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們儒家果然有獨到之處,文宮在後腦顯象,隱隱有三千學子伴讀,整個江漢市的人都被你的讀書聲給感染了,全部都跟著一起讀,讀書聲震徹雲霄,最後竟然射出七彩霞光把這條龍給煉化了!」

「眾人拾柴火焰高,我能煉化巨龍,是聚集了全城人千萬人的力量,否則單憑我自己可沒有這種本事!」,李長青道。

「這就是你們儒家的恐怖之處吧!以一人之力,就能藉助芸芸眾生產生巨大的力量!」,山頂洞人一副已然了悟的樣子。

「閣下踏浪屠龍,劍氣縱橫江面,也是風采非凡!」

「嘿嘿,算你還有點眼力,這是在江面上,換作在陸地上,我早就一劍把那東西給斬了!」

「那東西是風水地氣產生意識而形成的小龍形,在控水方面天賦異稟!」

「你剛是說想謝謝我是吧?那你打算怎樣來謝我呢?」

「我剛看到你御使的劍,劍身宛若秋水,上面還刻畫著北斗七星,是一把品質上佳的寶劍!不過你若信得過我的話,我可以幫你在劍身裡面添加一點紫金沙!」

李長青對眼前這人的感謝是真心的,畢竟這次巨龍引發的災難多多少少和他有點關係,沒有這人幫忙的話,單憑他自己,即便是有哪嘟通協助,處理起來也是極難的,不過他沒料到這人竟然這般直接,絲毫沒有客氣,李長青會心笑了笑,非常欣賞眼前這人的處事風格。

穿進幽夢之中 「你有紫金沙,還會煉器?」,山頂洞人很意外,「你不是儒道宗師嗎?你儒家啥時候也有掌握了煉器的本事?」

「以我現在的水準,稱一聲儒道宗師也並無不妥,不過我可不單單是一位儒道宗師!」,人情練達即文章,李長青和山頂洞人交談了幾句,就摸清楚了山頂洞人的性子,和這種人交往太過謙虛的話,反而會引起對方的反感,負手而立極其自信地道,「我還是一位道家宗師,墨家煉器大師,醫家的煉藥大師,陰陽家的風水大師,農家的種植大師,在兵家上也堪稱武道大師!」

幾乎沒有人會自己說自己是大師、宗師,就算有人這樣說了,大家都只會覺得這個人太自戀了,只知道夸夸其談,一點都不切實際,太浮誇了!

可這話從李長青嘴裡說出來,卻沒有人會懷疑其中的真假性,只會覺得這事一種率真的行為。

山頂洞人對李長青了解極少,可李長青說了這一連串后,他的直覺告訴他這都是真的!

「儒、道、武三者兼修,每一種都達到極高的境界!還是煉器大師,煉藥大師,風水大師,種植大師……」

山頂洞人的有著道家結聖胎層次的額修為,修為到這種境界之後,直覺是非常可靠的,正是因為他相信李長青沒有誇大其詞,所以更加驚訝。

「哎,其實我也不想這樣,我真地只想當個普通人,稀里糊塗的過完一生!可是造化弄人,我就像吃飯喝水一樣,很自然地就有了現在這樣的成就!」,李長青在很多人心裡,他是神仙一般的存在,可他自己很清楚,他非常普通,只是一個得到諸子百家系統的幸運兒,但久而久之,他自己也習慣擺出一副高人姿長,長嘆一聲,繼而神色寂寞地對山頂洞人道,「抱歉,我這話說出去,恐怕沒有人會相信,但我也不會跟其他人說這些!我遇到的所有人當中,只有你年紀與我相仿還有著同樣的道家修為,你應該也有相同的感覺吧?也只有你能夠理解我所說的話,所以對你說得多了一些!」

「理解你所說的話?不,我不理解!當年師父帶入進入山洞的時候,跟我說我天賦是百萬里挑一的!我在山洞裡苦修了十幾年,中間僅僅出來過三次!十幾年只出來過三次啊!好不容,結成了聖胎,又遇到了靈氣復甦大世將起,師父跟我說,我可以出去了!天下之大,我大可去得,揚名立萬就在今朝!我一出山,在大橋上睡覺,就碰到一條巨龍在興風作浪,攪得天翻地覆,就連國家負責處理超自然現象的部門都束手無策,我本來以為我仗劍屠龍的時候到了,誰知道遇到你這個妖孽,風頭都被你給搶了!你特意跑過來跟我說,你只想當個普通人,像是喝水吃飯一樣,就成為了儒家宗師、道家宗師、煉器大師、煉藥大師、風水大師、種植大師,關鍵是你特么還說我有相同的感覺,能理解你的感受,你你……,你這是仗著修為高欺負人,嗚嗚嗚……」

山頂洞人很想對李長青說『泥奏凱!拔劍吧!決鬥吧!』,可惜她估計自己應該打不過李長青,心中覺得委屈,一時沒有控制好,竟然哭出來了!

