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這個題不對。」

「怎麼可能!」小若夕翹著腳尖去夠自己的作業,但是夠不到,索性就踩著桌子去抓自己,「我明明檢查過了,真可能錯呢?」

「你的算髮錯了,不管在算幾遍也都是錯的!」郭念菲做到一旁給小若夕檢查著作業,然後順便給她講一些小若夕不會的數學題。

「還是大哥厲害!哈哈!」

「對了,若夕~」郭念菲講作業放到一旁:「後天我要和你雪兒姐姐去xg,然後咱們家裡就沒人了,所以??????」

「我自己可以照顧好我自己的!」

「但是我不放心啊!」郭念菲摸了摸小若夕的腦袋:「所以呢?大哥打算把你送到沈浪家裡去,讓你在哪兒暫時住上幾天?」

「可以嗎!」

「好啊!」小若夕立刻就答應了,「這樣以後上學就算大哥不能送我了,還能和小沈浪一塊去!」

「真聰敏!」郭念菲捏了捏小若夕臉蛋:「你呀,怎麼叫人家小沈浪啊!他怎麼說也是個男生,面子會掛不住的!」

「切~」若夕把腦袋一撇哼著道:「誰讓張口一個若夕妹妹,閉口一個若夕妹妹的!叫的渾身起雞皮疙瘩~」

「咦~」若夕想了想那畫面立刻就開始瘋狂的搖起頭來,郭念菲按住了小若夕的腦袋:「看你的腦袋搖晃的和一個撥浪鼓似的!」

「略略略~」

「念菲我回來了!」凌雪兒挎著包,一臉疲憊樣子,而且邁著沉重的步子走了進來,腦袋也是暈暈乎乎的,不然走路怎麼會左右亂晃呢!

「做了一天試卷,真累!」

「啪嘰」凌雪兒就沖著郭念菲倒了過去,郭念菲順勢就躲開了,這讓凌雪兒狠狠的摔在了沙發上,腦袋直接就扎進了沙發裡面,一隻手翹著正指著郭念菲而且嘴裡還振振有詞:

「!¥@%×%@!~???」

「你這可不怪我啊!」郭念菲將凌雪兒從沙發里拽出來,「好了~趕緊去睡覺好好休息吧!明天後天考試,考完試我就帶你xg」

「嗯~這還差不多!」凌雪兒縷了一下頭髮:「那若夕呢?她自己在家裡,我可不放心!」

「我去沈浪家住兩天!」還沒等郭念菲說話呢,若夕便自己張口回應了,凌雪兒想了想覺得這個方法卻是不錯,點點頭說道:

「嗯~這到是個很不錯的法子。」然後便靜小若夕摟了過來:「要是那個叫沈浪的傢伙敢欺負你,你一定告訴姐姐!」

「姐姐幫我修理他?」

「姐姐讓念菲幫你狠狠修理他!」

「???????」郭念菲躺槍了!「喂喂喂,告訴你讓我去修理他,你這老好人做的,在下真是佩服的五體投地!」

「哇哈哈哈~」

「鈴鈴鈴~」

「好了!考試結束,大家檢查一下有沒忘記寫名字!交卷!」監考老師一張張將試卷收起來,同學也都露出了一臉放鬆欣喜的表情,考試結束,放假嘍!

凌雪兒也從座位上站了起來,伸了伸懶腰:「終於結束了!好累啊!」

「雪兒,這次考的怎麼樣?」監考老師是凌雪兒的物理老師,而且她對凌雪兒這個女孩也是特別喜愛,在學習中也是相當的照顧!

