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哼,這也需要你們的配合,一會兒別給我露餡了。”issac把他對Vila所說的又說了一遍,“雖然覺得有些難以相信,但milton所做的似乎就是爲了出名。所以,我打算善解人意色令智昏的把這個源頭掐斷。”

“好吧,爲美色迷昏頭的小夥子,我看好你!”jj忽然想起了什麼,從包裏翻出一個耳機樣的東西,別在了issac的西服上衣內側。

“這是什麼?”看起來不像竊聽器。

“微型聯絡器,平時外勤的時候大家都靠這個進行聯絡。”jj說,“不過,現在倒是可以客串一下竊聽器。”

“jj,別告訴我你那裏還有針孔攝像機。”issac挑眉。

“真遺憾,這個沒有。”jj攤手,“不過,建議不錯,回去以後可以向後勤打報告。”

“咖啡和三明治來了!”man一手端着咖啡,一手拿着餐盤,“去吧,未來的奧斯卡影帝,雖然無法看直播,但我們能夠先領略一下你的聲音是否感情飽滿。”

“謝謝。”issac露出一個無奈的表情,“雖然我覺得我醞釀的情緒已經被你打的七零八落。”

————————————————

Vila把issac帶來的食物吃得乾乾淨淨,而issac則是在腦海中努力把Vila想象成自己想買了很久但一直騰不出時間買的那款遊戲機,這讓他看向Vila的目光帶上了一種含情脈脈卻又嚮往糾結的感覺。

Vila對此表示很滿意,從一個愛慕自己的男人嘴裏套消息,這種事她再擅長不過。於是——

“後續處理?”issac把腦海中那款遊戲機拍飛,“大概會低調處理吧,畢竟,這不是什麼變態連環殺手。potter只是一個沒有按時吃藥的精神病患者,這類人是無法承擔刑事責任的。再說,他已經死了,無論是地方警局還是Fbi都不希望再有什麼波瀾。”

“爲什麼?”Vila很不解,按照她的理解,難道不應該是大書特書嗎?這次可是死了十多個人!

“其實,不是所有的案件都會展示在公衆面前。那些比較出名的連環殺手,主要是因爲Fbi需要藉助公共的力量把他們找出來,這才鬧得滿城風雨。就Fbi內部,是很反感這種大張旗鼓的。而從另一個方面來說,有一部分連環殺手,他們殺人的目的就是爲了出名,想要讓公衆銘記他們。這種事太可笑了,我們只會盡力掩殺他們的存在好嗎?”issac眼中有着被隱藏極好的譏諷,“而且,因爲現在言論的過分自由,有一部分公衆的思想也很奇怪,那些已經被抓關在監獄裏的連環殺手,哪個沒有一票崇拜者?甚至還有一些腦子壞掉的女人拼命都想和他們春風一度,我真不知道她們在想什麼?”

issac看着Vila有些驚訝的眼神,無所謂的笑了笑,“真是,我爲什麼要和你說這些事情?這樣的黑暗面不是你這樣的姑娘可以接受的。”

“我只是有些驚訝,殺人犯也能有粉絲?”

“大概是因爲你平時沒有關注過這類消息,這種事情,無論國內國外都不少見。”issac開始科普,“這也就是爲什麼許多連環殺手熱衷在電視裏露臉的原因,他們渴望關注,渴望認同,這會讓他們心裏充滿滿足感。而一旦他們被捕,如果是在可以執行死刑的州里,那麼,在那之前會有記者去採訪他,有粉絲在外面支持他,有作家去和他談話瞭解他的生平然後寫出傳記出版……而那些只能判無期□的殺手們,他們的生活就更精彩了,他們可以有粉絲探監,自己寫文章發表表達自己的觀點,在網上拍賣他們的私人物品,可以是手工,也可以是一縷頭髮,剪下的指甲,甚至他們的生殖細胞……而那些用了手段逃脫了□的人,如果運作得好的話,電視採訪會跟着他們的屁股後面追逐。”issac認真的看着Vila,“你說,這個社會是不是已經病態了?”

