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我們沒時間考慮薩迪曼的死沒死,應該考慮一下我們能不能活着出去。”巨人的機槍子彈已經打光了,他用的是一支繳獲來AIMS突擊步槍,AIMS是羅馬尼亞生產的AKMS,也稱1965型,採用下翻式摺疊槍托,因此前握把改爲向後翹。後來羅馬尼亞人又生產了一種類似於前東德KMS(KMS同爲AK仿製品,但是仿製5。45毫米口徑的AK74)的右側摺疊式槍托。

“加速,加速,在我們的防彈衣被打爛之前儘快離開這個鬼地方。”山狼快速射擊,敵人倒下一片。

“薩迪曼讓難民擋住我們,他就不怕這些難民不聽他的話逃跑嗎?”桑尼一瘸一拐的勉強能跟上隊伍。

“當然不怕,現在出城就是送死,這些難民不傻,他們拖家帶口的聚集在這裏就是爲了儘量避免遭受戰亂的波及,所以只能以此爲家,因爲他們真的無處可去,所以薩迪曼可以威脅他們。”恐懼解釋道。

“那我們走了薩迪曼起不要殺光這些難民?”桑尼皺了皺眉。

“如果你覺得他們可憐可以留下,把你交給薩迪曼這些難民可能多活吉田。”幽靈冷冷地說道,“我們是僱傭軍,不是上帝,不會爲了不相干的人獻出自己的生命。”

“如果想救這些難民就只能寄希望於那些攻城部隊,只要將薩迪曼的軍隊從這座城市趕走這些難民就能活下去,雖然反對派也不是什麼好東西,但至少薩迪曼對難民的威脅解除了。”山狼突然站住,用腳挑起一支AK甩向重拳,“小子,接着,這個你肯定喜歡,中國AK。”

重拳順手接住一看就認出來了這是中國仿製的AK47,國內稱爲56式衝鋒槍(中國生產的56式系列衝鋒槍也廣泛地出口至其他第三世界國家,被稱爲中國AK,和AK47區別很多,最明顯的是56式的準星護翼是全包圍狀態的,而AK47只有準星兩側有護翼,還有就是56式槍口下閃亮的三棱軍刺。)

“Thank~you~sir。”重拳將56式的三棱軍刺卸下來收好,隨手將步槍丟在一邊,“這個可以填充我的武器庫。”

“滿地都是AK,你要收集能裝一卡車。”幽靈丟掉自己的AK撿起56式,“這個比我用的新。”

“這裏的AK只賣幾百美元,便宜的很。”說話間重拳又中了兩槍,被打得坐在地上滑出去老遠,“可惡,再打下去防彈板早晚會破。”

“這裏的AK不便宜,戰亂正在最激烈的時候,武器緊俏,是軍火商圖利的好時候,他們這裏到處都是鑽石,賺大發了,山狼,我們也運點武器進來發橫財如何?”幽靈從一句屍體身上抽出幾個彈夾塞進自己的戰術背心。

關於AK47,有這樣一種說法:黑市買賣中的槍械價格可以說是標誌某地區暴力衝突嚴重與否的風向標。在社會比較穩定的地區,AK47的價格大約在230到400美元之間;如果價格低到100美元左右,這可能表示,該地區的衝突狀態突然停止了。如果AK47的價錢高到1000美元以上,則標誌着該地區的衝突漫長而持續,而且正在進行。

山狼磕掉打空的彈夾說道:“這種事情你的和隊長商量,他有很多渠道,不過我們已經得罪了莫尼比亞最大的軍閥薩迪曼,你運來的武器會有人接受嗎?費那個力氣不划算,不如直接去打劫鑽石礦。”

“各位,我們已經接近難民區的邊緣了,衛星圖像顯示前面有大量的難民聚集。”桑尼好不容易插上話,他就不明白這些僱傭兵怎麼就有那麼多閒情逸致,心理素質也太好了,在這種處境下,還有心情一邊打仗一邊聊天。

“是個好消息。”山狼掃了一眼地圖,“大家注意,進入難民聚集區之後敵人會有所顧及,我們的壓力會大減,但我們也要注意,不能隨意向難民開槍。”

“他們可能在疏散難民,前方大量的熱能反應在移動。”桑尼道。

“沒關係,這個距離他們已經來不及將所有難民都疏散了,我們快走,和敵人攪在一起,減少威脅。”

“我的防彈衣已經漏了。”重拳呻吟着說道,“中彈次數太多了。”

“恐懼、巨人,接替幽靈和重拳的尖兵位置。”調整完部署之後山狼又問重拳,“傷勢怎麼樣?”

