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來,他是好意啊,顧昭顏拍了拍自己的頭,她剛剛都說了些什麼。

現在也不能掉頭就跑啊,況且,她抬頭看了看越來越多圍觀的人,就這情況,估計她也跑不出去啊!

果斷決定跟著進去,毫不猶豫,邁步就往裡面走。

留下一面面相覷的圍觀群眾,良久,不知是誰低聲說了一句「剛剛,我是不是看見夙王殿下了?」

四周頓時炸開了鍋,「可不就是么,那就是夙王殿下啊!」

「我竟然看到了夙王殿下!」

「殿下身邊的女子是誰啊,為何殿下一直擋著她!」

「估計是丫鬟吧!」

「不是吧,殿下對她那般愛護,該是喜歡的吧,我猜可能是殿下納的姨娘吧!」

「這麼說殿下有了娶妻納妾的想法?」

「說不定呢,畢竟夙王殿下要是願意,一大群人都想往他身邊擠呢!」

「我要去試試,當個丫鬟都好!」

「就是就是!」

顧昭顏要是聽見這些話,估計得氣得漏氣。

醉仙閣門前像炸開鍋了一般,殊不知這一切都被靠窗坐的人盡收眼底!

秦蘅依的手緩緩收緊,本來她看見夙熙,心底是很雀躍的,甚至想下樓迎他!

可沒等她的心狂跳多久,一抹白色的身影自馬車上一躍而下,竟是一名女子,夙熙還將她一把攬入了懷裡



她幾乎快控制不住自己,看著他們在醉仙閣門前卿卿我我,由於她坐在四樓,所以根本聽不清他們說了些什麼。

那個女子到底是什麼時候出現在他身邊的,為何最近總有女子靠近夙熙,前面有個什麼顧府嫡女,現在又有這麼個來路不明的女子。

「秦姐姐!」甜甜的聲音,拉回了秦蘅依的思緒,她抬眸看著面前的粉衣女子,「憐妹妹!」

顧昭顏踏入醉仙閣的時候,才發現夙熙並沒有先走,而是站在樓道口靜靜等著她。

投降吧實習女醫生 顧昭顏緊走幾步,跟上他,夙熙見她來了,也不說話,徑自上樓。

顧昭顏看著他的背影,有些無奈,所以,她到底是為什麼要跟著他來啊!這不是來給自己找罪受的嘛!

月珩朝她做了一個請的手勢,無奈歸無奈,並沒耽誤她欣賞這醉仙閣的壯觀。

整個樓里都漆了一層紅漆,整座樓有些像塔,第一層最寬,第二層窄些,第三層又窄些,依次上移,除了第一層,每層都設有雅間,分了上中下。

雅間的門是鏤空的,裡面有一層流光溢彩的珠簾,走廊上沒十步便放置了一盞精緻的琉璃燈籠,上面是雕刻著各種花卉奇草。

每層樓的欄杆都有著各式各樣的壁畫,連地板都不例外,連樓梯的扶手,都是各種精美的浮雕。

越往上,就越為清凈,雅間的格局就更為雅緻,也更為奢華。

總共七層樓,第七層樓只有兩個雅間,兩個雅間相對,中間還有一個圓形吊台,硃紅色是欄杆圍繞了一圈,八根粗大的鐵鏈將之牢牢固定。

顧昭顏不由得感嘆,真是極盡奢華,但難得的是,醉仙閣的布局倒是出乎意料的雅緻,倒是不顯得通俗。

夙熙一直再往上走,沒有絲毫停頓,顧昭顏便一直跟著他,一直上了七樓!

夙熙沒有絲毫停頓,便要朝著左邊的雅間走去,顧昭顏伸手拉住他,有些咋舌,「殿下,你要想用膳,隨便一層不就好了,反正不就換個地方吃飯嘛!」

不是她想管啊,是在是,她算是明白了,每層樓的雅間外面都是明價的,這樓都到了一千銀,她反正是囊中羞澀的,夙熙也不像是帶了那麼多銀子的人啊!

萬一他們一會兒走不了人,還要讓她老爹來贖她,她不要面子的啊。

夙熙垂眸看著她拉著他手臂的手,溫柔地笑了,「怎麼,顏兒可是替我心疼銀子了!」

顧昭顏立馬鬆開了手,輕聲咳了咳,「沒呀,只是怕殿下太破費了,一會兒我們不好走啊!」

夙熙笑了,眸中的驕傲一閃而過,「放心,今日我自有辦法,讓顏兒吃飽,堂堂正正地從醉仙閣的大門出去!」

顧昭顏嘴角抽了抽,什麼叫讓她吃飽,難道她像是要吃窮他的那種么!

