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着,觀雲老道便離開了,同時帶走了金剛短劍,和火行令牌。

趙天驕站在窗前看着觀雲老道瘦弱的背影,心裏忽然有些發酸。

如果今天觀雲老道沒來,雖然趙天驕也會出來,但絕不會風光的出來。

回想這一天發生的事,趙天驕心裏頗爲複雜。

在他下山之前,本以爲在術法界有實力,能抓鬼,就可以無所畏懼。

可他今天才知道,在這紛繁塵世,芸芸衆生中,想要立足,不僅要有實力,還要有勢力,人脈,金錢,以及社會地位!

不然你就算實力再強橫,一個微不足道的小人物,就可以牽扯出你惹不起的龐然大物,只需動動手指,就能讓你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這是社會的關係網,也是衡量一個人綜合實力的標準,雖然人人不齒,但人人都需要,甚至趨之若鶩。

而這……就是現實!

“我雖然有老東西這個關係和靠山,但那終究都是外力,只有靠自己,才能長久立於不敗之地……”趙天驕目中閃過一抹明亮之芒。

他要在這弱肉強食的世界,組建自己的勢力,編織自己的關係網,掙好多好多的錢,當然,也要早日打破道行瓶頸,擁有更強的實力!

卻在這時,獨孤勝寒感受到了觀雲老道的離開,走了進來。

“主人,你累了吧,讓勝寒給你揉揉背?”獨孤勝寒來到趙天驕身邊,羞答答的道。

趙天驕卻突然指着天上的月亮,開口道:“看到那是什麼了麼?”

獨孤勝寒茫然的點點頭:“是月亮啊,主人。”

“不,那是太陽!”趙天驕繼續道:“我要做術法界白天的月亮,黑夜的太陽,我說黑就是黑,我說白,何人敢說不白!”

這一刻的趙天驕,身上帶着一股捨我其誰的霸氣,還有堅定的決心與信念,他的心中也涌動着萬丈豪情與雄心壯志!

“我要強大,我要屬於我自己的勢力,這個勢力名稱就叫……鬼軍!”既然一生都要與鬼糾纏不休,既然想要在這術法界立足,索性就以鬼物爲基礎,成就他趙天驕的雄心壯志!

“勝寒願追隨主人,成爲鬼軍一員。”獨孤勝寒被這一刻的趙天驕迷住了,想也不想,立刻表態道。

趙天驕伸手攬着獨孤勝寒的小蠻腰,微微一笑:“你有得天獨厚的條件,此後,無論鬼軍壯大何種地步,你都是唯一的鬼軍女帝!”

聽着這種近乎承諾的話,獨孤勝寒突然有種很幸福很幸福的感覺,能夠成爲主人鬼軍的唯一女帝,這得是何種榮幸與造化,才能擁有的榮耀!

次日一早,趙天驕早早起牀,看了眼盤膝坐在窗下的獨孤勝寒,微微一笑。

在趙天驕決定組建鬼軍時,獨孤勝寒也下定了修煉的決心。

隨後,趙天驕摸出《鬼丹密藏》再次翻看起來。

煉製鬼丹對身體的道行沒什麼要求,但卻需要魂體的道行。魂體也就是一個人的靈魂,也要有道行,魂體的道行越高,就能煉製不同功效的鬼丹。

如今趙天驕是屬於入門級別,第一種鬼丹煉製出來了,便解鎖了第二種,名叫‘鬼見愁’,顧名思義,鬼見到就發愁。

需要的材料有女生頭髮,和鬼氣。

“這什麼破要求,竟然還需要女生頭髮?”趙天驕有些無語。

卻在這時,趙天驕的電話響了起來,是柳滿香打來的。

剛一接通,對面就傳來興奮的聲音:“小爺們,我有一個好消息,和一個壞消息,你想聽哪個?” “我想聽你叫天哥!”趙天驕還清楚的記得,當初在松風觀的時候,二人可是打過賭的。

柳滿香噗嗤一聲笑了出來,然後語氣一變,壓得低低的,似擔心被人聽到一般,問道:“那你先回答我,你到底大不大啊?”

這污女,簡直沒誰了!

不過,趙天驕現在已經得到了造化,不怕破了童子身,便冷笑道:“你想知道,可以親自驗一驗啊!”

