平靜,冷漠的看著他。

甄世傑現在已經無路可退了,他只好抿了抿乾澀的唇,然後一鼓作氣一口氣說了出來。

「然後我就找人想嚇嚇她們,我保證就只是嚇嚇她們而已,或者把她們身上的錢偷光讓她們兩人自己走路回家」

「就這樣」郭劍鋒面上還是一副冷冷的樣子,聲音聽起來十分平靜。

「是的,就這樣,所以求你放開我吧」

甄世傑此時只求能夠趕緊把他放開,他現在已經特別後悔沒聽自己親爹的話,招惹了這座瘟神。

他現在已經顧不上周圍人的目光了,他只求能夠趕快離郭劍鋒遠一點,以後最好兩人再也不要再有任何的交集呀。

「你們倆還要趴在上面多久?想練體能的話,先出去把嬌嬌她們給找到,接下來你們倆想怎麼練我不攔著。」

郭劍鋒根本沒有搭理對他祈求的甄世傑,而是對著那邊牆上一直趴在圍牆上面兩個人一頓大吼。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