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爺怒吼。

瞬間。

一個無比清晰而又栩栩如生的猛虎驟然出現了。

這猛虎足足有十幾米大小,站立在虛空中,身上的毛髮甚至都隨著微風在輕輕的擺動,彷彿就是一頭真正的猛虎一般。

不但如此,他的雙眸之內更是散發著一股真正的虎威,那感覺就像是沒有把天下蒼生放在眼裡一般。

林逸神色依舊很平靜,並沒有什麼改變,但,眼卻神凝重起來了。

這虎爺,很強!!!

最少,要比陰致幻強大數倍!

「看來今天倒是一場血戰了啊!」

林逸在心裡暗暗嘀咕道,不過倒也沒有什麼太多的擔心,他的實力也同樣不俗,隨後,體內如同大江大河一般彭拜的力量,就瘋狂的躁動了起來,發出一陣陣嘩啦啦的聲音。

不但如此,林逸所在的虛空,在這一刻,都彷彿微微蕩漾起來,以至於他的身形都給人一種模模糊糊的詭異之感。

辟魔劍在瞬間出現在了手中。

血脈之力,二十萬龍之力,升華等等秘術,同時開啟,化成一股恐怖到了極致的力量瘋狂的湧入了辟魔劍內。

「嘶!!!」

辟魔劍一陣嘶鳴。

光芒大盛,映照蒼穹。

王者劍心瘋狂加持。

瞬間而動。

「殺!!!」

林逸雙目怒瞪,揚天咆哮,沒有任何的畏懼和其他的想法,所有的心神都放在這一劍之上,。

一劍斬乾坤。

一劍斬滅鬼神。

虎爺見狀,鼻腔中發出一聲傲慢不屑的冷哼,隨後,手臂一揮,那一隻栩栩如生的猛虎,仰天發出一聲咆哮,恐怖的聲音猶如驚雷一般,讓山河失色,讓蒼穹顫抖。

而這,僅僅只是開始。

林逸和虎爺都十分清楚對方的恐怖跟可怕,所以各自出一招之後,竟然又毫不留情的再次出手,只見,虎爺緊隨那滔天魔虎之後,攜帶著匪夷所思的力量,周身黑霧繚繞,直接朝著林逸殺了過去。

而林逸的動作也不慢,逍遙遊的無上身法在這一刻也施展到了極致,如神王一般,目光如電,急速後退,同時一縷微弱的紅蓮業火也悄然出現在了他的手掌中。

雖然他現在面對的強者已經恐怖了許多,不過以紅蓮業火的恐怖跟可怕,一旦落在虎爺的身上,依舊能夠給他致命一擊。

下一秒。

「轟!!!」

林逸俯視萬山,撕裂蒼穹、粉碎大地、無以倫比的劍芒與之虎爺凝聚出來的魔虎,撞擊在了一起。

這一碰。

天穹搖動、神霞滿天。

可怕的漣漪以兩人交擊的地方為中心,瘋狂的朝著四周肆虐開來。

「不好,快退!」

周圍眾人一看,個個面色大變,毛骨悚然、脊背發涼,甚至還有不少修為弱小的修士,直接臉色蒼白、瑟瑟發抖,根本沒有勇氣離開。

瞬間就被恐怖的漣漪吞噬,而後,更加驚悚的一幕出現了,只見那漣漪所到之處,一切都彷彿憑空消失了一般,彷彿,整個演武場都是井中月,水中花一般,以無比詭異的方式消失在了天地間。

僥倖能夠後退到萬米之外的強者,此時一個個也都是戰戰兢兢、極度不安,如果他們的動作慢上一分的話,現在,恐怕也會跟其他人一樣直接消失在天地間吧!

「呵呵,倒是有些實力!難怪敢如此囂張!」

隨著一劍和魔虎的碰撞,虎爺頗為玩味的笑了。

這一擊,竟然是平分秋色了。

林逸犀利無比的劍芒消失,可是虎爺的虎印也同樣消弭。

誰也奈何不了誰。

這就有些意思了。

虎爺很清楚,他剛才凝聚出來的虎印,可沒有任何的留手,作為一名在九重天都小有名氣的強者,他不動手則已,一動手,必然是雷霆一擊,畢竟以大欺小,這事兒說出去可不好聽啊!