算了,看這情況,估計她也勸不住了,顧昭顏拍拍他的肩膀,「殿下放心,實在不行,別的不行,待你跑路還是可以的!」

月珩不由得翻了一個白眼,他發現,這兩人相處,他每次都被他們當成了空氣。

他這麼大個人,難道還不能保證他們的安全嘛?

這個時候,他有些想念日笙了,至少不是他一個人當空氣啊!

月珩在一旁哀怨地想著! 夙熙似是很贊成的點點頭,很是不客氣道,「好吧,一會兒就勞煩顏兒了!」

顧昭顏默默閉上了嘴,她很想說,她其實就隨口一說,不用太當真啊!

夙熙笑了,抬步走到了雅間門口,輕輕推開了門,「顏兒,請進!」

顧昭顏硬著頭皮走到門口,糾結地看了他一眼,眼睛一閉,就進去了!

大不了,大不了一會兒就把她身上有的,都抵擋了,她摸了摸頭上少得可憐的頭飾,早知道多戴點什麼簪子了!

夙熙見狀,唇角的弧度更大了,他看了一眼月珩,月珩會意,轉身離開!

夙熙進了雅間,將門輕輕帶上了,見顧昭顏還閉著眼,忍不住用手在她眼前晃了晃!

顧昭顏伸手一抓,便將他的手抓住了,她睜開眼,連忙鬆手,「我不是故意的,我還以為有蚊子呢!」

夙熙的嘴角抽了抽,這是將他當成了蚊子?

顧昭顏連忙道,「我絕對沒有對殿下不敬的意思,我只是以為要是真有蚊子,這裡就配不上殿下啊,我們可以換一間啊!」

夙熙唇角一彎,「這不是有顏兒在么,就算有蚊子,還沒靠近我,應該就已經被顏兒捉住了!」

顧昭顏嘴角一抽,感情這是把她當成專門來抓蚊子的了,這人,還真是一點虧都不吃啊!

夙熙笑得很是純良,轉身便往裡面走去,顧昭顏跟在他身後,打量著這個天價的雅間。

整個房間的布局很精緻,四周掛著精美的畫卷,花草蟲魚,飛禽走獸,無一不有。

難得的是,現在正是夏日,這間屋子身在七層,卻沒有顧昭顏預想中的悶熱之感。

掀開一層琉璃珠簾,顧昭顏便被眼前的情景震驚了,整個房間有裊裊雲霧升騰,一踏入,便覺周身清涼。

一絲炎熱之感都沒有,整個房間縈繞著一縷淡淡的清香,房中幾個角落放置著一小朵開得正盛的梔子花。

房間的正中間擺放著一張桌子,一旁還放著一張矮矮的小方桌,上面早已經擺好了一套精美的茶具。

另一邊還擺放著一張軟榻,窗邊並不像是外表看起來的那樣,只有雕花鏤空的紅漆木窗,裡面還有一層透明的琉璃,既不遮擋視線,也擋住了外邊的熱氣。

冬日還可遮風,也不像油紙窗那般易破損,怪不得能值千銀!

夙熙在小方桌旁坐下,抬手倒了兩杯茶,一杯推到對面,一杯端到自己面前。

低聲喚道,「顏兒,過來坐!」

顧昭顏聞言,朝他走去,坐到他的對面,端起茶,輕輕抿了一口。

卻發現這茶沒有苦澀之味,倒是在唇齒間縈繞著一絲香甜之味,垂頭,又喝了一口。

她將茶杯輕輕放置在桌上,輕聲道,「殿下今日帶我來此,怕不單單是請我在此喝茶吧!」

夙熙單手撐頭,懶懶瞥了她一眼,「倒是我多事了!」

顧昭顏有些疑惑,難道她有什麼需要他幫忙的事?

有些不明所以道,「殿下所指何事!」

夙熙將頭轉向一邊,看著窗外,並不理她。

顧昭顏端起杯子又默默喝了一口,眼角的餘光瞅著夙熙,又仔細琢磨了一下,還真是什麼都沒想到。

夙熙地聲音涼涼的傳來,「既然如此,想來顏兒已經想好年宴的事了,我們回去吧!」

顧昭顏一個機靈,差點打翻了手中的茶,年宴,她又忘了個乾淨,她想好了什麼!

夙熙起身,便要離開,顧昭顏顧不得放下手中的茶杯,就這麼端著,往他面前一站,「殿下,不知者無罪啊!」

夙熙自她手中取過茶杯,拿在手中,仔細看了看,掀起唇角,「顏兒的記性當真不好了,明明是你說好要來尋我問年宴的事情,卻偏偏只有我一人記得,你倒好,忘了個乾淨!」

顧昭顏忍不住深深呼出了一口氣,她從這話中,為什麼聽出了一種說她背信棄義的意味呢!