“腹部中彈,子彈已經鑽進去了,傷的怎麼樣不知道,至少現在還能走。”重拳把手伸進防彈衣抹了一把,手上全是血。

“堅持出,只要離開這裏我們就安全了。”山狼緊鎖眉頭。

“沒關係,暫時不影響行動。”重拳將一塊紗布塞進去堵住傷口。

敵人的火力突然更加猛烈,看得出他們試圖阻止這八個難對付的傢伙進入難民聚集區。

“他們不願意我們跑掉。”巨人蹲在牆角,他上方的牆壁已經被子彈打穿了無數的小孔。

“他們是不打算讓我們進入難民聚集區,他們不希望戰鬥波及難民。”幽靈躲避這敵人的掃射說道。

“很簡單,讓我們過去,保證秋毫無犯。”重拳在後面說道,就算受了傷,還是忘不了跟大夥兒貧嘴。

“你過去和他們談判吧,告訴他們我們只是路過。”幽靈譏諷道。 034、暗夜之戰(05)

“行啊,你先讓他們停火,我過去和他們談。”重拳也不生氣。

“好了,少廢話,殺過去,沒時間和他們計較這些,我們是僱傭兵,只能保證儘量不向沒有武器的難民開槍。”山狼已經沒了什麼耐性,“交替掩護前進。”

“他們準了很多RPG。”跑在前面的恐懼被炸退了回來。

“獅鷲,幹掉RPG。”山狼大呼喝着說道。

“已經在做了。”獅鷲正蹲在屋頂的暗處對敵人的火箭彈射手進行着定點清除。

幽靈和恐懼用槍榴彈配合獅鷲,很快就打亂了敵人的部署,衆人順利的衝進了難民聚集區,在沒遇到敵人的情況下他們只是一味的向前跑,不理那些驚恐的難民,他們不打算多給這些多災多難的難民增加痛苦,戰爭是無奈的,但他們一些決定還是能改變一些人命運的。

“我彈藥不多了。”巨人一邊掃射一邊說道,他慣了機槍,現在用AIMS突擊步槍和他的通用機槍相比沒分量,感覺上不壓手,發飄,射擊習慣性掃射導致彈藥消耗大。

幽靈將兩個彈夾得給他:“省着點用,用沒了自己想辦法。”

“六十發!”巨人有點無奈,“還沒我一個100發的彈箱多。”

“打點射,現在我們不需要火力覆蓋。”山狼提醒他,“記住節省彈藥。”

“是。”巨人有點鬱悶的將AIMS突擊步槍調成單髮狀態,還地聲的發着牢騷,“一個機槍手卻要玩兒點射。”

難民見到他們都遠遠躲開,唯恐避之不及,但人是離開了,很多東西卻分向他們,磚頭瓦塊、玻璃瓶、雜物……

“我們是過街老鼠嗎?”桑尼捂着被砸破腦袋大喊。

“總比手雷好一點。”幽靈像天使掃射用當地語言喊道,“不想死的趕緊離開,我沒耐性和你們糾纏。”

效果不怎麼好,難民們扔的東西反而更多了,甚至還有撞在塑料袋裏的大便。

“Fuck……”山狼被砸了個正着,“還是新鮮的,我很奇怪他們怎麼砸的這麼準。”

恐懼道:“沒什麼準不準的,他們靠的是密集投擲,就像用彈幕打飛機,撞大運,這說明你運氣好,可以買彩票中大獎了。”

“閃光彈。”前面的幽靈突然喊了一嗓子。

“嘭嘭……”兩道白光閃過,難民們一陣鬼哭狼嚎。

“走吧,現在沒人搗亂了。”幽靈剛說完背上就中了一槍,不由自主的來了個狗吃屎,倒黴的是地上真的有一坨大便,大便是被丟過來的,摔在地上鋪的相當的開……

“狗孃養的。”幽靈大怒,出來是因爲背上的劇痛之外還有臉上的惡臭。

“哈哈,遊擊小子,第一次見你出醜。”巨人狂笑着從他身邊跑過。

“給我閉嘴。”幽靈爬起來抹掉臉上的大便跟上隊伍。

“獅鷲,情況如何。”山狼問走在屋頂上的獅鷲。

“附近沒發現多少敵人,有點奇怪,我懷疑他們在耍花樣。”獅鷲的聲音中充滿了擔憂。

“有本事他們就來,不管他們耍什麼花樣。”巨人將一個突然從岔路里跑出來差點撞在他身上的難民一拳打飛出去繼續說道,“只要儘快離開這該死的難民區就行。”

