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你知道子靜任性,哪有父親跟女兒置氣的,我的老婆去那裏做事怎麼會吃虧,她僅僅是上個酒水真的不會有事,您別生氣,還有你子靜,太不像話了,說的是什麼話,趕緊給爸道歉。”雲亦楓倒是裝好人,給我們各自打了五十大板。

眼看着他頓了一下,然後慢慢往自己的臥室走,腳步蹣跚,灰白的頭髮刺的我眼熱,幾步衝了上去從後面抱住了他,“爸,對不起,是我不好,亦楓說的對,我不該說那些個混賬話,我就是心裏不痛快,你別這樣,我錯了。”

在我的記憶中我沒給他道過歉,他似乎愣了一下,然後慢慢轉過了身子,情緒似乎也控制了下來,“爸是着急了,不該管你,你嫁了人也是大人了知道自己做什麼?爸真的覺得那個地方不好,不過既然亦楓都不反對我也不說什麼了?好了這麼大的人哭什麼?爸沒怪你,趕緊睡覺去。”

“爸,對不起。”我叫了他一聲,眼淚控制不住往下流,他本來夠煎熬的,我真的不配做人家的女兒。

“行了,叫亦楓笑話,爸也去休息了,真不生氣了。”他放開我,這次直接上了樓。

“好了,別哭了,爸是爲你好,看看你急的,我捂都捂不住。”他過來將我抱緊,不忘數落我。

“你也不是什麼好人。”我賭氣道。

“我怎麼不是好人了?我總不能說爸不好吧!我又不能說你的不是,你看看我夾在中間多爲難,不哭了,再哭真的醜死了,乖。”將我的眼淚細細擦淨,輕吻落到了我的額頭。

“別給我來這一套,今天你去睡沙發。”我越發不可理喻起來,心頭悶的慌。

“老婆,你這是遷怒,彆氣了,要不打我兩下。”他佯裝拿起我的手打他的臉,我掙脫了一下,“給我跪搓衣板去。”

“回房間我跪。”他貼在我的耳邊低聲道,順便輕舔了我的耳朵,耳邊一陣的癢,我一邊躲一邊推他,“少給我灌迷魂湯,給我老實點。”

“不能老實了。”他輕笑,一把把我抱,我攬上他的脖子,心頭順了不少,看着他把我抱上了樓。

躺在他的身邊,思緒還有些飄,雲亦楓攥着我的手,“爸現在心情不好,你想想什麼人發生這樣的事也不會好受,你得多瞭解,今天我跟他看了一家小型裝飾器材公司,老闆家中有事着急回老家,價格也合理,我想給他盤下來,他現在真的不到退休的時候,也就有三個工人搬貨卸貨,有一個前臺銷售,很小的一個門面,讓他做點事,要不他會悶壞的。”

“你怎麼就不悶。”我吸着鼻子道。

“我不僅給你做飯,我還盯着公司,不過是電腦操控而已,放心,我還沒淪落到用老婆養的。”他突然將我壓在了身下。

我推了一下,沒推動,知道是個男人都會介意老婆養這個詞,就算雲亦楓再豁達,本身的高傲在那,自尊心多強,嘴上說說用我養而已,也許有一天真我養他,他也不會幹。

“做什麼?”我看着盯着他近在咫尺的俊臉問道。

“風高夜黑,很適合做點有益於身體健康的事情。”說完落下一吻。

我笑着去推他,瞬間便被他吃幹抹淨。

在進入睡眠之前,我想明天好好跟夏傳明解釋一下,別讓他有芥蒂,本來住女婿家讓他這個本來就很要強的人心裏不痛快了,我還火上澆油。

早晨起牀洗漱完畢,餐桌上夏傳明一言不發吃着早餐,我真怕他說領着若軒找房子,如果是這樣說明他氣還沒消。

“爸,這吐司軟,你吃,對對,多喝點牛奶有益於身體健康。”我喋喋不休,似乎亦楓一直想笑,我瞪了他一眼,他趕緊板起臉,但是那個要笑不笑憋的難受的樣子更可惡。

還是爸爸開了口,“爸爸哪有那麼小氣,就像亦楓說的,能跟自己的女兒置氣?好好吃飯。”

