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天驕懵了,剛纔的那個,到底是李芷晴啊還是李芷煙故意裝的啊?

“男人要有男人的擔當,色一點也好,騷一點也罷,哪怕做個坦坦蕩蕩的真小人,也是有男子漢的氣概,那是真的爺們!”

“趙天驕,你若想被人看得起,就要敢作敢當,我和你在一起也會踏實放心。可你做了之後,還要抹除旁觀者的記憶,那是不是你以後做了什麼見不得光的事,都要施法抹除記憶?”

“或者,你已經對我做過什麼事,已經將我的記憶抹除?”

“你知道麼,你這樣讓我感到後背發寒!”李芷煙神色認真,靈動的大眼,一眨不眨的看着趙天驕。

李芷煙,她兇悍的外表下,卻蘊含着一顆知性而又智慧的心,是不是說,她的外表是她故意僞裝出來的?

趙天驕心頭頗爲觸動,這個李芷煙,總是會在不經意間,流露出與之年齡不符的大智慧,給他上一課。

是啊,男人就要敢作敢當,寧做真小人,不做僞君子!

就在二人雙目凝視,氣氛微妙之際。

突然的,從後面傳來一聲爆喝:“妖孽,今天老夫必定讓你魂飛魄散!”

與此同時,一陣陰風呼嘯而來,瞬間刮在了李芷煙的身上。

李芷煙嬌軀一抖,隨後目光變得陰森起來,朝後看了一眼,轉身就要跑。

好好的氣氛,都被破壞了,讓趙天驕暴怒,一把將李芷煙攬入懷中,目光兇殘,陰沉開口:“給我滾出她的身體!”

進入李芷煙體內的小鬼,只覺得這具身體舒服異常,恨不得就此佔爲己有,可卻被趙天驕的氣勢所懾,想要逃離,突然發現,竟然離不開這具身體了,彷彿有股吸扯之力,將她牢牢的吸附住。

“咦……體內竟然有三個魂,這是……這是傳說中的養靈之體!”一個鬚髮皆白的老者,轉瞬即到,傳出驚呼聲。

趙天驕見這小鬼不出去,咬破指尖,在李芷煙身上畫了一道驅邪符文,正要念動咒語的時候,卻被那老者給制止住了。

“趙道友且慢,這是養靈之體,強行逼出體內的魂體,會對她的身體造成傷害。”老者不是別人,正是神門吳道子。

趙天驕也是一愣,隨後問道:“原來是吳道友,你剛纔的話什麼意思?”

吳道子拿出一張符,拍在了李芷煙的額頭,使得她身子一歪,就倒在了趙天驕的懷裏。

趙天驕皺眉,不悅道:“你幹什麼?”

吳道子看出趙天驕對李芷煙的關心,立刻解釋道:“趙道友放心,這是你的朋友,我怎麼會傷害呢。我這符籙是納魂符,只需片刻,就會將那小鬼納入符籙中,不會對你朋友的身體造成傷害。”

“那你說的養靈之體,是怎麼回事?” 從今天開始教你們做人 趙天驕發現,這老頭看着李芷煙的身體,帶着一股子貪婪,讓他心裏超級不爽! 吳道子見趙天驕目光不善,立刻意識到自己失態,乾笑兩聲:“道友別誤會,這養靈之體太過罕見,說是千年不遇也不爲過。擁有這種身體,對於請神上身,照比旁人,能夠發揮多出一倍的戰力。”

“老夫是神門之人,精通的就是請神上身,而這養靈之體若是修煉我神門請神之術,那簡直就是天作之合!”說到這裏,吳道子激動的聲音都有些顫抖。

可接着,他神色一暗,繼續道:“可這種體質也有弊端,在沒修煉之前,會容易招惹小鬼上身,且不易出去。道友應該知道,這姑娘體內,就有一個長居體內的小鬼吧?”

趙天驕想到李芷煙被雷劈了之後,她的身體就出現了異樣,難道她這是被雷劈出了個養靈之體?

使得趙天驕對吳道子的話,也信了幾分,點了點頭道:“我知道。那你有什麼辦法,能讓那個魂體離開麼?”

“辦法是有,那就是讓這位姑娘拜入我神門,開始修煉請神術。”

趙天驕將李芷煙抱的更緊了,冷笑道:“我憑什麼相信你?”