「你是女生?」

這回輪到李長青震驚了,這位放蕩不羈踏浪屠龍看著萬分豪邁的人竟然是位女性,而他竟然絲毫沒有察覺!!!

「誰是女的?你才是女的!」,山頂洞人性別被識破,心中一急,說話還是女聲!

李長青含笑打量著這眼前這人,脖子上有喉結,長相也沒有任何女性特徵,不過他是一位煉器高手,片刻驚詫之後就明白了其中的緣故,眼前這人身上必定是有一塊可以隱藏氣息變幻自己外貌的法寶。

婚寵豪門巨星 山頂洞人知道無法瞞過去了,取下脖子上掛著的一塊魚紋玉佩,露出一張清秀的臉,宛若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飾。

李長青不想用漂亮來形容這張臉,這個詞語太俗,完全配不上這種恰到好處的天然美! 「這塊魚紋玉佩是我師傅送我的法器,可以改變我的外形還有氣息!師傅說行走江湖,男兒身更方便一點,你能幫我保守秘密嗎?」

山頂洞人眸若星辰,可憐巴巴地望著李長青道。

「沒問題,那能知道你是從哪裡來的嗎?」

李長青所知在目前方士異人界,老天師張之維修為最高,在很多年前就已經結成了金丹,無人知曉他具體已經到了何種程度,可眼前這位山頂洞人有著道家結聖胎的修為,說明他的師傅起碼是一位能和張之維比肩的存在,略微有點好奇地問道。

「或賣瘋來或賣癲,無人識我是真仙。若人要問家何處,山在桃源洞口邊!」

山頂洞人重新帶上玉佩玉佩,把別在腰間的兩塊竹編拿在手上,就像一位打竹板的藝人般唱著,在賣相上極佳,頗有幾分遊戲人間的高人風範。

「那該怎樣來稱呼你呢?」

李長青見山頂洞人似乎不願意透露自己的來處,沒有強行追問,但他幾乎敢肯定,這位山頂洞人必然是從洞天福里走出來的,不過華夏的洞天福地有很多處,具體在哪裡就很難說了。

「李兄,咱們江湖相識,你喚我山頂洞人就行!」

山頂洞人收起了竹板重新別在腰間,豪氣干雲地說道,像極了一位放蕩不羈的江湖浪子,與之前判若兩人。

「哈哈,你太有欺騙性了!」

李長青已經目睹了山頂洞人的真容,但還是很難將眼前的人和剛剛那位秀麗得像仙女臨凡般的女子聯繫在一起。

兩人談話間凌空踏步衣袖飄飄,直接來到了龜山山頂。

山頂有一面石鼓,任語兒直接趴在石鼓上,整個人就像累癱了一樣。

李長青虛手一握,將瀰漫在天地間的靈氣從任語兒的鼻腔送入到體內。

任語兒彷彿被打通了任督二脈般清爽,就像是一條即將乾死的魚游到了深水當中,回頭看到李長青,激動地道,「老師,我完成你交待的任務!」

「很不錯!等有時間,老師給你打造一把趁手的武器當獎勵!」

李長青對任語兒非常滿意,儘管這小姑娘有時候有點刁蠻任性,但性格活潑開朗善良豁達,在修鍊天賦上也只能算是中等偏上,可卻有著極強的毅力,那面石鼓每錘一下,都需要極大的體力,任語兒還是堅持下來了。

「謝謝老師!」,任語兒興奮地道。

李長青腦後文宮顯象,石鼓化作一道流光,重新立在文宮的外面。

「之前的鼓聲就是從這裡發出來的?竟然隔著近一千米的距離,壓制住那東西製造出的滔天巨浪,看樣子應該是儒家至寶了!」

山頂洞人從洞天福地里出來,身上也帶了不少的法器,甚至是法寶,但沒有幾個能在品質尚與這面石鼓相媲美,有點眼熱地說道。

「呵呵,前幾天我在湘江和蒸水邊上讀書,這面石鼓就自己從江底浮出來了!」,李長青淡淡笑道。

「在江邊讀書就撿到了儒家至寶?」

「可以這樣說吧!」

誰說天上不會掉餡餅?這掉的還是一面儒家至寶啊!

「……」,人比人氣死人,山頂洞人很無語,又盯著李長青猛看,「莫非這傢伙就是傳說的氣運之子?」

「哼哼,早就跟你說了,我老師很厲害的!」

任語兒見山頂洞人在愣神,得意洋洋地道。

「小丫頭片子!」

山頂洞人不屑地對任語兒說了一句,便去繞著山頂中間的巨大石壁轉了一圈。

李長青在石壁上留下的影子,仍在沒日沒夜的演示真武軍體操!