我這才放下了心,惹得雲亦楓一陣的黠促,我惡狠狠的盯着他,他才收起欠揍的笑容。

上午給小男孩上了三節課,他的智商不低,但是就是心思多,似乎他的變形金剛比他的知識更吸引他,這個年齡的孩子都是如此,如果逼他會讓他喪失掉很多的隨性,反而無趣。

說是三節課其實正八經就講了一個點,大部分的時候我讓他看圖書,讓他講解給我聽,這樣鍛鍊他的語言表達能力,他也很樂意講給我聽,似乎也覺得自己很厲害。

回到家已經十一點多了,這個時候卻接到了林詩雨的電話,“子靜,我們下午見個面吧!”

重生之剎那芳華 我點頭,“可以,你約個地點時間。”

變身成仙 “下午兩點在我們高中學校附近的咖啡屋怎麼樣?”她笑道。

其實是有點遠,但是一個點的車程應該是到了,我點頭,“好的,一會兒見。”

“一會兒見。”

掛了電話,我心中疑狐孟映雪會不會去呢?不管了,到了再說,我纔不會怕她。 跟雲亦楓說起下午跟林詩雨的約會,他沉思了一下道,“行,到點我送你過去。”

“不用,我做地鐵就行,早點走,反正我也沒什麼事,不急。”不想他那麼辛苦,反正都是坐車。

雲亦楓揉着我的頭道,“傻丫頭,我也沒什麼事,把你送道咖啡屋,我就找個地方坐一下,不耽誤你跟你同學敘舊,時間到了我再把你接回家,多好。”

沒法我只能點頭,因爲被他說動了。

我們高中學校的門口只有一家咖啡廳,我感覺就是經營一般,不算掙錢,一般週末的時候會有人結伴過去喝上一杯,緩解一下學業的壓力,只是我去的時候並不多。

老闆是個三十幾歲的女人,在這個地方開這個咖啡館時間挺長的了,人長的很漂亮,就是眼中盡顯滄桑,像是個有故事的人。

我和雲亦楓推門而入,他找了個角落的地方坐好,咖啡屋內冷清,並沒有幾個人,我看到林詩雨衝我招手,“子靜,這理。”

我沒打算介紹亦楓給林詩雨認識,如果有機會的話以後再說,畢竟今天我們兩個人算是高中畢業後的第一次見面,有好多的話要說。

我走過,她今天穿了件白色的連衣裙,很典雅的感覺,畫了精緻的妝容,有種長大了的感覺,似乎身上的那些個浮躁似乎一夕之間都不見了。

“詩雨,好久不見。”我衝她微笑,頗多的感慨。

“好久不見子靜,坐,你是越來越漂亮了。”她含笑點頭。

我所擔心的孟映雪並沒有出現,我舒出一口氣,因爲看到她還是會讓我心情不爽。

拉開椅子坐下,無意中掃了雲亦楓一眼,他點了杯咖啡,自己一邊看着報紙,一邊喝了起來,因爲知道他始終在我的不遠處,心中一暖。

“子靜,喝什麼?”她嘴角含笑,似乎我們回到了高中時刻,瞬間將原有的親暱關係拉進了不少。

“卡布奇諾”我低笑。

“還是愛喝奶味的咖啡。”她低笑。

“一杯卡布奇諾,一杯摩卡。”她沖服務員道。

很快服務生將咖啡放下,“小姐,你要的咖啡請慢用,可以續杯。”