林逸聞言,沒有絲毫的廢話,虎爺的實力,在他的心裡也有了大概的猜測,他不想浪費一絲一毫的力量,必須要在最短的時間內殺了虎爺。 否則,一旦拖的時間太久,就算是僥倖殺了虎爺,他也必定會陷入危險之中,華天行的修為不俗,甚至給他的感覺不在虎爺之下,一旦他示弱,到時候華天行恐怕是絕對不會放任他活下去的。

所以,這一戰他林逸不但要贏,必須更要贏的漂亮。

想到如此,林逸的眼神就越發的猙獰,握著紅蓮業火的大手,也開始輕輕的在空氣中蕩漾開來,微弱的火苗,幾乎是瞬間瀰漫整個天地……

虎爺見狀,那詭異的目光中也充斥著一股濃濃的驚奇之色,隨後冷冷的笑道:「很不錯的神通,便是老夫都感受到了一絲凝重跟威脅,只可惜,你的修為實在太低,根本無法讓他擊中老夫,否則,今日,我恐怕還真有幾分危險啊!」

隨後,虎爺那無比壯碩的身形,竟然變得飄忽起來,紅蓮業火雖然瀰漫著整個天空,可是正如虎爺所言,根本無法擊中對方,只能無休止的浪費林逸的靈氣。

「該死!!!」

幾個呼吸后,林逸咬著槽牙低罵了一句,有些惱火,只能停止紅蓮業火的攻擊。

「小子,怎麼不繼續了?」

虎爺笑了笑,蒼老的臉上滿是玩味的笑容,殺意也更加的濃郁了,身上的氣息,則是更強,更厚實了。

林逸一聲不吭,眼神微微閃爍,不知道在想什麼。

「虎魔神掌!」

下一秒,虎爺突然再度攻擊,突如其來的,極快,給人的感覺彷彿就是隨意的對著空中一拍。

但,效果卻是無比恐怖驚人的。

虎爺這一拍,林逸眼前的空氣,就像一下子被抽幹了,變成了無邊無際的滔天魔氣。

恐怖至極的威壓如海崩淵裂,滾滾噹噹的從虛空之中蕩漾出來。

那滔天的魔氣中,有黑色的掌印在快速的凝聚,不過是十幾個呼吸的功夫,一個無比巨大的掌印就出現在了眾人的面前!

橫跨天地。

一眼望不到邊。

掌印之上,明月九轉,霞光璀璨,給人一種似魔似神的怪異感覺,可他散發出來的威壓同樣恐怖到了極致啊!

一時間。

周圍,那些觀戰的天才妖孽們,幾乎都不用提醒,就一個個開始瘋狂退後!退後!!再退後!!! 總裁的獨傢俬寵 一個個嚇得頭皮炸裂亡魂俱冒!

實在是虎爺這一招,真的太強了。

強到了令人無法呼吸的程度。

甚至比之前他跟林逸硬砰時散發出來的威壓都要恐怖,都要可怕。

林逸渾身的汗毛也都豎起來了,他感受到了危險,一種來自內深處,幾乎是本能的一種警惕。

林逸的眼神凝重到了極致,他很清楚,如果不能夠擋住對方這一擊的話,弄不好他真的會死在這裡,就算是僥倖不死,也註定是重傷!

然後。

突兀的。

「轟!」

「轟!!」

「轟!!!」

林逸猛地竄動,同時瘋狂的催動體內的靈氣,直接動用了六道輪迴圖,以及功德輪這兩樣最後的底牌,瘋狂的朝著前方跨越。

不退,反進。

「給老夫死來,碾殺!」

虎爺不屑的冷笑,手腕一個翻動。

剎那。

那鋪天蓋地的掌印,動了……

這一動,就像是一方世界從九天之上落下一般,似乎要把這天地,這一方世界都壓的塌陷開來,恐怖至極,驚駭欲絕。

這一動,方圓數萬米之內的所有空間,都一下子消失、湮滅,唯有掌印,其他的一切的一切統統都消失不見。

此時的林逸,倒是有幾分上古大鬧天宮的妖族大聖,雖然實力滔天,速度極快,但,依舊逃脫不了。

那掌印幾乎瞬間就到了林逸的頭頂上方。

而林逸,則是眼珠怒瞪,上面遍布猩紅血絲,撕咬槽牙,瘋狂催動靈氣,使得整個人就像是一頭橫跨虛空的妖獸一般,散發著一股股匪夷所思的力量,不斷的朝著虎爺衝去。

他必須要靠近虎爺,必須要給虎爺製造一點麻煩。

而十萬龍之力,在六道六道輪迴圖以及功德輪的加持之下,爆發出來的偉力的確恐怖,周圍的壓力,翻滾不休的魔氣,此時都像是晨霧遇到了烈日一般,幾乎在碰撞的瞬間就被林逸撕裂開來。

很快。

來了。

轟……

林逸整個人跟那如同蒼穹一般恐怖的手掌觸碰了了!!!

