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家慌亂的時候,段茂生也終於反應過來了。

他看著哭泣吵鬧的眾人,腦海中嗡鳴,雙眼充血,大叫著朝明千煙沖了過去。

都是這個賤人,要不是她,他們段家不會變成這樣!

段茂生來的太突然,嚇了明俊行一大跳。

後面的保鏢立刻上前。

但他們比不過厲竟越的動作。

厲竟越一腳跨了過去。

但下一秒,他卻感覺眼前一花。

明千煙大步跨了出來,旋身一踢,將段茂生踢了出去。

「啊——!」

段茂生慘叫著往後狂退了好幾步,然後倒在了地上。

明千煙收回腳,冷笑,「敢跟老娘玩偷襲?」

厲竟越:「……」

明俊行:「……」

保鏢:「……」

其他人:「……」

看著霸氣的明千煙,現場沉默了。

沉默,是今晚的康橋。 所有人都被明千煙驚呆了。

這也太牛逼了吧!

她竟然一腳就將段茂生踹了出去!這力氣也太大了!

今天明明是大好日子,可發生的一系列事情讓大家都有點呼吸困難

畢竟這變化如龍捲風,讓人猝不及防。

尤其是年輕一輩中的女孩們,都被明千煙的囂張肆意給震住了。

「茂生!」

杜巧燕最先反應過來,立刻朝兒子撲了過去,緊張極了。

段家寶不是段家親生的兒子,段茂生可是她的親兒子!

段茂生捂著肚子,臉色都白了,差點沒岔氣。

「明千煙!」

杜巧燕恨得怒吼一聲。

「報警!」明千煙也大喝了一聲。

報警?!

不至於吧?

杜巧燕也被嚇壞了,怎麼突然就要報警了?她只是生氣明千煙這麼過分,但沒想到要報警啊。

可明千煙冷哼,「趕緊報警!有人要攻擊我!」

所有人:「……」

段茂生確實是要攻擊她,但不是未遂嗎? 重生七零我把大佬渣了 最後還被她狠狠踹了一腳。

她說要報警,是不是有點過分了?

豪門搶奪二婚少奶奶 明千煙卻不覺得過分,冷著臉看他們,「要不是我反應快,我早就受傷了!我這樣的花容月貌,是能受傷的嗎?不說毀容,就說我價值億萬的腦子,要是出了點什麼問題,你們誰賠得起?」

所有人:「……」

媽惹,這扯得也太厲害了吧?

「爸,通知律師過來,咱們不能就這麼算了!」明千煙看向明俊行。

「好。」明俊行點點頭,還真的掏出了手機。

這下子,大家都驚了,「不要!」

段至倩沖了過來,差點要撲到明俊行的懷裡,「咱們都是一家人,沒必要搞得這麼難看。而且,煙煙不是沒事嗎?」

真正有事的是段茂生。

「所以你覺得,就算煙煙受了傷也沒問題?」明俊行冷著臉看著她。

「我、我不是這個意思……」段至倩結巴,「我只是覺得……」

「沒什麼好覺得的。」明俊行直接打斷她的話,「誰敢對我女兒不利,我就弄誰!」

他怒目而視,讓段至倩忍不住瑟縮了一下。

「我……」

沒等她說話,門口就跑進來一對中年男女。

這對男女狀若癲狂,一衝進來,很快就找到了目標。

他們沖向段茂生,啊啊叫著揮出拳頭,瘋狂捶打他。

所有人都驚了,這倆人是誰?

杜巧燕先是驚愕,然後反應過來后,立刻撲上去,「你們是誰?!為什麼打人!?」

其他人也紛紛行動起來,將這倆人拉開。

「我要打死你這個人渣!敢欺負我女兒,我要弄死你!」

雖然被制住了,但倆人還很憤怒,掙扎著要撲過去。

女兒?

段茂生剛被踢出去,還沒緩過勁來呢,又被打了幾拳,哎呀慘叫。

聽到這對男女說的話,頓時變了臉色。

是他之前欺負的那個女孩的父母?!

他們怎麼會過來的?

「啊哦。」看著現場的混亂,明千煙笑得惡劣,「看來,這次真的得報警了。」

「不行!」段茂生怒吼,然後疼得齜牙咧嘴,「不能報警!」

可明千煙才不會聽他指揮。

好戲都要上場了,當然要掀開幕布啊。 高靜雨看著突然冒出來的夫妻倆,都驚呆了。

幾個小時前,段家才在討論那個女孩的事情,怎麼才過去幾個小時,這對父母就跑出來了?

這也太巧了吧!