「沒問題!年級第一還是我的!」

「好好好!保持下去,來年考大學的時候,雪兒一定可以考個重本!」

凌雪兒收好文具,便走出了考場。原本凌雪兒是準備去郭念菲的考上去找他的,但是他直接就缺考了,真的厲害。

考試這兩天郭念菲自然是要去上班了,在子兮良人待了兩天,從早晨開店到晚上打烊,一直在哪裡「待客」。

直到晚上下班郭念菲才匆忙匆忙的和桃子打招呼告別,順便握了握小圈圈的手,示意和它告別。

「那你明天還回來嗎!」

「明天我要去xg所以??????」郭念菲握著圈圈的小抓。桃子有些失落,然後將圈圈從郭念菲的懷裡溫柔「搶」了回來。

「那我走了啊!」

「嗯!早點回來。」桃子點點頭,抱著圈圈上二樓了,桃子雖然沒回頭,但是圈圈卻是趴在桃子的肩膀上一直看著郭念菲離開。

「師??????」郭念菲剛想打的呢,但是要是又遇上那個大叔,得了,一百塊錢准沒了!「還是做公交吧!」

「小夥子~」

「??????」郭念菲看著在馬路對面正朝著自己揮手的大叔:「一早就在這蹲我呢吧!」郭念菲笑著走到馬路對面,做到了大叔的的士裡面。

「真巧啊!又遇見了,怎麼還是回家?」

「大叔!你就別裝了好吧!」郭念菲一臉無奈的看著大叔:「早晨,我一出門就遇見了!我有車,你還讓我坐的你車!每次還都收我一百塊,重點是不找錢!」

「哎呀!你每次都給我一百的,我找不開啊!下次!下次,下次一定找給你。」大叔完全就沒把這事當回事,更不可能找錢給郭念菲。

「你家住瀾湖觀邸,還差這百八十塊的嗎!」大叔說這話已經發動了汽車,「還是老地方吧?」

「嗯~」郭念菲無奈的看了一眼這個極品大叔,不僅流氓而且還無賴。

「坐穩了~」大叔的車速卻是有夠快,記住也絕對是一流的。等到了地方,還不直接讓郭念菲下車,而是眼巴巴的看著郭念菲的口袋,那眼神就是:不給錢?不給錢你能下的了車?

「給!」郭念菲從錢包里拿出一張一百的遞給了大叔,大叔看著郭念菲這次給的這麼輕鬆,便拿著錢開始用各種方法來驗錢是真的還是假的!

「不是吧~」

「早晨還磨磨唧唧的,現在給腦袋這麼爽快!是不是有詐啊!」大叔檢查無誤后就塞進了上衣的口袋。

「墨跡也給,爽快點也是給!都一樣!」

「哈哈哈~」大叔伸手拍了拍郭念菲的肩膀:「年輕人還是很有前途的嘛,很上道啊!就當時提前孝敬你岳父我了!」

「喂喂喂,你這也??????」

「哎呀,咱們爺倆有什麼啊!桃子的身材很不錯吧,絕對深得他老媽的真傳,可惜了她媽死的早啊!」大叔說這句話的時候,語氣里沒有絲毫的傷心而是看的很開,畢竟人死不能復生。就好比,愁眉苦臉的過一天是過,開開心心的過了一天也是過,習慣就好!

「得得得~我的趕緊回家了!」

「還有呢~桃子可還是個處??????」還沒等大叔說完呢,郭念菲已經是落荒而逃了。等郭念菲到家裡的時候,凌雪兒已經將東西收拾好了!

「雪兒,你收拾這麼些東西幹嘛!大包小包的!咱們是去xg玩,不是搬家去xg!」

「我知道,但是很多東西你都要準備吧!」

「什麼也不用!」將東西一樣樣的放回去,「我都準備好了~」

「啊!這麼快?」凌雪兒才不相信呢,「你怎麼可能收拾好了,我都沒見你收拾過什麼東西。」

「你老公我還有收拾嗎?華夏那麼大,哪裡都是我的家。xg哪兒早就準備的妥妥的了!」郭念菲和凌雪兒說完,便牽著小若夕將她送到了沈浪的家裡,當沈浪知道這事的時候,激動的直接就蹦起來了,而且就差抱著郭念菲親了!