“馬上就出去了,不過外面可能並不安全多少。”桑尼調整了一下衛星圖像,“外面活動的人員不再少數,在這種大戰進行的夜晚我想沒有人會出來閒逛,能上街的都是戰鬥人員。”

“出去戰鬥總比在這裏吃大便強的多,是不是幽靈?”恐懼開玩笑的說道。

“去你的。”幽靈沒好氣的回了他一句。

衝出難民區比他們想象中要順利的多,外面依然是看不到頭的接到、廢墟、屍體和無盡的黑暗。

幾個人就近找了個地方休整,獅鷲監視難民區的方向,一旦有敵人衝出來他們立即撤離,但這些難民武裝彷彿突然對他們失去了興趣,一個人也沒跟出來。

“感覺不太好。”幽靈冷眼看着遠處的建築,“人不在少數,最近的陣地在二十米處,他們看不見我們。”

“應該是薩迪曼的人確認難民武裝隊伍不了我們才佈置的兵力,防止我們逃走。”重拳道。

“他們不確定我們的位置。”桑尼將電腦遞給山狼,“防禦有漏洞,我們可以利用一下。”

“沒那麼簡單,敵人既然佈置防禦就不可能有這麼大的漏洞,你以爲他們是傻子嗎?”巨人掃了一眼屏幕說道。

桑尼被他說道無言以對。

“敵人沒有夜視設備,部署有問題可是可能存在的。”山狼倒是覺得桑尼說的有點道理,不過這可不是冒險試試那麼簡單,一旦判斷錯誤就有可能全軍覆沒。

“嘭……”一枚子彈從幽靈頭頂不到五釐米的地方飛過擊中了他身後的牆壁。

“狙擊手。”幽靈一滾躲到一邊,“他們有夜視瞄準鏡,我被發現了。”

“別擔心,就算有夜視瞄準鏡也不會太多。”山狼看了看時間,“獅鷲,幹掉他。”

“收到。”獅鷲簡單了答覆道。

“所有人注意,藉助建築物向左翼運動,到那片廢墟去。”山狼對幽靈招了招手,“去,試探一下,看看他們的夜視設備多不多,如果可以的話幫獅鷲把敵人的狙擊手引出來。”

“明白。”幽靈一翻身從側面跳下去消失在黑暗中。

“沒有危險嗎?”伊恩有些擔心的看着幽靈消失的方向。

“這是他的工作。”重拳聳了聳肩。

“可是,他一個人……”

“放心。”重拳頭也不回的繼續往前走,“就算是在白天也不一定有人能打中他。”

“嘭……”地面傳來了一聲槍響,“嘭……”又是一聲……

“找到他了。”獅鷲的聲音傳來,接着是一聲撞針撞擊底火的聲音和一聲不大的槍聲,然後經聽獅鷲沉聲說道,“清除。”

“幽靈,聽到請回話。”山狼摁着通話器低聲道。

“收到,我在右翼發現一些東西,馬上回來。”幽靈的聲音很沉穩。

“收到,注意安全,儘快歸隊,完畢。”山狼結束他通話。 035、暗夜之戰(06)

獅鷲解決掉敵人的狙擊手之後從高出跳下來去追趕隊伍,可他剛走出去沒多遠二十幾米外的一片廢墟在連續的爆炸中化成了一片火海,沒有聽到炮聲,只有自動榴彈發射器才能製造如此密集的爆炸規模,敵人是在進行反擊,只是因爲太黑了無法確定他的位置所以只能向大致方向發動攻擊。

“他們有自動榴彈發射器!”說話間獅鷲越過障礙物加快了前進的腳步,因爲他發現榴彈的彈着點正在向他這邊延伸。

“看到了。”山狼回話道,“我們在你一點鐘方向三十米處的廢墟附近,儘快過來匯合。”

“收到。”獅鷲加快了腳步,他到的時候山狼已經做好了任務分派,重拳、恐懼和巨人已經提前出發,桑尼和伊恩正在整理彈藥,山狼見的他到了就指着一個方向道,“你的陣地在那邊,我們發起攻擊的時候你來清理敵人的機槍手和重火力武器,敵人爲數衆多你的壓力不小。”

“我會盡全力。”獅鷲調整了一下狙擊步槍,“狙擊手被我搬掉了,但武器沒有毀壞,你們要注意,敵人不可能放棄這種夜視裝備,他們肯定會更換射手。”