「你這是把自己的武學留在石壁上了?」,山頂洞人詫異地道。

「嗯!」,李長青點點頭,解釋道,「哪嘟通員工在黑氣爆發靈氣復甦之前,尚能有能力解決方士異人間的各種紛爭,但是現在他們的實力已經不足以來處理這些事情了!每次行動都有大量的人員傷亡,所以我在石壁中留下了這套真武軍體操!」

「你這套真武軍體操,看似簡單實則是化繁為簡,盡得拳法真意,著實不凡啊!」

山頂洞人僅僅是跟著石壁中李長青的影子練了一遍,居然就領悟了真武軍體操的幾分真意,每一個動作都有破風聲。

任語兒很驚訝,這位山頂洞人學了一遍就能到這種程度……

任菲部署完善後事宜,開車帶著杜成溪來到龜山,下車后很感激地對李長青、山頂洞人道,「今天要是沒有你們兩人的幫助,後果恐怕難以想象!我知道你們都是高人,一般的東西都看不上,但我會把你們的事向組織上彙報,盡量來給你們爭取更多的獎勵!」

重生之婦甲天下 「嘿嘿,有現金獎勵嗎?我已經睡了好幾天大街了……」,山頂洞人笑道。

「現金獎勵?這個當然可以有!如果你想要現金獎勵的話,我等下就可以給你批准!」

哪嘟通成立這麼多年,積攢了很多好東西,任菲本來是打算給他們申請些特殊獎勵,完全沒想到山頂洞人這位踏浪仗劍屠龍的高人,開口想要的獎勵竟然是現金……

「那好!我等下就去跟你拿!」,山頂洞人似乎對現金獎勵很滿意。

「真是人不可貌相啊!」

李長青搖搖頭,他若沒有看到山頂洞人的真面目,還會覺得山頂洞人有點遊戲紅塵的意思,但見過山頂洞人那張清新脫俗的臉龐后,再審視山頂洞人的行為就感覺有點怪異了。

「你呢?要跟我一起去領錢嗎?」,山頂洞人朝李長青擠眉弄眼道。

「我就不用了!」

「你很有錢嗎?」

「還行吧!我不知道具體有多少錢,但應該挺多的吧!」

李長青有一張卡,李家坳被開發成旅遊風景區后,村裡每個月會往裡面打錢,還有茶場的收益、鍾南山特產蔬菜的收益,反正加起來數量很龐大,但李長青除了買買火車票、住住宿之類的,很少用裡面的錢。

「你之前說要謝我……」

「你也換成現金嗎?」

「不不不……,我就是說說!」,山頂洞人想了想,還是覺得讓李長青幫她在七星劍里加入紫金沙更划算一點,到時候恐怕單憑劍身的硬度,就能對巨龍造成極大的傷害。

「任總,我剛才有所有收穫,打算回山閉關一段時間!幫我準備一輛車吧!」

李長青把江中的巨龍煉化吞入到口中,這就是他結金丹的契機。 「老師,那我呢?」,任語兒在一邊問道。

「你跟我一起回山吧!正好見見你的那些師兄、師姐!」,李長青又對杜成溪道,「若我此次成功突破,你也來鍾南山一趟吧!」

「好的,老師!」,杜成溪本來非常羨慕任語兒能夠跟著李長青回到山裡,被李長青點到后心情好轉很多了。

「李大師,莫非您想廣開山門?」,任菲眼神中冒著異彩,突然想到了一種可能,情緒略微有點激動地說道。

「呵呵,是有這個想法!現在靈氣復甦,黑氣爆發,各種潛在的危險太多了,開山門就是為了讓更多的人有自保之力!」

李長青自從得到諸子百家系統后,基本上就一直蟄伏在鍾南山,僅僅收了孟雲城、李紅豆、李長亮、諸葛青幾位弟子,現在以他的實力放眼整個方士異人界也都屬於頂尖的存在,等結成金丹后開宗立派的時機就足夠成熟了。