“嘖嘖,今天膽子咋這麼大了,是不是我沒在你身邊,你才能放得開啊。原來你是悶騷的貨,等着哪天姐心情好了,開個房驗驗貨!”見調戲沒成功,被反調戲,柳滿香不服輸的道。

趙天驕道:“擇日不如撞日,就今天唄,讓你見識見識天哥的男人雄風!”

“今天不行,姐今天還有正事呢。”

趙天驕有些無語,你有正事還一大早上打電話調戲我?

“實話跟你說了吧,好消息是,昨晚上面下令,我親自帶隊,抄了暴力酒吧的地下黑拳。壞消息是,柳瀟跑了。”柳滿香直接道。

趙天驕心下了然,昨天離開第六局監獄的時候,是他說了柳瀟和地下黑拳的事。

而且,他還特意問過,基地監獄裏,有沒有關着一個叫郎柳的人。

可經過查看檔案,根本就沒有這一號人。

於是,趙天驕問道:“香姐,當初帶走郎柳的人,是不是一個戴着瓜皮帽的老頭兒?”

“對啊,你怎麼知道?還有,你是不是關注錯了重點,我抄了柳瀟的黑拳,你不表揚表揚我麼?”

趙天驕輕笑一聲:“當晚松風觀的幕後之人,就是那個瓜皮帽的老頭和柳瀟,昨天那老頭被我滅了,柳瀟的事情也敗露了,被你們抄了,我有啥好意外的。”

柳滿香本來以爲趙天驕會吃驚,沒想到,她能抄了黑拳,竟然是因爲趙天驕的關係,頓時有種被打擊的感覺。

閒扯兩句,二人便掛了電話。

“鬼見愁……不知道對勝寒這種鬼中王者有沒有效果。”趙天驕想要煉顆鬼丹,試試效果,於是走出了房間。

趙天驕正好見到李芷煙去了衛生間,便直接來到她的牀邊。

被子、牀單還有枕頭,都有稀稀拉拉掉落的髮絲。

趙天驕擔心不夠用,便在撿完之後,翻開枕頭,果真見到還有頭髮,便忘我的收集着。

卻在這時,李芷煙突然走了進來,問道:“你幹嘛呢?”

趙天驕本能的手一抖,手指勾起了一個小物件。

李芷煙的臉騰地一下就紅了,一腳踹了過去:“趙天驕你個大變態,一大早跑的人家房間偷內衣!”

趙天驕一愣,這才發現,手指勾起來的,竟然是白色花邊的文胸,上面還殘留着少女特有的體香。

“不是……我沒偷你內衣……”

“那你手上拿的是什麼!”李芷煙又氣又羞,怎麼看着正兒八經的,內裏卻是個超級悶騷的貨!

趙天驕連忙丟掉內衣,舉起手中的髮絲,道:“我是在蒐集你的髮絲!”

李芷煙皺了皺眉,嫌棄道:“原來你是有這種蒐集女生東西的特殊癖好!”

億萬豪寵:總裁的專屬甜妻 這個標籤趙天驕纔不接受,便輕咳一聲,道:“李芷煙不是我說你,你啊,凡事太過武斷。你知不知道,有的鬼會用頭髮索命,因爲頭髮陰氣重。像你體內有你妹妹的魂體,陰氣本就重,加上你脫落的髮絲留在身邊,會重上加重,長此下去,會對你的身體有影響。”

趙天驕一本正經的胡說八道,見李芷煙不說話,便繼續道:“我就擔心,直接說你不相信,所以特意等着你去衛生間,我纔過來的……唉,好心被當驢肝肺,爺們傷心了。”

趙天驕一邊搖頭晃腦,一邊朝着外面走去。

李芷煙被唬的有些發懵,神色上,還帶着一絲不安:“趙天驕,你說……我的身體被影響的大麼,會讓我短壽麼?”