吳道子當即舉手立誓:“我吳道子發誓,若對趙道友有半句虛言,天打雷劈。”

趙天驕輕咳一聲:“就算你說的是真的,她也不會拜入你神門門下。”

吳道子臉上當即露出失望之色,之後遲疑道:“從道友神色上不難看出,對這女孩的情意,何不讓她進入術法界,以後和道友結成道侶,逍遙紅塵,作對神仙俠侶呢?”

趙天驕有些不耐煩,擺手道:“行了老吳,你別跟我倆文縐縐的了,酸不酸啊。還有,進不進術法界,那要看機緣,你就別磨嘰……”

沒等趙天驕說完,突然的,李芷煙嚶嚀一聲,嘴角溢出一縷血絲,臉色也在這一刻變得蒼白起來。

見到這一幕,吳道子驚呼失聲:“糟了!”

“養靈之體能夠滋養靈體,包括鬼,還有妖,以及仙神,可若是有靈體長久寄居在她體內,會讓她的養靈之體吃不消。”

聽了吳道子的話,趙天驕明白了,好比李芷煙的身體有了寄生蟲,這寄生蟲吸她的血,吃她的肉,能夠壯大,可代價就是,李芷煙血肉都沒了,自然就是死路一條。

吳道子痛心疾首的搖頭道:“看姑娘的狀態,體內的魂體,怕是得有近十年了,不出一個月,這姑娘就會危在旦夕了!”

“道友,我神門有特殊法器,可以將姑娘體內的小鬼解決,就算她不修道,也可保住性命。”

тт kǎn.co

趙天驕皺眉道:“你說的解決,是……滅掉?”

沒等吳道子回話,李芷煙額頭的符籙輕飄飄的落了下來,上面出現了一個鬼影,正是剛纔進入李芷煙體內的小鬼。

吳道子伸手,符籙徑直飛到他的手中。

李芷煙聲音虛弱道:“不行,我不會去,我也不會讓任何人傷害小晴。”

“天驕,我們回家。”李芷煙道。

不用李芷煙說,趙天驕就不同意,那可是他的準小姨子,而且還是會調戲姐夫的小姨子,他咋捨得讓人給滅掉!

而且,這小姨子舞還能迷惑小鬼,簡直就是他的左膀右臂,外家貼身小棉襖。

“老吳多謝你的提醒,不過這件事你就不用操心了。”

說完,趙天驕抱着李芷煙就離開了。

吳道子在後面喊道:“最多一個月啊道友,老夫這一個月就留在省城,需要老夫就打電話,138……”

趙天驕的心情很沉重,因爲李芷煙的臉色是真的不好看,而且,若她有力氣能走的話,絕不會讓自己抱着。

難道真的要在雙胞胎中選一個?

若說剛下山那段時間,趙天驕還有些討厭這母老虎,可隨着接觸的時間長了,他漸漸發現,自己真的對李芷煙有了說不清的感覺。

而李芷晴,那種感覺雖然不是很強烈,但若是魂飛魄散了,趙天驕也會心疼。

“天驕,你說你要好好觀察我的身體,才能找到解決辦法,你需要怎麼觀察,我都配合你。”李芷煙如同乖巧的小貓咪,趴伏在趙天驕的懷裏。

當初趙天驕說那句話,完全就是藉口,沒想到這小妞還當真了。

趙天驕爲了讓李芷煙放鬆,故意調笑道:“你就不怕爺們趁機佔你便宜?”

李芷煙臉色有些潮紅,白了他一眼,道:“你除了沒要了我,什麼便宜沒佔過。我李芷煙還知道輕重,怎麼能因爲矯情害羞,影響你觀察施法……”

多好的姑娘,怎麼就隱藏的這麼深呢,偏偏給人一種不可接近的錯覺。

趙天驕咬牙道:“小煙你放心,你們姐妹,一個都不會有事!”

回到家裏,趙天驕將李芷煙安頓好,便回到自己的房間,給觀雲老道去了個電話。

“這老東西咋還關機了……該靠譜的時候不靠譜,不該靠譜的時候,讓我出盡風頭!”

