龐家班竟然也是發聲明表示我們認為林塵做的對。

這尼瑪。

一對比,就問你們服不服?

為此,今天《活著》開機發布會上,林塵自然也是被諸多媒體給圍住了。

「林導,《黑客帝國》的拍攝會不會延期?」

「林導,對於與吳墨的事情真相到底是什麼??」

「林導,吳墨的事情會不會導致您跟龐家班接下來的合作?」

「林導……」

……

諸多媒體是清一色的把林塵給包圍了起來,而且問的全是《黑客帝國》的問題。

對此林塵臉上掛著笑容說道:「今天是《活著》開機發布會,所以其它問題我就不回答了。」

於是,有媒體迅速問道:「林導,《活著》作為星火影視的第三部文藝片,這部電影主要講的是什麼?還有就是電影的票房林導您預測有多少?」

「首先我認為嚴格意義上來說《活著》才算是星火影視的第一支文藝片,這是一部勵志的電影,我希望看了《活著》這部電影的觀眾都知道人生應該如何過,這也是我想做的。」

林塵輕笑道:「我並不希望借電影講什麼大道理,人生實苦,但是很多時候每一個人有每一個人的活法,最近不是有人說什麼聽了那麼多道理,卻依舊過不好這一生,我想說的是每個人都是有著自己的活法,任何時候不要對世界失望,任何時候都要愛自己,愛生活,那麼就足夠了。」

這翻話有點雞湯。

聽起來就彷彿是虛假的話一般。

但其實想一下,其實就是這麼一個理。

就像《楚門的世界》一樣,任何時候不要把自己陷在裡邊。

這一段網上不是有一段很經典的段子嗎?

什麼18歲你讀了大學。

20歲大二結束,開始悔恨。

然後開始努力。

再然後發現大學畢業了,26歲還找不到一份滿意的工作,然後別人結婚了,你也結婚了。

等等吧。

最後有孩子瞭然后各種懊悔。

再然後等自己老了,還要替兒子看孩子。

過這一生,結果發現好像一輩子都是活在循環中。

於是臨死之時,彷彿是迴光返照一般。

你看見一個男孩。

他叼著一袋牛奶,背著書包。

從另一個女孩家的陽台下路過。

然後你表白了,然後很多人說著答應他之類的。

這篇表白其實戳中了很多人的心。

但其實回頭想想,這不就是矯情嗎?

這麼平淡的過一生,幾乎是有車有房,孩子也是過的中產生活,一輩子也沒病沒災的,你矯情個毛啊。

況且,結婚,生子這不都是選擇的嗎?

如果真的想要改變,就是真的老了也有時間的。

一方面,把鍋推給了所有的人,一方面又表示這個世界欠我的。

這不扯嗎?

既然自己不去改變,那麼就不要抱怨。

其實很多時候,能夠平平安安的活著過一生已經很幸福了。

林塵在發布會上是化身雞湯大師,那真的是狂灑雞湯。

這讓不少的媒體也是有點蛋疼。

你這灑雞湯的方式有點缺德啊。

合著你天天拍攝虐劇還有理了呢?

「是的,人生就是這麼殘酷的,曾經我看過一部電影,裡邊有幾段台詞是這麼說的,它說夢想是自由的,但是實現夢想,度過幸福一生的人少之又少。因此,絕大部分沒有那麼幸運的人,要麼傷心地長吁短嘆,要麼沉醉於悲傷中,要麼草草地了結一生,要麼笑著搪塞過去,要麼將錯就錯走向犯罪,不論走哪條路都是前途渺茫。」

林塵這個時候繼續灑著雞湯:「就像我們小時候誰都希望自己的將來閃閃發光,但是長大以後發現自己的夢想卻沒有一個能夠變成現實,即痛苦,又對不起自己,而且還埋怨,但是其實完全沒有必要。」

說到這裡,林塵停頓了一下說道:「就像我小時候其實夢想自己是當一個科學家,結果長大后發現自己科學家的夢想是實現不了了,我痛苦了嗎?沒有,我也沒覺得對不起自己,其實我並不喜歡當導演,當導演很痛苦的,但是好在我還在導演這一塊有點出息,這告訴我們年輕人要試著反過來看世界,東邊不亮西邊亮不是?」

……

「噗,這他媽的裝逼裝到極致了吧。」

「尼瑪,還不喜歡當導演?」

忘憂女僕重愛記 「我了個去,還有點出息?」

「如果僅僅只聽林塵前邊的雞湯我差一點就相信了。」

「汗一個,林塵是不是不會好好說話?」

……

在場的媒體已經氣的要打人了。

因為林塵不僅僅只是導演,是編劇,是演員,他還是一位歌手。

《蒙面歌王》上的歌王啊。

林塵之前力壓其它實力派歌手。

這些事情,大家又沒有忘記。

結果現在說自己只是一個普通人?