趙天驕繼續忽悠道:“你啊,把你那火爆脾氣收一收,別總動手動腳的,爺們自然不會讓你有事。”

“騙子!”聽了這話,李芷煙哪裏還不明白,這傢伙就是在忽悠她,忍不住白了他一眼。

趙天驕突然想起昨天的視頻,就問李芷煙發生了什麼。

原來昨天李芷煙見趙天驕睡的香,就沒叫他去上學,可在上學的路上,她就莫名其妙的暈了過去,等再醒來的時候,就在李乾文的車上了。

趙天驕細一琢磨,多半就是邪術控制了她,然後被觀雲老道給救了出來。其他人多半也是如此了。

至於李乾文,在趙天驕離開基地監獄的時候,也和劉越打了招呼,對方聲稱一定會讓李乾文官復原職,並將對他的影響壓至最低。

回到房間,趙天驕朝獨孤勝寒要了一點鬼氣,和髮絲一起放在了丹爐裏,而後畫了一張陰火符,疊成三角形,放在下面的圓盤中,將之引燃。

片刻後,丹爐震動,嗖的一聲,從頂端飛出一顆黑色的丹藥,看起來和鬼氣迷魂丹並無二樣。

趙天驕將丹藥放在獨孤勝寒面前,問道:“勝寒,你看看這是啥?”

獨孤勝寒接在手中,看了看,問道:“這是主人煉製的丹藥?”

見獨孤勝寒沒什麼異樣,趙天驕心裏犯了嘀咕,難道煉製的程序出錯了?

不應該啊,第一次煉的時候,都成功了,難道必須要在丹藥使用後,纔可以發揮效果?

這一天,趙天驕都在琢磨着試驗丹藥效果的事。

晚上放學的時候,機會來了。

還沒等走出學校,秦音音帶着一縷香風走了過來,在她身邊,還站着一個美女。

這個美女叫那娜,是這兩天新上任的科任老師,是教生物的。

那娜穿着職業短裙襯衫,將完美身材,勾勒的淋漓盡致,長相更是沒的說,無論是和秦音音相比,還是李芷煙相比,都不遜色絲毫,不過人家氣質是那種成熟御姐範兒的,使得一顰一笑,都對男人有致命的魅力。

看着兩個各有千秋的極品美女朝着趙天驕走了過去,引來不少同學的側目。 “快看快看,咱們學校的絕代雙驕啊,竟然走到了一起,我去,太養眼了!”

“啊啊啊……朝我走過來了,不行了,我這小心肝兒撲通撲通的,我要喘不過氣……”

“你丫就自作多情,人家絕代雙驕是找趙天驕的!”

走在趙天驕前面的同學,全部都受到了暴擊傷害,對趙天驕是各種羨慕嫉妒恨。

秦音音走到趙天驕近前,微微一笑,指着那娜道:“天驕,這位是我們學校新來的老師,你就叫娜姐吧。”

趙天驕禮貌性的點了點頭。

那娜臉色有些蒼白,眼圈發黑,對趙天驕道:“可以請你吃頓飯麼?”

趙天驕一愣,這啥意思,見面就要吃飯,難道真的被爺們的男人雄風,給吸引了?

而聽到這句話的同學,也是震驚不已,美女老師邀請吃飯,這得是多大的榮幸啊,這種美事,爲啥就不落在自己身上呢!

秦音音小聲道:“那娜租住的房子,好像不乾淨,我就把你介紹給她了。”

原來是這麼回事,趙天驕直接到:“吃飯就不用了,直接去你家吧。”

而當圍觀之人聽到趙天驕的話時,則是徹底的被震撼了!

飯都不吃,還要去人家,這是要直奔主題的節奏麼?!

趙天驕在美女環繞的簇擁下,以及一衆同學噴火的目光中,上了美女老師的車。

秦音音開車,沙樂坐副駕駛,趙天驕和李芷煙以及那娜坐在後排。趕巧不巧的,趙天驕還坐在了中間,使得被兩個美女夾了心,兩邊的胳膊和腿都有肢體接觸,溫軟滑膩的觸感,讓趙天驕有些心猿意馬。

沉默片刻,那娜看着趙天驕,開口問道:“我聽音音說,你很厲害?”

沒等趙天驕說話,沙樂笑道:“那老師,你指的是哪方面啊?捉鬼的話,我天哥那是超級法師,就沒有擺不平的小鬼。撩妹的話,他也是高手中的高手,一撩一個準兒。 養個權相做夫君 至於那啥的話,嘿嘿……這就需要你們自己去驗證了。”

趙天驕有些無語,這沙樂是腦子抽了麼,說的一句實話也沒有,爺們什麼時候撩過妹,都是被妹子撩好吧!