“知道了。”山狼拍了拍桑尼,“你不需要參加戰鬥,能跟上就行。”

“是,長官。”桑尼低聲說道,現在不是逞強的時候,何況就算沒有受傷能力也無法和這些僱傭兵相比,他只能一切聽指揮,儘量不讓自己成爲拖累。

“出發。”說完山狼端起槍隱入黑暗。

敵人如果一開始就在和難民區接觸的地方設置埋伏山狼他們就算不被殲滅也要遭受巨大的損失才能脫離危險,但是敵人之所以沒有這麼做的原因其實很簡單,就是他們根本就不知道“黑血”會從什麼地方出來,他們沒有先進的偵查設備,只能憑直覺和經驗進行判斷,爲了不被“黑血”鑽空子跑掉,他們只能在最穩妥的地方地方設防,所以“黑血”才能在離開難民區的時候逃過一劫。

戰鬥很快打響,黑血藉助黑暗的掩護潛到了敵人身邊動手,在閃光彈和手榴彈的首輪攻擊之下敵人徹底被打亂了陣腳,原本山狼打算利用身上的薩迪曼貼身衛隊僞裝矇混過去,但敵人根本不吃這套,連續問了很多他們無法回答的問題,然後就開火,雙方立即陷入死戰,混亂中幾枚照明燈升空,黑血的人退入暗處和敵人對射,從這時開始不斷有照明燈升空,黑暗短暫被驅逐,黑血的野戰優勢瞬間消失。

“幹掉那些照明彈射手。”重拳縮在角落裏被敵人的彈雨打得擡不起頭來,不斷的有東西在他附近爆炸,敵人的攻擊越來越猛烈。

“他們早有準備,算準了我們會偷襲,所以分出了大量人手隱藏自暗處專門發射照明彈,如果不到近前我們奈何不了他們。”恐懼的情況比重拳好不了多少,幾枚槍榴彈砸過來將他炸得只能連連後退,腿上臉上被彈片劃開的口子不斷的向外滲血,他連處理的時間都沒有。

“隱蔽,不要暴露在照明彈光線之下。”山狼打了枚槍榴彈試圖攻擊隱藏的敵人,但效果不佳,敵人已經做了很充足的準備,早就想到了這種攻擊方式。

“獅鷲,解決敵人的照明彈射手。”山狼甩出了最後一張王牌。

“敵人隱藏的非常好,我正在想辦法。”

“儘快,我們堅持不了多久。”山狼已經沒有退路,敵人已經將他看死,而且正在調用各種大威力武器對他發起進攻。

“煙幕彈、煙幕彈,把山狼弄出來。”重拳在另一側吼着,其實他的情況比山狼好不了多少,被敵人打得連還擊的機會都沒有。

現在唯一還能有點自由的就是桑尼和伊恩,他們被敵人打得矇頭轉向,已經不知道該怎麼辦好了,重拳這麼以提醒他們才明白過來,趕忙將手裏所有的煙幕彈都扔了出去,頓時將在敵人陣地前面形成一片濃密的煙幕,敵人頓時失去了目標,山狼等人這纔算找到機會逃了回來。

獅鷲連續換了幾個陣地都沒法對付後面發射照明彈的敵人,倒是幹掉了兩名機槍手,但照明燈不除根本解決不了實際問題,最後別對他實在沒轍就對着發射照明彈敵人藏身的牆壁連續開了幾槍,子彈穿透牆壁輕鬆的擊中了後面自以爲絕對安全的敵人,但也只是幹掉了兩名敵人,剩下的全都嚇跑了,轉移到了後面更爲堅固的建築物後面藏了起來,照明彈繼續升空……

“可惡。”山狼躲在廢墟後面聽完獅鷲的報告之後無比懊惱,一時間也想不出什麼好的辦法,敵人守住了他們前進方向唯一的通道,如果解決不到這些敵人他們就別想離開。

“現在外面比百天還亮,我們根本沒機會靠上去。”巨人露出半個頭觀察這附近的情況,“兩翼的建築物被轟平,在這種強光這些我們沒機會突破。”

“我們還有多遠離開薩迪曼軍隊的控制區?”山狼問桑尼。

“大概……”桑尼查看了一下衛星地圖,“還有五公里。”

“沒有重火力武器我們恐怕很難突破敵人的防線。”重拳靠在牆上說道,他的狀態不是很好,看上去好像很削弱。

“你情況怎麼樣?”恐懼問重拳。

“暫時還死不了。”重拳揮了揮手錶示自己沒事。

“通通通……”一陣迫擊炮特有的聲音從敵人的陣地方向傳來。

一陣連續的爆炸在裏他們不遠的地方響起。

“狗孃養的,我們沒有重武器,敵人有!”巨人還沒罵完聲音就被連續的爆炸聲掩蓋!