“我以爲……”Vila被這些訊息弄得有些發暈,“我是說,如果我被曝光和森林裏那些人的死亡有關的話,我會不會也……”

“沒錯,你會被那些討厭的蒼蠅糾纏不休的。”issac的眼神深邃,“別擔心,我是不會讓你陷入到如此難堪的地步的。我知道你不是個喜歡出風頭的姑娘,你需要做的,就是在這裏好好休息,然後等到天亮了,一切會迴歸正軌。你不是說你會有一個事業騰飛的機會嗎?忘掉在這裏發生的一切,你還有美好的未來。”

“我……”

“真的不懂擔心,Fbi會把後續處理的很乾淨的。”issac的語氣更加的真誠,“你是無辜,不應該受到那些只爲了銷量和收視率的媒體。他們不會尊重事實,只會爲了利益而扭曲事實。你不會想自己被扭曲成自己都不認識的樣子的。”

“爲什麼扭曲?我是無辜的不是嗎?”Vila的眼神閃爍,明顯的心不在焉。

“公衆不會買賬,他們想要的是離奇刺激。”issac簡直要嘆息了,“我知道你只是一個無故被牽扯的人,可是,在某些人眼裏,這簡直平淡的不值一提。這樣只有兩個結果,一是你被放棄,這是最好的;而第二個結果,就是你被無限的惡魔化。”

“惡魔化?我知道,有些媒體就是這樣不負責任!”Vila變得有些激動,“我只是去酒吧喝了一杯啤酒,結果他們居然報道我酒駕!我知道這一定是有人在背後使絆子,結果我的廣告代言就丟了!”

“是啊,一杯啤酒就被寫成酒駕。那麼,你和potter的關係你覺得那些人會挖不出來嗎?就算挖不出來,他們也可以自己編。到時候,你會被扭曲成惡魔合夥人,甚至是幕後boss!這都是提高銷量的辦法,他們不會在意你的看法,到時候這些新聞被廣而告之,你覺得還有多少人會相信你的清白呢?”issac說,“還有那些劇作家,雖然有些冒犯,但是這是一個好題材,也許會變成暢銷小說,也許會被拍成電影,捧紅某個女星。但是,你的名譽,全都沒了。”

“我的意志就不重要嗎?”

issac攤手錶示默認,然後安慰道,“別擔心,我們不會讓這種事發生的。你會平平靜靜的生活,然後完成你的夢想。”

“我的夢想?”Vila低聲重複着,“是的,我的夢想,我不會允許任何人來取代我的位置!”

“當然,這一點我深信不疑。”

“屬於我的,我不會允許它被抹殺。”

“當然,我們都應該尊重每個人的勞動成果。”看着眼神有些恍惚的Vila,issac笑了。

————————————————————

接下來的事情對於bau輕車熟路,當天晚上他們就把案件結尾。當Vila的雙手被手銬拷上之後,她的眼睛亮的嚇人。

“嘿,issac,你給她催眠了嗎?”emily對於milton前後截然不同的態度弄得糊塗,雖然她對issac和milton的談話聽了全程,但是……難道她低估了成名對一個人的誘惑力?

“抱歉,我是正常人,不大瞭解這些腦回路明顯不正常的人的想法。”issac靠在Reid身上,笑嘻嘻的回答。

“真正該失望的人是我,還以爲能夠聽到什麼18n呢。”man抱怨着,“之前說的那麼厲害,結果,嘖嘖……”

“沒辦法,我就是太有風度了,讓你失望了。”issac沒什麼誠意的翻了個白眼,然後感覺到他靠着的Reid的肩膀一直在動,“怎麼了?”

Reid從口袋裏掏出兩顆尖牙,“我要了兩顆狼牙,你要哪個?”

“嗯?”issac坐直,“這不是你的戰利品嗎?”

“這當然是我的戰利品,我射出的那一槍擊中了那頭狼的肺部,如果不出意外的話,它會在五分鐘之後斷氣。”Reid一本正經的說,“不過,介於你也同時射中了它的頭部,我決定和你分享。”

“嗯,謝謝。”issac摸了摸鼻子,瞪了一眼man。

man表示他很冤枉,這種事怎麼可能瞞得住小博士! Issac的日子又暫歸平靜,每天去聽聽課,查閱一些過去的案宗,有感想了就去和Gideon交流一下,倒也過得忙碌充實。而更讓他高興的事,目前BAU風平浪靜,國內的連環殺手暫時都蟄伏了下來,他終於能有一個正常的週末可以休息了!

於是,本來打算泡圖書館的Reid被人拐去了紐黑文。

嗯,還帶着那兩顆狼牙。

因爲Issac這一次打的名號是找人好好做一個設計,讓那兩顆非常有紀念價值的狼牙物盡其用。

“可爲什麼是紐黑文?”Reid不解,在華府難道就沒有Issac看得上的工藝品加工店嗎?