“別聽他胡說!”趙天驕正色道:“厲不厲害分和誰比,能幫你解決麻煩,纔是最主要的。”

那娜之前被沙樂的話,弄的有些不開心,自然的,對趙天驕的印象,也變得很差,可當聽了他這客觀的話後,好感立馬就來了。

“說的是呢,聽天驕同學的話,看起來經驗十足呢。”

那娜一說話,熱氣就撲打在了趙天驕的臉上,讓他臉上癢,心裏也癢。

很快就來到了那娜的家,是租的公寓,卻是兩室一廳,而主臥的梳妝檯上的鏡子,就是困擾那娜的關鍵。

“我在這屋子裏住了三天,每天晚上睡着,都能聽到……聽到古代女子攬客的聲音……還有,還有別的聲音……”

古代女子攬客?

那不就是青樓女支女招嫖麼!

別的聲音,那就是啪啪啪的聲音了唄。

那娜的臉色有些紅,還有些怕,繼續道:“我以爲誰無聊放的影片,就想起來換個房間睡,可是半夢半醒的,我就是起不來。而且我還能聽到她們叫我的名字,叫我過去……昨晚的時候,我甚至都能感覺到她們抓着我的胳膊,使勁的拉着我,要帶我去她們那裏,我拼命掙扎大叫,甚至嚇得我去咬她們……”

“然後我就醒了過來,可我卻是跪在梳妝檯上,上身緊緊的貼在了鏡子上,嚇得我……我後來去找的音音,沒敢回家。”說到這裏,那娜又怕又急,都要哭了:“我看着房子不錯,租金還便宜,一次交了一年的房租,再讓我找地方住,我……我也沒錢了……”

“找房主退錢,要麼就把這東西扔了。”李芷煙給出主意道。

那娜臉色難看,委屈道:“籤租賃合同時,合同上寫的不予退還房租,也不準損壞屋子裏的傢俱。”

李芷煙氣道:“無良房主,這是典型坑你這外來人!”

趙天驕看了看梳妝檯,木質結構,上面是個橢圓形豎立着的鏡子,看起來就是現代產物,怎麼可能會有古代青樓的女鬼?

爲了看的更細緻一些,趙天驕甚至都和沙樂把梳妝檯擡了起來,前後上下都看了個遍,也沒看出什麼出奇的地方,不過,鏡子上的確有陰氣的殘留。

“沒有鬼物出沒,我也看不出具體的……這樣吧,今晚我留在這裏,那老師你正常在屋子裏睡覺,如果有異常,我會第一時間過來。”

那娜可能是被嚇慘了,猶豫着不敢吱聲。

“放心吧那娜,天驕很厲害的。”秦音音安慰道。

趙天驕不走,李芷煙和沙樂也不打算走,秦音音自然也跟着留了下來。

晚上那娜進了臥房,不一會就又出來了,一臉爲難的道:“我怕……要不,天驕你進來陪我吧……”

“哎呀天哥,我也怕,要不我跟你一起進去啊?”沙樂嘿嘿笑着。

趙天驕乾咳一聲,道:“行啊,一會那些青樓女鬼出來,我就把你推進去,讓女鬼把你榨乾!”

沙樂嘴角一抽,連忙道:“我開玩笑的,你去,我在這裏保護煙姐和秦老師。”

趙天驕哪裏相信沙樂這慫貨,將獨孤勝寒留在外面,和那娜進了臥室。

那娜還是有些怕怕的,躺在牀上,看着地上盤膝而坐的趙天驕,心裏依舊忐忑,可奇怪的是,幾分鐘後,她便睡着了。

趙天驕一直都在留意着屋子裏的變化,見到那娜睡着,有些錯愕,按理說,人在驚嚇過度的情況下,是沒有睡意的。

不過,他竟然也感覺到了一陣睏倦,彷彿閉上眼,就能睡着一般。

趙天驕默唸清心咒,保持靈臺清明。

不知道過了多久,突然的,屋子裏的燈傳出滋滋聲,接着一閃一閃的,最後從明亮之色,變成了暗紅,曖昧中還帶着一絲恐怖。

也是這時,突然傳來一箇中氣十足的女人聲音:“姑娘們,出來接客喲!” 冷不丁聽到這個聲音,趙天驕也是吃了一驚,就感覺像有人在耳邊喊出來的一般。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