你要真的能當科學家的話,那才叫真真正正的沒有天理了呢。

於是,媒體們已經不想採訪林塵了。

尼瑪。

感覺林塵就是來添堵來了。

還說什麼我們年輕人還需要很努力。

在場的眾多媒體摸了一下自己日漸禿的頭頂也是想要罵娘了。

大多數人三十都沒有立住,反倒是頭先禿了。

想想。

好氣啊。

於是其它幾個媒體已經不再採訪林塵了,相應的採訪了另一個人。

那就是丁蓉。

如今的丁蓉的微.博已經實名認證了,直接成為了紅人。

沒辦法,畢竟丁蓉是睡了名導啊。

而且丁蓉不僅僅睡了張衛,這一段,丁蓉又爆料出來自己睡了兩個人。

一個是網文圈的大佬。

一個是體育圈的大佬。

因為丁蓉喜歡看網文,然後打賞就自然多了,在打賞榜上,丁蓉還是前十,經常一萬一萬的打賞,而且又喜歡組織活動,偶然的機會就和這位大佬睡了。

睡就睡吧,關鍵丁蓉喜歡編號,於是就編了個號,同時說這大佬哪啥哪啥又哪啥。

至於體育圈的大佬就簡單了,丁蓉是參加一次聚會勾搭上的。

總之,丁蓉一爆料讓她再一次的給推到了風口浪尖之上。

最關鍵的是丁蓉根本不在意外界的評論,她說自己是獨立自住的女性,自己願意睡誰就睡誰。

這是她的權利。

如此特立獨行的丁蓉自然也是成為了大家的採訪焦點。

這一段,丁蓉是天天的接受這個媒體採訪,接受那個媒體採訪,甚至還上了電視台。

因為對於電視台來說,有爭議才代表著有話題度,有收視率。

偏偏丁蓉是有她的一套理論的。

而且她的這一套理論也是非常的有邏輯。

人生短短几十載,女人對自己好一點不過分吧。

我一不偷,二不搶,我願意和誰睡就和誰睡,犯法嗎?

都已經是新時代了,封建社會的那一套思想就應該踢除。

你看不慣我只不過因為我比較前衛,但是往前推幾十年,當時穿牛仔褲都是不允許的,我覺得任何事情都是有一種習慣性,而且女性在自我覺性,這是好事。

我不明白那些天天在我微.博底下評論的窮弔死是想什麼呢?

他們無非就是想娶一個家奴而已,替他們生孩子,替他們做家務,替他們養孩子,然後免費的被他們哪啥,就像是充氣娃娃一樣。

這是不對的。

人生是廣闊的。

我個人非常喜歡林塵,就像林導的《楚門的世界》一樣,我們每一個人都盡量不想當楚門,每一個人都應該走出去。

當然,這翻言論自然是惹得很多人都是討論個不停。

還有一些人紛紛心疼林塵。

其實這方面男人都有一個通病,只要女的長的不是太丑,很多投懷送抱的男人都能下得去嘴的。

就像之前說的,丁蓉長的其實真的不算真漂亮,但是偏偏丁蓉能夠約到不少的人。

為啥?

今天參加《活著》的發布會,丁蓉也是對著媒體說道:「我是來支持我姑姑的。」

「你姑姑?」

「沒錯,《活著》導演丁秋離是我的姑姑。」

丁蓉一句話也是引得現場的媒體驚呼。

然後丁蓉繼續說道:「說到《活著》這部電影,我突然想起來這部電影的編劇是林塵,我個人是林塵的粉絲,如果可以的話,我希望可以和林塵當朋友,同時我也希望林塵給我一些機會,我想當一個演員。」

說到這,丁蓉停頓了一下說道:「如果可以和林塵一塊睡就更好了。」

總裁前夫,我懼婚 一句話讓眾多媒體也是噴了。

尼瑪。

丁蓉還真敢說。

至於《活著》的導演丁秋離則是滿臉的黑線。

她沒有想到自己這侄女竟然會來這裡。

還語出驚人。

為此,丁秋離朝著林塵苦笑道:「林導,您別和她一般見識,她……」

「呵呵,丁導,我這個人還沒有這麼小氣,圈裡誰不知道我這人向來大度。」

林塵呵呵一笑,結果他說完這句話卻發現其它人臉色有些古怪,然後也是有些尷尬。

然後其它人突然反應過來,然後忙附和的說道是啊,是啊。

林塵一擺手,然後朝著丁秋離說道:「《活著》這部電影就交給你了,其它的我不會管,只要能保證質量拍攝就行,我不會給你限制時間。」

「林導,您放心。」

丁秋離語帶自信的說道。

林塵給自己許可權這麼大。

如果她不能把《活著》拍攝好。

那麼真不如拿塊豆腐撞死呢。

……

…… 第705章

林塵很忙,因此,《活著》的開機儀式結束之後,林塵並沒有和演員們一起吃飯。

這部電影的導演是丁秋離。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