渾厚到如汪洋一般的掌力,撕裂大山、擊穿大地,極盡震撼。

清晰可見,林逸整個人就像是一隻螻蟻一般,幾乎是在瞬間就一下子就被那可怕的掌印吞噬。

如淵似海的黑色魔氣,令人毛骨悚然、脊背發涼,極度不安。

遠處。

楚紅的小手緊緊的抓住傲兒的纖纖玉手,雖然她一直在心裡不斷的告誡自己要相信林逸,一定要相信林逸可以搞定這一切,但是眼眶內卻依舊還是抑制不住的有眼淚在打轉。

傲兒的白皙,造型優美的貝齒,此時也死死的咬著嘴唇,一雙美眸之內也充斥著濃濃的擔憂之色。

「姐……我們要走,否則……」

尚還有一絲理智的金芙蓉,臉色慘白慘白的抬起頭,看向楚紅跟傲兒焦急的說道。

這等恐怖的掌印之下,她真的看不出來林逸還有生存的可能。

現在趁著眾人還在驚悚與這蓋世一擊,他們還有離開的可能,可一旦眾人回過神兒,到時候想要離開恐怕就有些困難了,甚至,弄不好他們三人都會死在這裡。

這絕對不是她想要的結果,也絕對不是林逸想要的結果。

楚紅聞言,搖了搖頭,抿嘴,擠出了一絲無比僵硬尷尬的笑容,牽強的說道:「不,不著急,他,他應該沒事兒的。」

金芙蓉見狀,不在說話了。

而此時林逸死了嗎?!

沒有。

雖然所有人都以為他死了,畢竟,虎爺那一掌實在太過恐怖,近乎無敵於左旋天了,似乎,能夠湮滅一切。

可林逸就是沒有死。

「老東西,現在要死的人是你了。」

無邊無際的魔氣中,林逸咬著槽牙猙獰的怒吼道,雖然沒有死,卻也慘不忍睹,渾身鮮血瀰漫,血肉模糊,白骨森森。

他的確沒有死,可也和死差不多。 也就是他的血脈體質特殊,才僥倖存活了下來,否則,此時的他便是死上一百次都夠了,虎爺的實力的確太過恐怖了,換做任何一個人,不要說是大羅金仙之境了,便是荒古之境,甚至教主之境的強者,都一定會死在對方這一掌之下。

這也是他為何在生死危機時刻,不但不後退,還反而往前沖的原因,他在賭,一場驚世豪賭,拿自己的性命跟虎爺對賭。

贏,他活下去。

輸,他徹底泯滅在這驚世掌法之下。

不過萬幸的是他運氣不錯,再一次賭對了。

此刻,滔天的魔氣,就是最好的掩體,他整個人隱匿在其中,沒有人能知道他還活著,就算是虎爺,恐怕也不敢相信在這麼恐怖的攻擊之下,林逸還能夠活著吧!

這便是他翻盤的唯一機會!

數十個呼吸后。

在神府以及大量珍貴的丹藥之下,林逸的傷勢已經恢復了七七八八,開始操控那隻金色的大蚊子來鎖定虎爺的方位。

現在,眾人都以為他已經死了,而大蚊子不但能夠偷襲虎爺,還能確定虎爺的位置,這就給了他絕殺的機會了啊!

此刻。

虎爺遠遠地盯著眼前的翻滾不休的黑色魔氣,並沒有放鬆。

正常來說,被自己這一掌碾壓,林逸的確是死定了,不過作為一名戰鬥經驗豐富的超級強者,在沒有見到敵人屍體的時候,他永遠都不會放鬆。

遠處,華天行笑了,笑的很開心,也很殘忍,林逸的囂張跋扈,讓他非常的不爽,只是便是他,親自對上林逸,也沒有多大的勝算,所以,他只能讓虎爺出手,以絕對強大的優勢,碾壓死林逸。

沈香潔見狀,也鬆了口氣,那一直無比緊張,慘白的臉上也慢慢的浮現了一抹笑容。

對不起,我愛你! 林逸的恐怖跟可怕,簡直要把她嚇死了,如果不是華天行為她出頭,現在她恐怕已經成為一具屍體了。

不過萬幸的是,林逸終究還是死了。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