「若夕哥哥我走了,沈浪你可別欺負若夕!不然的話??????」郭念菲給沈浪筆畫了一個拳頭。

「菲哥,我哪兒敢啊~」

安頓好若夕,郭念菲便準備出發去xg,因為明天是要必須到的,所以今天晚上做飛機就得去xg。

「走吧!今晚就走啊!」凌雪兒挽著郭念菲的胳膊,兩人就這下樓了。「還開車嗎?」

「打的就好了,開什麼車啊!這麼麻煩!」

「機票還沒訂呢?」

「訂什麼機票!一切有我!」凌雪兒挽著郭念菲的胳膊,一臉不相信的看著郭念菲!「師傅~」郭念菲站在路口攔了一輛的士。

「小夥子,真巧啊!剛接完一個,就遇到你了!真是巧啊!」大叔的表情依舊猥瑣,而且說話的時候完全沒看郭念菲,眼神全放在凌雪兒的身上了。

「怎麼又是你!」 「什麼叫又是他啊!」凌雪兒在一旁看著郭念菲那驚訝的表情,「我看大叔挺可愛的,你這是什麼表情!」

「還可愛!簡直可惡啊!」

「來嘛~來嘛~」大叔揮著手招呼著兩人上車,凌雪兒挽著郭念菲就坐到後面去了!郭念菲可是想著換車的,然後凌雪兒已經和大叔打成一片了!可見如果大叔年輕十歲絕對是撩妹的高手,額~不!現在也可以,因為凌雪兒已經被大叔逗的各種笑了。zI

「哈哈哈~大叔你真有趣啊!」

「那是嘍~」大叔一點也不謙虛,「小夥子,這次去哪兒?」

「念菲,你還經常搭到大叔的車啊!」凌雪兒看的出郭念菲絕對不是和大叔第一次見面了,至少得有個兩三次,不然郭念菲也不會是那種表情!

「大叔,我么去機場!」

「機場啊!行!」大叔點點頭:「你們是去浦東的,還是虹橋的?」

「我去流亭機場!」郭念菲沒好氣的說著,大叔則是一點都不在意還是一臉樂呵呵的,「流亭? 豪門隱婚:蜜寵甜妻99天 青島的機場吧!」

「沒問題!說走咱們就走!」大叔才不管呢,一個急轉彎掉頭就要朝東邊開!這尼瑪也太任性點了吧!

「大·······大叔!別了,咱們還是虹橋機場吧!」郭念菲還是服軟了,萬一這大叔真給自己拉青島去,自己哭也來不及了。

「哈哈~」大叔一臉猥瑣的笑容,眯著眼睛看著郭念菲那意思就是:小子你還是嫩了點,郭念菲很不屑的看了他一眼:

咱們走著瞧~

那就走著了嘍~

「小夥子,這是你女朋友啊!挺漂亮的!」大叔看著車,也沒回頭看凌雪兒,因為上車的時候就已經看完了!

「不是女朋友!」郭念菲強調說道:「是我未婚妻~未婚妻~未婚妻!」

天降萌寶:總裁爹地放肆寵 「討厭啦~」凌雪兒撒嬌般錘了郭念菲一下:「什麼未婚妻!大叔你可別聽他瞎說~」凌雪兒雖然嘴上這麼說,但是心裡早就樂開花了!她的言外之意自然就是:你再多說點!再說兩句,老娘開心的簡直要上天了!

「哈哈哈~打是親罵是愛啊!」

一路上歡聲笑語,讓郭念菲意外的是大叔竟然沒有去提關於桃子的事情,想想也是,大叔再怎麼樣,也不會讓自己在雪兒面前下不來台啊!

「到地方了~那咱們就下次有緣再見吧!」大叔從車窗里探出頭,揮著手和凌雪兒打招呼。郭念菲直接就沒給他錢,因為今天他已經坑了自己三百塊了!

「念菲還沒給人家錢呢~」凌雪兒倒是挺積極的,從荷包里拿出了一張一百的遞給了大叔。大叔沒接,一臉笑意的看著凌雪兒說道:

「哎呀~小姑娘!大叔我這沒零錢啊!下次吧!下次在遇見你在給我~」大叔嘴上雖然這麼說,但是他的眼睛卻是死死的盯著這張一百的!