Issac笑的非常愉快,“因爲紐黑文有可以敲詐的冤大頭!”

Reid看着笑的有些奸詐的Issac,心裏好奇下一個要倒黴的人是誰。 透視邪醫混花都 不過他也只是好奇了一下,隨即就把注意力轉向了其他地方,“Issac,我記得你是耶魯畢業的吧?”

“嗯?”

“我想去耶魯的圖書館看看,你能辦到臨時的出入證嗎?”Reid的眼睛亮晶晶。

“……”Issac無奈投降,“這個應該不難。不過,難得的休假,你真的要把時間耗在圖書館嗎?”

“我現在在圖書館的時間已經少的可憐了。”Reid說,“當我還是學生的時候,我的日常路線就是宿舍——圖書館——化學實驗室——圖書館——宿舍。”

“你不吃飯嗎?”

“我常備麥片和牛奶。”Reid有些困惑的看着Issac一副世界末日的樣子,然後恍然大悟,“哦,我的很多同學都是這樣的。可能這和你的學生時代不大一樣……”

Issac心有慼慼焉的看着Reid,“我去加州理工的高中同學曾經和我說過那個學校的學生全是學神級別的人物,可以大學四年不出校門一步,我原本以爲這是誇張的說法,不過現在,我忽然相信了。”

“嗯,這種情況不少見。”Reid點頭表示贊同。

Issac默默無語,書呆子什麼的最討厭了!

“不過這種情況也不是絕對的,就像Garcia,你能猜出她是哪個學校的嗎?”Reid卻有了說話的興致,大大的眼睛忽閃忽閃。

好吧,這個書呆子除外。Issac心裏想着,然後思考着Reid的問題,“我覺得,以Garcia的風格,她應該是自學成才吧?就像傳奇小說裏,她因爲愛好成爲了一名無所不能的黑客,然後一朝失手,被FBI收歸旗下,從此過上了吃飯睡覺調戲man的幸福日子。”

Reid無奈的看着Issac,“你真的是小說看多了。我只能告訴你,Garcia之前也是加州理工的,不過她後來退學了。”

“幸好退學了,不然BAU裏又會多出一個女版Reid了。”Issac鬆了一口氣,又有些不甘心,“不過爲什麼我會對Garcia有黑客的印象?”

“我只知道她的檔案很清白。”Reid有些得意,“我記得你們每個人的資料。”

“是是是,你是人形資料庫嘛。”Issac笑着說,“這麼說,你和Garcia也算得上是校友了?”

“沒錯。就像你和Emily一樣。”Reid有些不甘心,“我之前想在耶魯修古典文學的學位,不過因爲那些必修課程我都看過了所以就放棄了。如果不是這樣的話,也許我可以早幾年認識你。”

“現在也不晚啊。”Issac從口袋裏拿出耳機,分了一個給Reid,“休息一下。”

耳機中出來歡快的鋼琴聲,Issac閉上眼睛,慢慢的平息着心裏忽起的波瀾。該死,在剛纔那一刻,他心裏的遺憾居然不比Reid少。如果他們早些相識……

理智回籠的Issac清楚地知道,就算兩個人在同一所學校,事實上完全不同的交流圈讓他們相識的可能性小到不可思議。

而幸運的是,他們現在相識,而且交情很好。

——————————————————————

“我們現在去哪?”一下飛機,Reid就被Issac帶上一輛出租車。

“去找冤大頭。”Issac語氣輕鬆,飛機上的那些糾結彷彿從未存在,“不過,你要有些心理準備,那個人就是我之前說過的酷愛易容術的傢伙。”

“那個讓你見到一個人就下意識的打量人臉上有沒有化妝的傢伙?”Reid來了興致,“我們現在去找他?”