一時間我們都有些安靜,只有瓷勺輕攪咖啡的聲音。

“你好嗎?”我們兩個竟然一起問出,又是相視一笑,我示意她先說。

“我挺好的,畢竟外國的視野也寬,有些事就沒有那麼鑽牛角尖了。”她喝了一口咖啡,似乎思緒有些飄。

“那就好,我也挺好的,你在國外有男朋友嗎?”我問道。

“子靜,你該問我在國外有多少個男朋友?”她笑的大聲,明媚的陽光照在她的臉上,很有朝氣。

我搖頭苦笑,沒有說話。

“你呢!有男朋友了嗎?是不是追你的人從你學校排到馬路上了。”她打趣道,不知是不是我的錯覺,她似乎語氣有點不屑。

很快被我否定,她怎麼能輕視我呢?肯定是我的錯覺。

“哪有那麼誇張,沒有的事,不過我已經有男朋友了,以後有空我給你介紹。”我笑容不減。

“那感情好,我想知道什麼樣的帥哥俘虜了我們的校花。”真的是有些彆扭,難道有一年不見,我連林詩雨的說話的腔調都忘了,竟然感覺到她話中的諷刺。

我壓下心頭的疑惑,低笑不語。

“詩雨,其實我有猶豫要不要告訴你,吳宇凡考上了清華,不過他在我們畢業那天找過你。”我還是告訴了她,因爲她有權利知道。

“哦,是嗎?”她漫不經心,但是下意識眼睛凝成一點,說明她的心情並不平靜。

“其實,有空弄個同學聚會,想想高中,真的是既甜蜜又辛苦的日子,畢竟是我們初戀開始的地方。”其中高中真的有很多值得留戀的地方。

“你的初戀?別笑了,都沒看到你在乎哪一個?我還以爲你跟我們這些個俗人不一樣,沒想到你已經找了男朋友,我真的很好奇他會長成什麼樣子?”

我擺弄着手裏的瓷勺,就是感覺她說話的語氣不對,我故意調笑,“還不是一個鼻子兩個眼。”

“你的眼光不能差了。”

“你跟孟映雪見面了?”我還是吧心頭的疑惑說了出來,難道她是爲了孟映雪一直對我半冷不熱。 “小雨,我拿性命擔保我的男朋友雲亦楓跟小雪嘴裏的雲先生不是一個人,我們都清楚的很,不過我不清楚她的目的,她想做什麼?”我也狠狠地盯着孟映雪,就是她的企圖我不清楚。

就算讓我跟林詩雨決裂也沒什麼,但是我覺得她的目的絕對不僅如此,她現在吸毒,又沒有經濟來源,她是孤注一擲,還是手裏真有什麼王牌敢這樣誣陷雲亦楓。

“是不是一個人你最清楚,分了就分了我也沒有糾纏,可是他竟然找人對我下死手,不僅把我打了一頓,還找人侮辱我,我說的對不對?”她似乎激動起來,眼淚也流了出來。

我突然踏上了一步,怒道,“孟映雪,你是瘋了嗎?你的事我不願揭穿想給你留三分顏面,你卻倒打一耙,顛倒是非,老天都在看着呢!”

孟映雪似乎瑟縮了一下,突然把頭擡起,憤恨地看着我,“那你說是不是你找人侮辱我的?”

“不錯。”這兩個字擲地有聲,似乎連林詩雨也震了一跳,然後一臉不可置信地看着我,然後就是滿眼的控訴。

我才知道我又犯了一個大錯誤,我把林詩雨當朋友,她可能早把我劃出了朋友的界限。

然後我便聽到孟映雪的哭聲。

“你還有臉哭,你跟的男人叫雲亦睿,不是雲亦楓,他不要你了你就把所有的怒火發在我的身上,給我的飲料下春藥,然後故意找藉口開溜,找幾個垃圾想侮辱我,如果不是亦楓我早就被你害慘了,我不過是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你自己種的因,纔有今天的果,你是自己作的。”我瞪着她,眼睛冰冷無情。

“你何苦敢做不敢當,還找些莫名的理由誣陷我,子靜我沒有你漂亮,被你搶了男朋友也算了,但是你這樣對我是犯罪。”她反瞪着我,眼中全是絲毫不加掩飾的憤恨。

“子靜,我真的沒想到你這麼狠毒,你瞭解事情的真相嗎?小雪給你做的事你有證據嗎?你什麼事都沒有你還找人如此對小雪,子靜,你什麼時候變的如此的歹毒了。”林詩雨像是正義的使者對我做着批判。