「沒事,從家到這路費也都要五十多了,剩下的就當給大叔買和煙抽了!」凌雪兒很不客氣的將錢扔到了大叔車上,然後趕緊就跑開了,生怕大叔再拿著錢追過來換給自己,人人都不容易,最少一路上自己總是讓大叔逗的樂呵呵的。

「你這妮子~下會許了啊~」大叔沖著凌雪兒揮著手,然後竊喜著就把一百塊放在了兜里了。大叔的車並沒有發動,而是在哪裡聽著,大叔依舊是從車窗里看著遠去的郭念菲和凌雪兒。

「這個妮子還不錯,以後桃子和她相處一定不會受氣的~而且按照桃子的性格,這個姑娘一準會護著桃子的。」

然後大叔指著遠處的郭念菲:「你小子要是能掏出老子的手掌心,我他媽的的就白活四十年!」

「阿嚏~」郭念菲猛的一個阿嚏,凌雪兒拍了拍郭念菲的肩膀:「怎麼了?」

「阿嚏~」

「不會是感冒了!」

「怎麼可能!」郭念菲捏了捏鼻子,挺著胸膛說道:「老公的體格這麼好!怎麼可能會感冒!絕對是不可能的!」

郭念菲下意識的轉過頭看了看,沒人,也沒車!

「一準是那個該是的······」

「念菲抓緊吧!我們還沒買機票呢?」凌雪兒一路小跑就去買票了,郭念菲早就知道沒票了,然後就在那裡等著凌雪兒。

不一會凌雪兒便垂頭喪氣的走了過來,一臉沒好氣的瞪著郭念菲:「託運你走不走啊!」

「噗~」郭念菲一口水噴在了地上,這一下立刻讓周圍的人看了過來。郭念菲趕忙說著:「抱歉!抱歉!」

「什麼叫託運啊!」

「沒票了,不過我們可以和貨物一起給帶過去!」凌雪兒說著話等著郭念菲,小手也掐在了過年婦女的胳膊上!

「哎呦~疼疼疼~」郭念菲慘叫著,便給凌雪兒來了一個公主抱,在這個大庭廣眾之下被公主抱的凌雪兒立刻就感覺笑臉發燙!

「放下啊!放下我。」凌雪兒掙扎了兩下,但是自己從來沒有能從郭念菲的壞里掙脫出來過,想想也是白費力氣!乾脆就老老實實的讓他抱著唄。

「老公都安排了好了!」郭念菲在凌雪兒的額頭上輕輕的吻了一口,這讓凌雪兒立刻就愣住了,不僅抱我還親我!

郭念菲就這樣抱著凌雪兒走到了私人通道前,看守的還是上次的幾個人。他們對郭念菲的印象還是十分深刻的。

拒嫁豪門:獨家蜜寵小嬌妻 彎腰高喊:

「少主!」

「嗯~」郭念菲點點頭,就抱著凌雪兒沖了進去!

「跟著老公,你想去哪兒就去哪兒~」郭念菲將凌雪兒放到以上,然後用手指著一架印著一條飛騰巨龍的空客!

「哇~」凌雪兒嘴巴張的大大的,「怎麼這是······」

「自己家的!是我的也是你的!」郭念菲一臉的笑意,凌雪兒則是遏制不知內心的激動了!私人飛機哎~竟然還是這麼大的私人飛機!

「好棒哦~」凌雪兒立刻就跳到了郭念菲的身上,郭念菲摟著凌雪兒的蠻0腰:「好了,趕緊走吧!別再耽誤時間了,有些事情還需要處理!這個事情也需要知道!」

「是關於安安姐的事情嘛~」凌雪兒不是個笨女孩,她心裡很清楚!一連幾個月都見不到安安了,轉學?因為什麼呢?

「嗯?」郭念菲覺得有些不可思議,「你知道啊!」

「哼~」凌雪兒推了一下郭念菲:「有人啊?晚上說夢話······」

「得得得~」郭念菲連忙擺手說道:「老婆大人,我錯啦!」

「可是我不原諒你~」凌雪兒甩著及腰的長發,一蹦一跳的走了飛機,兩邊的安保人員看到凌雪兒「跳」過來的時候,統統的彎腰高喊著:

「少夫人好!」

「少夫人好!」

「少夫人好!」

凌雪兒聽著眾人高喊的這個「少夫人」。心裡自然是美滋滋的了,跑到飛機上,再次被裡面的裝潢給驚訝到了!

「有錢人真是好!」

「以後都是你的!」郭念菲摟著凌雪兒的腰。「怎麼樣~」郭念菲指著飛機的東西,「基本上地下有的,上面都有了!」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