“敵人是不是知道我們想要什麼就給什麼?”重拳大罵着說道,“只是他們用我們想要的東西炸我們……” 036、暗夜之戰(07)

迫擊炮彈打過來毫無目的的狂轟濫炸,雖然敵人不知道他們的具體位置,但這麼炸也沒法保證不會有炮彈落在他們頭上。

“怎麼辦?”重拳頭上已經被炸飛的建築物碎塊開了一條足有五釐米長的口子,血流的滿臉都是。

就在衆人無計可施的時候敵人的迫擊炮突然啞了,敵人的陣地上瞬間變成了一片火海。

“怎麼回事兒?”巨人伸着脖子看過去,“上帝顯靈了?感謝上帝!”

“你應該感謝我。”幽靈在單兵電臺裏大喊,“在敵人發現問題之前你們最好快點,我堅持不了多久。”

原來幽靈趁着開戰之前敵人還沒發射照明彈那段時間摸進了敵人的陣地,悄聲無息的幹掉了數名敵人,鑽進了榴彈發射器陣地,調轉АГC-17式30毫米自動榴彈發射器對着敵人陣地就是一通狂射,他身後不到三十米的地方就是敵人的防線,所以他冒着極大的風險首先攻擊發射敵人的迫擊炮陣地和發射照明彈最密集的區域,500發每分鐘的射速給敵人帶來了致命打擊,瞬間陣地上一片火海,敵人的部署瞬間被打亂。

“走走走……”山狼第一個衝了出去,其他人緊隨其後,展開散兵隊形交替掩護一口氣衝進了敵人的陣地,直接和敵人的增援部隊撞上,雙方瞬間陷入激戰。

倉促間敵人沒來得及發射照明彈,這下吃了大虧,在有夜視設備的黑血僱傭兵面前他們的反擊弱的可憐,在遭受了第一輪衝殺之後就死傷大半。

幽靈不斷的用槍榴彈“清洗”着敵人的陣地,等敵人衝上來的時候他已經跑的無影無蹤,АГC-17式30毫米自動榴彈發射器被他用遙控引爆炸彈炸成了碎片,殉爆的彈藥給衝上來的敵人帶來了滅頂之災。

五分鐘後山狼帶人殺出了敵人的防線,消失在黑暗之後再,敵人立即組織人馬進行追擊,並上報戰況請求支援,上層大怒,立即派遣更多的敵人蔘與圍剿,黑血的又陷入了一次敵人的圍追堵截的苦戰,不斷的有照明彈打上天空,光亮照耀下八個人幾乎無所遁形。

“大家動作快點,敵人就在身後。”山狼邊跑邊喊。

“討厭的照明彈。”重拳大罵,但除了怒罵之外他卻毫無辦法,敵人的子彈追着他屁股打,他只能把吃奶的勁兒都用上努力往前跑。

“桑尼,呼叫你們的飛機來點支援。”巨人邊跑邊喊。

“我怕他們把我們一起炸死。”幽靈衝到前面守住一堵斷牆向敵人快速射擊。

“長官,是否需要空中支援?”桑尼問山狼。

“當然需要,只要你能叫來,不管多少都行。”山狼邊跑邊喊,其實他之前也向隊長本·艾倫求援,但空中支援遲遲未到,估計本·艾倫可能在美軍司令部碰了一鼻子的灰。

“我試試。”桑尼說完就開始和上層聯繫,很快他就對山狼說道,“剛纔飛機回去裝彈了,我們需要等幾分鐘。”

其實帕默將軍並不是拒絕了本·艾倫,他只是生氣的將他趕出去,但卻下命令,要求手下的部隊盡一切可能將山狼他們從城裏弄出來,包括空軍支援和導彈攻擊,當然除了冒險派出直升機之外。對於放棄對黑血的救援帕默也是有着難言之隱的,人質成功過獲得營救他高層非常高興,這功勞當然不會直接落在‘黑血’頭上,理由很簡單,就是強大的美軍是不可戰勝的,不會利用外人來解決問題,因爲帕默是前線指揮所以自然而然的落在了他的頭上,但上層同時拒絕再冒險救援“黑血”,因爲在人質獲得營救的光環之下他們再也承受不起一次失敗,萬一營救失敗,這個爛攤子更難收拾。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