雲亦楓臉一變,似乎要發火,我忙把他的手抓住不讓他說話,“小雨,不管我說什麼你也不會信,因爲你已經給我判刑了,我以爲我們可以做朋友,看來是我的一廂情願,還有你孟映雪,多行不義必自斃,你好好想想,告辭了。”

我拖着雲亦楓走,雲亦楓卻很有深意地看了孟映雪一眼,我看見孟映雪身子一直抖,原來她也不是像看起來那麼鎮定,不過已經不關我的事了。

雲亦楓冷哼了一聲,然後被我拖着離開了包廂。

剛走出,我便聽到孟映雪的哭聲,然後便是林詩雨的聲音,“子靜怎麼變成這個樣子了?她是怎麼了?”

“你還以爲我騙你,你現在認清了是不是?她就是這樣的壞,幹勁了壞事還不忘挑唆我們的關係。”

我閉上眼,緊走幾步,將身後的話拋在耳後。

“原來她就是我找人伺候的人,看樣子還不知悔改,敢公開給我叫板,挺厲害。”雲亦楓突然冷漠地道。

“不用去管,她要是再敢惹我,我定不饒她。”我憤恨道。

“老婆,人家都找上門了,我發現我雲亦楓就是個擺設,竟然有人敢如此誣陷我。”他似乎心頭也不順,的確雲家大少爺什麼時候吃過這樣的啞巴虧。

“趕緊回家,真窩火。”我拉着他的手道。

“好的,我們回家。”他把臉放開,牽住我的手,似乎是令有打算,我纔不管,只想趕緊回家平復一下心情。

上了車,將眼睛閉上,車子行駛間我突然想起孟映雪的目的,“壞了亦楓,她是針對林詩雨的,我想起來了,你的那個小舅給這個孟映雪白粉,孟映雪就是想用林詩雨來交換,我被她氣糊塗了,她的目的是離間我們,然後對付林詩雨。”

“子靜,你想怎麼辦?人家並不領情。”雲亦楓可能是不想管。

“亦楓,其實這個孟映雪並不是爲了誣陷你,因爲她已經走投無路了,她現在唯一的目的是爲了讓林詩雨知道我在說謊,那麼她就贏了,她不管以後,只管把今天捱過去就行,一個吸食毒品的人是不會管明天的,所以說林詩雨今晚上凶多吉少,怎麼辦?”我似乎一下子慌了,我怎麼就中了孟映雪的計策呢?不管怎麼說我也不能看着林詩雨跳火坑呀!

“子靜,你想怎麼樣?”雲亦楓踩了剎車,專注地看着我。

“我們回去亦楓,我不能眼看着她被人欺辱,你的那個小舅是個惡魔,他真的我見過最噁心的人。”我咬牙切齒,這個垃圾。

“行,我們回去。”雲亦楓將車子掉頭,我的手心開始冒汗,車燈下雲亦楓的臉也是一片的凝重。

車子很快又回到了西餐廳,但是林詩雨跟孟映雪已經不見了。

“怎麼辦?亦楓?”我無助地握着他的手,心中亂的很。

“給林詩雨打電話。”雲亦楓道。

可惜我撥過她的號碼,她已經關機,我似乎有些六神無主,想起上學的時候她給我解了圍,我卻無法幫她,真的是心急如焚。

“別擔心,我給陳鵬打電話。”很快雲亦楓將電話撥了過去,可是陳鵬那個垃圾也關機,這個是巧合嗎?就這麼短短的一個小時。

“沒事,子靜,不會那麼快,只要找到陳鵬就好。”雲亦楓安撫着我。

雲亦楓把電話打給賀雲皓問陳鵬在不在他酒吧,得到了否定的回答,我似乎有癱軟的感覺。

“子靜,走,我領你去一個地方。”雲亦楓斂眉,眼睛越發的深邃。

上了車,他將車速提到最高,我努力抓住把手,將眼睛閉上,心像是起空了。

差不多有半個點的車程,我跟雲亦楓下了車,眼前是一棟別墅,雲亦楓道,“子靜,拉住我的手別放知道嗎?”