“沒錯。”Issac揉了揉眼角,“那傢伙叫DefoeNeedham,是藝術學院畢業的,現在算是個名氣不小的先鋒藝術家。真的,,對他你需要慎重對待,就算你看到一具腐屍也不要驚訝。”

“腐屍?”Reid忍不住提高了聲音。

“易容加化妝,我對他的創意已經麻木了。”Defoe有着和名氣相符的實力,如果不是Issac對那對狼牙的紀念價值很看重的話,他纔不會費這麼大功夫犧牲週末來這裏。

“我很期待。”最後,Reid這麼說。

Issac同情的看了一眼Reid,希望到時候你還能覺得一切都好。

Defoe的藝術設計館位於市中心的酒吧街深處。因爲還是白天,大多數的酒吧還沒有開業,整條街看起來有些蕭索。Issac帶着Reid左拐右拐,然後來到一家看起來像是快要倒閉的舊店門口。

Reid看着鬆垮的掛在門框上的木門,忍不住伸手戳了戳,“Issac,這裏該不會倒閉了吧?”

“我倒是覺得更像是要有什麼主題活動了。”Issac搖了搖門,聽着吱嘎刺耳的聲音,低聲對Reid說,“你帶證件了嗎?”

“什麼?”Reid還沒有反應過來,就看見Issac一腳踹開門,大喊,“FBI!”

Reid下意識的摸了摸腰間的配槍,跟在Issac身後。然而,等他看清楚屋內的情形時,卻差點沒忍住直接拔槍!

“先生,我這裏可是合法經營。”一個臉色青灰帶着腐爛傷口的男人拖着腿慢慢靠近,說話間嘴裏的尖牙不時閃現。

儘管知道這不科學,可Reid還是忍不住懷疑,傳說中的喪屍病毒不會真的存在吧?

“合法經營?你確定這裏還會有顧客來?”Issac直接把男人扔到沙發上,沒好氣的開口。結果一扭頭就看見手放在配槍上隨時準備拔出的Reid,Issac無奈的搖了搖頭,“Spencer,我早就說了,你要做好心理準備。放心,這傢伙目前還是人。”

“呦,你居然還帶來了小朋友?”男人看着Reid,輕佻的送出了一份飛吻。

Reid的臉色……更加難看了。

“能把臉洗乾淨再說話嗎?你嚇到小朋友了。”Issac磨着牙。

“Issac,你還是這麼法西斯,這個妝容可是花費了我六個小時的時間。”雖然這樣說着,Defoe還是轉身離開了。作爲曾經和Issac同居半學期的室友,Defoe對某人偶爾的不講理體會深刻,他一點都不想被揪着去衝冷水!

“還好嗎?”Issac的手在Reid眼前晃了晃。

“你的朋友,還真是讓人印象深刻。”Reid抿了抿嘴,“比我之前見過的任何人都印象深刻。”

“相信我,他是個好人,就是愛好特別了點。不過,這點愛好在他們的圈子裏也不值一提。”Issac回憶着兩人的第一次見面,“因爲這個,第一次見面我就揍了他一頓。”

“爲什麼?”Reid不解,他可不認爲Issac會是那麼不講理的人。

“我當時入住的時候別人只告訴我說我的室友是個有些怪異脾氣的藝術家,結果我第二天起牀洗漱的時候發現一隻喪屍從衛生間裏爬出來。你覺得,我會怎麼反應?”更悲劇的是,那段時間生化危機類小說電影遊戲大火,Issac那時候也是剛起牀神智還沒有清醒,只覺得宿舍要被喪屍佔領了。

“你爲什麼不說我鍛鍊了你的處變不驚技能?”Defoe的聲音忽然傳來,等他人再次出現的時候,就是一個帶着些神經質的青年藝術家了。

“你爲什麼不說你毀了我的熱血天賦?”Issac不甘示弱。

“看,這就是Issac Costa。我早就放棄和他講道理了。”Defoe攤了攤手,“說吧,我的常年不見蹤影連分紅都懶得來取的合夥人,你這次是爲了什麼來的?”

“真抱歉,我每次來都覺得我的錢回收無望。”Issac隨口反擊,然後示意Reid把狼牙拿出來,“前幾天去打獵的收穫,幫忙設計個好一點的造型,我打算當吊墜帶。”

“你不是說打獵是無聊而且浪費時間的活動嗎?”Defoe接過狼牙,翻出強光手電仔細的觀察着,“看起來很不錯,是從狼王身上弄到的?”

“是被趕出狼羣的前任狼王。”Reid說。

豪門千金:單身媽咪追愛記 “一上一下,我會設計出一對獨一無二的情侶吊墜的。”Defoe的眼中帶着懾人的亮光,“我現在有思路了,別來打擾我!”

Issac看着Defoe的背影目瞪口呆,他以爲狼牙的作用只是辟邪,什麼時候多了粉紅含義的?