她絞了絞一宿,伸手將夙熙拉回去坐下,順手將他手上的茶往他唇邊湊了湊,笑得無比溫柔,」殿下,請喝茶,有什麼事情喝了這杯茶再說。」

夙熙愣了一下,隨後唇角一抹淺淺的笑意,果真就喝了。

見他喝了茶,顧昭顏心裡才鬆了一口氣,伸手擦了擦不存在的汗。

夙熙放下茶杯,眼角眉梢都是止不住的笑意,「顏兒這是在賄賂我嗎?」

顧昭顏心下納悶,喝了杯茶就叫賄賂啊,那她還喝了呢!

突然反應過來,他手上的那杯好像是她的,顧昭顏只想找個坑把自己埋了,為什麼他不拒絕啊!

見她頭疼的模樣,夙熙莫名的心情好,敲門聲響起,「殿下,可需要些什麼!」

顧昭顏聽見這敲門聲,如蒙大赦,沒等夙熙回答,起身便往門邊走,伸手拉開了門!

門外站著一個衣著華麗的少年,眉眼間都是溫柔,嘴角的弧度揚起的剛剛好,給人一種及其舒適的感覺。

那少年見她,也不意外,只是唇角的笑意更加弄了,他望向顧昭顏身後。

夙熙慢慢自裡間踱步出來,不動聲色地上前,遮住顧昭顏的視線!

視線被擋,顧昭顏條件反射的便要將面前的人拉開,突然記起面前這人不是別人,只得默默收回手。

少年輕笑了一聲,「殿下可是許久未曾來了呢!」

夙熙看了他一眼,「真是難為你還能記得本王!」

少年笑了,「殿下太過耀眼,自是讓人記憶深刻!」

夙熙也笑了,「既是如此,就勞煩閣主替本王安排一下午膳咯!」

少年點頭,「殿下稍等!」

顧昭顏有些驚訝,從夙熙身後探出頭,「你小小年紀,居然是醉仙閣的閣主!」

少年笑意不減,「姑娘似是對在下很感興趣!」

顧昭顏擺手,「不是,閣主誤會了,只是有些驚訝!」

開玩笑,她剛剛腦子裡想的是這孩子小小年紀就在這兒跑堂,不如讓夙熙把他買回去當差啊!

結果人家就是醉仙閣的閣主,那她說出來還不得被人笑掉大牙。 少年眸中的笑意不減,看向夙熙,「殿下既然來了,醉仙閣是否能有幸再聽得殿下的夕顏醉呢?」

「自然可以!」夙熙答應的很爽快!

顧昭顏有些狐疑地看了他一眼,雖說夕顏醉是他的成名之作,但,好像時間有點久遠了,他不會忘了吧!

少年笑得很溫柔,朝著旁邊一側身,讓出了路,夙熙搖頭,「稍等片刻!」

少年點頭,「那我先將醉仙台拾掇一番,恭迎殿下!」

夙熙頷首,「那便有勞閣主了!」

少年含笑不語,看了顧昭顏一眼,轉身離去!

顧昭顏有些疑惑,「他為何連你的夕顏醉都知道,他明明年紀不大啊!」

夙熙聞言,轉頭看著她,微微皺眉,「顏兒,有時候,你不能只相信眼睛,再者,你可是在說我年紀大了?」

顧昭顏看了他一眼,沉思片刻,「殿下與他相比,年紀是大了啊!」

她摸了摸下巴,「這麼說,他的年紀並不像他外表看起來的那般?」

夙熙抬手,輕輕摸了摸自己的臉,暗自思忖了片刻,他怎麼都覺得他比那個閣主更好看啊!

聞言,輕輕嗯了一聲,算是回答她的問題。

顧昭顏沒在意他的小情緒,伸出胳膊輕輕碰了碰他,「那個,殿下,你還記得曲譜么?」

夙熙覺得自己臉上的溫柔要維持不住了,他今天已經不是第一次懷疑自己了。

不動聲色地瞟了她一眼,「顏兒,你很擔心我?」

顧昭顏點頭,「擔心有損殿下的一世英名!」

封神問道行 夙熙不知道該怎麼形容他此刻的心情,差點就要直接走人了!

顧昭顏沒等他發作,接著道,「話說,醉仙閣閣主,到底是什麼來歷啊?」

「他是白家的人!」

顧昭顏一愣,隨即抬眸看著夙熙,「白家?那不是你母親……」

夙熙點頭,眸中神色不變,「是,就是那個白家!」

顧昭顏似乎有些明白了,為何夙熙能得醉仙閣閣主親自相迎!

其實顧昭顏還想問問他關於他父母的事情,但她覺著,現在問,大概並不方便!

這時,月珩回來了,他的手上還拿著兩包東西。

顧昭顏有些好奇,「這是何物?」

夙熙接過那兩包東西,看了看,遞給了她一包,「換件衣服吧!」

顧昭顏接過,「不就用個午膳么,這麼講究?」

夙熙輕輕拍了拍她的頭,「你換上便是!」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