「哈哈,李大師能夠廣開山門的話,這對整個華夏來說都是一件大好事啊!」

任菲自然是樂意看到李長青開宗立派的,而且有了李長青這一層關係在,可以吸收部分李長青的門人加入哪嘟通,將兩者僅僅的捆綁在一起。

「老師,也不用老姐派人準備了車輛了,我直接開車帶你回山吧!」

任語兒早就想去鍾南山看一看,可惜一直沒有機會,有點迫不及待地說道。

「行吧!」,李長青點點頭。

「還有我,我跟你們一起去!」,山頂洞人湊過來道。

「我跟我老師回山,你跑過去幹嘛?」,任語兒知道這人修為高山,但還是看不上山頂洞人,瞥了眼山頂洞人道。

「你問問你老師,我可不可以去?」

山頂洞人也沒生氣,故意逗任語兒道。

「山頂道長是道門高人,願意去鍾南山自然是十分歡迎的,語兒,切不可失禮!」

李長青答應綁山頂洞人往七星劍里加入紫金沙,也是需要山頂人去鍾南山一趟的,儘管任語兒只是說話心直口快,但確實有些欠妥,批評了一句道。

「看著吧!你老師都說歡迎我去!」,山頂洞人十分嘚瑟地道。

任語兒聽到李長青的話,沒在胡鬧,只是不說話,也不理會山頂洞人。

山頂洞人卻偏偏喜歡繞著任語兒轉,用各種語言來刺激任語兒。

任語兒默默地開著車,李長青坐在副駕駛,山頂洞人還有白狐靈兒坐在後排,從江漢市上高速到谷陽縣前往鍾南山。

「這隻白狐靈性十足,在洞里的世界,也不太多見!」

山頂洞人見到白狐,兩眼冒星星,十分喜歡,用手輕輕撫摸白狐背部的毛髮。

白狐靈兒向來傲嬌,可山頂洞人撫摸它的時候,卻沒有任何反抗的意思。

「白眼狼!」

任語兒通過後視鏡看到這一幕,內心酸酸的,這些天一直都是她在照顧白狐靈兒,可白狐靈兒跟她都沒有這麼親密。

車輛僅僅用了兩個半小時,就從江漢市到了嶺下鄉。

從嶺下鄉到李家坳早就修通了水泥馬路,交通條件與之前相比,已經得到了極大的改善。

但是鍾南山李家坳由於李長青的緣故,已經成了著名的旅遊勝地,每天都有大量的人到鍾南山去遊玩、朝聖,原本修的馬路就顯得有點狹窄了,經常會發生堵車的狀態。

「這些人都是去鍾南山的嗎?」

越往山裡面走,遇到的車輛越多,山頂洞人心中大為以外地道。

「應該是的吧!」,李長青回道。

「終南山我到聽說過,鍾南山還是第一次聽說,又不是名山大川,居然還有這麼多人去!」,山頂洞人打量著外面像是長龍一樣的車輛,有點新奇地道。

李長青只是露出淡淡的笑意,沒有把這個問題再深入下去,因為他很清楚,這些車輛恐怕絕大部分人都是因為他而來。

山不在高,有仙則名。

鍾南山九峰的風景的確不錯,但真正讓鍾南山聲名遠揚的還是他。

儘管他已經很少親自在李家坳小學讀書,但有關他讀書聲的事早就流傳開來,而且上次結成聖胎,接著騎著扶搖從天而降凌空踏步,在很多人心中他就像是活神仙一樣。

到了李家坳,李長青見過父母后,就直接上了鍾南山。

鍾南山第一峰小木屋。

李長青已經搬到第九峰的葯谷去住了,這裡平時只有李長亮、孟雲城在這裡歇腳,慢慢地成了李長青接待來客的地方了。

小木屋外。

竹影橫斜,花香浮動。

孟鴻儒、孟雲城、李紅豆、李長亮知道李長青回山後都到山上來拜見李長青,只有諸葛青有事回老家了,沒有到場。

「語兒,這是你的大師兄,孟雲城,走的是儒家的路數!這位是你的二師姐,繼承了我的醫術!這位是你的三師兄,繼承了我的農家傳承!你還有一位四師兄叫諸葛青,精通陰陽術數!」

李長青向任語兒一一介紹了自己的幾位弟子。

「孟師兄、李師姐、李師兄好,我叫任語兒,是老師一個半月之前新收的弟子!」,任語兒很恭敬地向孟雲城等人行禮。

「哈哈,諸葛青那傢伙終於擺脫了小師弟的名頭,他知道了一定會很開心!」,李紅豆笑道。

「小師妹,初次見面,沒有來得及準備禮物,就送你一幅《百花爭艷》圖吧!」

孟雲城當初想拜李長青為師,李長青讓他在山上種了一畝花圃,儘管後來李長青將他收入了門牆,但這個習慣還是保持下來了,畫的這幅《百花爭艷》圖,把每一種花的姿態習性都體現得淋漓盡致,單從技巧上來說已經達到了巔峰了。

「謝謝大師兄!」,任語兒看了一眼,彷彿置身在一片花海當中,還聞到了各種各樣的花香,整個人精神舒暢很多。

「我送你一瓶培元丹吧!」,李紅豆從隨身的百寶囊里掏出一個綠色的瓶子遞給任語兒。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