趙天驕不滿的嘟囔一句,便拿出《鬼丹密藏》看了起來,想從中找出能救李芷煙姐妹的鬼丹。

快到天亮的時候,趙天驕還真在輔助類的丹藥裏,看到了一種名叫‘一氣化三清’的鬼丹。

這個丹藥人鬼通用,效果是能將任何魂體,分割成三份,且可以反覆使用。

“可以叫小晴控制身體,然後對她用鬼丹,將她的魂體,分割開來,分割的魂體,就能離開小煙的身體……”趙天驕目露思索之芒。

可這個一氣化三清,他現在還煉製不了,需要提高魂體的道行,才能解鎖。

而這本《鬼丹密藏》很是奇異,只要他道行夠了,不需要去看,解鎖的鬼丹丹方就會出現在腦海。

“現在需要提高魂體道行,而提高的辦法,就是吸收鬼氣!”趙天驕拿出拘鬼煉氣壺,毫不猶豫的按了白色按鈕。

拘鬼煉氣壺,嗡的一聲,從趙天驕手中飛了起來,然後停頓半空,急速旋轉。

與此同時,從裏面傳出淒厲慘叫。

“啊……放我出去,不要啊……”

“小道士,我願意給你當……當修煉爐鼎,將我一身道行都給你,求你……求你讓我出去吧。” 拘鬼煉氣壺裏裝的都是青樓女鬼,她們爲了修煉,可以吸收男人陽元,殘害無辜。

趙天驕自然也不會對她們心軟,對於慘叫求饒,充耳不聞。

十多分鐘後,叫聲消失,拘鬼煉氣壺落入趙天驕手中。

趙天驕深吸口氣,打開壺蓋,陡然間,濃郁至極的鬼氣,傾瀉而出,如黑雲一般,充斥整個房間。

趙天驕盤膝閉目,去控制魂體吸收鬼氣。

使得趙天驕的附近,就如同有一個漩渦一般,他端坐在漩渦中間,周身黑氣繚繞,若隱若現,看上去有種邪魔之感!

卻在這時,房門突然被推開了。

“天驕起……你……你在幹嘛?”李芷煙驚呼出聲。

趙天驕冷冷道:“我沒事,你出去!”

李芷煙體虛,趙天驕擔心她鬼氣入體,就沒給好臉子。

李芷煙咬了咬脣,最後還是出去了。

差不多半個小時,趙天驕將室內的鬼氣吸收的差不多了,又將剩餘的一些,吸入了拘鬼煉氣壺中,以備煉製鬼丹。

這一次吸收了七八個女鬼的鬼氣,沒有了第一次那麼痛苦,自然的,道行提升,也不是那麼顯著,連一個丹方都沒解鎖,這就讓趙天驕有些蛋疼了。

“照這速度,一個月能解鎖一氣化三清麼……除非遇到個大傢伙,起碼也是鬼身境以上的鬼才有希望。”趙天驕輕嘆口氣,收起東西,走出了屋子。

李乾文也起來了,招呼趙天驕洗漱吃飯。

吃了飯,下了樓,趙天驕問道:“小煙,你身體怎麼樣?”

“好多了。倒是你,弄什麼了,剛纔一屋子的黑煙?”李芷煙問道。

趙天驕笑道:“我說我爲了救你,練了邪法,你會不會感動的以身相許啊?”

“那要看你能不能救我和小晴了。”得知自己還有一個月的命,李芷煙也沒有了小女生的扭捏。

趙天驕一愣,隨後哈哈笑道:“聽你這意思,我要是把你們倆都救了,還能都對爺們以身相許?”

誰知道,趙天驕話聲剛落,李芷煙立刻暴走了,擡腳就踹:“趙天驕你就是皮子癢,我不打你你難受是不,什麼話都敢說!”

剛到學校,沙樂拎着一兜子包子,屁顛屁顛的過來了。

到了近前,沙樂朝着趙天驕擠眉弄眼,低聲道:“天哥你也太粘人了吧,就一宿也受不了,半夜領着煙姐就走,去開房了?”

“你管我們是開房還是回家呢。”

趙天驕拿起一個包子,扔進了嘴裏。

沙樂笑道:“天哥你是瀟灑快活了,也照顧一下兄弟我唄。教我兩手道術,就算打不了鬼,也能在女生面前顯擺一下,撩個妹子,解解饞啥的。”

李芷煙皺眉道:“嘀嘀咕咕說什麼呢?沙樂,我告訴你,別把天驕帶壞了。”

沙樂要哭了,我苦逼單身狗一個,還能帶壞這個到處都能撩妹泡妞的高手?

你們秀恩愛,也不帶這麼撒狗糧的吧,太欺負人了!