晚安各位,麼麼噠 “他很懂行,居然能夠憑藉狼牙形狀的不同看出它們的位置。”Reid的眼神有些發飄。

喂,博士,你這句稱讚的含金量可真差,基本上有點常識的都知道好嗎?Issac斜眼看向Reid,想了想,自己和朋友們平時沒節操的玩笑都開習慣了,萬一被當真……會怎樣Issac暫時來不及想,只不過被Defoe勾起的念頭一時間是壓不下去了。

雖然有些突然,但他居然沒有想在第一時間反駁。Issac又看了一眼Reid,他得好好想想。

Defoe又衝了出來,把一張白紙遞到Reid面前,“你的名字!”

“喂,你到底打算設計成什麼樣子?先透露一下好嗎?”Issac暫時拋開心裏的念頭,勾住Defoe的脖子。

“一邊玩兒去,告訴你只會毀了我的靈感……Spencer Reid……好名字,對了,你們哪天決定舉行婚禮了一定要告訴我,我可以爲你們做友情策劃。”Defoe接過Reid寫好的紙張,又匆匆忙忙的走進了工作室,“不要拘謹,有喜歡的作品直接拿走,我是沒時間招待你們了,想要做什麼都隨意吧,只要別把店拆了就行。”

Reid這一次真的臉紅了,“我們不是你想象的那種關係,我們只是好朋友。”

Defoe只是揮了揮手,“嗯,好朋友,特別好的朋友……”擺明了不信。如果關係真的那麼清白的話,自己不是在第一時間被敲一頓就是看着兩個人故意秀恩愛了。切,當他白認識Issac那麼多年啊!

Reid無措的看向Issac,Issac在心裏暗叫,被這樣一雙乾淨的眼睛看着,這不是犯規嗎?

不過最後,他也只是無奈的聳聳肩,“習慣了就好。”

至於習慣什麼,天知道。

Reid決定到了圖書館以後一定要多找幾本這方面的書來看,關於這方面的信息他知道的明顯太少了。

Defoe的作品室非常精緻,可以看出主人對這裏的愛護。就算Issac總是喜歡打擊Defoe,也不得不承認在他設計這方面的實力。

“這些都是非賣品,裏面的都是Defoe最得意的作品。”Issac給Reid介紹,“不過,作爲他的朋友,偶爾還是有一些特權的。”

“Garcia會愛死這裏的。”Reid的思緒還在飄逸,然後他看到了一本書,“那是?”

Issac有些詫異的挑眉,“居然還有?”

這是一本畫集,故事大綱來自Issac。原來只是Issac吐槽Defoe的每日造型,然後被Defoe發現有了靈感,把Issac的吐槽內容畫了出來,結果不知道怎麼運作的居然出版了,還有了不錯的銷量。Defoe本來想給Issac稿費分成的,但那時候的他面臨創業缺少資金的窘況,Issac就玩笑說不要分成直接支持他創業。Defoe當時沒有多說,第二天就拿來一份有法律效應的合同給了Issac,兩個人成了正式的合夥人。

不過出乎Issac的意料,原本沒什麼名氣的Defoe一飛沖天,居然成了藝術界的新銳。

“《每天起牀都來到一個新世界》?這是童話書?”Reid翻着書,“哇,Issac,你是大魔王!Defoe是被詛咒的王子……”

“他故意篡改的,本來我是勇士的,而他是的身份就多了,喪屍,殭屍,木乃伊……”Issac也忍不住笑了,現在想想,學生時代的確有很多讓人懷念的趣事。

“大魔王……似乎在控訴你的暴行。”Reid下意識的分析着。

“他最多是肉體受苦,我的靈魂可是每日飽受驚嚇。”Issac其實也很困惑,其實除了對Defoe偶爾暴躁之外,他平時的脾氣真的很不錯,他後來的魔王綽號到底是哪來的他現在都沒搞清楚。

看出了Reid對這裏的興趣不大,Issac挑了幾件造型獨特的小飾品就帶着Reid離開了。而Defoe依舊呆在工作室裏一步未出,倒是原本空蕩的大廳裏多了幾個造型獨特看不出原本體貌的行爲藝術者。

“我感覺我穿越到了萬聖節的時候。”等重新站到陽光下之後,Reid這樣告訴Issac。

“別擔心,魔王大人保護你呢。”Issac拖着長調,“目標耶魯……圖書館?”

Reid的眼睛一下子就亮了起來。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