我聽話般點頭,將他的手拉緊,感覺這個就是陳鵬的家。

雲亦楓直接闖了進來,讓眼前正在一樓客廳賭錢的小嘍囉嚇了一跳,似乎想要掏傢伙,看清是雲亦楓一個一個軟了下來,“雲總裁,您這麼晚了有什麼事?”

“叫陳鵬出來,我有事找他。”雲亦楓冷冷道,那眼神銳利的如刀鋒,將幾個人割的鮮血淋淋,似乎每個人都在打顫。

“我大哥不在家,出去玩去了,雲總裁你還是等明天再來吧!”這個像是個小頭目,很諂媚的道,不過眼睛亂轉,似乎心虛的很。

“你信不信我把這個地方拆了,趕緊叫陳鵬出來見我。”看慣了他對我的軟聲細語,微微有些不習慣這樣的霸氣的雲亦楓,似乎將什麼都踩在了腳下。

心中的崇拜之情冉冉升起,這個人就是我的老公,他在外就是霸王,回家就是溫柔的大暖男,這個男人屬於我,自豪感油然而生。

“雲總裁,大哥真的不在。”那個人好哭了。

雲亦楓點了點頭,“很好,子靜抓住我的手。”

我點頭,雲亦楓突然拖着我往裏走去,那些個嘍囉被他嚇了一跳都去攔截,被雲亦楓一腳踢開,他們又不敢真的衝雲亦楓動手,只能一邊哀嚎一邊叫,“雲總裁,我大哥真的不在樓上。”

轉眼雲亦楓拉我上了二樓,西邊最大的房間,雲亦楓擡腳踹了過去,後面的人阻止不了,房門突然大開。

陳鵬就在這個房間,光着上身正抽着煙,被巨大的撞門聲嚇了一跳,瞬間似乎是勃然大怒,當看清我跟雲亦楓那一瞬,瞳孔猛地收縮了一下,不屑道,“我當是誰?到我家做什麼?難道是要看我現場表演,沒想到你倆還有這樣的嗜好。”

我一眼看見坐在牀上衣衫不整的林詩雨,她並沒有睡着,而是十分的清醒,只不過眼睛失去了焦距,像是一個破布娃娃。

我只穿了一件連衣裙,無法脫衣服給她遮擋,雲亦楓將他的西服脫下,我過去給她披上,她似乎是被我嚇了一跳,看清楚是我,眼中似乎纔有了一點的光,慢慢地將頭垂下,然後便是如雨般滴般的眼淚。

千金歸來:腹黑帝少請排隊 心中的怒火瞬間直頂腦袋,我衝上去就要給陳鵬一個大嘴巴,手卻被他握住,他眸中冰冷如寒冰與我燒紅的眸子對視,我狂吼,“你個垃圾,人渣,放開我。”

“你動她一下試一試。”雲亦楓的聲音不見狠厲,卻會讓人大夏天生生打個寒戰。

陳鵬悻悻鬆開了手,冷哼一聲,“雲亦楓,帶着你的人趕緊走。”

我發現陳鵬雖氣勢,像是很怕雲亦楓,似乎連個滾字都不敢說。

“陳鵬,你等着坐牢吧!”我恨恨道。

他這才露出冷笑,“坐牢?四處都有監控,要看看她是怎麼進我的家嗎?在車上都她控制不住了,是她自己送上門的,還好酒吧的人都可以給我作證。”

林詩雨的身子又抖了一下,我知道喝那種藥的滋味,“孟映雪”我心中恨恨道。

“亦楓,你揹着小雨好不好?”我衝雲亦楓道。

他點了點頭,過去去碰林詩雨,林詩雨瑟縮了一下,似乎十分的抗拒。

我忍着心頭的痛輕聲道,“小雨,我們回家好不好?亦楓是我男朋友他不會傷害你,讓他揹你好嗎?”

她這纔看了我一眼,眼中的淚越流越多,然後衝我點了點頭。 雲亦楓將林詩雨背好,不顧四周各異的眼光直接下了樓,陳鵬似乎也不阻攔,但是從他眼睛射出的冷漠光芒如毒蛇啃噬,讓人不寒而慄。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