趙天驕看沙樂那苦逼兮兮的樣子,實在有些可憐,便道:“教你畫符吧,成不成就看你自己了。”

自習上,趙天驕畫了一張顯陰符,這是最簡單的符籙,遇到陰氣,就會自動引燃,屬於入門級別的符籙,畫法也相對簡單一些。

將顯陰符交給沙樂,又傳授了一套畫符時需默唸在心的口訣。

於是,沙樂這一天,都在練習顯陰符。而在晚上放學時,這傢伙畫出了幾十張,可卻只有後面的四五張,能有些神形相似。

趙天驕拿起來一看,還別說,最後畫的那一張,竟然真的有一絲靈力。

“不錯啊小樂子,這張符遇到濃重的陰氣,可以自燃。”趙天驕道。

按理說,沙樂沒練氣,體內沒有靈力,是畫不出具備靈力的符籙,可因爲有趙天驕傳授的口訣,那是觀雲老道專門給趙天驕學畫符時,研究出來的聚靈訣,默唸口訣畫符,即便身體沒有靈力,也可讓符籙具備靈力。

“天哥,我是不是修道天才?”沙樂得意笑道:“你是天驕,我是天才,咱倆簡直就是絕配啊!”

沙樂同桌是個女生,叫孟嬌嬌,聽了沙樂的話,嘲笑道:“我說傻大個,你咋那麼好騙你,一張塗鴉,就讓你畫了一天,還什麼天才,你可別在這丟人現眼了。”

“什麼塗鴉,這是我天哥的符籙,捉鬼驅邪,無往不利!”沙樂冷哼一聲:“你個頭髮長見識短的丫頭片子懂個屁啊!”

孟嬌嬌的對象就在幾人的後面,見自己女朋友被懟,立刻走了上來:“二貨,就這破玩意,老子一畫一個準兒,還天才,我看你就是個蠢材。封建迷信的玩意也信,是不是頭段時間死人的事兒,給你嚇破膽子了?”

這男生叫周明,從小就學畫畫,看着符籙,一臉的不屑。

沙樂傲嬌道:“你就是畫出來,也是廢紙一張。 重生之兵哥的嬌萌媳婦 我是經過天哥親自指點,這張符,可以在陰氣重的地方,自動引燃,你能做到麼?”

周明自然不信一張紙能無火自燃,當即笑道:“你能,老子就能!”

“你做不到怎麼辦?” 情入膏肓 沙樂問道。

“跪下給你叫爺爺,你要是做不到,嘿嘿……我和嬌嬌,爺爺奶奶一起叫了。”周明自信道,他纔不信,這東西能無火自燃。

見周明開始用沙樂的紙筆畫了起來,李芷煙擔心道:“天驕,沙樂才畫了一天,真的能行麼。”

“你不相信他,還不相信我麼?”趙天驕自信一笑。

周明繪畫底子很好,只是一遍,就將顯陰符畫了出來,而且跟趙天驕所畫的極爲相似,甚至有種以假亂真的效果。

孟嬌嬌看了很是得意,挎着周明的胳膊,在班級裏大叫道:“同學們,沙樂說他跟着一個神棍學畫符,還說能無火自燃,自稱天才大師,你們想不想去看看啊。”

全班同學,除了沙樂和李芷煙還有宋雅琪以及王小萌,都沒見過趙天驕捉鬼,使得對他的身份,都不相信,自然的也不相信沙樂畫符,這簡直就是被人忽悠洗腦了,來譁衆取寵的。

“看啊,必須看!”

“這是當衆戳穿那土鱉神棍的虛假嘴臉的機會。”

“打假行動,從我做起,沙樂速度,讓羣衆雪亮的目光,挽救你身陷騙局的厄運。” 衆人七嘴八舌,搞得沙樂,突然沒了底氣,下意識的看了眼趙天驕。

“沙樂,你要真想跟我學抓鬼,就給爺們好好打他們的臉,讓他們把那臭嘴都給我閉上!”趙天驕拍了拍沙樂的肩膀,淡定開口。

我曾爲你粉身碎骨 趙天驕本是好心教沙樂畫符,沒想到還給自己招黑了,這事兒他哪能忍,必須強勢反擊,打的對方啞口無言,再升不起挑釁的念頭!

孟嬌嬌冷哼道:“裝腔作勢!”

“最近女生宿舍一樓,有傳聞說鬧鬼,既然鬧鬼,就有陰氣。晚自習後,就去女生宿舍,讓你輸的心服口服!”孟嬌嬌繼續道。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