想到這裡,她不由得看向明千煙,然後就看到明千煙嘴角的惡劣笑容。

——好了,破案了。

高靜雨心驚不已,她知道明千煙對段家沒好感,但沒想到,她竟然玩得這麼狠!

這是要命的節奏啊!

高靜雨就不相信,這對夫妻這麼冒出來后,事情會這麼簡單就過去了。

鬼醫神農 她心裡隱隱有點顫抖,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情?

在她的注視下,那對夫妻憤怒又傷心,爆發出不一樣的力量。

若不是一群人攔著他們,可能他們已經打死段茂生了。

自家寶貝閨女被人這樣禍害,他們恨得想弄死對方!

這裡一片混亂的時候,門口又進來了三個人,其中一人手上還扛著一個攝像機。

是電視台的記者。

他們進來后,第一眼看到的是混亂的人群,第二眼看到的便是明千煙三人。

三人氣質出眾,和現場的混亂格格不入。

最重要的是,這裡頭竟然還有兩張熟悉的面孔!

除了經常在電視里出現的厲竟越外,還有一張本地人都很熟悉的臉龐——首富明俊行。

天!這可是大新聞!

攝像機就這麼照了過來。

然後,記者們就看到明俊行皺起眉頭,低頭跟他身邊和他有幾分相似的少女說了幾句話。

接著,明俊行就無奈搖頭,嗔怪地點了點少女的腦袋,又掏出手機,撥打了個電話。

記者和攝影師滿心好奇,但很快,他們就知道明俊行給誰打了電話了。

「老大?啊? 腹黑總裁太癡情 哦哦知道了。」

掛下電話后,記者才對跟拍攝影師耳語兩句,「上頭說了,不要拍他們。」

這話讓攝影師的臉色有點難看。

明俊行讓上面發話,不讓他們拍攝自己。所以……這裡頭有什麼不可告人的事情?

想到今天的爆料,他們不由得心裡一沉。

接下來的拍攝會受到影響?

他們之前接到爆料,說這裡有一家的兒子做出了一些惡毒的事情,但因為這家人有強有力的後台,所以沒法制裁他們。

現在,明俊行出現在這裡,還不讓拍他們……難道說,他們就是這家人的保護傘?

但很快他們就發現,自己猜錯了。

明俊行不是段家的保護傘,他是來砸場子的!

「我建議你們報警,他已經十六歲了,還是個孩子,千萬不要放過他。」明千煙說道。

所有人:「……」

這也太鐵面無私了吧!

杜巧燕和段家寶嚇壞了,「不能報警!」

杜巧燕還撲到明俊行面前,跪了下來,「我求求你,幫幫茂生!我就他一個兒子啊!」

記者的鏡頭立刻轉了過去,但避開了明俊行,只拍下杜巧燕。

明俊行還沒說話,明千煙就先開口了,「舅媽,啊不,杜女士,不用擔心啊,你除了一個兒子,還有兩個女兒啊!再說了,我也是為了你好啊!」

杜巧燕不敢置信地瞪大眼睛,不明白她竟然敢說這樣的話! 都這樣了,還是為了她好?!

杜巧燕都要瘋了。

明千煙卻很從容,「你看看你兒子長得多胖?繼續這樣下去,很快就會猝死的。這樣的話,你可是要白頭人送黑頭人呢!但他要是被關上幾年,在裡頭早睡早起,還好好乾活,這一身肥肉就能減下來了。肥肉沒了,身體就健康了。你也不用擔心他什麼時候會死……這不是為你好嗎?」

所有人:「……」

記者們:「……」

牛逼!

太能說了!

杜巧燕臉都扭曲了,「所以,我還得感謝你?」

「雖然咱們不是一家人了,但也不用這麼客氣。當然,如果你要感謝我的話,也是可以的。」明千煙擺擺手,一副寬容大方的姿態。

杜巧燕覺得胸口被氣堵住了,憋得臉都紅了,差點沒吐血!

她就沒見過如此厚顏無恥的人!

剛過來的記者們和那對夫妻也驚呆了。

他們本來以為,明千煙是站在段家這一邊的,沒想到,她竟然如此兇殘!

不過,這話也確實暢快。

那對夫妻也看明白眼前的情況,稍稍冷靜了一點。

他們今天接到電話,有一道陌生的聲音告訴他們,如果想要為女兒討回公道,今天是最好的時機。

雖然他們不知道對方是誰,但他們猶豫了一會,還是抓住了機會。

若是錯過這次機會,他們也不知道能不能有機會將段茂生這個畜生繩之以法。

雖然不確定可不可行,他們還是拼了。

現在看來,機會還是很大的!

而且,還有記者過來了呢!

之前他們報警的時候被警告了,讓他們不要搞事,乖乖聽話。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